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齐娥:潜伏的智慧

张齐娥:潜伏的智慧

16494

全球精品度假酒店悦榕集团 (Banyan Tree) 的创办人——何光平、张齐娥夫妇的创业传奇,总是引得外界“只羡鸳鸯不羡仙”。作为悦榕集团的高级副总裁,也是悦榕全球企业社会基金主席的张齐娥,就像一个绽放多面光彩的宝石。正如她丰姿卓越的出入在不同的场合,每次都是不同风景线。

她精通中英法文,做过全职妈妈,当过大学助教,曾任官委议员,进行文学创作,历任现任的社企机构公职就有40多个…… 这些特立独行、穿插交错的角色,每个都可以放大成为一生的事业。已过“登陆”之年的她,则更希望做好丈夫的Claire,孩子们的“企鹅”。

张齐娥在2012年发布自传《登陆记》,记者来到她座落在King Albert Park的住家,似乎怀着一种求证书中故事的心情。宁静的小山道绿树环荫,镶嵌在大门的悦榕集团企业标识,进入大门后的“和”字尽显眼前。

直觉告诉记者:男女主人公,墙内墙外、在家庭、企业、社会发生的故事,无不与此字有关。

书中的文字插图一一显现:和孩子们嬉水的游泳池,家人健身的网球场,会客大厅的“三位一体”的油画,彰显着和谐凝聚在家族的重要性。这时,一条黑狗刚好悠然踱步厅堂门口。

“你後仫(方言,你好吗)!”原来‘你後仫’是黑狗的名字,记者这才注意到它只有三条腿!张齐娥笑着说:“6年前在收养‘你後仫’的时候,它就是这样了。”

就是这样,张齐娥以“爱心”打开了话匣子。在家里,她是爱心的引领者,传递珍惜“爱人”和“被爱”的感觉。她对成功的定义,不是职位,不是知识,而是要有爱心。

刚柔并济,以人为本

张齐娥出生在跑马埔路(race course road)的一个中产家庭,父亲当年从中国海南来到新加坡。在她的成长环境里,她看到父母的乐于助人,享受到祖母和兄长的照顾。物质简单的环境,爱心丰富的家庭,让这个女孩变得勇敢而独具思维。

现在自己也有了女儿,张齐娥以张家的四代女性做纵向比较:“我的祖母出生在1898年,她在胶园割胶,意志坚强;母亲勤俭持家,性格倔强;女儿仁榕则是独立独行,具备胆识。我们四个女人的共同性格是努力。”

仁榕是张齐娥唯一的女儿,今年28岁。在18岁高中毕业后,选择花两年时间浪迹天涯。之后,仁榕在大学选择了和母亲一样的社会学系。张齐娥让女儿流浪,希望她明白幸福不是从天上掉下来,必须要努力。

在女儿眼里,母亲张齐娥是没有固定形状的“水”。张齐娥也认为,女人需要知道怎样改变自己去适应新的环境。“女人是水,女人的性格中带有海纳百川的特点,她们柔中带刚,追求和谐社会。”

虽然是社会学背景,但是张齐娥在商界的胆识也是出名的。她是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成立89年后,董事会里的首两位女性董事之一。在这个男人为主的商圈里,她也会遇到挑战。有一次,一位约50岁的男士当场问她:“张齐娥,我不喜欢你,你在国会说话太多,为什么不要一门心思做个漂亮女人呢?你的先生也很出名,为什么不躲在他后面就好?”

演讲会场霎时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等着看张齐娥怎么回答。她想了想,回应那位男士说:“如果我只躲在丈夫后面,他是不会喜欢的。我们夫妻就像跳舞那样前前后后,有韵律节奏。我的丈夫不在意我太漂亮或说话太多,我们重视的是寻找一种有智慧的夫妻关系。”

这就是张齐娥,这只是她迎面挑战的一个场景。身为女人,她的冒尖,她的激进,她的想法,她的创意,并不是每次都得到男士的赞同。但是,她从来不感觉气馁,有着“水”的特质,她会疏解自己。

有些人认为,优秀的女人会和男人争天下。张齐娥说,这是没有必要的担心。女人不管多么成功,多么优秀,‘潜伏的智慧’会告诉她,不会发展到相争,而是做到相容。

能干的女人像八爪鱼

她把能干的女人比喻成“八爪鱼”,因为有八只手,可以同时做八件事,但是要做到伸缩自如是需要智慧的,但八只手能够同时运作,也是本能的一种自我。“这种本能,让我们在生活中,总是免不了要协调多方面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那条线,如果往前走危险,就要以退为进。”

当然,有一小撮人最终将被淘汰。那些知道界限,能攻能守,以退为进,这就是“难得糊涂”。“有了对自己,对家人的追求,有了目标,那就能知道什么时候放,什么时候攻。当你不知道目标,也不知道怎样达到目标,问题就来了。”

那么,“八爪鱼”受男士欢迎吗?张齐娥幽默地说:“他们在脆弱时,很喜欢八爪鱼,因为他们做不到。但是,在他们强悍时,可能认为八只手是多余的。”

