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水墨,艺术品投资新...

中国当代水墨,艺术品投资新范畴

8203

 

一幅三尺见方的山水画可以卖到500万;一件半米高的青铜器可以卖到900万。业内人说:“粮油是一分利,百货是十分利,珠宝是百分利,古玩是千分利。”在收藏品市场要想听到神话并不困难,齐白石作品《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在中国嘉德2011年度春拍会上拍出4.255亿元(人民币)成交价,就刷新了中国近现代画的纪录。

全球艺术投资热情高涨,尤其是在亚洲。以现代中国来说,进入了负利率时代,由于投资渠道还有待完善,民间的企业和老百姓的大量闲钱急寻有回报的出路。而西方发达国家的发展轨迹显示,当经济实力达到一定水平时,居民投资方向会渐渐由房地产、股票等转向需有相当专业水平的艺术品。

据凯捷(Capgemini)和美林(Merrill Lynch)2011年度《世界财富报告》(World Wealth report),个人净资产值超过100万美元的亚洲人约有330万。报告指出:“新兴市场富豪数量的猛增正扩大全球投资市场的热情。”这些人的财富总价值逾10万亿美元,令欧洲那些高净资产值人群也相形见绌。

艺术品投资现已进入投资主流,尤其对亚洲新富而言。尽管艺术品市场很容易受到冲击,但是亚洲快速的财富积累很可能会使更多投资涌入艺术品及酒类等替代投资产品上。即便在欧债危机肆虐并冲击地区股市时,截至2011年11月,梅摩高级艺术品价格指数(Mei Moses Fine Art Index)仍然增长了11.8%。

致力于投资和推广中国当代水墨画近二十年的画廊老板麦克·葛德辉(Michael Goedhuis)在接受《时代财智》专访时说,投资艺术品范畴所伴随的是高额佣金和储存及保险费用。“然而,艺术品可以成为一个有趣的投资多元化组合,既可以享受丰厚的回报,又可拥有美学体验。”

当代水墨,投资价值升温

在葛德辉看来,中国目前正在经历一场真正的“文化大革命”(Cultural Revolution),但是这个不是限制艺术,而是在诸如电影、音乐、剧院、设计、舞蹈和文化得以更加开放,通过新一代收藏家带来艺术投资快速增长的时代。他说:“随着东西方在欣赏品味和市场地位中的不断趋近,中国艺术品价格将继续攀升,目前,以中国当代水墨画为例,其价格平均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

学术上是如何定义中国当代水墨画(contemporary Chinese ink art)的?

中国画画家大致可被分为三类:一类是学院派,他们有较强的绘画功底,以继承传统而死守一道,不敢创新和突破常规的形式法则;另有一类画家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没有任何绘画功底,他们的随心创作通常不会为社会所认可或留传于世。

而第三类画家,他们不满足于掌握传统技法,一方面博采众长,吸纳西方艺术精华,另一方面把传统笔墨的内涵拓展延伸,集各家所长,把传统与现代,工笔与写意,笔墨与色彩,时代与创新紧密地联系起来,使自己的创作灵感与时代发展的脉搏紧密地联系起来,博闻强识,因而,创作出了具备时代特色的当代水墨绘画作品。

“当代水墨”已经构成艺术圈的一个新现象,新潮流。

当前,对中国当代水墨画感兴趣的人群不断增大。但是,当代水墨画显然不会沿袭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步伐,因为这两个领域的藏家、市场发展模式和针对人群一直就不同;而且这种差异还将继续,相对其它艺术形式来说,中国当代水墨艺术还是比较新的。

葛德辉多年来将自己的工作重心一直放在对中国当代水墨画的推广上。他说:“中国画已经深深受到当代西方艺术创作方式的影响,中西文化的撞击使得当代中国画创作迅速向前发展。水粉、水彩等技法的运用,融合在中国水墨画中,形成了一种全新的视觉体验和绘画语言,非常具备欣赏价值和收藏价值。”

他坚信,在许多中国当代艺术形式当中,中国当代水墨画会逐渐成为一种新潮的艺术收藏,受到越来越多的艺术投资者们的青睐和追捧。

挑选画作,慧眼识真才

葛德辉说:“许多当代水墨艺术家都有一个雷同之处,那就是他们大多有漂洋过海的生活经历。”

