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学习:东南亚互联网商机

从“中”学习:东南亚互联网商机

751

2015年,互联网+”上升为中国国家战略,互联网作为中国经济转型和创新发展驱动引擎的地位和作用更加显著。以互联网为基础的分享经济规模达到近两亿元人民币,但由于已形成互联网巨头对整个生态圈的垄断,中国互联网市场竞争已进入红海时代,资本和既有格局主导了竞争。反观东南亚地区,仍然是蓝海一片,存在大量还未开拓的商机。“慧眼中国环球论坛”透露的信息是中国互联网经济的溢出效应将在东南亚发生化学反应。

据《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9560亿元人民币(4000亿新币)。分享经济领域参与提供服务者约5000万人左右,约占劳动人口总数的5.5%。参与分享经济活动总人数已经超过5亿人。预计未来五年分享经济年均增长速度在40%左右,到2020年分享经济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未来十年中国分享经济领域有望出现5到10家巨无霸平台型企业。

猪很难在中国互联网找风口了

以前的一个互联网老段子就是只要风足够大,猪都可以飞起来。但是现在初创公司和中小企业要想在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中寻找风口,难度非常大。因为这些风口已经被互联网巨头巨大的体量所占据。要想从他们那里分得既有的市场份额很难,自己开拓的增量市场份额也很容易被他们用资本稀释甚至瓦解掉。

中国专车应用滴滴出行日前宣布与Uber全球达成战略协议,滴滴出行将收购优步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在中国大陆运营。双方达成战略协议后,滴滴出行和优步的母公司Uber全球将相互持股,成为对方的少数股权股东。大家得出的结论是,用户和司机或将成最大输家——因为新的滴滴出行将占据中国专车市场份额的93.1%!

近年来,在中国一些互联网细分领域,已经发生多起占据巨大市场份额的企业合并或收购的案例:珍爱网与百合网、美团与大众点评、58同城与赶集、携程与去哪儿、滴滴与快的……这些并购案例后面都少不了“干爹”——互联网巨头的身影。据彭博统计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公司的并购规模上升75%达到4132亿美元,其中互联网行业上涨了将近4倍,达到556亿美元。

专家认为,巨头垄断业已成为当前制约中国互联网行业健康发展的一大顽疾。作为新经济的代表,中国互联网产业在经历多年的“野蛮生长”、市场洗牌后,一些行业巨头已在市场上占据绝对优势,处于市场垄断地位。而这种垄断也被视为已成为影响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的重大障碍。互联网行业垄断对网络经济造成了侵害,抑制了行业的创新活力。互联网垄断造成了对中小企业独立发展的扼杀,在垄断的阴影下,中小型网络企业将处于市场劣势。

对此课题的理解,去哪儿网创始人兼前总裁、斑马资本董事总经理庄辰超在“慧眼中国环球论坛”上表示,中国五百强公司,互联网公司只占了几家,绝大部分都不是互联网公司,在五百强公司中唯一几家互联网公司恰恰是这当中效益特别高的公司。所以中国经济要继续发展的最重要的是让那些效率特别低的公司提高效益。

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创始人兼资深副总裁、阿里巴巴新加坡董事总经理吴泳铭表示,判断是否是垄断,企业存在的基础就是市场经济在某一个领域实现最佳效益……只要市场规则市场法律是公平的话,(垄断)这一点根本不用担心。一个公司是否存在垄断与否不在于其用户量多大,而是在于一个市场竞争的环境是否公平,“我觉得互联网可以算是全球竞争最激烈的行业,每一个模式都可能是上百家的公司在竞争,我觉得只要保证市场竞争的情况下,某个产业一定会出现一个最有的效率的企业。”

去哪儿网的个案经验

庄辰超创办的去哪儿网是中国一个旅游搜索引擎中文在线旅行网站,创立于2005年2月,总部在北京。去哪儿网当时可以说颠覆了中国在线旅行社(OTA)市场的整个格局,历史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1月,去哪儿网以其广泛的用户数量和质量,被列为中国第一大旅游媒体,在亚太地区排行第三位。在2015第三季度,去哪儿网占据了中国在线预订机票市场的第一份额,高出刚刚收购自己的携程,要知道携程长期霸可是占着在线旅行社(OTA)老大的地位。

庄辰超认为,作为一个新兴的公司最重要的是寻找自己的独特的价值主张,去哪儿刚刚成立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主流的行业侧重于服务。中国的市场很大,所以总是有人偏重于服务,有人更偏重于价格和性价比,我们反其道而行之,突出性价比。在整个去哪儿的一路发展当中,我们时刻调整自己,如何突出自己异化的价值主张——和竞争对手和主流市场不同的价值主张,随着时间的发展,这个价值主张越来越深入人心,这也是为什么去哪儿越来越成长壮大。

“在去哪儿发展的后期阶段,实际上我们大大地介入了航空公司和酒店的定价系统,大家知道航空公司赚钱最重要的元素是他们的(成本管理),他们的定价系统非常复杂,包括在美国,航空公司和酒店的定价是跟自己的历史数据去计算未来可能合适的价格。”

去哪儿推出了一套系统帮助航空公司和酒店定价,其中包括市场竞争数据,后来还纳入了铁路、公路的数据,以便更准确的定价。得到的效果就是,使用这个系统的航空公司和酒店都获得很好的盈利效果。所以新兴企业通过大数据和高科技可以很好地帮助很多线下的企业,在几乎不用做很多调整的同时,仅仅是通过调整定价,调整货品组合,就可以很大程度上提升其盈利能力,“这就是我觉得中国互联网真正的投资魅力所在。”

