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达曼,总统领跑者

尚达曼,总统领跑者

34734

尚达曼,一位驰骋新加坡20多年的印度裔政坛宿将,在2023年9月1日深夜创造了两项岛国历史:第一,他以历史最高得票率70.4%当选新加坡第九任总统;第二,他在华人人口占比超过七成的新加坡,成为首位从直接选举中获胜的非华裔总统。竞选期间,他将“相互敬重”作为竞选口号;当选之后,他表示不会搬进总统府居住,而只会在那里办公…… 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位66岁的新任总统,前新加坡副总理和财长,以及四个孩子的父亲。

“我将我的整个工作生涯都奉献给新加坡人民,为大家服务,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有意义了。”

这段尚达曼在竞选总统时,致全体新加坡人公开信的开场,与新加坡已故开国总理李光耀曾说过的有些神似:“我此生无憾, 因为我用毕生建立起这个国家,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了。”

在新加坡58年的发展历程中不乏德才兼备的领导者,但并不是每一位都有底气这样形容自己。说到尚达曼的底气,除了他的一连串国内和国际头衔,更重要的是20多年来在基层选区工作的点点滴滴。尽管尚达曼在8月28日总统竞选电视直播辩论上的的表现,不如年长他九岁的竞选对手黄国松抢眼,选民们最看重的不是他说的,而是他做的。

2023年6月10日,尚达曼出席芽笼士乃文化走廊翻新工程动土仪式(图:新加坡总理公署)

“他的知名度超过人民行动党”

新加坡选举局(Elections Department,简称ELD)2023年9月2日凌晨宣布,尚达曼在此次总统中的得票率为70.4%,在总共240多万张选票中获得了超过170万。另外两名候选人,75岁的新加坡国家投资公司(GIC)前总裁黄国松(Ng Kok Song)和75岁的职总英康(NTUC Income Insurance Cooperative)前总裁陈钦亮(Tan Kin Lian), 分获15.72%和13.88%。

这是新加坡自1965年建国以来的第三次直接总统竞选。

1993年,已故前人民行动党主席王鼎昌(Ong Teng Cheong)曾以58.7%的得票率成为新加坡首位直接选举产生的总统;2011年,前副总理陈庆炎(Tony Tan)以35.3%的得票率在四位总统候选人中获胜,然而,他比竞选对手陈清木仅仅多出7382票(0.35%)。

图:时代财智

新加坡的其他六位总统要么由议会选举产生,要么因为无竞选对手而直接当选。现任总统哈利玛(Halimah Yacob)女士曾担任新加坡的议会议长,她在2017年的选举中以唯一合格候选人而自动当选。当年的选举专为马来族保留,根据新加坡宪法规定,如某个族群连续30年没有人当选总统,下届选举就只限那个族群的代表参与,以取保多种族和谐的政治環境。

尚达曼在竞选获胜后来到达曼裕廊巴刹和熟食中心(Taman Jurong Market and Food Centre),并在簇拥的人群中表示:“我对于新加坡人给予我的信任感到诚惶诚恐…… 我相信大家投给我的每一张票既反映了对新加坡的信心,又体现了对我们共同的未来所持的乐观精神。”

这个门庭若市的地方也是尚达曼政治生涯的起点。从2001年大选开始,他曾在裕廊集选区下属的达曼裕廊基层担任该选区议员20多年,是人民行动党(PAP)裕廊集选区五届议员。多年来,该选区在他的带领下一直是人民行动党获得支持率最高的地方之一,得票率从未低于70%。

在离投票日两个多月前的6月24日,由于尚达曼之前宣布参选总统,并将在7月7日卸下所有公职,上千人因此前来送别这位在达曼裕廊区服务了22年的议员,并与尚达曼夫妇合影。一位71岁的清洁工人在达曼裕廊区住了13年,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丈夫患有帕金森症,尚达曼经常关心她丈夫的病情,甚至细微到是否定时吃药。

尚达曼的体恤民情获得了民众的广泛肯定。在2020年的大选中,虽然执政党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从之前的将近70%下滑到61%,尚达曼率领人民行动党裕廊集选区团队仍然赢得了74.62%的高得票率。可以看出,尚达曼这次总统选举70.4%的得票率与他在过往大选中的表现如出一辙,一些专家甚至认为: “尚达曼的口碑比人民行动党都要好”。

