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光平的“登陆记”

何光平的“登陆记”

9362

在过去半个世纪,亚洲的游客市场一直以白种人为主导;现在,亚洲的游客来源正变得国际化。尤其是来自中国,韩国,东南亚的黄种人的比例正在加大。就像日本人当年开始国际旅游时,在国际品牌酒店里不难发现日式味噌汤或拖鞋;现在中国人开始旅游了,红茶绿茶也出现在美国的品牌酒店。

一个“彩虹游客”时代

何光平称这个多元的游客市场正处在一个“Rainbow Tourism”(彩虹游客)的时代。

“这只是旅游界变化的表面现象,但这种变化有深层次的影响。”

何光平摊开双手,表情认真地说:“过去,酒店经理多数是白种人,因为他们更了解白种人客户的服务需求。现在,客户更多元,我们不仅鼓励培养自己的经理人,还要善用我们东西方的文化优势。”

目前,悦榕集团在全球的30家酒店,拥有来自50个国家种族,约12万员工。

何光平曾担任过8年的财经记者,对市场有着毫不迟疑的敏锐。“进入中国是我们的一个转折点。那时正是新贵兴起的年代,中国人对自己的文化并不了解。现在,中国有钱人增加了,他们开始想找回他们的文化之根。”

在何光平看来,体验一家酒店,更多的是一种文化。创意是一种精神,文化是一种媒介。在悦榕庄里不难发现,客人陶醉在这块浪漫、亲密的圣地,高节奏的都市人漫步在宁静致远的归途。

能够抓住“彩虹游客”时代的机会,并非偶然。从发现普吉岛联邦湾那块荒废的锡矿,执着25年,打造成世界顶级的度假酒店,从悦榕到悦椿,从酒店到地产,从管理服务到管理基金,称何光平为一位开创度假酒店新时代的英雄人物,丝毫不为过。

在这25年时间里,悦榕不仅经历了金融风暴,沙斯疫情,次贷危机,自然灾害的考验,而且枝干更加强壮。难道就是仅凭当年香港榕树湾的一个信念吗?又或者说,这充分体现出西方一句名言:“What does not destroy me, makes me stronger”?

“我们原来是一个小型精品式的度假酒店,现在的目标是力争成为大型酒店。这种定位的改变,动力之源是要成为一个有创意与创新的酒店。这是我们的价值之一。”

创新的使命感,让悦榕自1994年成立以来,在酒店服务和设计领域获得专业认可的嘉奖逾800项。从普吉岛的泰式鱼鳞瓦片,令人心动的马尔代夫清澈海洋,中东阿拉伯风格家具,丽江纳西的红瓦砖房,小桥流水的江南风情,热带雨露SPA,……客人每次都有新鲜感。

正是带领团队坚持创新的精神,何光平获得多项殊荣,包括全球最大酒店管理大学Johnson & Wales University荣誉博士学位,伦敦商学院创业奖,以及美国创意学会终生成就奖。

“登陆”挑战

按照悦榕集团的规划,集团将在2014年在33个国家增加至157家酒店、度假村与Spa。与此同时,在中国正在开发,从设计到营业的项目就有20多个酒店,届时,悦榕集团在中国的城市布点将达到26个。届时,中国布局将占全球战略的三分之一以上。

这无疑是个庞大的“登陆”计划。

尤其是在中国政府的房地产降温之际,中国市场也成为新旧兵家,新旧世界的必争之地。悦榕在中国的一盘棋已逐渐下开,它不仅要和其他公司竞争,还要面对中国本土的大型开发商的逼近。悦榕的“登陆”计划是否挑战多过机会?

