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维兰的“巴淡王国”...

克里斯.维兰的“巴淡王国”

14422

64岁的克里斯·维兰 (Kris Taenar Wiluan),是金声能源 (KS Energy) 的主席兼总裁。每两三天都会到巴淡岛视察的他,对那里的熟悉程度,用闭着眼睛来形容是不夸张的。克里斯早在80年代初就开始驻扎在当地经营石油天然气货品和提供服务。他在新加坡和印尼的两家上市公司,2011年总营收逾6亿美元。从在岛上开辟丛林,修建道路公共设施开始,他还帮助当地渔民子女的教育,当地人称呼克里斯为“巴淡之王”。随《时代财智》进入巴淡岛,了解克里斯·维兰如何把小渔村变成大工业园的传奇故事。

巴淡岛 (Batam) 对新加坡人来说并不陌生。它是印尼3万个小岛中距离新加坡最近的一个小岛。因为那里免税和低物价,成为新加坡人消费和游玩的后花园。在新加坡丹拉美娜 (Tanah Merah) 渡轮码头,每15分钟就有一班船开往巴淡岛,全程25分钟。

克里斯是这条航线上的常客。身材高大的他,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虽是印尼华裔,他却不谙华文。当渡轮抵达巴淡时,克里斯的出现,立刻吸引了这个小码头工作人员的注意,他们在十米之外就亲切殷勤地对他打招呼。克里斯轻快地通过了简易的巴淡海关,然后来到出口附近的一个特别办公室。记者注意到,墙壁上挂着克里斯和印尼尤多约诺总统的多张合照,这里主要供克里斯在码头接见宾客之用。

在行程开始之前,随行人员告诉记者,新加坡金声能源只是克里斯业务的一部分。一定要来巴淡岛,才能看到他真正的商业王国的蓝图。

乡村里的高科技工业园

岛上的小路弯弯又长长,路边草丛随着窗外飞逝而过的电线杆,似乎让时间倒回30年前的乡村。小镇上,没有匆忙赶路的行人,没有高楼和抢位的车辆。正午强烈的阳光,让这里的一切行动变得慵懒而悠闲。进入眼帘的画面,实在难以与石油及天然气联系起来。

穿过小镇,建筑风格很快发生转变。一公里视野在晴空万里的衬托下,一排排蓝顶白墙的厂房越来越集中地出现。不到20分钟,记者一行已从渡轮码头来到了卡比工业园 (Kabil  Industrial Estate)。

克里斯在30年前已在巴淡起步,如果他的命运从此被石油天然气占领,那么卡比工业园就是他每天进出的加工厂。坐落在东海岸的卡比工业园,占地420公顷,园区聚集了石油及天然气中枢领域的生产装配和服务业务。

这座工业园在1990年初由印尼的斯特拉玛斯集团 (Citramas) 投资兴建。克里斯正是该集团的创办人兼主席。目前,园区入驻的企业近三分之二是集团旗下子公司。其中一家子公司——Citra Tubindo Engineering (CTE),不久前完工了一座钻井台,它将用于和印尼国家石油公司联合开采Cepu油气区,这将是印尼第二大的石油开采项目。

在CTE厂区足球场偌大的红土地面上,停放着几架正待安装,如黑色巨人般的钻油台。今年8月,他们已提前完成价值6000万美元钻油台交货合同,客户是Exxon Mobil。公司总经理Richard Briscoe非常自豪地告诉记者,CTE 拥有自行开发设计工程的能力,一架钻油台几乎七成是自产的。当然,钻油台需要特殊的钢材原料,需从泰国,南韩和日本进口。

第一位巴淡设厂企业家

克里斯的生意是从石油无缝钢管起家的。Citramas集团的另家子公司——DSAW就是从事大型钢管的生产基地。只见一片片大型的钢板被送入巨大的机床里,不到一会,任凭多么厚韧的钢板都顺从地被机床的手臂卷成标准的圆形。

DSAW的工程师介绍说,这里生产大型钢管,品质获得美国石油学会(API)认证,主要供应海外市场。而且,这里也是印尼最大的管材制造商。

为了让完工的石油工程设备顺利地交货,克里斯开始在工业园修“路”。工业园内175米的深水港码头,能容纳3万载重吨的轮船;第二期码头能容纳6万载重吨货轮。这五个码头,在卡比工业园的石油及天然气企业,就能够通过港口自由出入,并为新加坡的能源及天然气企业到卡比投资做好准备。

让记者印象最深的是,坐落在园区的Citra Tubindo公司。这是克里斯发迹的根据地。巴淡市长阿赫默德 (Ahmad Dahlan) 受访时告诉记者说,克里斯是第一个把生意基地设在巴淡的企业家。

