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棕,珊顿道的思想者

李棕,珊顿道的思想者

16080

白云的影子挂在碧蓝色的玻璃外墙上,海水的浮光与移动的阳光尽入眼帘。从远处眺望,滨海湾的摩天楼群像一只只在海面整装待发的战舰。新加坡滨海湾,更是全球十大最昂贵办公地点之一。

位于哥烈码头的华联企业全球指挥部——华联海湾大厦(OUE Bayfront),就坐落在这里。面朝海水,背靠众多摩天大楼,敦实的风格卓尔不群。海湾大厦的入口处,伫立着一尊3米高的雕塑《思想者》。雕塑身体面向滨海湾,那表面沉静而隐藏于内的力量,就如思想者的名字令人深思。而雕塑的背后就是华联廊桥,不偏不倚地坐守在市区与珊顿道接壤的黄金地段。

《思想者》的成功,在于大师罗丹精心的创作细节。无独有偶,“Big Thinker”也出现在华联企业(OUE)2012年上市的公司年报封面上,讲述了华联企业执行主席李棕(Stephen Riady)和他的团队一场思想力和行动力成功结合的故事。

回忆起2013年年初华联参与星狮(F&N)的收购战,李棕的眼神仍然充满了兴奋。“这是一场艰辛的争夺战,也是我人生的一次突破。”

这场收购战一度引发了多重关注,从新加坡本岛到东南亚区域,上至政府下至百姓,收购者场内的横向竞争,场外纵向联合。虽然由对手最终胜出,让战情急转直下,但是有机会参与一场100亿美元规模的大战役,李棕虽败犹荣。有业内人置评说:“这是个没做到生意,却赚到吆喝的大买卖。”

不在乎胜败,只在乎拥有

在新加坡的珊顿道圈地,如同在美国华尔街拥有话语权。这条普通的街道,不仅缔造了无数的金融传奇,也象征着执掌牛耳的地位。

盘点李棕和他企业集团旗下的资产,它在珊顿道一带已经拥有五座标志性建筑。这包括哥烈码头的海湾大厦、珊顿道6号(原星展大厦)、珊顿道78号(现‘力宝中心’)、79号安顺路和莱佛士坊1号。

这五个亮眼的商业资产,不仅让李棕和他的企业集团在珊顿道上理直气壮地站稳了脚跟,也给他个人增添了不少风光。李棕笑着说:“星狮收购战过后,有不少投资者找上门来和我们谈生意。一旦知名度打开,就会有更多的机会。”

回想起在大学毕业后自己的第一个收购项目,李棕记忆犹新。虽然只是1000万美金规模,可是对方要李棕拿出1000万证明他的实力。“那是一个无法发挥速度的收购!过后我就意识到,做生意一定要有track record(业绩记录)。”

如果拥有1亿的能力,却被对方估计在5000万,这等于失去的一半的机会。在他看来, 如果有实力,却因为没有业绩记录,这实在是吃亏的事情。况且,他的父亲是“印尼钱王”,这不允许对方给自己打折扣。

于是在一次次的大小商战中,从1000万到2000万,从1亿到5亿,李棕一次又一次刷新了业绩记录。在这个过程中,他对成败和得失也有了更清晰的看法。

就在三个月前,李棕在纽约刚刚结束了一场收购案。起初,他的投标价是6亿。在三个回合后,李棕提高到6.7亿,但是项目最终却被报价7.3亿的一方拿到。

只要增加6000万就拿到了,为何放弃?李棕解释说,机会必须符合我们的远景。在机会面前,我们必须衡量风险,回报和承受能力。

虽然没有标得,李棕并不觉得失落。他认为,成功的业绩记录不能以拿到项目来衡定。某种意义上,还包括活跃的企业表现,以及经营一个受人尊敬的企业。“我们每次都要争取拿到最好的项目。即使拿不到,我也要让别人知道我们是认真而谨慎的。别人也会欣赏我们的努力,尊重我们。”

48小时闪电式决策法

俗话说,虎父无犬子。五十出头的李棕不仅有着父亲的沉着稳健、风趣睿智,而且学贯中西,长袖善舞的他,在这个时代面临更多的机会选择。李棕说,父亲那个年代办成一件事需要吃很多顿饭(应酬),我这个年代更要讲求速度。

