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文的建筑设计人生

王子文的建筑设计人生

9773

王子文(Ong Tze Boon),新加坡知名建筑师,他是新加坡第一位民选总统已故王鼎昌先生(Ong Teng Cheong)及已故王林秀梅女士的二公子。以30岁之龄接管由父母留下,60人的王与王建筑公司(Ong & Ong Architects)成为集团执行主席,更凭借专业知识、胆识和独到眼光,把公司拓展成项目遍布全球18个城市,拥有约1000员工,提供客戶360°解决方案的一体化设计公司。《时代财智》特地走访这位在建筑设计领域的闪耀之星,分享他在生意、创意、管理和市场的见解。

        父母皆是毕业自建筑系,你也往这领域发展,是父母安排好你接班?
虽然父母是建筑师,不过他们不会特别安排孩子的学习领域,可说是任我们自由挥。我是因艺术细胞较强,小时也爱动笔画画,算是较用左脑思维的人,而哥哥是右脑思维较强的人,所以他选择念工程系。除了会画画,我在其他艺术方面也有一些天份,加上在家时,父母交谈之间常谈及建筑设计的事项,在耳濡目染之下,进而选择了和父母的同一条路。这也成了我在念大学时的优势,课本上不少专用名词和建筑设计,都深烙在我脑海中,所以学习起来事半功倍。

接班时,适逢父母生病和相继过世,那时尚未设任何接班人,就只有我和哥哥,当然得扛起这担子。不过接手最初,日子真的挺难捱。因我是建筑系毕业,那会儿又刚从美国回来,商界没熟人和人脉,公司的营运、账目等,一窃不通也求助无门,是我的低潮期。惟,不能坐以待毙,我必须鞭策自己重新拿书包上课,之后报名密西根大学的金融课程,麻省理工学院的企业家领导人课程,以及到哈佛大学修读房地产课程,为的是要了解整个营运,把公司引领到高峰。

        你刚才提到接棒初期是低潮,是否有家人或亲戚朋友能分忧?
那段时间的黑夜特别漫长。如之前所言,我一直在美国念书,在新加坡也就只有一些小学同学、中学、初院的同学,可惜的是他们不是医生,就是律师等专业人士,没有人在建筑业发展。男人有泪不轻弹,有苦自己吞,最亲的人会愿意听,可以诉苦。至于生意上的事情,他们也非这领域的生意人,难以提供意见。

举个例子,我30岁接捧时算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在业界仍没亮眼成绩单,要去标工程项目时,有时我遇上的集团公司老板,其儿子的年纪都比我年长不少,尚能独当一面,人家有什么理由安心把几百万元的项目批给我?父母在时肯定不同,他们与业界交情好,而且标青项目随手拈来。好在有一个集团的第二代领导在低潮期给我机会,他的鼓励与支持成了我的推动力之一,让我今天能立足于此领域。


连续获得多项房地产大奖的奥迪中心(Audi Centre Singapore)

        您如何看待建筑设计的未来趋势?
毋庸置疑,15、20年前,提到王与王公司,人们自然联想到先父王鼎昌先生。现在,相信是360°全方面解决方案的一体化服务。举个例子:现阶段,要在市场上找到单一纯卖床褥的零售店少之又少,普遍上都是与床架、床单、可能还有橱柜,提供整套服务。顾客要的是便利,建筑设计亦是如此。不要疑问景观设计、环保设计之类的与建筑何关。

细想,若发展商开发项目每一部分的设计找不同人,在整体设计上会有磨擦,要找的公司也相对更多。要是有全方面解决方案的一体化服务,顾客省去与不同公司的讨论的时间之余,如遇上什么问题或是更改设计,也只需与一家公司接洽,这家公司就占了优势。另外,我认为,在未来10年至20年之间,机会依旧集中在亚洲国家,需求仍很大。

        在海外参与建筑设计项目,哪些方面需要注意?
每一个国家有不同的文化与禁忌,值得我们小心谨慎,所以在海外时务必熟悉当地文化,要配合顾客的要求。例如本地的设计主要以简单、时尚,那印尼是要花样多,如峇迪般,顾客公司是红色,就不要给了其他颜色。

新加坡的品牌在海外站稳一席之地,品质和服务肯定有保障,而且新加坡是一个先进国,在建设方面的考量和计划也全面,所以在去海外发展与合作时,当地公司已对我们有信心。好比我们公司在蒙古的项目,也许当地没有考虑建筑外路上的转弯处、斜坡设计,不过这些在新加坡是不容有误的,你向顾客提出,他们欣然接受。

在海外发展,有一些隐忧,把当地公司教精了,饭碗会被抢走。如此,我们永远要不断学习进步,得比他人走得快一步,保持好声誉和竞争力。

        作为核心人物,焦点与掌声都落在你身上,要如何平衡管理团队众多的人才,不让他们觉得失焦?
这不是件棘手的问题,我不时让全体员工知道,他们的成功,才是公司的成功,成功不是一个人能及,是整个公司团队的努力。他们是公司最大的财产,也是公司日后的接班人,他们的成功才更有效地把公司的好名声发扬开来。

