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泽铭:快乐中创造财富

黄泽铭:快乐中创造财富

67770

一个世纪以前,著名的商业杂志《福布斯》(Forbes)创办人伯蒂·福布斯(Bertie Charles Forbes)曾在创刊号上写道:“商业的初衷是创造幸福,而不是堆积财富。”

百年后,在《时代财智》杂志与新加坡的瑞丰财富管理公司(Ruifeng Wealth Management Pte Ltd)主席,RF并购公司(RF Acquisition Corp)主席兼总裁黄泽铭(Ng Tse Meng)的访谈中,他也谈到了财富的意义——让人开心最重要。这与福布斯先生所希望以商业创造幸福的愿景有异曲同工之妙。或许,这印证了智慧的底层逻辑是相通的。

在金融界历经廿载历练,财富对这个年轻人来说,不是一串冰冷的数字,而是燃烧热情和探索人生意义的旅行。作为新加坡本土成长的新世代财富创造者,也是家族办公室管理者,黄泽铭是如何在世界金融中心、亚太财富管理中心的新加坡,智慧地创造财富、管理财富?又是如何勇于刷新自我,迈入新领域创业?

文:宋娓 之君 摄影:蔡清福

面前的黄泽铭(Ng Tse Meng),带着几分少年感的白皙面庞,说着流利的华语。初次见面,很难把现实中的他与辉煌职业经历对号入座。毕竟,银行家大多的印象是,老成持重、冷峻城府,再带些许浸染岁月精华的白发。

言谈之中,黄泽铭传递出来的带着真诚而充满感染力的分享,他直率而充满活力,谦虚而耐心。尤其是脚上那款有型的鞋袜,不仅透露出品味,还有不走寻常路的个性。聊及时下热点的投资领域,如AI人工智能、数字加密货币、NFT艺术品,他的思路开放而活跃。他说,平时他爱读书,尤其密切关注新闻。在他看来,一位合格的银行专家,必须了解时事动态,保持全球化的视野。他的脑海里,不仅要搜索整理与客户相关的信息内容,还要洞察投资趋势。

首战资本市场,合并游戏业务

自2019年创业,不到四年,黄泽铭“敢敢”出战资本市场,目标看准了游戏业务,他的胆识和勇气超出常人,而且明确果断。

就在2023年10月,黄泽铭的RF Acquisition 公司(RFAC)、RF Dynamic公司与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亚洲游戏分销商和发行商Grand Centrex Ltd(GCL Asia)达成业务合并。其后,预计GCL Asia将会通过特殊收购公司模式(SPAC)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GCL。GCL Asia交易前股权估值约为12亿美元(约16.5亿新元),交易中包括2500万美元的最低现金条件。

2022年,RFAC以1亿美元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图:瑞丰)

一个重要原因选择GCL Asia作为第一家并购对象,黄泽铭分析说,自2011年以来,GCL发行了十大有史以来畅销游戏中在亚洲的四款。上市后,公司计划继续向亚洲提供高质量、引人入胜的游戏体验,利用其全面的游戏生态系统,将亚洲开发的游戏引入全球市场,并将美国和欧盟开发的游戏引入亚洲市场。公司计划将资金更多用于发展游戏发行与知识产权管理业务等较高营收的领域,同时拓展游戏的营销影响力,特别是高预算、高质量的AAA类游戏,与中等预算与中等质量的主机AA类游戏。

据黄泽铭介绍,游戏行业中发行和分销是颇为关键的两个环节,涉及将游戏推向市场、管理销售渠道,并确保游戏能够成功地被玩家获取和玩到。其中,游戏发行是将游戏引入市场的过程。发行商通常负责协调游戏的制作、市场推广、销售和分销等环节。此外,游戏分销涉及将游戏送达各个销售渠道,以便最终到达游戏玩家手中。这包括实体零售店、数字平台、在线商店等。

2023年10月,RFAC并购GCL Asia(图:瑞丰)

