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索克•库玛:菲立街英雄

阿索克•库玛:菲立街英雄

14387

菲立街3号——皇家集团大厦,正在陷入紧张的忙碌之中。一楼大厅的安检处,正在装置电子闸门。家具店的工人正忙着搬运,为18楼送完最后一批家具。当《时代财智》记者抵达时18楼,电梯门一开,扑鼻而来酒店般的幽香,或夹杂着些许油漆未干的气味。阿索克·库玛·赫然安达尼,一边在欣赏安置好的家具,一边在和来人谈话。如果没有听错,这位印度人讲话中也掺杂着些许福建话。

新加坡的莱佛士坊 (Raffles Place) 金融区,这里喻意着纽约的华尔街,伦敦金丝雀码头,或是上海的陆家嘴。在这里的每个行人,每间公司都有着不寻常的故事。这里的楼群建筑,风格各异或高或矮,风雨不改地耸立着。因为寸土寸金,大楼后面的主人上演着“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月月人不同”的故事。

菲立街 (Phillip Street),就在距离莱佛士坊地铁站出口不到两百米处。今年又迎来了新主人。如果盘点2012年菲立街的英雄人物,非阿索克莫属。

今年59岁的阿索克·库玛·赫然安达尼 (Asok Kumar Hiranandani),身高中等,看起来却非常健壮。浓眉之下掩映着一双精明闪亮的眼神,岁月似乎未曾在他脸上留下痕迹。他是皇家集团控股(Royal Group Holdings)主席,好友圈中习惯称他为安迪(Andy)。

前年10月,他豪气地以2亿2000万美元收购了英杰华保险集团 (Aviva) 旗下位于菲立街的两栋大楼——菲立街3号和毗邻的菲立街1号。一年后,菲立街3号成为皇家集团的总部大楼。

趁着2013年新年的到来,阿索克带领团队搬迁入驻菲立街3号。明钻般的水晶吊灯,黑色的欧式复古真皮沙发,厚重的实木门配着金色的把手,一对高大的骏马昂首飞蹄伫立在门口。新装修的办公环境恍如进入富丽堂皇的Royal 皇族。

菲立街的父子兵

正如装修的品味,经典复古中夹带着现代,不难判断,这家集团仍掌控在灵魂人物——阿索克的手中。

2012年,最令阿索克感到兴奋的项目是索菲特酒店。这不仅是酒店本身的意义,还有他的儿子——波比(Bobby Hiranandani)的成长。这次成功投标索菲特酒店(Hotel Sofitel So Singapore),波比立下汗马功劳。

阿索克(Asok Kumar)与儿子波比(Bobby)

阿索克看着儿子波比说,“酒店项目从搜寻、立项、协调、竞标,主要是波比在参与。我仅仅是审阅他提交的资料和信息,签字同意。”

当时,阿索克父子压倒其他七名竞争对手,通过Royal & Sons旗下的皇家集团,出价8600万新元高价标得。连同地价在内,项目发展费估计约1亿3000万元。

谈到索菲特酒店,阿索克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我们重现赋予这座老建筑新的生命力。这种成就感是任何商业地产项目难以替代的。"

兴建索菲特酒店的所在地,是一座始建于1927年的四层楼高建筑物,所在的罗敏申路位于新加坡的黄金商业区中心。它属于新古典建筑风格,是新加坡20世纪上半叶具代表性的建筑物之一,更早以前曾是新加坡电信管理局大厦(TAS Building)。

波比满脸兴奋地介绍说:“索菲特将发展成一栋拥有135个酒店客房的豪华精品酒店,预计今年6月开张营业。”据悉,成功标得的Sofitel So,是首次进驻新加坡的品牌,而这也将成为全世界第三个拥有Sofitel So品牌的豪华精品酒店。

27岁的波比是阿索克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于建筑管理科目。早在几年前,阿索克已开始栽培波比。