与此同时,在公司的刊物中,文章内容以员工为中心,照片也刊登的是他们,不会出现我的样子。


Boulevard Vue获得国际不动产联合会新加坡地产奖。

        你经常出国时,会特别去观察与研究当地建筑吗?
对于我而言,建筑设计并不等同于现代化建筑。现在不太爱在城市呆,反而喜欢小镇或是与大自然接触。因每一座城市的建筑是不同,但风格看似接近,设计也是有众多相同之处,城市与城市之间,彷彿是被复制了一样。的确,一些城市的建筑是很美,但惊叹与了解其美之后,接下来就没下文了。不过,一旦到了小镇,看看竹屋,那些纯朴韵味浓的建筑、当地的不同文化,以及大自然的美感,让人心怡。

        除了当建筑师,可曾想过有哪些职业适合自己?
小时候的我,有音乐天赋,所以曾想过或许退休后当餐厅的钢琴乐手,弹琴给大众听。我不曾到音乐学校上课,也没有接受专人指导,可是在听了曲子之后,在不需要谱子的情况之下,自己摸索就能弹奏该曲子。上学时还与一些同学一起玩音乐,从古典、爵士、传统到流行,西方与东方音乐都难不到我,虽然不是专业职业水准,但陶冶性情、作为爱好仍是足够的。也因如此,我觉得音乐与设计可以相结合,而我的硕士论文就是研究音乐与设计。

        你有今天的成就,想必双亲在天之灵也会很安慰吧?
说实在的,当然没有人愿意父母早逝。回首扪心自问,若父母没逝世,有没有今天的我?公司会不会有今日的发展?没有接棒压力下的我,会在哪里,做些什么?会不会一体化360°全方面解决方案,涉猎室内设计、景观设计、土木工程等,我真的没有思考过。

在我当决策人的日子,做了不少决定,我不敢拍胸口说所有决定都正确,但觉得是对公司比较有效益的决定,若机缘不对,决定造成损失,得想方设法把损失降至最低。

我至今仍铭记双亲的教诲,母亲常告诉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父亲则说“自己不起身把事情办好,就不要在别人处理事时发牢骚或怨言。”这两句话影响我特别深,也是我一直以来警惕自己的名句。

        在你的计划当中,有没有包含退休计划,预计何时让自己退休?
如果要退休,现在随时可以。公司已在轨道上运走,再加上有很好的职业经理人和杰出的团队,一切的日常运作我毋须费心,就像知名的全球连锁快餐店,集团首脑休假,一切日常营运仍是照旧进行,并不会出现大问题。但是若要再开拓新市场,或是重要决策,仍是需要一位决策员,我还是为公司定下决策的不二人选。此外,我依然对设计有浓厚兴趣与热枕,所以暂时没有想到据体的退休时间。

        对于自己仍有哪些挑战要去克服?
在不少人心中,钱永远赚得不够满足,可那不是我想到的挑战,我觉得人应该要知道在何时感到知足。让我有冲劲,与更多体验人生,与家人的欢愉时光以及接触大自然,如沙漠、高山等等。在工作重重压力环抱下已超过30年,是该与家人好好相处,留时间多陪伴他们。随着自己年龄增加,再不去实现登珠穆朗玛峰、吉力马扎罗山、穿越戈壁沙漠等,以后可能没体力去完成。

有鉴于公司不再时刻依赖我,我在今年四月就曾挑战极限,进行了250公里穿越撒哈拉沙漠。接下来也会与朋友到印尼的山区、与孩子到澳洲大自然探险。有人会疑惑,花钱享受五星级酒店的设施更佳,但我在沙漠或是大自然,夜晚到来时,仰头一望,不需花钱有天上数以万计的繁星一同作伴,写意自在和满足是无价的。需知,人往生后,无法也把钱带走,人们也不理会你有多少身家,记得的反而是你人生的成就,是否是好丈夫、好爸爸等。

        王子文
出生于1968年,南洋小学、华侨中学和华中初级学院完成教育。之后,负笈美国伯克莱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修读本科,1991年毕业。毕业后,带着William Marsh Rice奖学金到美国德州休斯顿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 Houston,Texas)继续硕士课程,求学期间井始崭露建筑方面的才华,多篇研究报告与论文被学术杂志刊登与转载。1994年回到新加坡,加入王与王建筑公司,现在是王与王公司集团执行主席,他同也是新加坡建筑学会(Singapore Institute of Architects,SIA)主席。
他在30岁之龄接管由父母留下,60人的王与王建筑公司(Ong & Ong Architects)成为集团执行主席,更凭借专业知识、胆识和独到眼光,把公司拓展成现今在全球12座城市运营,项目遍布全球18个城市,拥有约1000员工,提供客供360°全方面解决方案的一体化设计公司。,在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品牌设计、土木工程开发等,一体化服务赢得无与伦比的声誉和备受市场肯定的王与王公司(ONG&ONG Pte Ltd)。【照片来源: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