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都考验印尼未来政治

迁都考验印尼未来政治

188777

“早上好!我想借此机会问大家,谁会赢取明年印尼总统选举…… 糟糕,我带错演讲稿了。” 这段印尼总统佐科今年6月7日在新加坡生态繁荣周上的开场白,引得李显龙夫人何晶以及在场的两国代表哄堂大笑。虽然是个活跃会场气氛的笑话,但也可能确实表露了明年即将卸任的佐科内心最想知道的:谁会接我的班?迁都会受影响吗?

印尼努山达拉建设者合影  摄影:宋娓

印尼将经历政治考验

佐科在新加坡的这场演讲,除了准备了一段幽默,更想在新加坡对世界宣布:尽管明年将总统更迭,印尼正在进行的跨岛迁都计划不会受到影响。

的确,印尼国会于去年一月已经通过了迁都计划;首批基础项目已经在如火如荼的展开;总统一遍遍地在各种场合重复着他要建立绿色新首都的雄心壮志;200多份投资意向书也多少证明了招商工作的成效…… 然而,所有这一切还是无法抵消许多人内心深处的一个大问号:印尼能行吗?

2015年之前的四十年间,婆罗洲(Borneo)约有一半雨林被砍伐,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非法砍伐。尽管佐科多次呼吁停止森林砍伐,并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为棕榈油产业盗伐雨林的行为,但由于地方领导人拥有开发自然资源的高度自治权,原始雨林的破坏仍在一些地方继续。

根据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2022年的腐败感知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印尼在180个国家中排在第110位 – 比中国的第65位靠后45位。另外,新首都所处的东加里曼丹省提供了印度尼西亚一半以上的煤炭出口,去年,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能源价格飙升,印度尼西亚向海外出口的煤炭数量刷新了之前的纪录 —— 这多少让佐科对于努山达拉的绿色承诺增添了几分苍白。

然而,印尼的这些历史遗留问题并没有减少民众对迁都的支持。今年一月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佐科的支持率达到76%。由于佐科是迁都的发起者,如果民调结果属实,可以推断迁都已经得到了大部分印尼人的支持。但这样的支持会维持20年吗?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Johan Sulaeman在接受《时代财智》专访时表示,这个前所未有的跨岛首都迁移是否成功,不仅取决于明年2月的下届总统选举,更取决于未来二十年间印尼所有决策者的支持程度。

“迁都的成功取决于法规的实施,而不是法规的制定。” 

三个候选人与两种结果

随着佐科的总统任期进入最后九个月倒计时,2024年2月的下一届总统选举将产生印尼下一任领导人。

目前,争夺总统职位的三位主要候选人是:中爪哇省省长和印尼民主斗争党(PDIP)成员甘雅·普拉诺沃Ganjar Pranowo;现任印尼国防部长和大印尼运动党(Gerindra)成员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 Djojohadikusumo);曾在2017年至2022年担任雅加达省长的独立人士安尼斯·拉西德Anies Rasyid Baswedan)。

在三人中,甘雅·普拉诺沃与佐科同是印尼民主斗争党成员,因此可以把他理解为佐科的继任者,他对迁都的态度一般会沿袭佐科的。

普拉博沃·苏比安托是前总统苏哈托的二女婿,这位退伍中将,也是上两届总统选举佐科的竞争对手。他所代表的大印尼运动党是印尼民粹主义政党,。

安尼斯·拉西德是一位独立竞选参选者,目前关于他对迁都的实际态度尚难确认。

Johan Sulaeman认为,无论谁当选都会导致“支持”或“不完全支持”两种情况,倘若是后者,就会放缓迁都的进程,这对迁都非常不利。

“虽然迁都的决定不会被撤销,但印尼究竟能从雅加达“迁多少‘到努山达拉仍然是个未知数。” 他认为,倘若未来某届总统不像佐科那么热衷,便会立马影响资金链,从而导致迁都无法实现预期效果。

迁都对印尼的影响

马来西亚太平洋研究中心顾问胡逸山博士(Dr. Ei Sun Oh)认为,印尼迁都只代表行政首府搬迁,雅加达的地位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回顾历史,美国的首都曾经在纽约,虽然之后搬到了华盛顿,但如今纽约的经济地位依然超过华府;同样,对于澳大利亚、加拿大、巴西、缅甸、马来西亚等经历过迁都的国家,新都的经济地位普遍逊于旧都:堪培拉不及悉尼,渥太华不及多伦多,巴西利亚不及里约热内卢,奈比多不及仰光,布城不及吉隆坡……

作为世界第三大岛,婆罗洲由印尼、马来西亚、文莱三国共享。印尼占据婆罗洲73%的面积,马国占26%。

据马来西亚投资、贸易和工业部透露,政府将以印尼迁都为契机,鼓励马来西亚公司积极参与,为地区的投资、贸易和经济合作提供支持。马国政府认为,地方公司的参与还将有助于改善马来西亚和印尼之间的投资和贸易业绩,以实现沙巴、砂拉越地区和整个国家人民的福祉。

至今,马来西亚共有14家马来西亚公司表达了参与投资印尼努山达拉的意愿,它们包括服务、城市和房地产开发、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医疗保健、数字经济、建材供应、工程和支持服务等行业。

然而,马来西亚政府已明确表示,由于当前的重点是完善马来西亚国内砂拉越(Sarawak)内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KUTS),并提升沙巴州的铁路网络架构和服务水平,所以没有计划建设一条连接沙巴与的努山达拉的新铁路,

“至今,我没有听说马来西亚哪些公司已经确定参与了印尼新都建设…… 也许,印尼迁都的一个重要利益,是印尼将加大在东加里曼丹岛的海军部防,从而更好地打击周边海域的海盗。多年以来,这个地区海盗猖獗,让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海军猝不及防。” 胡逸山认为,由于印尼迁都牵涉到一大批基础设施项目,所以将给中国企业带来一些商机。

对此,国大Johan Sulaeman副教授还认为,除了基础设施项目,新都可能还会吸引中国一批顶尖大学入驻。他认为,从某种层度上讲,努山达拉将成为国际地缘政治的角逐地,目前关系紧张的中美两国也可能都会参与迁都项目。考虑到两国完全不同的政治制度,中国对于新都的介入可能多于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