在参加总统选举前,尚达曼曾担任新加坡教育部长(2003年至2008年)、财政部长(2007年至2015年),以及副总理(2011年至2019年)。2019年5月之后,他担任过高级部长兼社会政策协调部长。除此之外,他也曾担任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主席、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副主席,并曾领导GIC投资策略委员会。

2023年7月,为了参加总统选举,他辞去了部长、新加坡货币管理局主席、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副主席等职务,并退出人民行动党。根据新加坡宪法,新加坡总统必须做到政治上的中立。

在国际上,尚达曼还积极领导和参与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二十国集团、联合国、三十国集团和世界经济论坛等重要国际组织。他在竞选总统期间曾表示,即使在选举后,无论是否胜选,都会继续担任一些职务,因为这对新加坡是重要的。

“没人骗得了我”

除新加坡总理外,新加坡总统掌控国家储备金的“第二把钥匙”。因此,对于国家储备金的态度成为此次总统选举的热门话题。对此,拥有担任副总理和财长经验的尚达曼当仁不让:“在任何与政府财政有关的事情上,没有人骗得了我。”

新加坡实行议会制度,总统是国家元首,而不是政府首脑。保护国家储备金是新加坡总统的一项重要职责。根据新加坡宪法,总统有权对政府有关储备金的决定行驶否决权。

当然,宪法也明确规定了总统的角色和职责范围。总统具有监护权,而不是行政权。换句话说,虽然总统可以否决或阻止政府在特定领域的行动,但总统无法推动自己的政策议程。更重要的是,议会可以通过由至少三分之二议员通过的决议来推翻总统的决定。

新加坡的储备金中的金融产品主要由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以及淡马锡管理三家机构掌管。金管局和GIC手上有外汇储备和金融资产等;淡马锡作为一家投资公司,旗下有可转化为资金的公司。据专家分析,金管局目前持有资产约3130亿美元,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持有1000亿美元、淡马锡持有2870亿美元。除了金融产品,国家储备金还包括由新加坡公积金局掌管的公积金存款(CPF),由裕廊集团和建屋局掌控的土地资源:前者掌控大片的工业区和待开发的土地;后者则拥有工厂用地和住房。

如此庞大的国家资产对新加坡总统的资质提出了高要求。由于尚达曼曾经担任过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一把手,他在竞选过程中将他对储备金的看法言无不尽。他认为,在允许政府动用国家储备金之前,总统必须确保这笔辛苦积攒下来的钱得到明智且公平的使用,储备金除了让人们渡过难关,也要确保中低收入者的利益,为经济复苏掌握新技能。

尚达曼在致全体新加坡人的信中也表示,新加坡的储备金给新加坡带来巨大的优势,必须长期保存。“在掌管储备金的“第二把钥匙”时,他将确保储备金的管理符合仍在工作或已退休的这一代人的利益,同时也符合尚未有选举权的年轻人以及子孙后代的利益。” 

至于政府是否应该公开储备金的具体数额,候选人陈钦亮曾对媒体表示国家储备金的总额不应保密,有意思的是,黄国松对此做出了比尚达曼更加激烈的反应:为何要让新加坡的敌人轻易知道新加坡有多少资源保卫国家?!

早在投票日之前,南洋理工大学公共政策与全球事务课程助理教授瓦利德(Walid Jumblatt Abdullah)曾在社交媒体上称,根据新加坡的历史和近况,前国务资政尚达曼的支持者将获得“绝对优势”。

他把即将进行的总统选举会产生四大类选民:第一类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的坚定支持者,将铁定支持尚达曼;第二类是对执政党持中立态度,但欣赏尚达曼,所以也会选他;第三类是人民行动党支持者,他们会在大选中支持执政党,但在与执政党地位相关性并不大的总统选举时,极有可能把选票投给黄国松 ; 第四类是支持反对党的选民,他们既有可能支持黄国松,又有可能支持陈钦亮,或者选择弃权。

瓦利德认为:“第一类和第二类选民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选举的结果。” 显然,此次选举结果充分证实了瓦利德教授当初的推断。

尚达曼当选总统对新加坡大选的影响

作为前人民行动党的资深内阁成员,尚达曼在总统大选中的出色表现或许能为执政党加分,但对于执政党在下届大选中的成败,却作用有限。毕竟,总统选举和大选毕竟是两码事,后者将对新加坡今后的发展产生更深远的影响。

