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奥:从记者到大使

苏里奥:从记者到大使

70001

2020年11月,世界深陷在疫情蔓延的恐慌中。临危受命,苏里奥走马上任印尼驻新加坡大使。病毒变种,疫情肆虐,行程受限,线下转线上,疫情中的外交工作充满挑战。对记者出生的苏里奥来说,不管何种形式,善于沟通,交朋友是外交的基本工作。

2.7亿人口的印尼是东盟中最大的成员国,今年也是印尼担任东盟的轮值主席国。《时代财智》专访了在疫情中接任外交棒子的印尼驻新加坡大使苏里奥先生,不仅从中了解了经济转型中的印尼带给区域和自身的机会,同时也一窥大使先生从记者到报业总编辑、电视节目主持人,“跨界转身”成为外交官的职业历程,以及他如何在疫情之时展开外交工作。

《时代财智》2023年3/4月封面人物:印尼驻新加坡坡大使馆苏里奥大使

文:林明耀 宋娓 摄影:蔡清福

离繁华的乌节路不到一公里,坐落在采士华路(Chatsworth Raod)七号的印度尼西亚驻新加坡大使馆,占地一万多平方米,是印尼境外的大使馆中面积最大的使馆,在寸土寸金的新加坡,这个规模尤显新印两国外交的重要。印尼使馆的周围是高端住宅区和黄金商业区,一道长长的红色砖墙将使馆从繁华的外界隔出,在高高棕榈树掩映下,使馆稳重而低调。据经济学人预测,这个国家在2050将成全球第4大经济体。

在和平稳定中增长

当时代财智记者一行人见到身穿深色峇迪(Batik)上衣的苏里奥大使,就被他开朗的笑容感染到。据说,印尼是这个星球上最喜欢微笑的国家,微笑是他们的世界通行证,用他们的话说,微笑可以让一天更加愉快。

采访的话题从东盟打开。1967年成立之初,东盟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总和仅为200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比重的3.3%。经过50多年的跨越式发展,东盟国家的GDP总值已达到3兆美元,占世界经济的比重也翻了一番,达6.9%。若视为单一实体,东盟是亚洲第三大经济体,全球排名第五,仅排在美国、中国、日本和德国之后。

东盟在经济发展上具备无限潜力,而印尼是东盟的最大经济体。无论在东盟经济共同体的建设、推进东盟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印尼都影响力都举足轻重。2023年,印尼从柬埔寨手中接棒,成为东盟轮值主席国,肩负起继续推动东盟稳定发展的重担。

今年,印尼将东盟轮值主席年的主题定位:“东盟事务:增长的中心”(ASEAN Matters: The Epicentrum of Growth)。“东盟事务”包含加强东盟能力和有效性、东盟的团结、东盟中心地位三个重要领域;而“增长的中心”与东盟作为地区和世界经济增长中心的作用有关,包括健康架构、能源安全、粮食安全和金融稳定四个重要因素。

印尼提出了经济领域的三个优先议题:复苏和重建、数字经济和可持续发展。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印尼将侧重于处理包括粮食、能源和金融等多方面危机。

2020年11月世界深陷疫情的恐慌之中,苏里奥(Suryo Pratomo)接任了印尼驻新加坡大使。印尼作为今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苏里奥大使表示,印尼希望东盟能继续成为一个和平稳定的区域,吸引更多投资者,让人民安居乐业。

“人们会因为有工作而感到有尊严,所以制造足够的就业机会对每个国家来说都非常重要。同时,要让一个国家发展就需要确保人民都具有生产力,而提供工作机会就是确保人民保有生产力的方式。如果每个人都有工作,国家的生活水平自然就会提高。”苏里奥大使开门见山,表面拉动国家经济的重要性,因为这能带来就业机会,让老百姓吃饱肚子。

苏里奥大使以越南为例,尽管越南在1975年才结束近20年的战争,但战事结束后,百废待兴的越南迅速发展经济,人民的生活水平也不断提升。越南的年轻人口数量,吸引了大量外来投资。但是苏里奥却说,印尼算得上是东盟中“最年轻国家”。

“相比其他东盟国家,印尼人口的平均年龄是33岁,越南和新加坡人口的平均年龄都已达到40岁。”

