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年漫漫招商路

廿年漫漫招商路

188207

印尼的迁都工程将持续20年,源源不断地资金支持是其重要保障。然而,从去年伊始新首都努山达拉(Nusantara)开建至今,尽管已有来自世界的200余家企业与印尼政府签订了投资意向书,绝大部分外国投资者尚未公开承诺具体投资额和投资项目,只有一批印尼本地企业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印尼企业利用主场之便

去年六月成立的印尼首家货运航空公司Raindo United Services(简称RUS)创始人Benny Rustanto先生,最近忙得应接不暇。

印尼首家货运航空公司Raindo United Services的一架飞机进入改装冲刺阶段

今年三月,公司从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爱尔兰飞机租赁公司AerCap租来两架波音737客机,目前正在上海和济南改装为货机,计划将于今年8月底之前先后投入使用。作为公司一把手,Rustanto先生一边要忙于查验飞机改装、试飞的进度,一边还要全力联系客户,争取让他的新货机能够迅速出“第一桶金”。

“我的长远规划是在巴厘巴板(Balikpapan)建立起一座独立的仓库和物流中转站,利用新首都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迅速提升我们在国际贸易中的作用。” Rustanto先生告诉《时代财智》,相比雅加达,新首都努山达拉的地理位置更加优越,不仅处于印尼的中心,而且到中国大陆、香港等亚洲主要国家、地区也更近。

据印尼驻新加坡大使馆,印尼的物流成本在东南亚一直是最高的,这对印尼的经济发展造成了巨大挑战,却让Rustanto和他的合作伙伴看到了商机,虽然飞机目前还在中国的厂房里上漆,但他已经同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地签订了往返印尼多个主要城市的好几笔订单。

除了雅加达(Jakarta)外,这些城市包括位于东加里曼丹毗邻新首都的重要海港城市巴厘巴板,位于南苏拉威西(Sulawesi)岛的第一大城市望加锡(Makassar)和第二大城市美娜多 (Manado) ,以及爪哇岛古都日惹(Yogyakarta)。

Rustanto认为,印尼政府的迁都决定将为其公司带来十分广阔的发展前景,尤其是海鲜类以及日用消耗品的进出口。印尼是世界主要海鲜出口国之一,按照目前的进出口流程,产自印尼各地的出口海鲜都要先运往雅加达等国际机场,然后通过库房转换才能运往世界各地。

“按照目前的流程,需要用3-4天的时间把产自巴厘巴板的龙虾、螃蟹运抵纽约,而今后最多只需要两天。” 他向记者解释,由于RUS提供直航服务,所以将省区货品繁琐的转运和额外包装环节,如果一切顺利,整个出口过程的效率将提升80%。另外,由于航空公司还是印尼首家数字货运服务,买卖双方都能通过类似打车软件的方式实时了解货物的情况。

虽然Rustanto的贸易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印尼其它一些地产、能源、建筑设计公司也在积极投入新首都的建设,但是印尼政府仍然迫切获得外国企业资金的支持。

根据佐科政府的规划,努山达拉今后将成为一个以可再生能源为基础的绿色都市,总投资额将达320亿美元(430亿新加坡元),印度尼西亚政府只承担其中约20%,其余资金主要来自世界各地的私营部门,其中,新加坡被尤为看好。

印尼渴望新加坡投资者

新加坡和印尼的双边关系虽然在历史上曾经历过一些波折,但从最近20年来看,简直可以用“蜜月期”来形容。两国早在2006年就签订了就继续共同开发巴淡岛(Batam)和民丹岛(Bintan)的合作意向,近年来,新加坡是印尼的最大外资来源国,印尼又为新加坡提供了天然气、农产品等诸多重要必需品,往来之密切堪称东南亚之典范。

最近,由印尼驻新加坡大使苏里奥(Suryo Pratomo)带队的新加坡商务考察团对新首都进行了实地考察,随团130人中既有新加坡及地区企业代表,又有新加坡企业发展局等政府代表。

佐科的坚定盟友,印尼海洋事务与投资统筹部长卢胡特(Luhut),在努山达拉的施工现场向所有新加坡政府官员和企业家说:“我没觉得目前新首都的招商进展有什么大问题,但是说句实话,对我们来说,新加坡的地位至关重要。”

努山达拉国家首都管理局(NNCA)招商部主任Agung Wicaksono在接受《时代财智》专访时表示,截止今年5月底,共有来自17个国家的233家企业已经和印尼政府签订了投资意向书(Letter of Intent), 其中,36家还签订了保密协定。在所有签订意向书的企业中,有22家来自新加坡,涉及建筑、工程等领域。