新加坡宪法规定,下一届大选必须在2025年11月23日之前的任何一天举行。就目前来看,人民行动党的处境并不乐观,甚至可用雪上加霜来形容。

在2020的大选中,人民行动党的支持率为61.24%,这比其2015年大选的支持率下降了近9个百分点。早在2011年大选时,新加坡主要反对党工人党在新加坡87个国会议席中拿下6个席位已被称为“在野政治的分水岭” ,而2020年又一举拿下了两个集选区和一个单选区共10个席位。其中,盛港集选区工人党以53%得票率,击败该区竞选的人民行动党三位部长,曾让李显龙在媒体上多次检讨行动党的内部问题。

今年,当2020年的阴霾尚未飘远,54岁的前国会议长兼马林百列集选区前议员陈川仁和47岁的前淡滨尼集选区议员钟丽慧又曝出婚外情后辞职并退出人民行动党;交通部长易华仁则因涉嫌贪污案而被暂停职务。对于这两桩,李显龙总理和未来总理接班人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都在不同场合表示对于现状的深刻反省。李显龙也在8月初的国会演讲时称,他未能及时处理发生在国会内的婚外情事件。

和两起政治事件相比,行动党面临的更深层次的挑战是年初反对党党魁毕丹星提出的“两个新加坡”论断,当时,他在国会表示,一个新加坡是与全球接轨的金融中心,机会处处,无论是本地人或外国人都享有高薪,大家协力推动经济发展;另一个新加坡是多数新加坡人生活的地方,人们觉得社会流动性不如过去,而且必须面对房价高涨的现实。其实,新加坡贫富差距现象存在已久,只是疫情之后,随着越来越多海外资产的转移,让这对矛盾更加突出。

对于人民行动党面临的诸多挑战,尚达曼纵有再好的口碑可能也帮不上大忙。在总统大选期间,尚达曼被普遍视为政府支持的候选人,他在体制内呆了超过20年,很难在辞去公职一两个月后,与政府完全脱离关系。针对这番质疑,尚达曼也曾辩解称他不代表任何政党。显然,选民们在下一届大选时也不会忘记他说过的话:尚达曼只代表中立的个人,而不再是执政党的一员了。

对此,人民行动党的当务之急,就是从此次尚达曼压倒性胜选中总结经验,迅速赢得更多选民的信任。

“大选票王“尚达曼

尚达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于1957年出生于新加坡,学生时代曾是一名运动健将,参加过曲棍球,板球,足球和田径等项目。他也是一名诗人,服兵役期间曾与两名作家联手编撰过诗集。

尚达曼的父亲是著名的组织病理学家,新加坡国立大学荣誉病理教授兼国大医院荣誉顾问医生——尚穆加那特纳姆教授(Kanagaratnam Shanmugaratnam)。尚达曼与妻子珍一藤木结婚33年,育有三男一女,孩子从幼儿园起就学华文。珍一藤木的父亲是位日本商人、母亲是新加坡华人。她律师出身,20多年前开始全心投入慈善活动和社区服务,在推动艺术和环境保护议题上也相当活跃。她也曾担任新加坡美术馆董事会主席,并于10年前成立了非官方组织Tasek Jurong。

尚达曼于2001年步入政坛,被称为“大选票王“。 他曾担任国务资政、副总理、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财政部长、教育部长以及人力部长等关键职务。他的卓越才能和领导力使他在政治圈内备受尊敬。

此外,尚达曼还曾担任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主席以及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副主席,并领导GIC投资策略委员会,为新加坡的金融领域做出了杰出贡献。在非政府部门领域,他曾担任印度人发展协会(SINDA)主席,并积极支持其他社会组织的工作。

尚达曼在国际事务领域也有丰富的经验,曾参与多个由世界卓越专才组成的委员会,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二十国集团、联合国、三十国集团和世界经济论坛,为推动全球事务发挥了积极作用。

尽管尚达曼被公认为新加坡政治界的杰出代表,他的政治生涯并非一帆风顺。在1970年代服兵役期间,他受到激进学生陈华彪的影响,表达了对人民行动党政府某些政策的不满。他甚至与流亡英国的陈华彪等人一起组织读书会,对政府政策提出了批评。结果,尚达曼在1982年回国时,他的护照在机场被扣押,并在1987年的“光谱行动”中被拘留并被问话长达一周,原因是他被指涉及“马克思主义颠覆阴谋”。

尽管曾经面临过困难,尚达曼一直坚守自己的信念,不断为新加坡的繁荣和发展做出贡献,受到新加坡人的广泛支持,2023年9月成为新加坡第九任民选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