巴淡岛占地415平方公里,人口约100万人口。30年前,岛上只住了一些渔民。现在,从外地进入岛上打工的人正在增加,单单在克里斯的企业工作的员工就有约6000人。

1976年,克里斯的起步生意,其实也只不过是供应餐饮给那些工地钻油井工人,或是周末提供一些娱乐或录像节目给他们。那时,他仅有一位助手。

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终于来临。他说服杜邦 (Dupont) 把设备从新加坡移到巴淡岛存放,这是他争取的第一单大生意。杜邦给他一个月时间,要求把4万吨油井用钢管存放到巴淡仓库。

“我同意了,尽管我知道那是个艰巨的任务。我说服新加坡的一个合同商,把卡车借给我。我又跑到一家驳船公司,借给我驳船。当然,我没有钱,只是去谈。最后,卡车上了驳船,驳船开到了巴淡海边。那时没有先进的电话,我们只有手提无线电话机。”

克里斯成功地存放了这批钢管,他开始接进钢管加工业务。“我受到两边的压力。印尼政府这边认为,高规格的设备工程风险很大;而一个客户公司Mobil也告诉我,他们不接受印尼本土制造的钢管,因为无法达到品质要求。”

现在,Citra Tibindo已成为印尼知名的油田无缝钢管生产商。在2007年,他们在卡塔尔的天然气公司项目中,以有竞争力的价格提供高质服务,Citra Tubindo被艾克森美 (Exxon Mobil) 授予最佳供应商。克里斯和Citra Tubindo团队终于扬眉吐气。

克里斯说:“尽管这是一个很高的荣誉,风险也很高。油田设备需要钻孔,精准,再加工。我们的工程人员刻苦耐劳地去做。过去,钻油台多数在英国建造,因为人工高也难找人,后来转移到挪威,现在来到新加坡。”

现在,Citra Tubindo的客户名声响亮,如艾克森美孚、Conoco 飞利浦、壳标、BP等大型知名国际客户。巴淡岛不断引起跨国大型石油巨头的注意,对面的新加坡岛,或许开始感受到这颗钻井之星的光芒以及带来的压力。

记者问克里斯,他在巴淡岛上的企业的数量和营运规模如何?这位谨慎的企业家以笑回应。在福布斯“40名最富有的印尼人”排行榜2010年榜单显示,Citramas集团旗下有35家公司,克里斯以2亿4000万美元身家位居第40名。

Citra Tubindo在1989年于印尼交易所上市,完工的钻油工程设备,通过新加坡上市公司金声能源进行分销。Citra Tubindo以巴淡为基地,目前已把制造扩展到马来西亚、越南和泰国。财务报告显示,这家公司2011年营收为2亿零404万美元,净利润为5,017万美元。

克里斯新加坡的上市公司——金声能源集团2011年的营收报4亿9274万新元。由于上年亏损,2011年仍处在扭亏状态。新加坡金声集团旗下主要从事油田设备的工程与安装,贸易,销售,项目出租与管理,投资等方面的业务。这些子公司不仅在新加坡,也延伸到中国。

因为错过而成功

商业版图强大,克里斯却为人非常低调。尽管他是福布斯富豪榜的榜上常客,2006年和2007年,他名列“40名最富有的印尼人”第31名和第35名。

1979年,刚刚三十出头的克里斯把家族的化工生产制造、食品烘烤原料和分销的业务进行重组,成立Citra Bonang公司。父亲是生意人,给他留下家业却没留下钱财。在此之前,克里斯曾有过短暂的五年打工历史。他曾在一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上市公司担任总经理。1976年离职后,他开始自己创业之路。

俗话说,成功一定要把握机会。但是克里斯的成功,却因为错过一班渡轮。

当时,年仅28岁的克里斯生意刚刚起步,巴淡每天只有一班渡轮回新加坡。一天,当克里斯急匆匆地赶到码头,却发现已错过了回新加坡的渡轮。他懊恼地坐在岸边,背后是黑沉沉的巴淡岛,海浪一遍又一遍地拍打着堤岸,对岸新加坡的点点灯火却越来越明。离新加坡这么近,这里不是一个很好的据点吗?

为何把业务设在巴淡岛?克里斯说:“巴淡具有战略性的地理位置,它与新加坡隔海相望,仅半小时航程;去巴淡岛的机场只需10分钟;港口码头,货运便利,供水充足。除了这里,我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地方。”

克里斯坚信巴淡岛在石油天然气服务枢纽上未来潜力。他开始了艰难的游说。银行人员听了“巴淡计划”,只是微笑摇头。新加坡的商家,始终认为巴淡岛只是一个小渔村。在他的周围,资金、业务、客户、政府甚至媒体几乎没有一个看好他的计划。

终于,他成功的说服印尼国家石油公司(Pertamina)和其他石油公司,考虑将巴淡岛作为基地。于是,经新加坡从印尼外岛经新加坡到巴淡,这为克里斯提供了价值约100亿美元的服务和石油天然气设备供应。