“我相信,谁都喜欢和快速做决定的人做生意。”李棕的话语,夹杂着从量变飞跃到质变的喜悦和兴奋。“当我们做到20亿,30亿的生意时,就没有人再来问我是否有钱。相反的,找我们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的决策速度越来越快。”

实现这个速度,李棕花了20多年的时间。“现在有些规模上亿的投资,我们能在48小时内做出决定,有些甚至是当天和对方谈了就能决定。”

在一次又一次的并购战中,李棕不仅打响了自己的品牌;而且,对赚钱的计算方式,李棕也有自己的一套法则。

2006年,李显龙总理主持的国会还为开设赌场展开辩论时,李棕就意识到新加坡酒店业的春天就要来临。于是,他在第一时间约见大华银行商讨买下文华酒店(Mandarin Orchard Hotel)。那时文华酒店的成交价是5亿。到了2013年,文华酒店的市值已增长至17亿。

在2010年,当李棕瞄准目标收购珊顿道上的星展大厦时,他不惜在市场上“抛出”旗下其他资产来试探最好的价格。他捷足先登以8亿7000万拿下星展大厦,后来者只有抱钱兴叹。在短短6个月,星展大厦的市值升至14亿。2011年,华联企业斥资近2亿5000万收购樟宜机场的皇冠假日酒店(Crowne Plaza ),李棕不仅买下现有的320个房间,他更加看中的是酒店旁边那块空地,未来可以再建200个房间。

在美国曼哈顿商业区的资产收购,李棕专挑那些高楼大厦下的“小矮个”。“我们投资的是Air Right(空间发展权),如果这栋7层建筑附近有一栋60层摩天楼,它未来的升值空间已经在那里了。”

李棕坦言,从来不会把眼前赚到的钱做首要考量,潜藏在表面下的升值空间才重要。他说,现在的华联企业,不是缺乏机会,而是来自如何选择的挑战。尤其水涨船高后,华联企业又上升到竞争的新高度,面临着另一轮旗鼓相当的对手。

提升资产,让OUE声名远扬
提起华联这个名字,它在新加坡的金融史上有着名扬千古的地位。早在1947年,新加坡一代先贤连赢洲(Lien Ying Chow)创办了华联银行。连瀛洲向酒店业发展,1964年终于实现了文华大酒店的梦想,由此派生出华联企业。文华酒店由华联银行和华联企业交叉持股。然而,20世纪下半期的风云变化,让华联银行被大华银行收购走入历史,而文华酒店因属于非银行业务未被收购,得以继续以华联企业的名字继续向前迈进,它的全盛期曾是亚洲最豪华的酒店。

有感于华联的名字,从70年代家喻户晓的地产蓝筹到90年代销声匿迹;甚至,新加坡人引以为豪的文华和君华酒店品牌,并未有很多人知道是华联企业的旗下产业。这未免让李棕感到有些可惜。“接下来,我们将通过不断提升华联企业的资产(asset enhancement),将企业的名声打出去。”

李棕举例说:“我们将在标志性的资产建筑上,挂上OUE的名字。”据悉,除了商业资产,华联还拥有几处重要的零售资产,一个位于哥烈码头的华联廊桥(OUE Link),以及文华购物廊(Mandarin Gallery),还有在珊顿道兴建当中的华联城(OUE Downtown)。

资产提升能增强投资者的信心。李棕介绍说,在4、5年前,华联企业拥有1000多个股东(shareholders),现在股东已发展到1万1000个;企业也从以前一种融资方式,发展到目前多元化融资。更多的现金,给李棕带来资本运作的自由。

在提升OUE品牌时,李棕不仅要保留,同时又要发展。文华大酒店曾以它的地理位置和亚洲品味在国内外屡获大奖,在2013年10月获得“新加坡最佳城市酒店奖”。除了继续发扬文华大酒店,君华酒店管理公司在华联企业原有的魅力,李棕也在凸显华联企业作为一个发展商的独特眼光。

新加坡是一个土地资源稀缺的国家。李棕强调,优秀的发展商需要开足创意,充分利用每一寸土地。以哥烈码头的这幢海湾大厦为例,它所在的原址曾是一片附带多家餐厅的停车场,年收入为500万新元。在李棕看来,无疑是“巨大的浪费”。于是,一座现代设计的18层高楼拔地而起,它不仅是华联企业的总部,这座甲级办公楼也吸引了美林证券,Allen & Overy律师楼等租户。在2012年,它的年收益为5000万新元,回报翻了10倍。