建设中的印尼新首都努山达拉 摄影:张俊

“从我们正在处理的意向书来看,主要关注住房、能源、电信、交通、废弃物管理和水资源等六大领域的项目。”他告诉记者,努山达拉将被规划为一个智能化、可持续的“森林城市”,与新加坡的“花园城市”有相似的理念。

“森林城市的可持续性元素也体现了新加坡在技术、设计和城市规划方面的理念。新加坡在建筑设计产业具有独到之处,项目遍布世界各地。目前,努山达拉已与新加坡宜居城市中心(Singapore’s Center of Liveable Cities,简称CLC)签署了合作备忘录,旨在推动两地进一步合作。

新加坡代表团的大多数成员在接受采访时对这个庞大项目表示了信心。新加坡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郭福成(Kwok Fook Seng )表示:“(印尼新首都)是一个具有潜力的项目,即使不是今天,但很快会变为现实,所以,此次访问会促成更多投资项目……我们的代表团不仅来自新加坡,还来自整个地区。这就是新加坡的价值所在,一个众商云集的地方,机会一定不少。”

新加坡知名建筑公司DP的一位项目负责人Gieto Sugianto认为:“一切眼见为实。从我们此行所看到的来看,印尼新首都的一切计划正在积极地落实之中,前景光明…… 如果要说挑战的化,那就是如何激活一座新城,并使它变得宜居。”

DP公司的另一位负责人Barnard Tay则表示:“印尼官员此次表现除了极大的诚意,不仅热情好客,而且让我感受到他们正在极力使这座新首都成为现实,总之,这次访问让我体会到了印尼的魅力。”

在台湾上市的新加坡家具品牌“诗肯柚木”(SCANTEAK)的首席执行官林洁敏(Jamie Lim)告诉记者:“通过此访,我了解到印尼新首都有许多同住房相关的项目。作为一家家具公司,我们希望在印尼发现更多商机。”

然而,也有一些企业代表对印尼迁都项目表示了怀疑。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新加坡企业代表说:“这个项目时间跨度如此之长,没有人能保证今后将会发生什么。” 他告诉记者,根据印尼宪法的规定,目前已在第二任期的印尼总统佐科将无法连任,来年2月举行的结果将决定下一任领导人,这就为迁都带来了不确定性。

扑朔迷离的外国投资

“一切都会好的,不需要担心,您在印度尼西亚的投资将是安全的,同时也是对于新首都努山达拉可持续发展的支持。” 

印尼总统佐科在出席新加坡2003年生态繁荣周(Ecosperity Week)时告诉与会者,努山达拉将会是一个世界级的,适宜居住、经商的智慧城市,在发展过程中将优先考虑环境保护,最终目标是成为印尼第一个实现“碳中和”并配备世界级的教育和医疗设施的新型城市。私营企业将有机会参与300个政府推出的投资方案,总投资额达26亿美元,涉及住房、交通、能源、高科技等产业。此外,印尼政府还将为努山达拉的投资者提供一揽子税收减免优惠政策,包括增值税、超额扣除税和进口关税等多种税项。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Johan Sulaeman在接受《时代财智》专访时表示,新首都的建设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任务,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一些投资方,这样才能吸引到更多。

“我们希望能看到新首都为印尼未来发展提供动力,然而,除了招商引资,科技和教育是实现一座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一环。” 他告诉记者,无论是美国的加州(California)还是中国的深圳,它们之所以能够成为科技创新中心,离不开教育和人才。

对此,努山达拉国家首都管理局招商部主任Agung Wicaksono更是直言不讳地表示,努山达拉的发展目标就是希望复刻中国的深圳或是中东的迪拜(Dubai)。“这两座城市都是几乎从零起点建造起来的。譬如说深圳,完全是借助科技创新和教育的优势把一座新城发展起来,你一定知道深圳的新能源车很有名。”

深圳是中国四大一线城市之一,也是华为(Hua Wei)、腾讯(Tencent)等一大批中国科技公司总部所在地。北大、清华等中国一大批优秀大学都进驻了成立于2002年的深圳大学城。除此之外,深圳还有完整的互联网、生物医药、新能源等产学研科研基地。

努山达拉国家首都管理局局长Bambang Susantono 表示,印尼邀请众多商业投资者参与新首都的发展。目前,正在与各机构商讨合作计划,其中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为新首都制定发展蓝图和总体规划。

他告诉《时代财智》,目前,雅加达国际学校已经在与管理局进行有关入驻新首都的具体事项,另外,有至少一所世界排名前五的名校也表示了入驻的意向。总体而言,新加坡、美国、韩国、日本和中国是目前努山达拉的主要投资来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