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重创中国经济

疫情重创中国经济

35535

疫情,让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遇到了最沉重一击。之前,无论是80年代“六四”后西方对中国的经济制裁,90年代的亚洲金融风暴,2003年的非典,2008年的雪灾、汶川和环球金融危机,还是尚未平息的中美贸易战…… 这些都不曾让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度出现座座“空城”,也不曾让世界各国感到如此惧怕,更不会让人们对未来如此担心。无疑,中国这辆经济列车被踩了一脚急刹车,但缓过神来仍需向前行驶。

作者:张俊

该文刊登在2020年3/4月新加坡《时代财智》

2020年2月23日一名中国新冠康复者在广州血液中心捐献“恢复期血浆”。在中国,使用恢复期血浆被视为一种新冠的治疗方法。 图片来源:中新社

中国停了下来

“晚上七点像凌晨三点,武汉,像被按下了暂停键, 热闹被病毒藏了起来,每个人和每个人都隔开很远…… ” 这段旁白出自一个介绍1月23日武汉封城后的视频,2分钟里不仅体现了拥有1100万人口、中国第七大城市的餐厅打烊、商场没人、地铁空开、万街空巷…… 也折射了上海、北京、广州等一线中国城市当疫情来袭之后的情景。疫情,让中国和中国人似乎彻底停住了脚步。

据消息人士透露,中国为遏制新型冠状病毒采取的措施大大超过了合理范围,并已经威胁到了中国经济。目前,中国经济增速已经降至近30年来最低水平,但中国领导人却因忙于稳固政权和终止一场已造成数千人死亡、数万人感染的疫情,而无暇马上绘制出经济复苏的蓝图。

虽然这场疫情首先在武汉爆发,但武汉以外的地方政府也根据北京的要求,关闭了学校和工厂,封锁了公路和铁路,禁止公共活动,甚至封锁了居民区…… 所有一切让人们感到无奈。中国官媒新华社二月对政治局会议进行了报道,称新冠病毒的爆发是“对中国体制和治理能力的重大考验”。

其实,这场考验已经远远超出了国家范围。千里之外的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本地和中国概念相关的上市公司也同样受到武汉肺炎疫情的沉重打击。

凯德集团(CapitaLand)已按中国当地政府要求基本关闭在中国的六家商场,包括在武汉的四个商场和西安的两个商场,同时缩短其余45个中国商场的营业时间;大信商用信托(Dasin Retail Trust)在中国的五个商场缩短营业时间,并暂时关闭商场内电影院、卡拉OK、滑冰场等娱乐场所;星雅集团(Straco)自1月25日起关闭了其在中国的上海海洋水族馆、厦门海底世界和西安临潼骊星索道等景点;砂之船房地产投资信托(Sasseur REIT)已暂时关闭在中国重庆、璧山、合肥和昆明的四个商场。其他七个保荐机构拥有或管理的商场也将逐步关闭……

东盟经济研究院院长李文龙博士

对此,东盟经济研究院院长李文龙博士认为,疫情让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进入了困境。这时候,一方面政府需要及时出台措施,从资金、税负等方面帮助企业度过难关。另一方面,企业在加强防护措施的情况下,要恢复生产、压缩成本,挺过最艰难的阶段。

李文龙表示,去年的中美贸易战使其对美出口受到压力,在中美贸易关系没有完全恢复正常的情况下,疫情引发了诸多国家和地区对中国大陆航线及人员交流的限制,因此对中国今年上半年的外贸会有一定的影响。

新冠比非典影响更大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教授大卫·德克莱默(David De Cremer)最近在接受《时代财智》专访中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比2003年非典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更加深远。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教授大卫·德克莱默(David De Cremer)

