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中国三大电信巨头从...

如何看待中国三大电信巨头从美国退市?

58615

(2021年6月30日,新加坡)2020年12月31日,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以下简称纽交所)12月31日宣布启动对中国移动(China Mobile)、中国电信(China Telecom)和中国联通(China Unicom Hong Kong)三家电信运营商(以下简称三大运营)的摘牌程序,股票将在1月7日到11日停止发行。经历几番周折之后,2021年5月7日,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纷纷发布公告称,将正式从美国退市。而目前,中国联通在A股已有上市平台,中国电信回A股已受理,中国移动也正在布局A股上市。至此,历时将近半年的三大运营摘牌退市事件终于落下帷幕。

从美股退市有何影响?

早在美国第一次要求纽交所退市后,三大运营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应对准备,较为明显的是各自运营公司的美国存托凭证(ADR)规模已经大幅缩减。

中国联通5月7日的公告称,红筹公司已发行的美国存托证券数量从2020年底约3300万份下跌至2021年4月底约500万份,仅占总发行股份的0.2%。中国电信的公告称,截至2021年5月6日,已发行美国存托股份约114万份,仅占总发行股份0.14%。不难看出,ADR对于三大运营的资本支持已经微乎其微。现在三大运营ADR已经几乎失去了融资功能,能看到的是交易量少且不活跃,已经失去了二十年前在全球证券不发达时期,通过ADR来吸引更开放更大规模资金的必要。除此之外,纽交所自身的融资功能降低也增加了中国公司在美股市场交易的风险。从目前情况看来,三大运营在内地以及香港地区上市以及基本可以满足公司的需要。

摘牌退市不仅没有较大的负面影响,现在看来三大运营回归国内资本市场对于各自的发展无疑不是一个好的机遇。

作为中国企业在中国资本市场的运行承担的风险较少。在国内资本市场,这些巨头企业可以一定程度上摆脱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上市的政策风险与监管风险,降低了在海外遭到做空的压力。同时回归国内可以更好的保护企业的核心科技、核心资源以及核心人才。除此之外目前中国的5G时代发展是领先的,在这样的激烈比拼的背景下,回归到国内市场可以为三大运营提供更好的发展平台和发展机遇,进一步的扩宽募资渠道、进一步提升募资规模,积极投向5G产业互联网建设的项目之中,对于长远战略的部署是有利的。

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在3月9日业绩会上也提到了回归国内资本市场对于战略的重要性,“不仅仅是为了募资,战略有一个生态的协同。比如说To B业务,特别是5G,To B的产业互联网,一定要和合作伙伴一起才能做得成”。

既然摘牌退市对三大运营实际影响不大,那为什么还要费尽周折坚持退市呢?

伤害不大,意图明显。早在2020年6月及8月,三大运营就被美国国防部列入“黑名单“,认为其是“中国军方控制的企业”。随后美国政府在11月12日颁发的一项行政命令,内容规定禁止向任何美国人提供对有中国军方背景公司的证券投资的交易机会。

同年12月,美国称将这项行政命令的适用范围,进一步扩大到上市交易基金、指数基金,以及被认定为“中国军方拥有或控股”的中企子公司。在1月20日向纽交所提出的复议要求中,三大运营商均表示,自上市以来,一直严格遵守各项法律法规、市场规则及上市地的监管要求,依法合规运营,将继续密切关注相关事项的进展,并寻求专业意见和保留一切权利,以保护其合法权益。

之前美国政府针对华为、中兴等政策以及持续了四年时间,这些行动已然跨越了所谓的政治立场被推行的深刻而又广泛。这次也不例外,并且行动似乎并没有因为换届而停止,拜登政府延续前任强硬的经贸政策,意图明显。这次的事件体现出了美国市场规则制度的随意性和不确定性,朝令夕改的决策对于吸引投资者来说并不是明智的行为。同时也给规模较小的美国投资者带来了一定的损失,一些持有中国公司ADR的美国投资者由于没有及时卖出,证券无法交易,也无法在没有国际经纪账户的情况下转换成香港股票。

在1月7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在这个问题上,中方的立场非常清楚。美方此举最终损害的将是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信誉和形象,以及美国资本市场的全球地位和信心。”

回归A股,是否形成新格局?

3月9日,中国电信率先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公司拟申请本次A股发行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公开发行A股数量不超过12,093,342,392股。随后在2021 年 3 月 11日中国联通也通过了《关于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的议案》,同意公司以集中竞价

交易方式使用不低于人民币 12.5 亿元,不超过人民币 25 亿元的自有资金回购公司 A 股股份。中国联通本次回购股份以公司目前总股本 3,101,185.3287 万股为基础,预计回购股份数量为 38,461.54 万股。三大运营商盈利能强且稳定,带着亮眼成绩回归,对中国投资者来说无疑是一个机会。

而三大巨头有望齐聚A股,又将对电信领域格局造成怎样的影响?

5G时代为电信领域叠加了新的融资环境,网络的优化和终端的丰富能为运营商和互联网企业的5G业务带来更多实质性的发展。回归A股之后募资投向对中国5G产业发展以及新型基建会带来很大的撬动作用,鉴于三大运营的体量,一旦它们在A股市场成功获得融资机会,短期内对于存量资金维持的市场会带来一定的资金分流压力,导致一定程度的资本波动。

对于中国联通来说,早已三地上市的融资渠道基本已经定性,无法占据新进好处的同时可能还会被美国退市影响新项目投入。跟占据优势即将加速发展的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相比,回归A股会对移动目前市场份额本就处于弱势的情况带来新的压力,这也是最近中国联通不断回购A股的原因。

在新的5G时代,随着蛋糕的不断扩大,原本4G时代各自为战相互厮杀的惨烈格局应该有所缓和,合作共赢的机会会更大。在这之前ARPU值(Average Revenue Per User)已经在拼杀下连续几年持续走低,拿中国移动4G举例,ARPU值2017年为66.4,到了2019年仅为49.1。不难看出虽然用户数量和新业务项目在增多,但三大运营头的总营收增长却甚少。

5G的正式商用或是一个好的契机,在信息通信技术的蓬勃与兴起和综合信息服务需求的不断升级下,通信运营商有了提高ARPU值的机会,因为效益的提升,三大运营的竞争态势也体现了出来。为抗衡中国移动在5G市场的强势,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选择联合共建共享5G建设,拟建成全球首个规模最大的5G共享网络。两家公司计划在2021年底累计开通70万座5G基站,全年新建32万座5G基站,目标5G网络覆盖范围扩大到所有县城和部分乡镇。与此同时,中国移动也开始考虑起合作共建方法。中国移动母公司向新获得5G牌照的中国广电抛出了橄榄枝,计划2021年全年计划新建2.6GHz基站12万站左右,并拟与中国广电联合建设700MHz基站40万站以上,于2021年-2022年建成投产。

总的来说,三大运营回归A股带来的利远大于弊。对市场而言,在急需投资的5G新时代,三大运营聚首A股为网络投资筹集了更多的资金。对运营商而言,回归中国市场解决了困扰三大运营已久的资本市场客户市场不统一问题,对于未来发展提供了更加稳定的发挥前提。对于投资者而言,三大电信巨头齐聚上交所给投资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可以更加便利的分享企业成长的红利。

竞争中又有合作,新旧势力共舞的局面让未来的电信格局增添了更多的新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