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俊民和他的慈善国度

翁俊民和他的慈善国度

2977
分享
2016年,翁俊民被联合国难民署任命为“联合国难民署首席特使”,成为世界上第三位获此殊荣者。去年10月,他涉险来到约旦和伊拉克边界探访难民。今年4月,他再次去叙利亚难民营探访。

印尼国信集团的创办人翁俊民博士的人生篇章充满了奇迹:

他被联合国难民署委任为“联合国难民署首席特使”,成为世界上第三位获此殊荣者;

作为印尼华人,他被印尼总统任命,成为首位负责中国事务的总统特使;

他出身卑微,命运却让他成为“印尼钱王”的女婿,但是这位入不了豪门的穷女婿,自强不息用尊严建立了自己的新豪门;

他和盖茨夫妇共同做慈善,让千百万印尼人受惠;

他回中国福建祭祖不忘乡梓之情,捐资1亿兴办医疗和教育;

他曾在新加坡留下求学足迹,他回报新加坡不仅是投资兴业,而且还捐资教育……

翁俊民不仅属于印尼,也属于世界,因为他的慈善国度没有边界。

文:宋娓

陈清幼

 中东的四月,春回大地,空气中充满馥郁花香。约旦伊尔比德(Irbid),这个《圣经》旧约列王纪下(King 2)中记载的古城,又一次迎来了一位来自东方的当代贤哲。

翁俊民(Tahir)博士,这位身材高大,浓眉大眼,身着白色的衬衣,带着印尼爪哇岛阳光的慈善家,踏过难民营的污水废墟,来到叙利亚难民儿童的学校,向孩子们分发了书包、文具和足球。想到和他们一样年龄的子孙衣食无忧,翁俊民触景生情,现场向约旦的叙利亚难民家庭捐赠100万美元现金。

联合国难民署首席特使的责任

2016年,翁俊民已经向联合国难民署(UNHCR)倡导的全球援助计划“无人流离失所”(Nobody Left Outside)捐赠了200万美元。之前,翁俊民已经承诺将捐赠1000万美元来自助全球难民儿童的教育……这样慷慨无私的善举,让他被联合国难民署最高专员菲利普·格兰迪先生(Filippo Grandi)任命为“联合国难民署首席特使”(Eminent Advocate),成为世界上第三位获此殊荣者,同时他也是印尼史上第一位获此殊荣者。这样的任命仅仅授予那些为世界救助难民做出了显著的人道主义贡献的人士。其他两位首席特使分别是美国食品大王哈姆迪·乌鲁卡亚(Hamdi Ulukaya)先生和阿联酋的夏尔佳-雅瓦赫-阿卡希米(Sheikha Jawaher Al Qasimi )王妃殿下。

“难民问题是世界性的社会问题,首先是难民儿童,他们的生存、安全、健康、教育等等一系列问题都让人揪心;第二是大量难民带来的安置问题和社会治安问题;对此我一直高度关注。叙利亚难民的产生不是自然灾难造成,他们是政治的牺牲品。其国家内部的权力斗争,加上西方国家和俄罗斯外在势力的干涉,使得问题复杂化,”翁俊民告诉《时代财智》。

翁俊民自幼历经磨难,深知天下苍生之苦,他觉得自己作为全人类社会的一份子肩负着责任。2016年10月,他涉险来到约旦和伊拉克边界探访难民,感到非常震撼!这是人类史上的悲剧!“这让我更具有强烈的使命感,催促我要为他们做更多的事:捐资建校、建难民营、为他们过冬捐助大衣……”

今年4月,翁俊民再次去难民营探访,并收下了一个难民家庭的孩子为干孙女,将照顾并资助她直到她完成学业。

“在帮助难民做这些事时,我没有想到什么宗教、国家之分,我的眼中只有这些难民。爱是无国界、无宗教、无种族的,慈善应本着完全的人道主义精神来做。我以一种非常乐意的心态来做这些事,做慈善不是同情,不是施舍,是对自己良心的承诺,”在记者面前的翁俊民,眼中流动着无比的柔情。

翁俊民的心间天生有着对孩子的慈爱。十年前在印尼街头,他遇到一对姐弟在卖豆花水,原来是家境贫穷无法上学。他无偿资助姐弟二人读书,现在姐姐已经成为了医生,而弟弟成了工程师。他这样资助贫穷子女读书的例子不胜枚举。