2021年在美国特拉华州成立的RFAC,在一年之后,以1亿美元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较少SPAC上市经验的黄泽铭,在把RFAC推向纳斯达克的过程中,自然也交了不少学费。但是这些学费没有白交,都将转换成未来与合作伙伴拓展市场的经验。

作为GCL Asia并购案的主推手,黄泽铭认为这是未来占领亚洲和欧美游戏市场的战略步骤。一方面可以帮助美国和欧洲的游戏发行商来驾驭日益竞争而复杂的亚洲内容,在高速增长的亚洲市场更好释放潜力;另外,也可以将华语地区口碑不错的游戏引到美国、欧洲。

他语气肯定地说:“横跨多地市场,链接东西方,打破不同国度、族裔之间的文化壁垒,正是新加坡企业的优势。这对RFAC是一个独特的机会,开辟一条新思路,参与到一家处于发展拐点、正快速增长和盈利的公司。”

虽然外界对SPAC 上市方式有不同看法,但从深层面说,黄泽铭更希望通过GCL Asia在美国资本市场的表现,为本地的创新、创业者带来激励作用,可以影响更多的本地青年突破自我,投身创新事业,为新加坡科创领域的前景注入更多信心和发展活力。

走出银行,创立家办 

一直以来,传统的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 简称‘家办’)多集中在西方国家,随着亚洲经济形势攀升,造就很多新生代超级富豪,家办这一在西方社会并不年轻的“新鲜”物种逐渐东移到亚洲。新加坡拥有稳定的商业政治环境、健全的法律制度,以及强大的金融、投资和财富管理人才库,同时还提供有利的税收环境,这都是高净值和超高净值人士选择设立家办的重要考量。家办投资方向广泛,投资人可以做股票、基金等相关个人理财,设立后可以先申请新加坡EP(就业准证),后再申请新加坡永居或入籍。可以说,成立家办是高净值人士移民新加坡的重要方式之一。

在过去几年里,英国詹姆斯·戴森、对冲基金教父达利欧、香港首富李嘉诚、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夫妇等富豪,都在新加坡设立了家办。在这些高净值人士的带头下,新加坡家办的数量,已从2020年底的400个增加到2022年的1,100个,两年来飙升了近3倍;而2018年新加坡仅有大约50家家办。

美国家办研究员兼顾问罗斯普洛克(Kirby Rosplock)认为,全球十分之四的家办成立于近十年内,新增数量之多令人惊讶。其中,又独以亚洲家办的需求显得尤为突出,这与亚洲区域私人财富的快速增长速度离不开。尽管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构成重创,但《福布斯》的报道称,2021年全球70个国家的亿万富翁数量达到创纪录的2,755名,来自亚太地区的亿万富翁有1,149名。

2019年,在私人银行业做的顺风顺水的黄泽铭,决心推自己一把,跳出舒适圈。正是看到亚洲家办相较于西方国家已存续数代的家办发展时间普遍更短,财富尚掌握在第一代或第二代企业家手中,增值模式也主要依赖家族企业自身的现象。作为一个敏感、资深的金融专业人士,他嗅到了发展机会。

风物长宜放眼量,用他当时的话说,“未来,随着家族企业掌门人第一代日渐老去,接下来的十到十五年内,预计会出现庞大的代际财富转移,势必会造成对家办更为强烈的依赖性。”

黄氏兄弟带领的瑞丰财富团队,中间为黄泽铭。(图:瑞丰)

在此内外缘由下,黄泽铭与兄长、前助理在2019年共同创办了瑞丰财富(Ruifeng Wealth Management),一间拥有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颁发的全牌照的联合家办(Multi Family office,简称MFO)财富管理公司。瑞丰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定制化的解决方案,满足客户在全球范围内的投资需求,其业务范围包括财富管理、投资建议、外汇服务、融资、证券交易、移民相关服务等;公司也提供信托、境外高额人寿保险、家办、私募股权及信贷等服务,帮助客户管理财富、规避风险、实现资产增值。黄泽铭多年的私人银行客户服务经验的累积,对开展家办的私人财富规划利益,整合家族投资需求,助力家族实现财富目标来说,都成为他的创业优势。