2011年,波比进入皇家集团管理层。这次的酒店项目,并非父子第一次合作。在收购菲立街1号和3号的大型项目中,父子俩已开始在酝酿默契。

“波比现在虽然已是总裁,但是他仍有很多东西要学习。当然,他不是独自奋战,我会在他身边,不仅父亲般地给与支持,也像一个顾问一样提供建议。此外,集团的董事会,也会在商业和各种发展项目上协助他。”

“这个集团的重担总有一天会落在他身上。”阿索克在波比的肩膀上拍了拍,又继续说道:“波比是皇家集团的未来。”

一段Royal

提到皇家——Royal,这仿佛是一根牵动着阿索克的生命线。这源自他父亲1947年从印度来新加坡时,在乌节路(Orchard Road)开设的皇家丝绸商店。

在阿索克的新办公室的前台,墙壁上悬挂着父母二人的照片。

阿索克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很早就进入了商业社会。父亲那拉因达斯·赫然安达尼(Naraindas Hiranandani)是一位商人,在1947年印度、巴基斯坦分治时,从信德省(Sind)迁徙到新加坡。

那拉因达斯在新加坡的第一项投资是实里达山(Seletar Hill)的一间小商铺,那里毗邻一块英国驻军区。之后,他在乌节路开设了2,000平方英尺的丝绸店,乌节路也是新加坡现在最繁华的商业零售区。后来,他因为糖尿病并发症而被迫截肢。那拉因达斯去世时,阿索克14岁,是五个孩子中的老幺。

拉吉(Raj Kumar)是大哥。很快的,兄弟二人同心协力投入丝绸店的生意,一度将它发展为服饰连锁店。那时,销售的牛仔裤特别受欢迎。

“我的信心怎么建立?可能那时做生意和顾客打交道,就开始了。”阿索克回忆着。

阿索克非常有语言天赋。无论多么复杂的事件,他都能把它讲得深入浅出。或许,这要归功于最初的丝绸生意的磨练。

后来面对租金上涨,兄弟俩决定申请贷款买下店面,改付月供而非店面租金。很快,他们又开始为转租给其他零售商而购买商铺。因为发现租赁店铺比经营零售更赚钱,他们就关掉了自己的服饰商店。

牛刀小试尚未成形的商业地产领域挑战重重。一方面,市场由一群华裔房东垄断;其次,他们是年轻的印度裔,要得到卖家的信任并不容易。

兄弟俩在1985年实现了首次突破,当时华裔拥有的百货商店集团英保良控股(Emporium Holdings)进入破产管理程序,兄弟俩买下了英保良的部分资产,包括几家商场的股权。接下来十年里,兄弟俩持续买入商铺的权益,直到他们握有全新加坡绝大多数“多层股权零售店”的10%-30%权益。

显然,这是个有风险的行业。阿索克对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幸运”仍然记忆犹新。

“当时,乌节路上的宝龙坊(Promenade)商场是我们的产业。当把它脱售给报业控股(SPH)不久,市场就开始变得越来越糟糕。我不能说自己有高明的市场洞察力,只是当时的价格符合我的要求,我们就愿意脱售,没有想那么多。”这笔交易,让皇族兄弟净赚1亿5000万美元。

兄弟二人所向披靡的奋勇向前,直到将皇族兄弟公司(Royal Brothers)拓展成新加坡财力最强的非华裔拥有的家族房地产集团。

在阿索克乔迁菲立街3号之前,他的办公地点就在百米之隔的皇族兄弟大楼(Royal Brother Building)。那里曾是阿索克·库玛兄弟二人合力断金的最高指挥部——皇族兄弟公司的所在地。但是经过分拆,该公司已不复存在了。这段分拆耗时六年,吸引了媒体和商界的关注,最终在2011年9月完成。

阿索克解释道:“其实,父亲的想法是,让我们在公司各占50%,这就像合伙生意(joint venture)一样。我们兄弟是合伙人关系(partnership)。在分拆时,我们并没有出现那种戏剧化地争吵。我们都有各自的律师团队。”