和盖茨夫妇一起做慈善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翁俊民走出国门做慈善,对于自己的祖国印尼的人民,他更是虔诚倾入情感和情怀为国家奉献自己。

2001年,他在印尼成立了“翁俊民基金会”(Tahir Foundation)。基金会不仅提供奖学金和电脑资助贫穷儿童,更在世界开创一个使命先河:承诺负担未满12岁却罹患癌症的印尼儿童的医药费。除了儿童,他的基金会还帮助印尼妇女提升技能,这样她们就不需要输出劳力到国外做女佣。此外,基金会和印尼多个省签订协议,帮助女佣提高技术和语言,培训她们拥有一技之长。

2016年5月在新加坡管理大学,印尼两位前总统哈比比阁下和尤多约诺阁下,同时到场力挺翁俊民新书自传《活祭》发布会,并发表重要演讲,这在新加坡还是首次。

在2013年,翁俊民更做出了前所未有的惊人之举:翁俊民基金会和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各捐资1亿美元,设立两亿美元的慈善医疗基金用以改善印尼和东南亚国家的弱势家庭卫生状况和女性疾病健康问题。

他非常敬佩比尔∙盖茨有远见的慈善理念。比尔∙盖茨的慈善是预防式的,即时未意识到他的远见,但是现在不少城市的人民已经从中受益。“我们东方的慈善还很落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因为缺乏远见,慈善资金的使用效率就会下降。”

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合作,让翁俊民大受鼓舞。“在1997年金融风暴,我看过很多企业的倒闭。但我从来没有看到一个企业因为做慈善而倒闭。” 这更加坚定了他对慈善事业的信心。

饮水思源回报福建故土

虽然是土生土长的第二代印尼华人,饮水思源,翁俊民也没有忘本。

翁俊民的父亲翁文英12岁离开福清新厝镇漆林村,到印尼首都雅加达做苦力,拼搏一生也只开了个不到10平米的三轮车店,但却把儿子送进新加坡南洋大学学习。从南洋大学毕业后的翁俊民,经过数年苦心经营,现在他所拥有的国信集团业务遍及金融、医疗、零售、地产和媒体等多个领域。2017年,他以28亿美元身家雄踞印尼福布斯富豪榜第五名。

去年8月,翁俊民带领子孙们回福建故里,受到福建省长于伟国接见。

今年8月翁俊民回福建福清祭祖,了解到乡亲们的日子越过越好,翁俊民备感欣慰。尽管如此,他还是拿出300万元人民币成立基金会,帮助村里上学、就医有困难的乡亲。其实,早在翁俊民30多年前第一次回到家乡,就捐资在村里建起了新校舍。

“34年前,我怀揣父亲对家乡的眷恋的回乡谒祖,当时中国特别是乡村非常贫穷落后,而今,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老百姓的生活得到很大的改善,这是最让人感到欣慰可喜的巨变。第二个感触是中国政府官员的改变,诚恳亲切,为民做实事,从这里我看到中国的明天充满希望。不是陈腐的气息,焕发出生机和活力。”

翁俊民是“印尼钱王”李文正(Mochtar Riady)先生的女婿,李文正祖籍福建莆田。此次,翁俊民还特地到莆田平民医院、莆田学院,代替岳父再次捐资,助力莆田医疗、教育事业的发展。这次福建之行,翁俊民捐出总计1亿3300万人民币善款,这包括:1亿元给福建省基金,用作医疗、教育等方面的扶贫工作;1500万捐给莆田平民医院、500万捐给福建教师奖励金、500万捐给福建省助学金、500万捐给莆田学院、300万捐给莆田家乡。

翁俊民一行不仅受到福建省领导的隆重接见,而且沿途他和乡亲民众恳谈,感受到家乡巨大的变化。他希望藉由自己的实际行动,带动更多的海外华人一起来奉献爱心,推动各自所在国与祖籍国的友好关系。

在福清乡村,翁俊民和乡亲们围桌恳谈,入乡随俗吃平安蛋。(图:中新社)

带着子孙们站在家乡翁氏总祠的门口,脚下踩着黄土,翁俊民感到一种踏实。谈到中国的扶贫事业,翁俊民对记者表示:“我们印尼华族有两个身份:首先我们是印尼公民,其次,我们也不要忘记身体里留着中华的血脉。因而,我在中国做慈善是理所应当的。中国还有很多落后的地方,如果能力做得到,除了帮助印尼人民,我还要帮助中国人民。”