苏里奥大使提醒,庞大适龄劳动人口的“红利”,印尼不能一劳永逸地享受,因为这个年轻的劳动市场不会长期持续,到了2030年,印尼也将面临人口老龄化的问题。因此印尼目前最重要的,就是集中火力拼经济,“我们只有8年的时间全力冲刺,要是我们在2030年无法达到人均收入1万美元的水平,我们将陷入中等收入的陷阱之中。”

经济转型吸引外资

2014年,印尼总统佐科威执政,之后印尼出台了许多发展经济的新政策,其中一个重大改变是,不再把天然资源直接出口到其他国家,而是通过吸引外资进入印尼设厂,开发资源的中下游产业。

苏里奥大使说,过去,印尼的天然资源直接出口到海外,外国企业利用这些资源在国外制造的成品运回印尼。但如今,他们欢迎投资者到印尼一起开发天然资源。

 “为什么日本会成为全球顶尖的汽车大国?原因是它们从印尼进口铝,但我们不能让这个情况继续下去。”

“直接输出天然资源,只是让欧洲、美国、日本等国家得利。现在印尼是时候掌握主动权。如果印尼发展下游产业,不仅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也能让年轻一代上大学、掌握相关行业的技能,从而提升国民的教育水平和生活福祉,”苏里奥大使铿锵有力的话语,加上笃定的眼神,传达出印尼要积极进行经济转型的信息。

印尼政府在2014年开始改变经济政策后,这促使国际天然资源相关的贸易价格明显上升。比如,铜铁的出口额从2014年的14亿美元,一跃攀升到2022年的220亿美元。

镍(nickel)是主要用于制造钢铁、镍基合金、电镀、电池、货币的重要材料,印尼的镍矿储量和产量为全球第一。2020年,印尼政府禁止镍矿石出口,以促使外国企业来到印尼投资当地的冶炼厂。当局希望外国企业在印尼设厂能提高这些天然资源在价值链中的地位,而不仅仅只是出口原材料的一部分。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份报告,印尼是全球第六大铝土矿生产国,同时拥有全球第五大储量。印尼政府也计划从今年6月起禁止铝土矿(bauxite)出口。

虽然印尼政府针对天然资源的出口禁令招来国际社会的反弹,甚至被带上世界贸易组织,但苏里奥大使在访谈中坚决捍卫印尼的决定,强调印尼已经出口天然资源长达30年,但却没有从中取得任何附加价值。

苏里奥大使提到,身为大使的主要任务,是吸引外国投资者到印尼投资,“佐科威总统的外交政策非常着重经济领域。印尼大使馆80%的工作都专注在经济外交上。”经济转型政策发挥效力,当外国投资者来到了印尼,下一步就会面临人才的挑战。

人才培训是发展经济的重中之重。苏里奥大使分享了印尼对教育的重视。印尼的宪法规定,政府每年必须把20%的国家预算分配到教育,而当局也一直把优秀的学生送到海外深造,希望他们学成归来后,能够为国家贡献。

苏里奥大使也补充,过去5年来,印尼几乎全面开放所有的经济领域让外国人投资,“除了博彩、化学武器等六大领域不开放给本地和外国投资者,印尼已经没有负面清单(negative list),我们欢迎所有人到印尼投资!”

国土广阔发展挑战大

纵观东盟各国,印尼是土地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国家。其人口超过2.7亿,仅次于中国、印度和美国。印尼国土三分之二被水域覆盖,由1万7508个岛屿组成,俗称“千岛之国”,也是全球最辽阔的群岛国家。

印尼疆土广阔狭长,横跨三个时区,其东西跨度长达5110公里,从东飞行到西,相当于从英国伦敦到俄罗斯莫斯科的距离,差不多也是雅加达飞到东京的航程。由于印尼的国土由岛屿组成,这让海洋和航空运输成为连接不同地区的必要途径。为了方便通信,印尼在1976年成为首个运行自身国内卫星系统的发展中国家。独特的地理结构,使印尼的发展建设无法参照其他国家的模式,只能走出属于自己独特的一条路。

印尼的另一大特点,国家由许多不同民族所组成。她拥有300多个民族,200多种语言。在宗教信仰方面,印尼政府承认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印度教、佛教、和儒教,显示出政府对不同宗教信仰的包容。

苏里奥大使说,尽管印尼高达60%的人口是爪哇族,但印尼独立时并没有把爪哇语列为官方语言,而是以马来语作为官方语言,“我们的建国功臣不希望让较小的族群感到被边缘化,这样一来也能让他们对国家产生自豪感和归属感。”