在父亲去世后近40年的时间,阿索克兄弟一直在商场并肩作战。分拆后兄弟二人各自的公司,不约而同以“Royal”开头。阿索克表示,这两者是有分别的。

“从一开始,我们各自的公司就有不同的名称,不同的总部地址。虽然兄弟分家了,我们决定各自走不同的路,有各自的远景和组织。”

阿索克说着,伸出两只手指,然后又换做四只手指:“一个公司不能容二主;当我们各自的孩子长大时,这就变成四主。与其以后分不清,还不如现在趁我们还在的时候把这个问题解决。”

在2012年的福布斯新加坡富豪榜上,拉吉父子以15亿美元总资产排行第11位;而阿索克以9亿1000万美元,跻身第19名。这是兄弟俩首次登上排行榜,若不是这次分拆,可能不会发现他们的财富秘密。当然,福布斯也是根据市场上各种讯息进行财富估计的,究竟实际上谁的财富多,谁比较少,就不得而知了。而这样的比较,或许对阿索克两兄弟而言,也没有什么意义。

看重亚洲新兴市场

皇家集团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投资地产。现今,皇家已经在投资组合里稳健发展办公大楼、购物中心零售单位、酒店以及一些住宅项目。

在选择项目上,建了就卖(build and sale)或者持有(keep),这个方向在投资前就必须确立。作为商人,有好价钱就可以出售,但是进场前,需要目标明确。

和其兄拉吉分拆家产之后,阿索克带领儿子波比积极扩展,尤其是酒店行业。波比领导的索菲特酒店项目,酒店管理合同由法国雅高酒店集团(Accor Group)获得。雅高集团亚太区主席兼首席运营官艾森柏(Michael Issenberg),认识安迪已经有18年了。

艾森柏说:“安迪的成功是有很多因素的。说得窄一些,是他对房地产的直觉和敏锐的判断力。其次,安迪有多样的经商手法。他是守信的人,这给我印象最深。当他告诉我,他想做什么事,他就会去做。这不是说,他不努力;而是,当双方握手成交时,你就会相信他真的是言出必行。”

目前,集团已在印尼和马来西亚投资酒店。阿索克透露未来的收入结构:“商业地产占50%,酒店产业占30%,购物中心零售店面和住宅各占10%。”

“我们将继续在资产里增加商业地产元素,但是精力将更加集中扩展在中央商业区(CBD)的机会。我们对区域周边市场也非常感兴趣,如,马来西亚、印尼、越南和缅甸。”

对未来亚洲市场的表现,尤其在全球经济不明朗的情况下,阿索克特别看好亚洲新兴市场经济市场的商机,“比如,印尼、越南、马来西亚和缅甸。他们对基本设施,就业机会和住宅地产的需求都非常高,这将成为我们的下一道投资风景线。我对印尼尤其感兴趣。”

波比则透露,“我现在手上负责两个印尼的酒店项目,一个位于雅加达,另一个位于巴厘岛。”

其实,查看皇家集团的网页,就会发现他们在交易上已是战果累累。比如,在2010年,皇家集团建立的Park Regis 在之后卖给印尼的Merukh 集团。事实上,阿索克也是善于交易的老手。原先他拥有滨海湾的地标式住宅——The Sail 几个住宅单位,几经交易后,他仍有保留,比如,最高楼层70楼的阁楼单位。

对于2013年新加坡的产业市场,阿索克认为需要保持谨慎。因为全球经济的不确定因素仍然存在,在一个商机敏感的环境里,还有许多依赖于GDP的情况。阿索克认为,或许需要调整利润空间。

面对房地产的投机赚快钱,成为一个越来越普遍的现象,阿索克担心,这可能会成为新加坡政府为中低收入的新加坡人考量的一个问题。“不管这个现象如何发展,在接下来的4-5年,我们将保证集团的投资水平线,持续增加和改善我们的产业资产组合。”

在亚洲崛起的世纪,中国和印度的发展吸引的世人的眼光。虽然是印度裔,阿索克有他的看法,“我对印度的地产市场不太看好。印度的基本设施状况,透明度和地理位置,就这些因素进行考量,他们对我的投资利益不大。”