拥有在全球做慈善的丰富经验,翁俊民也十分清楚,但靠一己之力,无法从根本上系统性地扶贫,在中国也是一样。不久前,翁俊民致函给中国驻亚细安大使徐步阁下,提出设立一个“百亿基金会”的构想,与中国政府合作,由中国政府筹集90亿元人民币,他个人愿意捐出10亿人民币善款,这100亿基金主要用于4个方面:助学金、医疗、扶持小微企业和救灾。

翁氏慈善重点:医疗和教育

翁俊民一直认为,做慈善不是施舍,而是对自己良心的承诺。他希望有一天人生谢幕之时,能有所成就。“一个人一生的成就不是用财富来衡量的,一个人的成就不是看他有多少钱财,不是他的权力,不是他的地位,而是看有多少人因着他而改变一生,是看他能改善多少人的生活,”翁俊民性情爽直,言出必行,行必有果!他帮助过的人又何止千万计呢?

目前,他的慈善主要关注两个方向:医疗和教育。在他看来,医疗决定人民生命的质量,而教育关系一个国家未来的前途。他跟国家医院建立了一个管道,以帮助贫穷的人生病能得到及时治疗;他捐资助学,赞助弱势群体家庭的子女能够受到基本的教育。

翁俊民对现代慈善事业的理解,已经达到了哲学境界。

每个人出生不同,起点不一样。有时他会想:为什么人要承受不公平对待?为什么不能自己决定命运?人生来不是应该是平等的吗?在全球化的今天,科技越来越进步,人与人的贫富差距却越来越大。在他看来,解决这个不公平的钥匙——就是教育,这对贫困阶层是一种挑战。

翁俊民选择站在弱势群体这边,他们更加需要获得公平的教育权。他反对贪婪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认为良性的资本主义应创造正面价值,让每个人都能有管道享受到高科技带来的好处,而不是让好东西越来越贵。

作为虔诚的基督徒,翁俊民认为做慈善既是上帝的呼召,也是出于对弱势人群的关怀。“我希望我见到神的一天,我所做的一切是讨神喜悦,蒙神称许的,”翁俊民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闪着虔敬而圣洁的光芒。

对于财富,翁俊民和比尔-盖茨一样,把自己看作是财富的暂时管理者。

“做生意时要全力以赴,用心去做,我希望创造更多的财富,用得到的财富来帮助更多的人。比尔·盖茨告诉我:‘翁先生,如果有一天我不幸离开这个世界,我的孩子不会享受到我太多的财富。’我们思考获取财富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赚更多的钱?财富只是管道,工具,用以实现神要我在这个世上当做的事,那就是帮助他人。”

在创造财富的同时,翁俊民不忘强调:印尼华族(Tionghoa-Indonesia)在印尼要取得主人翁的地位,让子孙在印尼找到合理的定位,一定要融入主流。融入主流不单是靠法律保障,也要靠为人处事。

“只有认清印尼是生养我、培育我的祖国,为祖国效力,为印尼人民谋福利,我们才能真正得到国家和人民的认同。我希望能为华族企业家们树立一个榜样,让更多的企业家也这样来做,希望一些善举能得到更多企业家的共鸣,带来积极的影响。”

担任印尼总统特使负责招商

在2015年,翁俊民在国家总统府被佐科总统亲自授予“国家一级荣誉勋章”(Bintang Jasa Utama),这是印尼华族获得的最高荣誉认可。正是因为翁俊民在商业和慈善领域对印尼做出了杰出的贡献,2016年他被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任命为总统特使,负责大中华区的香港和台湾地区的招商引资。

2015年,翁俊民被佐科总统亲自授予“国家一级荣誉勋章”(Bintang Jasa Utama),这是印尼华族获得的最高荣誉认可。

对于被委以这项重任,翁俊民有着深刻的认识和睿智的理解:“印尼是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多元宗教团结统一的民主国家,‘求同存异’(Bhinneka Tunggal Ika )和‘潘查希拉’(Pancasila)是印尼文化和政治的根基。印尼无论地域面积、海岸线长度、人口、资源都堪称亚细安之首,我们在各个领域都存在着无穷商机,因此,未来印尼重点是‘引进来’,而不是“走出去”。”

