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人纠结的电子杂志

另人纠结的电子杂志

5767

时代财智最新一期终于出版了,采访美国华人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前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教授!这是时代财智首个科学家封面人物。成功的定义要改写,不应完全以金钱衡量。否则未来真会穷得只剩下钱了!

这期出版,有平面也有电子版,然而也是我们最纠结的一期。

这就像今早,接到了一个公关公司的询问,新闻是否可以登在杂志上?我想,新闻上网站岂不更好?真是伤脑筋,英明的读者们,快告诉我,你们到底是要保留印刷,还是抛弃印刷呢?

自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普及开来后,就像那本书《世界是平的》,媒体的世界和格局也被颠覆了。那时有媒体人在想,就算互联网趋势不可挡,难道一张报纸都不剩吗?电脑出来了,我们照样也要用笔,书法家还是需要吧?经过30年发展,今天的媒体早已不是我们当年脑海里的传统模样,取而代之的是社交媒体的盛行,有百万粉丝的博主网红,比当时号称“无冕之王”的记者还要火,一句话:以前没调查就没发言权,现在没粉丝就没发言权。

这又让我想起前些时两个朋友的一段争论。一个拥护网上媒体,认为纸质媒体发行慢,周期长,还用砍伐树木生产纸张,对环境不利;另一个则喜爱传统媒体,认为网上信息泛滥过剩,需要消耗更多时间识别真假。而那些所谓的在线智能平台,实则是要增加用户的在线粘度,日新月异的科技淘汰掉的智能设备,那些无法腐烂的电子垃圾,造成的污染更令人担忧。 似乎他们二位说得都有道理 。

看待未来趋势,需要保持冷静而科学的思考观。但是我敢肯定,媒体这词产生时,肯定不是因为有了报纸。媒体英文media,主要指借助用来传递信息与获取信息的工具、渠道、载体、中介物或技术手段。华文“媒”,是“女”+“某”,可见过去,“媒”主要是在男女婚嫁中起传情达意的中介作用。由此可见,媒体形态和生态的变化,不是到了21世纪才产生了巨变,有我们今天的新媒体或全媒体。

而说到媒体,尤其是有影响的媒体,就联想到国际话语权。 在当今世界,发达国家在国际话语权领域处于优势地位,这是由历史形成的,崛起的国家要在国际话语权问题上争得自己的地位,需要一个过程,学习和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是必要的。 在紧张的中美关系中,我们看到美国政府对中国企业的剑拔弩张,霸道的美国让我们气不打一处出。中国有不少研究美国经济文化历史的学者,都相当的有见地,然而如果换个角度,来研究一下美国或西方的媒体发展史,不仅是媒体的科技运用平台,可能对美国如何建立国际话语权更深刻的看法。媒体如果来霸权,读者是不买账的。

再说回来,电子杂志必须有吗?在我看来,电子版本不见得比纸质便宜,它也需要发行,需要运营,它在哪个渠道,就像绳子捆了白菜,就是白菜价;捆大闸蟹,就是大闸蟹的价格。然而,读者问,客户要,我们就得去满足。

出版电子杂志的动力,可能缘于新航的不断催促。因为疫情航班停飞,新航停止了所有外部杂志登机。然而,他们认为时代财智的内容非常好,有个性,乘客喜欢,于是邀请我们的电子版进入系统。

虽然电子杂志终于出炉,可是我们的内心一直矛盾着,到底要不要继续印刷平面杂志?

受疫情影响,杂志停止出版了两期。可这几个月,时不时有读者打电话来问何时收到杂志?于是顺便问他们为何要订杂志,有的喜欢内容,拿在手里读很好;有的说,跟着推荐的股票,他赚到钱;有的喜欢看里面的厉害人物,,,

于是,我的心软了,,,那就继续印刷杂志吧!

顺便说哈,这次我们的电子杂志登场“气势磅礴”,不仅进入新航的娱乐系统,而且去到全球40多个国家,1200多个国际高端酒店和航空公司电子娱乐系统!

未来纸本杂志,印刷走 PTO 模式,Print to Order, 先预订再印刷!显然,这不是为了节约成本,而是顺应选择!喜欢阅读,钟爱纸本的读者,请尽量和我们订阅,以免落空!

文:宋娓,时代财智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