谈到生意,李棕滔滔不绝。作为发展商,他希望每年的产业回报率保持在20%左右。可是对于成熟的项目,要每年维持这个回报率是不现实的。

华联企业在2013年7月宣布推出酒店与房地产投资信托(H-REIT)。“作为一个发展商,我们需要保持旗下的产业年回报在20%左右。那些回报无法再提升的成熟资产(mature asset),当他们发展到顶时,我们就把它卖给REIT。”

“REIT的年回报虽然在5%,但是对华联企业的地产项目是很好的补充。”李棕又以文华酒店为例,当时以5亿新元购买,经过7年,它的市价已发展到17亿。把这个价值的三分之二卖给REIT,自己仅留三分之一,收回的11亿已经拿回当年投资的价钱了。况且,作为信托的管理人,公司每年还可收取1000万的管理费。”

李棕对数字的敏感度清晰透彻。

“那些标志性的资产项目,即使是回报到顶,我们也不会出售。因为这些项目是唯一的,是资源稀缺的地产项目,卖了就没有了。而那些普通的项目增值了,我们还是可以去出售。”

给对方梦想,给自己机会

华联企业在珊顿道一带的这5个资产,就像5个闪闪发光的“金娃娃”,如果能够提升土地的有效使用率,那么资产价值将大幅提升。不过,李棕心知肚明,这些提升计划要获得批准,则免不了要和政府打交道。

他在脑海里开始回放新加坡的梦想:政府计划在2015年前实现人口增长到650万,游客到达人数达到1700万。在这个远景之下,如果企业能够赚钱,而且个人又能为新加坡的发展做些贡献,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接下来,李棕开始做起自己的功课。

他用手在桌面画出地图,新加坡的市区是以Raffles City,Vivo City 和Great World City三点鼎立之势包围形成。之前,他一直有意增加第壹莱佛士坊的楼层高度,希望得到政府的批准。

第壹莱佛士坊曾是连瀛洲花了40年才全部购得的地皮。它包括两栋商用写字楼(一栋60层,一栋5层),以及一栋零售商场。虽然60层写字楼享有“新加坡第一高楼”之称,可是这与周围的Republic Plaza,Tower Plaza高层建筑的高度类似,没有明显优势;而那5层楼的写字楼,虽然占尽绝佳地理,可是实在浪费黄金地皮的利用率。按照新加坡市区规划,这里的楼层高度是受限制的。

“如果让第壹莱佛士坊 与众不同,成功的机会就很高。”李棕决定将目标锁定在游客上。

“新加坡政府一直努力推动旅游产业。这个项目能给游客带来新景点,增加游客的选择,还帮助延长游客在新加坡的停留时间,这不是符合政府的发展远景吗?”

于是,李棕开始和旅游局反复沟通,他的努力最终获得政府同意。60层大楼被允许增高3层,最高的63层被用做观景台,每日可吸引近千名游客到访;而其下的第61层与62层,则可打造为360度全景餐厅。

同样的战略运用在星展大厦上。在2010年购下星展银行大厦时,李棕就知道星展大厦的租金比行情来得低,他的判断力告诉自己,这个地皮改建成酒店和服务公寓,以及高级住宅是最佳的回报选择。2012年年底,星展银行租户整体搬离,这无疑为他的改建计划扫除了前进的障碍。但是,这个商业计划最终仍需得到政府的同意。

繁华的珊顿道虽是金融区,白天人流川流不息,可到晚上,这里就变成寂静的空城。当时,珊顿道上还没有一家酒店,这是机会,也是挑战。政府的远景是,把这个新兴金融区建成宜居,宜乐,宜劳的地方。他开始和政府展开进一步游说。

“这个计划下包括酒店,公寓,住宅,大厦60%-70%的租客是与附近的办公大楼不同的,我们不会和附近的大厦直接竞争。我也向政府建议,将楼下五层发展成零售面积,像文华酒店一样,这不仅能带来人流,还为游客提供了新的选择。”

他也算准,在新加坡和香港之间有意无意的竞争下,政府肯定希望新加坡比香港“亮”。“我们的计划将让珊顿道亮起来,让这个CBD(中央商业区)做得像香港一样漂亮。我想,这是令政府心动的地方,也是符合政府的发展远景。”