中国画一味追求的“笔墨情趣”在现阶段已经失去新意,中国画的技术手段在达到巅峰水平的同时,也变成了僵硬的抽象形式,成功的作品非常有限,而且多数后人无法超越古人的遗作。这样,舍弃旧的理论体系和对艺术的僵化的认识,重点强调现代绘画观念成为新派中国画创作的趋势。

他说:“生活在现代中国的当代水墨艺术家,他们既没有被全盘西化,更不会抱住国粹不放。这也是中国当代水墨画所产生的前提。”

对于如何鉴别名家名作,葛德辉说:“最好的投资机会是崛起中的艺术家或中层艺术家,除了引领市场之外,我也会努力发掘新人新作,在中国的知名当代水墨创作艺术家不过百号而已,我与其中许多建立了联系,在推广过程当中,信任是最重要的,而更重要的是画家作品的质量,鉴别出具备潜力的画家佳作,是核心所在。"

他坚持带领出色的画家作品到海外去参加展览,美国的几家大型的博物馆和美术馆都在举行与中国水墨画相关的展览,不仅涵盖古代书画,当代中国画也在逐渐吸引他们的注意。他也透露,现在在中国发现潜质画家的搜索成本也越来越高。中国城市在不断开放,画家和外界的接触机会也在增加,而画廊经纪也越来越多。

当然,不能不说的是,这样的现状与中国画在金融危机之后拍卖市场的强劲表现不无关系。在西方视觉的关注下,中国画呈现出一种新的景观,尤其是中国当代水墨画,有更多的珍藏升值潜力。

被问及他的个人经历时,他谈到:“其实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当代水墨画运动就引发了欧美学者、藏家的关注。而随着当代艺术在金融危机遭受重创,当代水墨画在拍卖市场上的杰出表现再次吸引了西方人的视线。”

他强调:“想让世界接受,就要先让西方人真正理解或者介入中国水墨画,这是中国当代水墨艺术得到世界认可,具备艺术价值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其实,这也是葛德辉的工作重心所在。

价值低估,值得进场

或许现在对于卖家不是个好时候,但却是买家的良机。从2008年年底到2009年,中国当代水墨画艺术品价格已经取得大幅攀升,期间不过只经过十几年的时间而已。

葛德辉在纽约和伦敦都有画廊都经营着中国当代水墨画,位于伦敦的画廊是在1989年开设的。“我一直力推中国当代新水墨画有我的理由,不仅因为它们的艺术价值被低估,还在于它们目前的价位相对适中。当代中国画家创作了很多有意思的作品,藏家能够珍藏到非常优秀的作品,其中画作的质量最重要。”

他目前代理的众多中国当代水墨画家,其中包括刘丹、秦风、曾小俊和李津等多位知名当代艺术家。据他介绍,他所代理的画家画作价格差异很大,低至几万美元,高至50万美元,甚至有些在拍卖会上拍出了惊人的价格。

葛德辉也提醒说,同样一幅中国画,在中国的售价可能会超过海外。相对国内市场对中国艺术的接受度和需求已经成熟,画家在国外还需要一定的认知度,尤其是年青画家,而国外可能是一个能买到中国画最好价格的市场。

刚刚在新加坡滨海湾金沙(MBS)举办完画展的葛德辉,对新加坡藏家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们均受到过良好的美学教育,对当代水墨艺术非常了解和欣赏,其中不乏律师、医生和银行家。然而,就中国画的海外推广和鉴赏而言,目前仍然面临许多困难,其中障碍之一在于西方人对传统中国艺术方面所受教育有限,在这一领域没有培养其相关的鉴赏能力。因此,他们无法辨别中国绘画在各个时期和当代的细微差别,更无法找到当代中国画作品的欣赏语境。

葛德辉说:“让西方人真正理解中国艺术品的美丽,非常重要,也极具挑战性的,这也是我们巡回举办画展的目的。比如我在今年六月在伦敦画馆举办的展览,就是为了让中国当代水墨这种新的艺术形式在国际上崭露头角。”

虽然经营者一片看好前景,但也有业内分析家警告说,艺术‘高潮’带来投资者,也伴随投机者,盲目跟风会制造出许多假象和泡沫。毕竟,投资者或收藏者不希望艺术市场成为一个步房地产后尘,挤出大量泡沫,或者暗藏“击鼓传花”风险,最后一棒无人敢接,市场秩序扰乱,最终结局“画”只是一张“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