何光平信心十足,语气平稳地说:“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拥有最多酒店的国家。我们集团在泰国的投资比中国大,按国家大小来说,这是不平衡的,此外,中国的前途也比泰国好很多。所以,我们寻找机会增加在中国的投资。”

中国对何光平并不陌生。回忆最初对中国服务业的印象,何光平笑着说,八十年代他去中国的餐厅吃饭,那时的服务员穿着白衣,好像护士;偌大的餐厅里,只有两个人吃饭,服务员谈不上服务。

服务在整个悦榕体验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以何光平的眼光来看,这块充满机会的陆地上,最大的挑战不是移植泰国的服务元素,也不是中国独生子女政策下的‘用工荒’,而是传统的服务费收取方式。

何光平谈道,中国酒店10%服务费,全部由业主收住。在国外,这些服务费是发放给员工的。以悦榕集团来说,因为酒店房间贵,相对服务费也高,在泰国的服务费几乎占一个员工薪金的80%。这和服务态度的关系非常密切,这可能是一个真正刺激态度的因素。

“那时中国的私人酒店,餐馆,就像一个国营单位一样。无论工作干好干坏,待遇都一样。在我们看来,态度和服务费就有关。”“因此在中国,我们作为管理者和业者签订管理合同时,就会要求把服务费交还给员工。”

在商业经济尚未成熟的中国,富有阶层增长迅速,社会及其需要一种专业的商业道德,它最好能帮助社会的公平分配。如果一位企业家用言传身教来摆正两者的关系,无疑他的企业和他本人都是令人尊敬的。在新加坡,他时常呼吁提高服务业薪酬,来提升行业竞争力。

目前,悦榕在中国有6家酒店,其中有少数是集团自己投资,其他是以管理方式进行。何光平透露:“集团在中国以管理方式去发展酒店。因为在中国的酒店项目太多,那么悦榕以基金的方式在中国投资酒店。集团的自有资本,直接投资自有品牌的住宅房地产项目。”

在30年前,何光平在接管父亲公司业务时,已经开始和中国市场做生意,尽管那是一些“倒霉”的经验。现在,何光平对悦榕在中国的营运模式更为谨慎,经营思维更加开放。

在2011年,悦榕集团发行悦榕中国酒店基金(Banyan China Hospitality Fund)筹得10亿人民币,主要用于安徽黄山和广西桂林的项目。此外,悦榕在中国即将开幕的地点还包括天津、成都、南京、河北、西藏等地。

“作为基金的管理方(general partner),我们用自己的品牌管理和设计这个私募基金(private equity)的所有项目。下一步,我们要成立第二或第三个基金,用基金的方式在中国营运项目。”

“利益相关者”至上

何光平曾被美国《时代》周刊誉为亚洲的Branson(英国维珍航空公司创办人),对此,何光平不以为然。他并不希望自己个人成为一个重要过品牌的人。相较而言,Apple的Steve Jobs更令他敬佩,即使他离开人世,但是Apple精神仍在。

公司如何看待股东利益?何光平认为,公司的长远发展不应只重视股东利益(shareholder);道义上,涵盖股东、社区、员工和顾客的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的利益更加重要。

“我非常懂得什么是资本主义(capitalism),公司的所有者就是股东们,从法律上讲,他们可以决定任何他们要做的事情,但是‘股东价值最大化’也是资本主义衰败的根源所在。”何光平顿了顿,“从这个角度上讲,公司不能完全由股东决定要怎样去发展。”

“但我并不提倡把资本主义变成共产主义那样,让政府成为公司的所有者。”何光平又补充道,我太太经常说我是‘capitalism in my wallet,socialism in my heart’(喜欢赚钱)。

悦榕集团走的是一条非传统的酒店之路。旗下品牌除了悦榕(Banyan),悦椿(Angsana),还有悦榕轩(Banyan Tree Residence)。这个产业销售下包含一系列别墅、联排别墅或公寓,分布在8个不同地点— 泰国普吉岛及曼谷、印尼民丹岛、中国丽江、塞舌尔、以及墨西哥玛雅哥巴和卡布马盖斯。

在2006年,集团推出的悦榕秘境(Banyan Tree Private Collection),这是亚洲第一个拥有资产保障及永久会员资格的旅游目的地俱乐部。

悦榕酒店开到哪里,就像哪里,这离不开幕后的设计部门——Architrave Design and Planning。该部门负责所有的悦榕产业的建筑与设计,由何光平的弟弟何光正(Ho Kwon Cjan)指挥。这个设计部门为悦榕集团赢得了诸多奖项,包括马尔代夫总统绿色度假村奖及亚太旅游协会环保成就大奖。

