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努山达拉

走进努山达拉

205893

印尼新首都努山达拉位于世界第三大岛婆罗洲(Borneo)的东岸。由于新首都没有机场,如果从新加坡过去,首先得飞两个多小时到位于东加里曼丹(East Kalimantan)的海港城市巴厘巴板(Balikpapan),然后再花两个小时转乘汽车前往。努山达拉的面积相当于新加坡的四倍,目前还只是一个超级工地,所以故事还要先从雅加达说起。

印尼海洋事务与投资统筹部长卢胡特(右)
2023年5月31日在努山达拉接待新加坡记者团时发言 
摄影:张俊

雅加达的忧伤

印尼拥有17000多个大小岛屿,首都雅加达就位于其中一个名叫爪哇岛的。爪哇岛的面积虽然只占全国7%,其人口和经济贡献却占全国一半以上。印尼是一个极度多元的国家,有数以百计的种族,但国家的经济命脉和核心权力却一直掌握在爪哇人的手中。

自1945年印尼独立以来,雅加达的人口从不到100万人增长到3000万。虽然印尼用从木材、棕榈油、天然气、黄金等自然资源中积聚起来的财富盖起了一栋栋摩天大楼,但首都留给人们的空间却越来越小。交通拥堵、环境污染、地面沉降…… 这些现代大城市的麻烦雅加达几乎都占了。2007年雨季,雅加达一半以上被洪水淹没,许多居民因此丧生,幸存下来的因为无处可去,硬着头皮、擦干眼泪重建家园。如今,由于地下水的过度开发和全球变暖所导致的海平面上升,雅加达40%的土地已位于海平面以下,一些居民区和海水之间被越建越高的混凝海堤相隔:堤岸的一边孩子们在嬉戏玩耍,而另一边海水在距离海堤顶部只有十几厘米的地方轻轻拍打。

在殖民时代,雅加达是殖民者将自然资源送回国内的中转站,从而导致殖民地建筑群周围散布着贫民窟。国家独立后,城市规划师必须从这些帝国的“残骸”中打造出现代化城市,其难度可想而知。根据联合国(UN)的统计,1950年世界上只有纽约一座人口超过1000万的特大城市,如今,增加到了33个。这些大都市正在寻找各种方法应对人口快速增长和气候变化的双重危险,而雅加达的应对方案是“再建一座首都”。

佐科的心愿

在2007年那场洪水过后的第五年,51岁的佐科(Joko Widodo)宣誓就任雅加达省长。在印尼,首都省长这个职位常被官场看作是通向权力核心的必由之路,因此一些当地官员的主要精力往往不是放在城市建设而是仕途上,但佐科却与他们不同。

佐科是从苏门答腊岛索罗市(Surakarta)的贫民窟里长大的爪哇后代,他没有家族背景,起初是木匠和家具出口商,后来依靠印尼百姓的支持当上了家乡市长和雅加达省长。在担任省长期间,他经常询问贫困社区的需求。虽然那里的居民们不太习惯这样的关心,但看到领导如此亲民,也就毫无保留地告诉佐科:我们希望能够继续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没有污染的空气和凶猛的洪水。

于是,佐科便开始通过各种方法拯救这座岌岌可危的“千岛首府”。从2012年10月到2014年6月担任省长期间,他加固了海堤,改善了公共交通,还提出修建一系列人工岛屿以抵挡扑向雅加达的海水。然而,他的这般努力并没有帮雅加达走出泥潭,无奈之下,他希望尝试走另一条新路:既然无法拯救,那就重新开始吧。

2014年10月,佐科以超过半数的支持率击败前总统苏哈托的二女婿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成为这个世界第四人口大国的第七任总统,并于2019年再次击败老对手连任至今。