佐科总统任命翁俊民为总统特使,负责香港和台湾地区的招商引资,是非常英明的决定。因为这两个地区翁俊民都很熟悉,一方面毫无语言障碍,同时他也熟知印尼投资条例和商业运作。此外,而翁俊民从事金融和其他多种领域经营的商业背景,也让实际运作能跟国家政策更好地接轨。

翁俊民认为,在招商中,必须要有两个基本条件:1、给予每个投资者法律保障;2、让投资者来印尼投资有钱赚。离开这两个基本点,说再多动听的也是空话,保障投资人的利益,才能最终实现双赢。在与佐科总统出访中,他最大的感受是投资者对赴印尼投资的前景很看好:一是印尼政治稳定;二是反贪腐成绩显著;三是投资环境和政策向好。为提高效率,改善投资环境,佐科总统先后取消了3000多项阻碍效率的条规,简化投资手续,为投资者提供一站式服务。印尼人民良善、土地肥沃、资源丰富,是亚洲和亚细安国家中最适合最佳投资地之一。

“当我外访时,首先牢记自己是印度尼西亚公民,我是代表佐科总统,代表印尼商会,我永远把印尼国家和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作为一名企业家,在协助总统招商时当然也能发挥自身优势,首先是我在国内外的商业信誉,有信誉才能谈合作;其次,国家大政方针需要落实到具体项目,需要企业去运作,”翁俊民对记者表示。

翁俊民的新加坡情结

除了印尼和中国,还有一个国家在翁俊民的生命中扮演着重要角色,那就是新加坡。年少时代,翁俊民负笈求学于此,后来又在此认识生命中的重要伴侣。他不仅对新加坡怀有深厚的感情,经商居住,更关心新加坡在世界格局变迁中的角色和定位。

“新加坡是一个民享、民有和民治的国家,在新加坡政府英明正确领导下过去52年从第三世界跃升到第一世界。所以新加坡人民是幸运的,有这么好的政府为他们服务,”翁俊民这样评价新加坡。

“在外交上,新加坡保持中立,这跟印尼一样,以本国最大利益着想。新加坡是一个小国,没有天然资源,仍够生存发展,从中能一窥新加坡人的智慧。”

新加坡和印尼都是“一带一路”(OBOR)沿线国家,翁俊民认为,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打破美国的霸权,中国可以代表第三世界国家来发言,与沿线各国在互惠互利的局面下更好的发挥各自的潜能。为了突破第一岛链和菱形围堵,“一带一路”倡议可以说发挥得淋漓尽致。同时,“一带一路”对印尼和新加坡这样的亚细安国家也有好处,中印互为全面战略伙伴;而新加坡在中、美、印大国间,也充分发挥其不可或缺的角色。

在新加坡,翁俊民致力于推进新印两国之间的教育合作。他不遗余力地回馈母校南大。去年,他呼吁世界各地南大校友给予基金会支持,除了个人率先承诺献捐100万新元之外,也应承以1新元对1新元的方式,相应校友捐款额,再给予基金捐款。“我很感激当年有一群华人,在动荡不安的年代,为南洋的华人建立了一所大学,让我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翁俊民表示。

去年,他捐出100万新元,协助新加坡管理大学(SMU,简称‘新大’)成立翁俊民新加坡管理大学—日惹加查玛达大学(Tahir SMU-UGM)管理与教职人员发展计划。此外,他还捐赠300万元新币奖学金给新大,供给财务上需要帮助的学生。

今年5月在总统陈庆炎(Tony Tan)的见证下,翁俊民基金会再次捐出巨资2850万新元,资助新加坡管理大学兴建商学院大厦。与此同时,新大为感谢翁俊民博士多年来积极支持大学的教育发展,特聘请翁俊民博士为该大学客座教授。两年前,他也捐出3300万新元个新加坡国立大学(NUS),其中3300万用作修建医学大楼,300万用作奖学金。

