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都三大环境挑战

迁都三大环境挑战

200663

砍去一片热带雨林,然后用一批人类活动场所取而代之,这听上去像是电影阿凡达里的场景,但实际上却已经堂而皇之地在东南亚第一大国的世界第三大岛全面展开。许多环保人士公开批评,印尼迁都不但无法拯救下沉中的雅加达,还可能在婆罗洲(Borneo)引发新的环境危机。从目前来看,迁都至少会对环境产生三方面的影响。

印尼努山达拉工地 摄影:宋娓

在一片热带雨林里建造一座新城,势必会对自然环境产生重大影响,如果要计算影响的程度,不妨让我们先来了解地球上热带雨林的整体情况。

根据全球林冠项目 (The Global Canopy Programme, GCP)对全球森林的统计,热带森林虽然只覆盖全球约 7% 的土地面积,但是却为地球上一半以上的陆地生物提供了栖息地。热带森林最大的连续面积分布于亚马逊盆地、刚果盆地和东南亚地区。在带来生物多样性的同时,热带森林还为人类提供粮食、木材等各种经济商品,可惜的是,全球已有多达 50% 的热带森林遭夷平,这种人为改变土地用途的做法,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为了改变这一现状,专家建议需要改变经济结构。

目前,与森林相关的交易商品数量达5000多种,包括木材、纸张、矿产、石油和天然气,以及粮食和生物燃料等。虽然这些商品的生产和贸易为商品原产国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例如,棕榈油是印尼最大的出口农产品,能帮助数百万人脱贫,但是随着对这些商品需求的增加,森林正在加快转化成农业用地。这样的状态若不加干预,不仅会造成森林进一步退化,而且也威胁到森林相关商品的生产和交易在经济上的可持续发展。

农业生产是推动热带和亚热带国家森林遭毁损的直接因素,非洲和亚洲30%以 上的毁林是由商业性农业生产造成,在拉丁美洲,这一数字则高达近 70%。另外,为了生产纸张进行伐木也导致了大面的森林退化。

位于南美洲的亚马逊盆地(Amazon Basin)、非洲的刚果盆地以及东南亚拥有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未遭破坏的热带森林。三个地区的热带森林总面积超过 13 亿公顷,其中近三分之二是原始森林。这些森林在气候变化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虽然仅占全球森林总面积的 33%,但其碳储量却占到了全球森林碳储总量的 42%。森林碳储量(forest carbon storage)是指森林生态系统中所储存的碳元素的总量,起到气候调节的作用,因为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吸收空气中的二氧化碳能够降低其在大气中的数量。然而,自 2000 年以来,世界上原始森林面积已经减少的面积已经超过了德国的国土面积,对碳储量形成挑战。

迁都对热带雨林的影响

让我们再回到婆罗洲的努山达拉。

婆罗洲是世界第三、亚洲第一大岛,现分由印尼、马来西亚及文莱三国管辖,印尼称该岛为加里曼丹岛。该岛矿产资源丰富,采矿活动多。那里有大片热带雨林,约有15,000种植物物种,并生活着猩猩、象、长鼻猴和云豹等保护动物。然而,在2015年之前的40年间,随着婆罗洲约一半的雨林被砍伐,野生动物的数量也随之减少。

不少环保组织称,采矿活动和棕榈种植园早已威胁到婆罗洲的环境和濒临灭绝的物种,如今要在一个重点保护区附近大幅度辟林造地,开建大城市,只会加剧环境问题。

印尼环保网络WALHI曾表示,东加里曼丹承受的环境压力本来就已经很大。那里有数以百计的矿厂和种植园,建立新首都只会雪上加霜。

还有环保机构称当局迁都的主要原因之一是雅加达地面下沉情况严重,可是迁都不但无法拯救雅加达,甚至可能在婆罗洲引发新的环境危机。

婆罗洲原住民社区领袖对迁都计划持着谨慎乐观的态度,有喜有忧。据《纽约时报》,原住民总体认为将首都迁移到目前人口2000万的东加里曼丹省,对于长期被边缘化的族群有利,同时可带动这个地区的经济。然而,他们也担心与他们世代共存的林地会消失。