如果女人有“八爪鱼”的能力,再加上男士的优势,不是更强大吗?张齐娥补充道,当然,女人也要怎么知道“八爪”,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手伸长一些,帮他们拎起来;在他们不需要的时候,萎缩一些。

城市多元,女性更多发展空间

城市的日新月异,离不开女性的作为。在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的眼里,21世纪是女人的世纪。以前的女性没有工作足不出户;现在,工作女性越来越多。即使在家里借助一台电脑,女性就可以工作,还可以兼顾家庭。

张齐娥赞同城市给女性创造很多机会,但是也给女人带来变数。挑战在于,现在的女人不仅要工作,也要家庭。她举例说:“女儿仁榕,她要选自己喜欢的工作,精神上享受的。她追求的不是一碗饭,也需要玫瑰,甚至还有肥肉。女性的期望大了,而且多元化了。”

城市的多元化,反映了女性思维的多元化。这意味着,社会提供的生活素质不能那么单一了。她说:“这个变数的好处是,能够创新。挑战在于,如果不能掌握自己的重心定位,就会迷失。

张齐娥坦承,城市化飞速发展带来了诸多负面影响势,城市人变得迷失了。大家各忙各的,不给自己时间,不给对方时间。城市人缺乏沟通,他们不用心、不感恩、不珍惜。还有一些人好财好权,他们执着于这些表面的浮华,心境又怎能安静下来,专心做好专业呢?

“这就好像电子时代,有人认为好,提高效率带来资讯;有人却认为带来压力,希望回到原来的朴实时代。这是矛盾的,但是我们回不去了。关键在于,城市的女人如何抓住城市多元化带来的机遇和选择,在多元化发展中取得定位。”

但是,她相信,女性在城市中有着很大的发挥空间,她们天性的善良、温柔、和平、智慧,可以改造城市的气候。

开拓中国,寻找大同

在五年前卖掉泰国的乐古浪杜斯特尼度假村(Dusit Thani Laguna)开始,悦榕集团的发展重心已慢慢从泰国向中国转移。2013年,集团将在上海、天津、重庆、成都、海南开展新店。接下来四年,中国版图上还有13家新店亟待开业。

悦榕集团2012年第三季财务报表显示,中国游客入住集团海外度假村比2011年第三季增长89%。尝到了中国市场的甜头,悦榕集团深化开发中国市场,在2011年,集团在中国发行了“中国酒店基金”。

目前,大儿子仁桦担任中国区负责人,仁榕在企业服务处工作,也需要在中国飞来飞去。张齐娥在两年前参加了清华大学的短期课程,进一步接近中国。现在,她在悦榕集团重任之一就是负责中国业务。

她说,自己的工作是“游山玩水,吃喝玩乐”。要完成这八个字的任务,并不轻松。“我的工作需要发现,酒店用什么来吸引客人?我们找到了,历史文化是一个重要手段。”

“我先生是学经济的,我是社会学出生。我们‘意外地’成为商人。”张齐娥谈起商业和文化的关系,别有一番体会。

这个过程,就像当年探寻悦榕的形象定位时,夫妇俩,还有先生的弟弟何光正,不断反思“豪华”的定义。意大利大理石加镀金水龙头,那只不过是富豪的家。在反复讨论后,他们终于意识到,在今日的拥挤的城市,最豪华的是“空间”。

中国有着五千年悠久的历史文化,张齐娥认为,必须要有大文化的眼光来甄别,这不是讲深刻道理或是表面写写画画,而是深入浅出带出文化。历史是当地特有的文化,还有自然文化,比如海洋、植被。这些较长远的文化考量,带出了悦榕对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视。

中国的一个小镇,可能都有十多个新加坡大。每次遇到新加坡是小国的尴尬时,张齐娥就会想到一个词:国小气大。新加坡有专业化透明化的组织结构,不因人,不因关系而改变,或许对中国还有借鉴作用。

她不断观察、思考两个国家之间的异同。比如,在中国和合作伙伴交换礼品,可能是酒或者小点心,这在新加坡是没有的。中国的喝酒方式多样,敬酒、随意或一饮而尽;在新加坡喝酒只是cheers就可以了。

张齐娥也自嘲,自己不购物,不打高尔夫,是个让人觉得闷的人。但是,她享受高效率的工作。“我请对方为我准备简单的工作餐,我和他们谈项目,直入正题,不用送礼,不用应酬,这是新加坡式的风格。”

另外,中国家庭长幼有序,职场级别高低分明,这方面新加坡倒显得轻松了些,但是有时又过度了些。

遇到这种困惑,张齐娥有她的思考方式。“小时候,我家邻居就有印度人,我妈妈是一个很好的‘种族’引导者,告诉我待人不分种族肤色。我成长的年代也发生过种族暴动,这些告诉我们:人类是追求和谐的。既然如此,我们应该接受彼此的不同。”

个人可以有权利喜欢或不喜欢对方的说话或习俗,但是个人不能做出一种行动来贬低对方。“以专业化的行为为基础,尊重对方是前提,这是大同,是目标。”