2015年底2016年初,中国多家国有航空公司陆续将在去哪儿的产品下架并取消合作协议,回顾当时的这一商业模式的剧变,庄辰超指出,携程加去哪儿占中国整个航空产业的市场份额是非常高的,“我就不说具体数字了,但是可以说是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有一个机票代理代理到这么高的市场份额。”

在这个过程当中,供应链上下也会有一定的调整和一定的摩擦,重新寻找新的平衡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相反这也证明互联网高速发展,在民航运输这个领域,出现渠道的力量远远高于供应商的格局,这个可能不是一个偶发现象——因为中国的基础设施相对落后一些……所以中国互联网可能代表未来的互联网模式,未来可能全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互联网公司会远远强于传统公司,就像阿里巴巴在中国零售行业的这个规模是远远大于电商在美国的规模也是一个道理。

中国模式的东南亚本地化

不过,尽管已是红海一片,中国互联网经济的溢出效应是明显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和从这些巨头变现出来高管正在东南亚地区这片蓝海寻找将中国模式本地化的商机。

相比中国和美国等较为成熟的市场,东南亚地区的电子商务起步较晚。东南亚的电子商务模式呈现出了与中、美等成熟市场截然不同的发展轨迹。首先,东南亚的电商平台吸取了中、美电商平台的特点,兼具两者的特征。其次东南亚的B2C,B2B2C和品牌商自营网站电商模式几乎同时并行。第三移动端市场一跃成为东南亚电子商务的主流。在成熟的电子商务市场,PC端的C2C交易仍然扮演最重要的角色。

从收购新邮政(Singpost)股份到来赞达(Lazada),从计划在马来西亚依斯干达(Iskandar)兴建物流中心到支付宝(Alipay)在东南亚的迅速扩展,以及阿里云(Alibaba Cloud)将海外业务总部放在新加坡,目前阿里系正以以新加坡为跳板,向东南亚乃至全球扩张业务版图。吴泳铭谈分享了他对中国电商的爆发式增长模式在东南亚出现的可能性预测。

吴泳铭认为,在新加坡和香港这样的地区整个线下的零售业态非常发达,已经铺设了很好的一些线下渠道,尤其是当这个地区比较小的时候,附近和周边的商业业态会和电子商务的业态有一定的重叠效应。

“但我觉得在印尼、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和中国前十年的情况其实是一样的,整个线下的零售业态非常的不成熟,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阿里巴巴零售平台上爆发的活力会比美国的电子商务平台更有爆发力的原因,其实在中国的线下的零售业态,无论是零售的通路还是零售的品牌都非常的不成熟,这也是我们这几年电子商务飞速发展的原因之一。”

吴泳铭还指出,在现在亚洲的市场未来的互联网经济的发展当中,中国互联网公司和东南亚互联网公司的合作趋势会越来越明显。在现在大数据时代,所有的互联网产品他与整个数据和文化环境都密不可分,随便举些例子,我们在电子商务平台上的用户推荐,在电影销售平台上的用户推荐,这些方面都与现在的互联网产品整个用户体验和商业逻辑、数据逻辑紧密相关,而这些数据的来源是同样的文化、同样的生活状态、同样的城市状态。

这方面东南亚地区的城市和中国都有着很大的相似性,未来五到十年内,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和东南亚的互联网公司之间的合作要比欧美的互联网公司和东南亚的互联网公司更紧密,无论是未来的智能驾驶、人工智能、医疗,这些东西都与人的文化环境、生活环境密不可分。

庄辰超2014年投资了东南亚最大的打车应用Grab,当时去哪儿是Grab的战略投资方,到东南亚旅行的中国用户可以直接用去哪儿的客户端在Grab叫车。“”中国的公司和东南亚的公司有很多可以分享的地方,相对来讲我们的发展阶段和用户习惯类似。包括,比如说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用户都比较喜欢使用APP,,同时网络环境的稳定性包括消费者对流量的关注相对接近,另外产业格局都很接近,比如印尼的航空行业、产业格局和中国更接近而不是和美国更接近……所以很多时候我们的经验和东南亚公司可以进行分享。”

新加坡如何发展互联网经济

庄辰超认为,新加坡整个城市基础设施非常发达,非常符合互联网经济所需要的要素,其整个线下的零售行业发达,城市规模比较小,另外城市的基础设施比较发达完善,能够和线上公司融合的能力非常强……整个城市的管理能力也非常高,所以存在很多新兴的——例如智慧城市、数码城市,线上线下互动的机会,这些领域发展起来可以让新加坡成为全世界的典范。

吴泳铭认为,互联网经济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活跃度,新加坡如果要发展互联网经济,一定要发挥整个东南亚市场的中间连接点的优势,“尤其是刚刚提到的,整个东南亚地区的互联网公司未来与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合作,我觉得这个趋势是不可逆的,我们看到非常多的中国公司在东南亚公司做一些互联网业务,无论从工具、未来的电子商务,都是这样一个模式,更多是把新加坡当做是东南亚互联网与中国公司合作的能源中心、总部中心”。

首先新加坡有一个华文优势,很多东南亚互联网公司的现代的阶段商业演变很像中国五六年前,很多的中国、新加坡东南亚的人才如果能够在新加坡公司聚合的话,会是很大的一个机遇和发展,阿里巴巴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比如阿里云,其实是阿里云是面向中国之外的全球企业的交易和业务中心。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