2016年,印尼卡渣玛达大学(UGM)大学校长Dwikorita亲自颁发荣誉医学博士荣衔给翁俊民。UGM是印尼顶尖大学,翁俊民是唯一获此殊荣的华族。

这样大力支持新加坡教育,是翁俊民想通过分享来成就自己生命的价值。在新大举行的翁俊民新书自传发布会上,翁俊民坦露真言:浮生半世,我选择了蒙上生活的苦痛,心存感恩——感念于上帝的祝福。如今,我意识到,我能做的还有——分享。与大家分享我生命中荆棘与甘露、风霜与彩虹…… 回望过去,无论我经历了什么,无非都是我紧握心中的圣洁理想与我人生的全部意义——奋斗。

正是坚强的信念,推动他在商业上的杰出表现,为社团的持续贡献,以及慈善上的不遗余力,翁俊民获得无数来自国内外的荣誉和殊荣。在他的办公室,已经没有足够的墙和桌子来陈列这些荣誉和证书。但是,父亲母亲那张恩爱的照片,还有温馨的家人,以及他在三轮车的儿童照,永远摆在他可以一眼望到的地方。

翁俊民一直谦虚地认为,自己和很多人的一样,只是个平凡人,一切荣耀和权柄都归于上帝。但是,不平凡的是,世界上只有一个翁俊民,他正在四处奔走努力,为全人类谋福祉。他用慈善打开了世界的另一扇大门,那是一个没有边界的国度。

引言

翁俊民仁兄的自传描述其艰苦奋斗的人生和坚韧不拔的精神。天道酬勤,不懈的努力奋斗就能抵达成功的人生巅峰。

——佐科.维多多,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

翁君所行乃大善。我对与翁君合作改善印尼人民的健康状况深感自豪。他的加入让我倍感荣幸。

——比尔.盖茨

编后记:

翁俊民谈成功:人生的“空瓶子”

性格决定命运,刚勇正直的翁俊民的人生注定夺目耀眼。

谈到今天的成功,翁俊民始终感谢父亲的一句话,对他一生的影响。父亲说,儿子,你此生要成为两种人,一是做受人尊敬的人。因着你的本事,为人,别人敬重你;如果你没有本事做不了第一种人,你就要做第二种,被人同情的人,因着你的诚实、善良、勤劳和淳朴,人家愿意帮助你。

翁俊民解释了这句话。每个人生下来就像一个空瓶子,如果里面装的是欺诈、懒惰、凶残,那我们的一生注定是黑暗无光的;如果瓶子里装的是诚实、善良、勤劳,终有一天,这个瓶子一定会发光。

《曾国藩家书》有言:‘家败离不得个奢字,人败离不得个逸字,讨人嫌离不得个骄字’。一个人一定要替自己的家族争光,维护家族的名望、声誉。切勿因富而“奢、逸、骄”,这是他对儿孙们的严格告诫。“俗话说:看一棵树好坏,要看它结的果子。我的愿望不在于我能取得多大成就,我能获得多少财富,而是在于培育出品行优良的下一代。”

中国有句老话:落叶归根。在访谈中,翁俊民不忘强调,他在印尼出生,在印尼成长,根在印尼;他的商业王国的根基也是在印尼,他这一代人要在印尼扎根、开花、结果。

在新加坡,他拥有一家资产十多亿新元的上市公司,在日本也有投资。他透露,未来可能会把生意从印尼延展到欧洲,以伦敦作为欧洲市场的核心。当然,也不排除有一天会到中国投资。“一棵大树不能种植在花盆里,而要植根于野地中,才能有广阔的发展空间,长成参天大树。”

对于自己一手创办的国信集团的未来,翁俊民非常有信心:“瑞士达沃斯经济论坛曾得出一个论断:最有“钱景”的三大行业是金融、电信、医疗。结合国际趋势,现在国信集团主要有五大平台:1.金融。约70亿新币资产,除了银行,还拥有两间保险公司,一间跟日本最大保险公司合作,另一间跟世界四大保险之一的瑞士人寿保险合作。2.医疗。国信医院可以称得上是印尼最好的私立医院,与新加坡一流医院建立合作。3.地产。国信在印尼拥有众多精华地产项目。4.零售。我们有印尼最大的免税店。5.媒体。包括两家电视台、福布斯杂志和印尼最大的中文报纸——《国际日报》。”

一滴水,折射一个世界。在翁俊民的瓶子里,装地满满的是爱与责任。这不仅是一个从无到有打拼成功的男人对家人和事业的责任,还有一位印尼华人对祖国与祖籍国,以及世界的责任,他用奉献和付出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和爱戴。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