狮城“兑现”新常态

狮城“兑现”新常态

8185

清晨,穿梭在新加坡星罗棋布的巴刹,你便会感到现金在岛国的魅力。虽然西方人在上世纪就完成了从现金到信用卡的转变,中国的阿婆都已经习惯用手机买菜了,但在我们这座温暖又潮湿的热带小岛,现金仍然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即使在疫情来袭之后,现金在新加坡的地位也几乎未受影响,改变的只是获取现金的方式。在此过程中,一种叫soCash的取款方式正在悄然打破自动取款机的垄断。

此文刊载在《时代财智》2020年9月/10月刊,文:张俊

新加坡金融科技创企业soCash创始人哈里斯文(Hari Sivan) ,图片:受访者提供

疫情加速取款业革新

“疫情对我们的业务产生了正反两方面的影响,但总体积极,” 本地金融科技创企soCash创始人哈里斯文(Hari Sivan)在电话里告诉《时代财智》。

2016年,拥有16年银行工作经验的前星展银行汇款部高级副总裁哈里斯文及其同仁联合创立了soCash,目标是将街头巷尾的商店、咖啡馆、杂货铺和便利店成为人们随手可及的提款和存款据点。

他告诉记者:“传统银行业营运成本非常高,网络银行的崛起也让它们倍感压力,如何以最低的成本扩大覆盖率和分销渠道成了他们急于解决的痛点。”

“我们为银行提供了解决方案。由我们提供技术,将银行与商户连接起来,让后者成为银行的中间商,为民众提供银行服务。未来,银行不再需要增设新分行或自动提款机(ATM)便可扩大银行服务覆盖范围,合作商户也可从中赚取额外收入。”

到了晚间收铺的时候,商户手上的现金因为被客户提领完了,节省了商家第二天一早需要到银行存款的成本和风险;然后,ATM机器并无法自动印钞,需要安排银行人员和保安人员押运、清空和加载现钞,如果ATM数量减少了,银行方面也就节省了清算现钞的开销。

“根据2016年的数据,不包括设置ATM设施的地点租金,在新加坡这么一个小岛上,银行业者仅仅花费在押运和处理现钞的成本每年平均就高达2亿新元,全球银行业者大约是3000亿美元(约4057亿新元)。”

在新加坡,soCash已经与星展银行、新加坡邮政储蓄银行、渣打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联昌银行签署合作协议;目前合作商户已经超过1500家,注册用户超过14万,每年平均交易量达到240万次,平均交易金额为7500万新元。

今年疫情发生以来,soCash在新加坡的业务也是稳中有升,先后与百美(Prime)和昇菘(Seng Siong)超市等若干门店成为合作商家。除了常规的扫码取现服务,公司还在义顺的一家百美超市推出了无接触自动取现机。

根据记者下载soCash手机应用程序(APP)的使用体验,大部分商家提供两至三家银行选项,然后部分商店则规定需要消费才能提款,且提款时间是预定后的一个小时,最低提款金额为10元,最高一次只能提款500元。在选择本身银行后,会来到银行登录界面,登录后只需输入想要在所在商店提取的数额,便可向业者展示该应用程序自动产生的二维码(QR),让商家扫描确认后就可以取款了。

哈里斯文说,在本地使用soCash取款并不会被征收任何费用,在海外国家则需要视银行而定,不过他说费用也比当前跨行取款要便宜30%。

虽然soCash的服务也已拓展至印尼和马来西亚,主要集中在爪哇岛市郊地区,以及部分巴厘岛度假别墅也提供取款服务;在马来西亚也刚与一个拥有一万家商户的合作社签署协议,只待和当地银行达成协议即可启用。然而,由于受到印马新冠疫情及其政策的影响,soCash在两地的业务拓展受到了影响。相比之下,公司与日本世界通用国际信用卡JCB的合作却十分顺利。目前双方已经达成的协议,日本游客在境外就可使用soCash取款,兑换率将比市面兑换商来得好。

新加坡依旧“现金为王”