印尼拥有数百种语言和民族群体。它拥有全球最大的穆斯林人口(若不包括中国穆斯林实际人口数字),尽管几十年来曾发生过致命的宗派冲突 —— 但佐科确信,要管理好一个拥有如此文化差异的国家,必须要建立起民众凝聚力,而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途径便是要实现当省长时未尽的心愿:拯救雅加达,建立新首都。

其实,迁都的想法在印尼由来已久。印尼建国领袖及首位总统苏加诺Sukarno早在50多年前就曾提出过把印尼的首都迁到位于印尼东西部交汇的加里曼丹。但佐科是第一位将迁都计划付诸实施的印尼总统,把新首都造在距离雅加达1000多公里外的婆罗洲的丛林里,并将它命名为努山达拉(Nusantara),在古代爪哇语中意为“群岛”(archipelagos),但许多印尼官员还是更愿意用“新首都”(I.K.N.)来称呼它。

如今的佐科,他的雄心已不止于拯救雅加达居民免受海水侵袭。努山达拉将不仅是一座在森林里新建的城市,更是一个以可再生能源为主导的绿色都市。他曾向媒体介绍,新首都将成为可持续发展的示范城市,那里不会有交通拥堵,人们可以漫步和骑行在翠绿的小径上,高科技随处可见,年轻人可以用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购买时尚公寓。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Johan Sulaeman在接受《时代财智》专访时,将佐科迁都的目的概述为:“我们希望看到印尼今后的发展被双引擎带动,雅加达将继续是国家的金融中心,而努山达拉将带动爪哇岛以外的印尼经济发展。”

然而,佐科的心愿并不容易实现。当下,腐败仍然威胁着印尼的发展;政治对手提出质疑;新首都的建设并不意味着数百万生活在人在雅加达的印尼人立马可以免受自然灾害的侵袭;一些雅加达的公务员不愿搬到千余里外去;环境保护主义者已经对迁都提出了各种质疑和批评…… 最重要的是佐科的总统任期将于明年二月结束,而迁都要持续20年之久。

走近努山达拉

今年5月30日,《时代财智》采访组随新加坡商务考察团乘机抵达距离新首都最近的海港城市巴厘巴板,再于次日驱车来到努山达拉进行实地采访。

当记者站在巴厘巴板酒店七楼的窗台,一边听着从对街传来的古兰经广播,一边眺望一片漫无边际的森林,热心的酒店工作员用英语告诉记者:“森林的那一头就是你们要去的新首都。”

次日,考察团100多人之前所乘的大客车被换成了若干辆10人座的面包车向新首都挺进。经过大约两个小时崎岖的山路,车子停在一个“森林”停车场。据悉,印尼明年就将建成一条连接努山达拉和巴厘巴板的高速公路, 届时,两地间的陆上交通时间将从目前的两个小时缩短至50分钟以内。借助这条交通干道,印尼计划在明年底之前将大约20万人搬到新首都居住 — 但是现在,工地上还没有一栋完工的建筑。

印尼建设部长 Basuki Hadimuljono告诉《时代财智》记者,各种政府建筑、水坝、公路等基础设施都在按预期推进。“我们都是工程师,对于工程师来说,面对的只有挑战,没有困难。之前,我们发现当地的土壤对于施工有一定影响,但后来都解决了。”

做完介绍后,部长领队沿着小台阶到一座嵌在树林中的圆形水泥广场,广场中间的突出部分是努山达拉建设的“零点纪念碑”,即去年破土动工的地方。不久,印尼海洋事务与投资统筹部长卢胡特(Luhut)和他的随行官员便在烈日下出现在考察团的面前。

今年75岁的卢胡特是退役的四星陆军上将,也是佐科的坚定盟友,曾在1999到2000年担任印尼驻新加坡大使。他在致辞中强调了新加坡对于新首都的重要性,并用幽默的口气告诉在场,“希望明年8月17日我们可以为这座新首都揭幕,届时佐科和部长们都会来这里,我希望你们也都能来,只要签了投资协议,我们马上就会发请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