瑞丰是在家办顺势而起的风口上成立,然而,谁都不知道一场疫情即将袭来。不久,疫情发生迅速蔓延至全球,黄家兄弟二人一动一静,一主内一主外,如同赛场上的前锋和后卫严密配合,逆风而战,硬是顶住了三年多的严峻考验,从开始的三名员工,发展到现在核心团队有十余人,为三十多家客户提供综合业务。

黄泽铭直接说,这期间也有员工离开,有效管理团队非常具有挑战性,他经历了很多以前没有过的“老板”体验,那种辛苦,不是在银行打工能感受得到的。所幸,他和大哥互补,大哥擅长把公司内部打理的井井有条,让他在前方长袖善舞、披荆斩棘时,有一个无忧的后方支持他。

随着疫情开放,世界逐渐回归正常,新加坡政府以“人性化”的疫情管制措施,吸引了世界的关注。伴随家办的申请数量激增,门槛提高与政策收紧几乎是必然的趋势。2022年4月,新加坡将家办申请时基金的最低资产管理规模从500万新元提升为1,000万新元,并明确要求至少10%的资金投资到新加坡本地市场。2023年7月,新加坡金管局再次提高单一家办公准入门槛从之前的1,000万提升到2,000万新元的资产管理规模,并要求两名专业投资人,其中至少一名不能是家族成员。此外,还增加了商业支出要求和资产投资策略要求。

这无疑加大了单一家办的设立难度,瑞丰的战略选择是设立联合家办。较之单一家办,黄泽铭认为联合家办(MFO)+可变动资本公司(VCC)组合成为另一种选择。MFO+VCC的架构设计只适用于联合家办,两者互补被视作“黄金组合”。

联合家办可以为家族成员提供资源和专业知识共享服务,通过整合以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和协同效应,此外,采用联合家办有利于降低总费用。与单一家办相比,联合家办可以共享成本,减少重复投入,并通过规模化运作实现经济效益。

在新加坡火热的家办市场背后,黄泽铭预见,家办未来也将面临市场的“洗牌”。目前,新加坡的家办已有千余家,然而并不是每家都有好的表现。家办的主人也是精明的生意人,公司每年的运营成本、租金和员工,一年的开销接近100万新元。

“运营效率和维护成本是重要考量。接下来,家办之间会可能产生并购,大的并掉小的,强的吃下弱的。最后生存下来的,多半是有实力,且有优秀长期投资理念的家办。”

十年磨一剑,小铭试锋芒

黄泽铭自幼成长在一个气氛宽松的华裔家庭,一路用功读书考取南洋理工大学,当时选修了新兴的酒店管理专业。新兴代表着机会,事实上,当时他们班酒店专业毕业的同学,现在几乎没有一个人从事酒店业。

在银行界,黄泽铭边学边做,帮个忙,跑个腿的事情都免不了,即使这不是他银行份内的工作。他不计较这些,无形中给他积攒了“贵人”。2011年,积累了一定银行经验的黄泽铭就开始“带兵”了,瑞士BSI 银行正在新加坡设立新的北亚专业团队,扩大其亚洲业务覆盖范围,黄泽铭就是领军人物。他的团队成员,几乎都是拥有多年银行经验的老将,可能他最大的优势就是华语,还有阳光般的性格,开拓一个新兴的中国市场,他来的正是时候。

根据中国统计局数据,201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为39.80万亿元,年度经济总量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充满勇气的他毅然踏上异国他乡,成为首批外资银行进入中国市场的拓荒者。初到异乡,由于文化背景、生活习惯的差异,也让年少的他闹了些笑话。有一次,他出差中国参加商务聚餐,当大快朵颐前三盘后,他才发现那只是开胃凉菜,正儿八经的热菜主菜还在后面。顿时他感觉不妙,但有机会领悟到当地餐桌后的商务文化,这都变成日后一段段宝贵的经验。