人们或许会感到疑惑,未来的世界应该是去钞化的世界,处理现钞的成本应该会逐年减少,可事实是,时下人们的交易模式仍然仰赖实际货币为基础,许多人仍旧视现金为最安全的交易方式之一。

新加坡金融科技创企业soCash创始人哈里斯文(Hari Sivan) ,图片:受访者提供

“数据显示,在新加坡市面流通的纸钞每年以6%速度在增长,新兴经济体如东南亚国家平均纸钞流通增长率介于5%至6%,人口较庞大的国家如印度则是 11%。”

在新加坡,尽管政府推出了雄心勃勃的2025智慧国计划,但现金在社会中的地位依然重要。对于基于互联网科技的无现金交易,不少人信心不足,尤其是熟悉金融交易的人,他们知道电子转账存在可能扣错钱的情况,所以抗拒使用财路转账支付每月的各种账单。推行无现金交易的机构宣导它的好处和便利性,但无法解除人们心中的不信任。换言之,实施者和使用者对数码科技的认知存在差距。

在新加坡的食阁和小贩中心,现金交易依然普遍。根据美国标普公司(S&P)最近的一项报告,现金和支票依然占到新加坡40%的交易份额。然而,目前市场上流行的电子支付模式,譬如Paynow、Grabpay、支付宝(Alipay)、Apple Pay等,都不提供提现服务。这给soCash这样的新兴金融科技企业带来了发展机会。

然而,疫情期间,现金自动存取所依托的自动取款机也让银行增加了维护成本。

华侨银行会每天使用化学品擦拭提款机,加强消毒涂层的功效;星展银行自上个月中也为旗下提款机喷上消毒涂层;大华银行则从本周五起为提款机喷上消毒涂层。由于前往自动提款机提取政府补贴的人数预计接下来将增加,多家银行在自动提款机喷上抗菌消毒涂层,并采取一系列保洁和安全距离措施,保护公众安全。

对于哈里斯文来说,现金在新加坡的重要性以及自动存款机的维护成本都有利于soCash在岛国的发展。

数字银行新机遇

新金管局即将于2020年底发放5张纯网银执照,这些网银业者也将是soCash的目标,哈里斯文说,所谓网银就是不会设有实体分行和ATM设施,那么该公司就可以将他们网络中的商户变成网银的线下银行分行。

他也计划在未来5年内让合作商户增加银行服务内容,加入包括开户、申请个人贷款和信用卡等更全面的服务。他看好银行在省下设立分行等基础设施成本后,将能够提高竞争实力,通过提供更佳的利率和服务素质让旗下客户受惠。

据新加坡金管局,本地有21个数码银行申请者,14方满足条件,将接受下一阶段的评估。

这14方人马中包括五个全面数码银行(digital full bank)申请方和九个批发数码银行(digital wholesale bank)申请方。

根据今年较早文告,共有七方竞标最多会发出两张的全面数码银行执照,14方申请最多会发出三张的批发数码银行执照,这意味着分别有两个和五个竞标团队被淘汰。

尽管金管局截止7月尚未公布申请方的名单,据了解,Grab和新电信的财团、电玩游戏供应商雷蛇(Razer)领头财团、本地企业家沈财福的V3集团联合易通公司主导的BEYOND财团和冬海集团(SEA)在全面数码银行合格名单内。

本地上市金融科技公司奕丰集团(iFast)、香港尚乘集团(AMTD)以及盛业资本(Sheng Ye Capital)牵头的财团则在批发数码银行合格名单内。

金管局说,下阶段的评估将邀请合格的申请者通过线上会议呈现。当局会根据三方面来筛选:价值主张和商业模式、科技的创新运用;业务管理是否谨慎和可持续;增长潜力和对新加坡金融中心的其他贡献。

由于冠病疫情冲击,金管局已经要求所有合格申请方评估业务计划,以及财务预测当中的假定条件,包括融资来源,并就这些假定提供独立评估。

据哈里斯文透露,soCash目前已经和所有数码银行申请方取得了联系,对取得数码银行业务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