作为上市公司,悦榕身先力行,推行企业社会责任和永续发展。特别要提的是悦榕阁(Banyan Gallery),是何光平太太张齐娥的点子。店中售卖的别具特色的手工艺精品,成为体验悦榕无法缺失的一部分。尤其是她提倡的含有四个核心价值的企业社会责任理念(CSR),为悦榕的永续发展吹起了号角。

自2007年开始,悦榕集团推出了三个计划,绿色家园(Greening Communities),辅幼成长计划(Seedlings)和资源保护计划,致力于成为酒店业中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领导者。

悦榕建立酒店,不仅要赚钱,也要传递悦榕的价值观。去年在上海开业的悦榕庄,有着开窗临江(黄浦江)做Spa的绝佳视野,曾有媒体形容“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奢侈”,何光平认为奢侈是一个没有实际意义的词语。

他举例说:“Prada因为限量或设计而高价显得Exclusive(高档),但是Apple是Experiential,虽然价格高,但还能承受。所以,我们不是做一个仅仅奢侈的酒店,我们要的是一个能让人们去体验的酒店。”

让他非常开心的是,在印尼民丹(Bintan)悦榕庄,有位新加坡顾客留言说,价格有点高,但他喜欢那里,顾客还留下宏茂桥(Ang Mo Kio)大牌地址。看了这位小市民的评语,何光平反而更开心。住在政府组屋的人也想来体验悦榕酒店,这比那些电影明星的莅临更有意义。

悦榕的明天

现在,悦榕集团已发展到在全球27国家,拥有30个酒店,60家Spa,80家精品店和2家高尔夫球场,即将开业的海外点还包括印度、越南、希腊、埃及和摩洛哥等国。谈到悦榕扩张的动力,何光平曾说,希望在全球有52家分店,那么他和太太退休以后,足够每个星期去体验不同的酒店。

回想七年前的情景,何光平仍记忆犹新。“悦榕在中国的开山之作是位于云南香格里拉的仁安悦榕庄。“云南的酒店,成了我们在中国的标杆,谁也没想到我们能在那儿成功。”

“起初在中国,并没有很多人认识我,更不了解我们在泰国的历史,但是他们知道悦榕的品牌。我们在中国的第一个酒店和现在的酒店比起来,就是不一样,这就是我们要保持一个pioneer(领头羊)的角色。”

悦榕正加重在中国的投资,就像何光平当年坚信普吉岛的潜力一样。“现在中国,尤其是那些有旅游景点的小县城,他们的县长飞到云南去看,都非常欢迎悦榕到当地发展。”

“在欧洲,有很多百年老店的酒店。然而在中国,投资者总是企图从西方去复制,这种现象不仅仅局限在酒店。中国富一代接受这种风气,

但是,现在的年轻一代已开始反对这种一味复制的潮流。”

何光平说:“虽然我们的房价不算太便宜,但是消费群体并不需要大富大贵。我们了解西方消费,也能展现中国的文化魅力,这是我们在中国的成功之道。”

文化和品牌的联系,在这位有美国斯坦福经济学背景的企业家这里,有种被实践检验过的真理。

“悦榕品牌是有自己的价值观和背景的,所有悦榕的设计和服务都是有原则的。中国有很多高级豪华酒店,里面的卫浴用品都是国际名牌;在悦榕,根本就没这种东西。我么要用自己的产品,这些都是从亚洲,用天然材料制成。为什么中国人佩服我们的品牌,因为我们走的是一条完全不同的路,完全是用自己的概念创作出的品牌。”

何光平透露,曼谷的洪水灾害,在那四个月时间,曼谷的员工以及家属,就住在酒店里,他们的吃住,都是由公司提供。这是对内的价值观。做生意,就是包含了价值观(value),原则(principal),哲学(philosophy)。Apple能成功,Steve Jobs就是有他的原则和哲学。