此外,印尼面对的另一大挑战是区域间发展不平等的问题。苏里奥大使指出,过去60年来,印尼都注重在发展西部地区,“印尼80%的经济活动都集中在爪哇岛(Jawa)和苏门答腊(Sumatera)。在爪哇岛,一公升汽油的售价是一新元,但在巴布亚省(Papua),一公升汽油却要价六新元,显示不同城镇的鸿沟非常巨大。”

为了缩小各地区间的经济差距,佐科威总统上台后开始致力推动不同地区的发展。2018年7月,印尼政府在爪哇岛外新建数个经济增长中心,同时推出3个国家级项目以促进形成新经济增长极,包括有潜力的大都会加速发展计划、城市和农村同步振兴计划、偏远和边境地区基础设施和基本服务加速发展计划。

同时,印尼有意计划从2024年起将首都迁往努桑塔拉(Nusantara),以应对雅加达及爪哇岛早已超出负荷的人口和经济发展压力。位于东加里曼省的努桑塔拉占地25万6000公顷,面积相等于四个雅加达。根据构想,它将拥有世界级教育学府、现代化医院、绿意盎然的植物园以及一个环保交通系统。

为了简化外国投资者注册公司的手续,苏里奥大使指出,印尼政府推出的“线上投资单一窗口”(Online Single Submission),让想要在印尼经商的厂商可以随时随地在线取得商业执照。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20年“营商便利度”指数,印尼在190个国家中排名第73位,比起2017年的第91位有显着改善。

除了加快审批外商直接投资申请,印尼政府也积极向海外商人招手,推出居留签证计划吸引外资。从去年开始,印尼正式启动第二家园签证(Second Home Visa)计划,签证持有人可在印尼居留或工作5年或10年。

在印尼经济领域中,旅游业是印尼五大优先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随着新冠疫情趋缓,印尼已在2022年3月起逐步重开国门,允许外国游客入境,重振旅游业。说到印尼的旅游景点,许多人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就是巴厘岛(Bali)。为了复制巴厘岛旅游业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印尼几年前开始启动再建十个“新巴厘岛”计划,选定十个重点打造的旅游增长点。

这十个新景点是:北苏门答腊省多巴湖(Danau Toba)、勿里洞的丹绒克拉洋(Tanjung Kelayang)、万丹省的丹绒勒松(Tanjung Lesung)、雅加达的千岛(Kepulauan Seribu)、中爪哇的婆罗浮屠(Borobudur)、东爪哇的普罗莫火山(Mount Bromo)、西努沙登加拉的曼达里卡(Mandalika)、东努沙登加拉的拉布安巴佐(Labuan Bajo)、苏拉威西东南部的瓦卡托比(Wakatobi)以及北马鲁古的莫罗泰(Morotai)。

苏里奥大使透过地图, 向时代财智总编辑宋娓介绍印尼十个旅游目的地

至于和新加坡毗邻的峇淡岛(Batam)和民丹岛(Bintan),则是许多新加坡人出门游玩的首选。苏里奥大使表示,从1973年到1998年,新加坡和印尼两国同意让这两个岛屿成为新加坡发展的一部分,当时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也协助推动峇淡岛成为该地区的工业中心。

在1998年,印尼前总统苏哈多退下后,新印共同发展峇淡岛和民丹岛的计划有所放缓,但在佐科威总统上台后,两国又开始联合发展峇淡岛和民丹岛。同时,随着峇淡岛农萨数码工业园(Nongsa Digital Park)的启动,让当地的数码经济开始蓬勃发展。

“如果投资者要设立数据中心,峇淡岛是绝佳的选择,因为这里距离新加坡非常靠近,加上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也在积极地推动农萨数码工业园的发展。”

苏里奥大使在疫情爆期间接任面对许多挑战。其中,由于马来西亚禁止鲜鸡出口,让新加坡一度面对“鸡荒”,最终,新加坡决定从印尼进口冷冻鸡,缓解市场需求。苏里奥大使曾透露,印尼供应商探讨今年在峇淡岛设立养鸡场的可能性。