德克莱默教授是国大商学院管理与组织系的教务长,也是一位中国通,著有多部与华为、“一带一路”等中国问题相关的书籍。他告诉记者,2003非典疫情致使当年GDP减少了2个百分点,而此次新冠病毒预计会拖累1-1.5个百分点。虽然从统计数字上看非典的影响高于新冠,但由于过去17年,中国经济在世界的地位发生了巨大变化,新冠病毒疫情对于中国经济以及世界的实际影响将更大、更深远。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中国2003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为1.66万亿美元,排在世界第六位;而2018年,中国则已13.6万亿美元排在世界第二位,仅次于美国。 德克莱默教授认为:“非典爆发期间,因为当时中国经济主要依靠以廉价劳动力为主的制造业和外贸出口,中国经济受到的影响是短期的,并且在较短时间内就恢复了两位数增长势头。如今,随着亚洲出现了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劳动力成本已经不再是中国的优势,中国经济发展的驱动力和经济结构也发生了相应变化。”

德克莱默认为中国在外贸出口的同时,也同样依赖从各国进口原材料,以确保生产出口产品。然而,由于目前受到疫情的影响,中国的进出口通道受到了阻碍,中国国内的诸多公司必须等到原材料、零配件到位以后才能恢复生产。“在没有原材料和零配件的情况下,大部分公司可以坚持一个星期,或者一个半星期,但如果接下来供货渠道仍然不能恢复正常的话,它们就可能扛不住了。”

除了制造业和贸易领域受到的“双向冲击”,中国的服务业也因疫情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17年前中国依靠廉价劳动力实现经济的两位数增长,如今中国经济发展的步伐明显放缓,今年预计在6%左右,经济结构也更倾向于以服务业为主的新经济发展模式。“然而,政府现在不希望人们去电影院看电影了,英国航空已经宣布暂停中国航线业务,其余多家欧洲航空公司也可能推出类似政策…… 所有这些因素都会导致今年新冠病毒产生的影响将超过非典。”

“一带一路”将受影响

走出国门,中国在“一带一路”等项目上遭受的影响也同样不可小觑。“一带一路”是中国于2013年倡议并主导建立的跨国经济带,如今已经涉及100多个国家。然而,德克莱默认为参与国中大部分尚未与中国开展实质合作,该计划所引发的中国财务透明和沿线国负债等问题时常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而如今的疫情更让“一带一路”雪上加霜。

“很明显,中国一带一路项目的重点不仅在于扩大制造业的发展,而且在于提高中国在国际舞台的影响力。但是,疫情致使许多项目停工,让投资者产生了不确定性,势必将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德克莱默认为虽然一带一路倡导国际合作,但其实大部分项目都是由中国公司主导,并由中国的外派劳工到越南、缅甸等地实施的。当劳工们或者他们的家属在疫情中受到感染和隔离后,很多项目就自然会被搁置下来。

国际资产管理公司施罗德集团(Schroders Group)表示,为了控制疫情,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对大约4000万人实施了出行限制。然而,远在法国和美国的其他20多个国家和地区仍旧出现了武汉肺炎确诊病例。

武汉肺炎疫情的爆发打击了投资者信心,大家纷纷涌向黄金等避险资产。 与此同时,布兰特原油价格也自中东紧张局势升级以来首次跌破每桶60美元。新冠病毒的爆发造成的需求中断对中国来说影响很大,也对全球经济和供应链造成影响。

施罗德报告指出,短期而言,禁止出行及民众的担忧将打击中国国内的需求,也对旅游业造成打击。加上商家延迟恢复正常营业,估计中国首季度的经济成长按年同比将低于6%。

对于全球而言,中国经济成长放缓将给全球带来比以往更深的影响,这是因为,在2002年非典爆发期间, 中国经济占全球经济仅是4.2%,对世界GDP增长的贡献率为18%;但到了2018年,中国在全球GDP中所占的份额已经升至15.8%,其中中国占全球的增长也已经增至35%。

野村全球市场研究(Nomura Global Markets Research;简称野村)分析师认为,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已经给周边经济体带来了影响,特别是开放型的经济体,随着中国经济预计受到此波疫情的影响,亚细安国家料也难以独善其身,而新加坡和泰国则预计是当中受影响最严重的区域国家。野村全球估计中国政府将会推出一系列放宽货币政策的措施来提振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