十余年的新中两地密切往来,不仅让他对大到经济发展形势,小到新奇的生活方式了如指掌,在上海久居到反客为主,黄泽铭已经可以操练着“洋泾浜”沪语聊上几个回合,这背后离不开他的勤奋好学,用心把自己打造成一位知己知彼的“中国通”。喜欢他的中国客户,都亲切地称呼他“小铭”。

家办的重要使命是财富的传承。Money Mind 预计到 2030 年,全球范围内将有大约15.4万亿美元的巨额代际财富转移。Wealth-X研究公司的调查数据显示,占比约12%的1.9万亿美元将转移给亚洲继承人。这些财富包括企业所有权、财产和其他资产,以及更广泛的家族财务问题,如慈善基金和艺术藏品。转移过程经常出现失误,因而对受益人加强财富教育显得尤为迫切。

过往跌宕起伏的二十年间,他专注深耕中国市场,与同时期起飞的中国经济一起,构建了成熟稳固的中国客户群。基于这一趋势,黄泽铭非常关注中国的代际财富转移。凭藉他对中国市场的理解和判断,如何服务好中国高净值人群对传承、遗产规划等家办服务的内容,正是他眼下和未来重点着眼的关注重点。

复盘如何收获成功的过程,不难发现黄泽铭不计得失地付出,以利他之心真诚对待工作中的客户、同事。即便他也经历过身边一手栽培提拔的员工离开,撬走客户资源,但他也还是怀着开放、包容的心态与同事及后辈共事。

提到这些“背叛”,并没有让黄泽铭很受伤,他只是淡淡地说:“能带走的也没有什么可惜,带不走的是我的口碑和信任。”事实证明,黄泽铭与客户之间一步步稳扎稳打地累积起来的信任感,并没有轻易被眼前的蝇头小利击溃。回忆次贷危机冲击的2008年,依然有客户不离不弃,坚定地跟随他的发展轨迹,始终认定是他就好!

黄泽铭近照,

一位成功的私人银行专才,必定有其独特的个人魅力。黄泽铭从小接受的是英文教育,除了流利的华文,他身上不时映射出的东方哲学和文化特质。他说,这可能与他钟爱阅读武侠小说密不可分。

他在年少时已把金庸、古龙的小说通读过数遍。这些看似无意间的兴趣爱好,在潜移默化中丰富了他对东方传统文化知识的累积。金庸先生借武侠小说来书写人生,也影响了无数像黄泽铭一样喜欢“飞雪连天射白鹿”的忠实读者。《射雕英雄传》中,他深入了解宋元历史。他说,在上海工作时,无论是商务场合还是私下朋友们一起,聊起金庸变成了一个很好的破冰工具。小说中的场景潜移默化影响待人接物,更好地掌握分寸进退,与人沟通交流起来更容易理解对方观点和意图。

化危机为契机,第二曲线助增长

2022年,当RFAC(RF Acquisition Corp)于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时,他的泪水化成了欢笑“梦想终于实现!” 当时无心插柳的决定,现在却为公司未来开拓了新的业务发展思路,这与瑞丰财富的家办业务相得益彰,形成互补。用时下流量思维来看,就是公域和私域流量互相打通,不失为一条新的业务增长曲线。

回忆起疫情之初,他说:“所有的工作一下子突然停滞,不能出差,公司同仁都只能待在新加坡,却意外有了大量时间可以做案头工作,因而开发了新的上市服务、并购业务”。所谓万事开头难,他笑言,开发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仅仅法律合规审核一项就交了不少“学费”,后来发现只用不到一半的价格就可以完成。成功并购GCL,正是证明了他的资本市场的运作思路。

投资企业的过程,是一个突破自我认知,持续学习不同领域专业内容的过程。选到一家优质企业,因为并购业务里繁多的细节要求,倒逼自己把该行业的内容都去学习一遍。团队在这个过程中,专注于研究投资产品及其背后的产业板块,无形之中充盈了投资的知识体系。久而久之,也形成了瑞丰财富独有的一套投资准则。