39岁成为《罗盘报》最年轻的总编辑

在还没受委担任外交官前,苏里奥大使在印尼是名气响当当的“明星”新闻工作者和电视节目主持人,当地观众都习惯亲切地称呼他一声汤米(Tommy)。

1986年,当苏里奥大使完成硕士学业后,他面临人生的两个选项:继续攻读博士课程或开始工作。最终,苏里奥大使决定离开象牙塔,踏入职场。

当时,苏里奥大使投了四份履历表,结果印尼发行量最大且最具影响力的覆盖全国的日报《罗盘报》(Kompas)向他发出录取通知书,自此让苏里奥踏上了新闻工作的道路。刚加入《罗盘报》时,苏里奥在国际组担任记者。一年后,适逢1988年首尔奥运会,苏里奥大师在一个机缘巧合下被调派到体育组。

“当时所有的记者都去到了首尔采访,但体育组需要一名驻守在雅加达的记者,负责处理所有从首尔发回来的新闻,以便在报章上发稿,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被调派到了体育组。”

在体育组耕耘了几年后,凭着工作热情和效率,苏里奥升任为体育组的副主编,随后再被调派到财经组出任副主编。2000年是苏里奥大使职业生涯重要的一年,39岁的他从《罗盘报》创办人乌达玛(Jakob Oetama)手中接过棒子,成为《罗盘报》的总舵主。他坦言,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坐上总编辑的位子。

“这是一个‘意外’,当时年纪渐长的《罗盘报》创始人(乌达玛)计划从一线退下。他在寻找接班人时,有人建议可以选40岁以下的人,最后他们选上了我,因为我的年纪最轻。老实说,我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出任总编辑。”

以39岁“低龄”成为《罗盘报》总编辑对苏里奥大使来说是一份重大的委托。对外,由于当时印尼的新闻自由相对更低,因而受到政府更多的“关注”;而对内,苏里奥大使还得要面对许多资历和经验比自己更深的前辈。他坦言,要如何管理好团队,同时得到所有人的信任是一项不小挑战。

“在媒体行业内,职位并不是最重要的,毕竟大家是在一个团队内工作。我尊敬报馆内资深的前辈,过去曾指导我如何写稿的前辈,过后变成了我的下属,我必须保持一颗谦虚的心。这样一来,他们不会把我当作是老板,而是他们的朋友,然后支持我。”

回忆起过去在《罗盘报》的日子,苏里奥大使说自己从中获益良多。他谨记着《罗盘报》创办人乌达玛的一句话:写文章不是为自己而写,而是写给读者。读者才是最重要的。

“他(乌达玛)总是提醒我们,写新闻报道不只是在句子上下功夫,最重要的是,你想向读者传递什么样的信息?”

离开新闻界后,转战外交事务,苏里奥大使也把积攒多年的经验应用到外交工作上,“虽然我是大使,但我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我尽可能地和其他普通人一样,结交更多朋友,包括与其他大使建立关系,让他们成为我的朋友。”

苏里奥大使过去在新闻界和媒体界的丰富经验打开了他通往世界的窗口,而他开朗且极具魅力的个性,让他在展开外交事业后也同样游刃有余。在苏里奥大使的领导下,新印关系以及印尼在国际舞台上势必将绽放更璀璨的光芒。

苏里奥:明星媒体人

1961年,苏里奥(Suryo Pratomo)出生于印尼第三大城市万隆(Bandung)。1983年,他毕业于茂物农业大学(Bogor Agricultural University),并在同一所大学完成硕士学位。之后,苏里奥并没有依循父亲的心愿继续攻读博士学位,而是选择加入印尼报章《罗盘报》(Kompas)担任新闻工作。

加入《罗盘报》四年后,苏里奥大使升任体育组副主编,一年后转入财经组。2000年,他从《罗盘报》创始人乌达玛(Jakob Oetama)手中接过领导棒子,在39岁就成为《罗盘报》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总编辑。

2008年,苏里奥大使加入印尼第二大报章集团印尼媒体报(Media Indonesia)。2008年至2017年他在印尼美都电视台(Metro TV)担任新闻总监,并在2017年至2019年出任该台总编辑。在印尼美都电视台期间,苏里奥也是著名电视节目《经济挑战》(Economic Challenges)的主持人,包括现任印尼总统佐科威(Joko Widodo)、现任印尼国防部长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现任印尼政法安全统筹部长维兰托(Wiranto)都曾经是他采访的对象。

在印尼对抗新冠疫情中,苏里奥是印尼新冠特工队(COVID-19 Task Force)的其中一员。2020年9月,苏里奥大使被印尼总统佐科威受委为第21任印尼驻新加坡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