马来西亚柔佛州靠近新加坡,许多石油天然气企业将那里作为一个备选地点。随着巴淡岛不断完善,逐渐吸引一些石油天然气企业前去投资。克里斯不断引进现代化的基础设施,又建造海关和港口完善物流服务,以增强它与周边国家的竞争力。目前,已有30多家石油天然气相关企业入驻工业园,其中不乏来自新加坡的胜科海事(SOME)、美国的帕克钻井(Parker drilling)等知名企业。

战略过海,设点新加坡

克里斯的家有几处,雅加达、巴淡、新加坡都有他的家。他在新加坡的牛车水设立办公室。这个办公室的功能以行政为主,主要负责卡比工业园的相关业务。那里,有工龄超过30年的老员工。

如果巴淡岛比喻做大后方,那么新加坡就是克里斯的前台。

随着巴淡岛的油田设备和服务业务日趋壮大,克里斯更渴望在行业内打造国际形象。2006/2007年,克里斯在新加坡一口气兼并了三家能源企业:金声能源(KS Energy)、亿国丽拓 (Aqua-Terra Supply)和新顺发(SSH Corporation)。当时,金声能源是知名的油田设备和工程与分销商,新顺发专长管材的供应与分销,亿国丽拓则擅长海事设备。

在新加坡的大手笔狂扫能源,奠定了克里斯在业界的市场地位。从此,他运用新加坡的品牌,不仅更方便接近大型石油天然气客户,也打造出延伸向世界的平台。

为了进一步稳固在全球石油天然气公司地位,2007年,克里斯又通过“金声能源”收购了北欧奥斯陆的上市公司——Atlantic Oilfield Service,这家公司是欧洲北海认可的钻油和油井管理服务供应商。克里斯非常清楚,得到这家公司,将为自己在北欧的油田服务如虎添翼。

市场的竞争,经济环境的动荡,也逼迫克里斯开始思变。公司太多,人事设置太多,下设的仓库太多,不仅影响管理沟通的效率,而且行政管理和运营费用也会上升。于是,2008年,克里斯做了大胆的举动,决定将新顺发和亿国丽拓,两家上市公司除牌。

克里斯回忆当时的情景说:“这是一个很挑战的决策,新顺发有1万多股民,亿国丽拓有5000多股民,除牌的提议必须征得95%股民的同意。”

克里斯以平稳地口气说:“最后的结果是,除牌提议顺利通过了。我们对未来的计划和设想,说服了股民。”

既然现在已经做得不错,是否想过更换金声的公司名称,换作自己的品牌?克里斯笑了笑说:“收购金声时,它已是一个较成熟的业界认可的品牌。为何不继续延用它呢?如果换作自己的名字,不一定能比以前做得好。”

克里斯就像一个大手笔的裁剪师,不断的修剪,完善,巩固自己的企业王国。金声能源和中远南通造船厂合作建造的两艘大型优质钻油台,将在2013/2014年交货;在今年年底,金声的印尼子公司又从一家大型石油商那里,获得9800万美元的钻油台合约。

做生不如做熟

由于欧洲和美国经济受债务影响,这给欧洲的油田市场供应也带来不确定。

目前,印尼有180座浮动钻井台。印尼政府期望加大石油开采,这将刺激对钻井台的需求。其次,印尼市场对石油专业管的需求在120,000公吨,大部分要求优质级水准,这个需求将给CitraTubindo 带来巨大商机,因为市场上合格的供应商为数不多。

目前Citra Tubindo的石油管在印尼的市场占有率约50%,克里斯对前景表示乐观。有人建议,为何不去开一家银行,或设立一家船运公司,克里斯以一贯缓慢的语气说:“我不是一个喜欢冒险的投资者。并不是所有的东西我都能做好,做我擅长的就好。”

虽然克里斯投资保守,但是Citramas集团下的产业呈现多元化面貌,不仅有油田设备、船舶、钻井服务、渡轮码头,还有酒店和多媒体等业务。

巴淡岛Nongsa渡轮码头有两座风格迥异的酒店,内有名家设计的高尔夫球场的Nongsa 度假酒店,另一家是以海上运动和绿色旅游见长的TuriBeach酒店。不说不知,这些都是Citramas集团旗下产业。

巴淡岛加入自由贸易区,克里斯更加看好巴淡岛的投资潜能。就在今年10月,中国国有的中石化公司已经开始了在巴淡岛自由贸易区的石油仓储基地建设工作,据悉,这将成为东南亚最大的原油存储终端。

未来,克里斯将继续关注投资小型特殊市场的商机。他相信,生意就是和人有关的事。作为上市公司,企业必须不断维持和增长股东价值。而且,管理团队必须专业地去提升团队合作。企业也要有国际形象,尽量为当地社会做些不同的贡献。

身为印尼华人,克里斯深有感触地说:“不管什么时候投资,我都会考虑这是否有利于印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