“我出生于新加坡,我的根在新加坡。虽然我们的生意更多去到马来西亚,印尼,但是印度或斯里兰卡市场,并不一定给我的生意带来贡献。”

阿索克也分享,在印度和中国做生意,一定需要伙伴。因为当地的法律不够完善,需要通过可信任的伙伴来打开局面。但是,如果去欧美,他们的法律比较成熟,碰到的可能只是判断商机上的问题了。

皇家家训保持私有化

皇家集团虽然不是上市公司,却总是吸引了外界的眼光和猜测。

阿索克列举SC global,香格里拉酒店等从新加坡交易所除牌的例子说: “我们将永远保持私人控股公司的形式。我并不认为上市公司是最适合我们这家地产业务公司的发展。”

阿索克认为,新加坡的商业办公楼和工业地产项目,有上升的趋势。他希望看到政府出台一些政策,鼓励打造更友好的办公空间的环境。皇家集团,已经将”绿色能源”作为集团使命和愿景的一部分。

虽然现在皇家集团的生意主要集中在发展商业地产,但是阿索克想得更多的是如何永续发展,就像栽培儿子波比一样。

原为新加坡电信大楼的索菲特酒店

其实,索菲特酒店项目已是皇家集团买下的第三幅受保留建筑地段。其他两幅都位于牛车水(Chinatown),这也使得皇家集团成为牛车水最大的产业业主。

皇家集团在牛车水的丁加奴街(Trengganu Street)拥有两个大型产业,一个是著名的梨春园 (Lai Chun Yuen),它的一楼是零售店面,二楼拥有80个酒店客房;另一个是位于梨春园斜对面的饮茶酒楼的旧店屋,那里已改装成为拥有40间客房的精品酒店。

谁会想到,有百年历史的新加坡戏院,背后的拥有者却是一位印度裔呢?阿索克说,“当第一次看到梨春园,我就喜欢上它。不仅是特有的历史,还有发展成为精品酒店的潜质。”回忆两年前,当市场传出梨春园即将易手的消息,媒体也是花不少时间才证实最后买家是皇家兄弟。这或许是私有化企业的一种便利。

因为在牛车水的投资项目,虽然是非华人的企业家,但阿索克在那里结交了很多华人朋友和生意伙伴。他每周都去那里巡视生意,并和商业租户分享快乐的友谊。

阿索克也透露,他能说一些华语,而且非常喜欢华人餐:“保持联系,用心聆听,分享他们赚钱的快乐和苦恼,是我和每个人做生意的方法。”

虽然,坐拥上亿身价,但阿索克不喜欢乱花钱。他认为,低调不仅是公司保持私有化,还包括行善不需要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而多年来的小爱好,只是旅行和喝些香槟酒。

问坐在阿索克身边的波比,父亲曾否送给他令人惊喜的礼物,波比很快地回答,思维敏捷如同父亲一样:“我想,那莫过于他把皇家集团这个产业交给我了。”

阿索克显然对儿子的回答感到满意,“父亲经常对我说,工作,努力工作。我现在也这样对我儿子说。”

看着员工进进出出的繁忙景象,阿索克脸上带着会心的微笑。这里的员工为他工作多年,随行的经理在这里12年了,这里的会计和CEO也服务了近20年。经理说,“愿意在这里长期工作,是因为老板人好。他很耐心地教导我们学东西。”

阿索克似乎是个用不倦怠的‘工作狂’。“我喜欢我的工作,非常享受,我也很乐意在工作上协助儿子,或帮助公司的每个人。”这就是永远精神充沛的阿索克的活力源泉。

如果有合适的机会,阿索克父子不否认将扩大视野瞄准商机。回到菲立街,阿索克已经拥有了两栋大楼,是否会陆续把这条街上剩下的大楼建筑买下?阿索克笑笑说:“只要价钱好,我们都会考虑。”说话时,他也看着身边的儿子。

俗话说,真英雄不露面。在拔剑出鞘之际,尚不知鹿死谁手。来自菲立街,刻意保持低调的皇家集团挥动着无影之剑,商场上又多了一位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