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都,一个令人担忧的开始

迁都,一个令人担忧的开始

219057

常识,因为门槛太低,会被人忽视或者瞧不起。但在一个由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摆布的世界,有时,只有常识才能帮助我们坚守价值观的底线。根据常识:如果你听说,因为雅加达的地面沉降、洪水、污染太严重等问题,印尼决定要在一个海岛上以牺牲一片热带雨林为代价建立起一座新首都,你会怎么想?

首先,你也许会想到砍伐热带雨林会带来的后果。目前地球的平均气温已经比工业化前时期,也就是从1850到1900年的平均气温高出了约1.1摄氏度,而且升温仍在继续。以印尼为例,如果无法遏制目前温度升高的趋势,那么这个“千岛之国”的平均气温将在2100年比现在高出3.5摄氏度。从世界范围来看,全球变暖会导致全球气候异常,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会造成厄尔尼诺( El Niño)和拉尼娜 (La Niña) 现象的发生周期大大缩短:从5-7年缩短到了2-3年。对包括印尼在内的许多国家来说,这两种自然现象的迅速交替会导致旱涝等自然灾害的频率和强度逐年上升。

过去三年,地球一直处于拉尼娜“冷效应”控制,但平均温度却不降反升,这引起了气候专家的关注。从2015到2022的过去八年,也是自有气象记载以来地球平均温度连续最高的八年。持续升温将对水源、食物供给造成巨大的影响。目前,全球已有多达 50% 的热带森林遭夷平,这种人为改变土地用途的做法,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环境、气候专家不止一次表示,解决全球变暖问题必须通过政府、社区以及私营企业的三方共同努力,人类必须减少砍伐森林,大面积种植绿化,在沿海地区种植红树林。显然,砍伐森林和控制全球变暖是相悖的,因此“伐林建都“不可取。

接着,你会考虑迁都是否能解决雅加达的问题。不少环保机构针对印尼的迁都计划表示,东加里曼丹承受的环境压力本来就已经很大,迁都不但无法拯救雅加达,甚至可能在婆罗洲引发新的环境危机。自1945年印尼独立以来,雅加达的人口从不到100万人增长到3000万,首都留给人们的空间却越来越小,现代大城市的麻烦雅加达几乎都占了。

如今,由于地下水的过度开发和全球变暖所导致的海平面上升,雅加达40%的土地已位于海平面以下,一些居民区和海水之间仅仅被越建越高的混凝海堤相隔。另外,雅加达的空气污染也非常严重。2019年,雅加达32名市民集体起诉多位领导人,指雅加达空气污染日益严重,都是因为他们控制污染不力所致。即使在疫情期间不少工厂停产的情况下,根据瑞士空气清净科技公司IQAir在2021年的全球空气品质报告(World Air Quality Report),雅加达是全世界空气污染最严重的第9个城市,也是东南亚最严重的城市,其年平均细悬浮微粒(PM2.5)浓度达每立方公尺39.6微克(ug/m3),大大高于世卫制定PM2.5每立方公尺不应超过10微克的安全标准。显然,迁都对解决以上问题毫无帮助。

最后,你还会想象:如果以后的城市一旦碰到环境问题就迁都会产生什么后果。这个答案比较容易回答,因为地球的面积有限,在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下没有地方可以独善其身。如果我们回顾人历史上的若干次迁都,从纽约到华盛顿,从里约热内卢到巴西利亚,从多伦多到渥太华,从仰光到内比都…… 基本都是出于政治和经济原因,而不是自然原因。1999年,马来西亚联邦政府的所在地从吉隆坡(Kuala Lumpur)迁至布城(Putrajaya)的主要原因和印尼的有点类似,但吉隆坡当时的问题是拥挤和拥堵,并不是地面沉降和洪水。

常识清晰地告诉我们每一个人,遇到问题就必须找到解决方案,逃避现实于事无补。当人类面对全球变暖的趋势,应该同舟共济直面挑战,否则,便是一个令人担忧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