“登陆“中国,何光平早已心有戚戚焉。她的母亲李廉凤(Li Lien-Fung)出生于上海,是新加坡知名的双语作家,父亲何日华(Ho Rih Hwa)是广东人,也是新加坡知名华商。何光平说:“中国令他有种归属感,不仅是战略扩张,这里也是父母的出生地。”

说到悦榕的明天,何光平眼睛充满神采,语速放缓下来,“这不是我个人的一个玩具,可以随便交给一个朋友或某个人。”

1952年出生的何光平今年也刚好60岁,在“登陆”(汉语里,‘陆’通‘6’)之年,似乎有更远的想法。

何光平的长子,现年30岁的何仁桦(Ho Ren Hua)已开始展露头角。在今年四月的“中国酒店投资高峰论坛”上,他以悦榕集团助理副总裁身份,成为演讲嘉宾。以前这个论坛的嘉宾代表是何光平。二女儿,何仁榕已经开始在酒店跑来跑去,专注经营酒店的‘顾客经验’。

何光平语气带着快乐,‘60是新的40’,所以,我今年才40岁。从成立悦榕品牌时我就一直在讲,悦榕最重要的不是我自己;我最大的希望,是在我的生命里,把这个亚洲出生的品牌成为一个国际品牌。

墙外开花墙内香。悦榕在海外屡获佳绩也赢得金沙(Marina Bay Sands)的芳心,去年邀请悦榕以管理方式入座金沙酒店管理悦榕庄品牌。

18年前出走新加坡到泰国,走遍大洲,心系悦榕,何光平仍在追逐不老的梦想,何光平夫妇仍保持着俊俏开朗的外形。唯一见证时光的流逝是,三个孩子已渐渐长成大树,带着他们的梦想,继续在为这棵榕树增添养分,让它枝繁叶茂,四季常青。

关于何光平

何光平,出生于香港,在泰国完成高中教育,在台湾东海大学读一年华文,后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念书。会讲华语、英语和泰语,还学过3年的德文和4年的法文。18岁那年梦想当海员周游世界,遭父母强烈反对,结果他趁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念书的假期,跑到埃及去背包旅行,一路流浪到希腊及欧洲各国。

1981年,何光平回新加坡,原本是一个子承父业的故事版本,但是事业没有那么幸运。三十而立,让他开始认真的思考企业成败的商业模式。一次和太太的泰国普吉岛的行程中,邦道湾的美丽夕阳撩动了浪漫情怀,触动了兴建度假别墅的念头。其实,那只不过是一座荒废的锡矿厂。于是在1987年,他们在泰国有了第一座酒店。

有特色的私人花园、泳池、按摩池、阳台、户外浴缸,悦榕的特色是用空间营造浪漫和亲密感,而这个解密者正是何光平夫妇。在太太张齐娥的传记《登陆记》中透露:他俩早年出国只想增长见闻,为了省钱,经常在火车上过夜而省下酒店费。由此俩人发现:无论住宿多么简陋,两人共同拥有的浪漫与亲昵才珍贵,才会与那个旅游点一同成为美好的回忆。

何光平在圈内圈外都是个“红人”。不仅身为悦榕庄创办人,何光平还担任了新加坡管理大学执行主席、新传媒董事主席、伦敦商学院亚洲区域顾问委员会成员、以及自然保护协会亚太理事会成员等职务。

采访何光平,是一次与悦榕温故知的过程。开朗的谈吐,敏捷的思维,即使着装一贯休闲,总能显出‘何光平式’的风格。如果用一个词语,那就是质朴。正如悦榕度假里,尽管用了很多手段,都是寻找回遗失的质朴。

整个采访用华语进行。结束时才知道,何光平通常用英文接受采访,但是他的华语讲得‘滴水不漏’。在新加坡的商家仍在讨论进入中国市场的挑战时,何光平也让我们看到,这个市场绝非需要纸上谈兵的双语,而是有功力的双文化。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