在寻找大同的过程中,善于观察分析的张齐娥不仅找到区别,更找准了自己和悦榕的定位。“以悦榕为例,我们将保护自然资源放在首位,当这种社会责任与企业利益不矛盾时,我们的利益相关者就能接受‘小我’与‘大我’的关系了。”

今年1月,张齐娥应邀去纽约演讲。她发现,在美国的移民社会,对中国的理解并不多。“中国不仅推动全球经济,也给全球带来哲学、文化上的思维。不怕不同,只是怕找不到共同。”很多冲突来自无知。她认为,东西方的对话交流,不能治好政治外交,还需要民间的渠道。

投资法则,勿动三桶金

回想当初创办悦榕庄,张齐娥笑说,那是个又纯又蠢的决定。“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们马上去做。等作了研究,才发现这实在是个冒险的决定。”

现在是否还能冒险?张齐娥说,她要准备”三桶金” : 一桶金养老用,一桶金给孩子的教育,一桶金给孙子。有了这 “三桶金” ,她就能赌得起,输得起。

张齐娥是有储备的习惯的。在读小学时,她就把过年那几毛钱的红包钱省下来,然后去市场买两毛钱一尺的布料,花四元钱做一件衣服。“同学之中,有的比我富有,但是我比她有创意,这样我们就扯平了。”没有物质宠爱,却锻炼了创意才能,这是社会学家的经济头脑。

张齐娥的工作活动经常需要出席不同场合,她的着装每次都有新花样,搭配总是令人眼前一亮。她透露,自己喜欢在洋人市场找布料,找个好裁缝,然后找时尚杂志里的款式,这样做出价格公道又有创意的衣服!她看着脚上的那双鞋说,“这双鞋100多块,算是比较贵的。通常我都买那种20-30元的鞋子,最好在降价时买。最好穿的,是我在泰国买的那种十多块一双的!”

难以令人置信。眼前的张齐娥身上能叫的出名的牌子,恐怕只有手上的那块“欧米伽” (Omega)手表了,她说,那是她十多年前幸运抽奖的奖品!

她似乎在金钱消费上有些“自虐”,可是她却一本正经的说,她从不感觉需要名牌,她的消费不以金钱来衡量,只要满足了审美情趣就可以了。“来自老公和家人,朋友同仁的赞美和欣赏,让我得到满足,也满足了我的审美观。虽然有时我穿的并不美,但他们是我精神上的知音。”

张齐娥若有所思地说,她这个年龄,交朋友有选择性。那些给予她信心、提拔她、支持她、接受她、疼爱她的人,是要交的朋友。其他的,可以放在圈子之外。

“过去,我经常谈女性话题。其实,男女的划分是人为的。男人也可以潜伏着柔,女人也可以潜伏着刚。社会应该打破男女、内外、老少、高低的界限。人和人之间需要有心,需要为对方花时间,这样人们才不会迷失。”

她说,丈夫在她的影响下也开始注重品味和着装了。双方有开放的态度,在变的时候就会有条不紊。“女人一定要变,要变得让男人欣赏。以前我不爱穿红色,现在喜欢了,黑色反倒少穿了。但是,这种变化一定要应时,要平衡好自我与大局的尺度。”

谈到城市的年轻人,张齐娥流露出一些担忧。现代人变得迷失,乱了心,其实也是因为家庭缺乏老人的指引。老人家在一个家庭的角色非常重要,当年她生孩子时,老人家对她的照顾,让她受益一生。下一代需要长辈的牵引,这样的家庭多些稳固,社会多些和谐。

随着公司业务逐渐走上正轨,张齐娥能有些时间和家人相处。上个周末,她和家人一起观看影片 “Last Dancer”。看完后,夫妇俩和孩子们讨论剧中情节。这是张齐娥教育子女的重要方式:讨论和分享,而不仅仅是花时间陪在孩子身边!

忙碌的张齐娥也留些空间给自己,身忙心静,偶尔练习瑜伽或者发发呆,有时邀朋友玩玩麻将,她说自己是经常输的那一个!

在张齐娥的回忆里,香港南丫岛,那棵见证爱情生活的榕树,是永远不能抹灭的甜蜜。是否还愿意回去呢?张齐娥笑笑说,我更希望回去大学,查疑解惑。人生的核心是心态,人要去理解当时的命和缘。

末了,张齐娥简括过去,分享了未来的计划:

20岁,为优秀的人打工;
30岁,跟优秀的人一起工作;
40岁,找优秀的人来工作;
50岁,培养优秀的人来做;
60岁,交一些精神知音;
70岁,和更多的年轻人一起;
80岁,和很多的幼儿在一起;

这些计划看起来,没有奢望,该有的活动属于该有的年龄。属兔的她,有时像“虎妈”给人严厉的印象。但是这位以专业精神要求自己的虎妈,眼里却闪烁着顾盼流离,或许夹杂着摆脱迷失的渴望,这是那头油黑的长发挡不住的。潜伏着的她,是一个思行若水,知己知彼的普通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