印尼是全球最大棕榈油生产国,每年到了旱季,一些企业和个人就会通过在热带雨林中放火的方式垦荒拓地。然而,很多时候火势蔓延到预定范围之外,散发出的烟霾造成空气污染,危害环境和人体健康。

2015年,加里曼丹和苏门答腊大面积树林和泥炭地狂烧,霾害危机持续数月,影响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造成跨境污染,是东南亚几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兼可持续和绿色金融研究所所长Johan Sulaeman表示:迁都项目的长期性质使得无法量化其对野生动植物周期的影响,也无法对环境和生物多样性损失进行准确的评估。

飞机、汽车排放将大幅增加

雅加达和努山达拉之间的长途交通也会导致潜在环境问题。由于两地之间相隔约为2000公里,飞行时间约为2个小时,迁都启动之后,随着航班数量的增加,势必会造成越来越多的来自飞机的二氧化碳排放。

据悉,飞机每公里飞行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一般比任何其他形式的交通工具要高。飞机的大小、载客量多少和飞机的节能效率也会造成排放的差异。私人飞机每位乘客的排放量通常比商业航班的每位乘客更多。

根据中国科学院援引法国环境研究所的研究报告,从巴黎到纽约的一架大型客机在旅途中,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平均到每位乘客头上达到了1吨,超过了同里程的汽车人均乘客排放量。

这份报告指出,飞机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平均到每个乘客,相当于每人每公里140克,汽车乘客的人均排放量则是每公里100克。即使考虑了汽车制造以及车用石油提炼过程等排放因素,飞机乘客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要高出汽车乘客16%。法国环境研究所指出,飞机的排放物不仅仅是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还有氮氧化物等有害人体健康物质,因此对环境的影响不容忽视。

有关资料显示,目前全球航空运输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占全球矿物燃料燃烧形成的二氧化碳总量的2.5%,而人们改进飞机能源利用率的努力仍然不足,因此随着未来世界航空运输量的加大,航空运输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对地球温室效应将产生更加严重的影响。预计在未来的30年中,航空运输过程中排放的二氧化碳量将增长2.4倍。

另外,由于印尼没有在努山达拉建设新机场的计划,所以将依赖位于巴厘巴板的国际机场。目前距离努山达拉约两小时车程,明年新公路通车后,将降到1小时以内。陆地交通产生的额外排放量同样不容忽视。

“迁都不彻底”的环境影响

Johan Sulaeman告诉《时代财智》,由于迁都是一个20年的长期过程,倘若在20年间发生重大政治、经济变革,便会影响迁都的资金供给,导致迁都放缓甚至半途而废。

“如果由于缺乏未来资金而导致未完工的建筑物,它们将对周边地区的环境条件产生巨大影响。”

据建筑专家分析,建筑拆除和处理建筑垃圾不仅需要复杂的技术和大量的资金投入,而且会导致难以恢复的环境后果,主要体现在土壤、污水处理和大气三方面。

建筑垃圾在堆场被雨水渗滤后,废砂浆、混凝土砌块、废金属材料、废纸板和废木材会产生大量重金属离子、有机酸等有害物质,渗透到地下后,会对地下水造成污染,直接影响和危及水生生物的生存和水资源的利用。

同时,建筑垃圾及其入渗水中所含的有害物质会对土壤造成污染,并改变土壤的物理结构和化学性质,影响植物养分的吸收和生长,影响土壤中微生物的活动,破坏土壤内部的生态平衡。由于有害物质在土壤中的积累,植物生长将受到影响,严重时甚至导致植物死亡;如果污染转移到果实中,通过食物链还会影响人体健康和饲养动物。此外,建筑垃圾携带的细菌也会传播疾病,对环境造成生物污染。

另外,建筑垃圾中常常会含有大量硫酸根离子,在厌氧条件下会转化为具有臭鸡蛋味的硫化氢,排放到空气中会污染大气。

今年3月30日,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在国际首个“国际零废物日”表示,废物每年对全球经济造成数十亿美元的损失。如果把大自然当成垃圾场,这无异于在自掘坟墓。“现在是时候反思废物对我们星球产生的恶果,并寻找这个头等威胁的解决方案。”

综上,虽然印尼迁都本身被称为可持续发展示范项目,但在实施过程中造成的环境影响不容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