优秀的金融投资机构,核心要素还是以人为本,投资人很多时候投的不是商业模式、不是产品,而是创始人团队。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说,风险投资是需要退出的,但人才,是需要持续投资的。

对于瑞丰财富的投资团队而言,在时间和精力成本有限的情况下,一个投资人不可能覆盖所有的投资产品。这个情况下,团队的合作尤为重要,大家想法一致、行动一致,彼此认可和信任才会保障项目顺利推进。

去年,瑞丰捐赠华中校友会(HCAA)足球队,为支持华中校友推广教育尽一份力量。(图:瑞丰)

黄泽铭没有给自己设定一个财富的终极数字。他更享受用兴趣去赚钱的过程,自然钱就来了。安静时,他喜欢阅读,还有欣赏艺术。2023年1月,他以$15,000买下本地艺术巫思远(Boo Sze Yang)画作——影之界,这幅抽象的现代画仍然展示在瑞丰的办公室内。他欣赏画作中潜藏在城市景观的思想与情绪,他在城市里,或在城市外,艺术背后的启发带来的是无尽的驱动力。

投资大师曾说,钱找人胜过人找钱,要懂得钱为你工作,而不是你为钱工作。财富本身只是数字,而创造财富过程最让他开心,这令人不禁想起TVB港剧鼎盛时期一句观众耳熟能详的台词:“做人呢,最紧要的是开心!”开心两字看似朴素简单,最终仍需要人生智慧才能获得。

采访结束时,不觉天色已暗。在朦胧雨意中,在他的新居天台花园远眺云蒸雾绕的金沙酒店,别有一番情调。从乌节路的顶级公寓望向滨海湾,这座魅力之城最引人关注的核心地段,无声地让人感受到财富的力量。在金融圈摸爬滚打廿载之后,黄泽铭虽早已完成了财富积累,但他并不急于定义成功。怀着一颗赤子之心,黄泽铭希望能继续为新加坡的创投行业努力,穿越“马斯洛层级”的金字塔底部,去追求个体潜能、实现自我需求。

总编辑宋娓采访黄泽铭

黄泽铭:成功需要时间定义

黄泽铭出生于新加坡,父亲是商人,母亲是华文教师。他的祖父祖母早期来自中国福建,黄家在本地落地生根已是第三代。他毕业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NTU),获得商科本科文凭。毕业后,本已通过车行公司的面试,差点要成为汽车销售员的黄泽铭,正当要正式签约时,银行岗位的录取信到了,他就这样一脚踏进了银行业。工作不久,因为他的华文优势,他被花旗银行派驻到中国做培训业务。

在私人银行业积累了16年财富管理经验,黄泽铭先后在欧美知名银行如花旗、瑞信、BSI、Pictet工作过。2019年黄泽铭创办联合家族办公室—瑞丰财富(Ruifeng Wealth Management),从起初三名员工发展到现在十余名成员团队。2022年3月,他领导RFAC(RF Acquisition Corp)以1亿美元于纳斯达克成功上市。2023年10月,黄泽铭的RFAC、RF Dynamic公司与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亚洲游戏分销商和发行商Grand Centrex Ltd(GCL Asia)签署合并协议,其后,预计GCL Asia将会通过特殊收购公司模式(SPAC)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黄泽铭用心建立和客户之间的真诚和信任。他刻苦勤奋,性格中也带着冒险家精神,面对挫折,他不言败不言弃,怀着对世界的好奇和生活的热爱,勇于不断突破自己。2011年,黄泽铭荣膺《国际私人银行》(PBI)所颁发的“杰出青年私人银行家”称号。经营事业之余,他回报社会。在同济医院庆祝155周年之际,他低调捐出善款为慈善尽绵薄之力。2023年,瑞丰捐赠华中校友会(HCAA )足球队,支持华中推广教育之校友精神。

在通往财务自由的道路上,人的价值比单一的资产价值更重要。黄泽铭没有给自己设定财富的终极数字,他认为成功的定义不是唯一的,而是需要时间来定义。他更享受去赚钱的过程,提升给予的价值,自然钱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