另一个以约4亿元被收购的庞大海外收购项目——洛杉矶美国银行大厦(US Bank Tower),也面对类似问题,一到放工和周末就没什么人流了。这栋75层的大厦的闲置率虽高达45%,却符合李棕的“心意”。“如果大厦有 100%占有率,租户是最好的,租金高,我们未必会收购这样的资产。因为升值潜力不大。”李棕透露了在市区“淘宝”的诀窍。

“于是,我们将楼下做零售用途,把顶层用来发展观光台,在洛杉矶的市区没有这样一个俯瞰市区的至高点。”李棕曾在2007年获得新加坡安永“战略投资企业家大奖”。在李棕看来,风险最好用机会来衡量。如果机会适合对方发展远景蓝图,那么财务和现金流带来的风险,就会降低了。

在帮助他人实现梦想的过程中实现自己的梦想。先满足对方,再满足自己。这个过程对李棕的脑海里,已是一个基本思维。然而,对常人来说,并不容易做到。因为没有过人的视野,就没有过人的思想,也就无法启动行动上的战略。

承上启下,从错误中学习

今年53岁的李棕,毕业于银行金融专业,是知名印尼富商李文正(Mochtar Riady)的小儿子。父亲创建了力宝集团,如果说父亲是白手起家,从无到有,那么李棕则是从小规模到大经营。

事实上,李棕在大学毕业后就奉命负责海外业务。开明的父亲放手让儿子去想去做,他和一个充满抱负,渴望得到认同的年轻人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他是李文正的儿子,父亲是他最近距离的学习榜样。他有机会在香港、中国、韩国、马来西亚大展拳脚,他比常人有更多摔跤和成长的机会。

记得在1987年,李棕当时做投资和期货中获利不少,正在他得意之时,赚的钱却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功亏一篑。父亲得知他亏钱后,反而笑着问他:“你不是认为这个钱很好赚吗?”从这里,李棕感受到父亲的苦心,他不惜以金钱为本,旨在让儿子从失败中得到教训。

现在自己也当了父亲,可是游戏规则与父辈的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李棕举例说,父亲那个年代做生意要讲义气,可是当代社会要讲法律规章办事。他总记得父亲对孩子们说:“不要想着赚钱,不给我添麻烦就好!”

李棕有三个儿子。他透露,2000年决定回新加坡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孩子的教育。自己曾在美国接受教育,他认为美国教育的优势有利于启发孩子在幼年时的思维;当孩子在青少年成长期时,接受东方传统教育会更适合孩子未来的人生观。

他时常对孩子们说,在新地方难免会犯个把错误,但关键是,你需要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不同的。他对孩子的教育方法是,给他们犯错的机会。如果孩子在公司实习,他会给一个比较有挑战的岗位,同时,也给予独立发挥的空间。

作为承上启下的一代,李棕鼓励孩子们勇于尝试和创新,寄望长江后浪推前浪。但是在他的眼里,父亲是奇人,很难超越。

滨海大厦里最权威的景色,李棕留给了父亲。即使这位“印尼钱王”只是偶尔来新加坡看看,他还是为父亲准备了一间180度海景的超大办公室。办公桌背后的墙上,挂着一副巨幅油画,那是几本书叠放在一起,厚厚的像圣经。李棕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他从教义中印证了生命的哲理。他相信,生命是需要时间来成长,而自己的力量来自别人的信任。在低落时,这些信任如同无比的力量,给他平衡内心并成为无惧的勇者。

随着这些年的企业发展,李棕获得越来越多出位的机会,偶尔也招来别人的评论。李棕认为,当一个人成功时,一定也会招来他人的侧目。“如果有人讲我坏话,我感到很开心。只是现在我还不够成功。”

出生印尼,心系新加坡

虽然出生在印尼,李棕却对新加坡有一段特殊的感情。他在10岁那年来到新加坡就读光华小学;随后在圣公会接受中学教育。当他离开新加坡负笈美国修读大学课程时,李棕已是一个17岁的青年了。

这次在回新加坡之前,他已在香港工作了15年。在这之间,他多次来新加坡,每次遇到商政名流和亲朋老友,总是不经意的寒暄起香港。

“形势大好,香港房价涨100%,新加坡也可能涨40%;但不要忽略香港也有大跌的可能。而新加坡的房价则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是新加坡政府的功劳。此外,在一个房价高居不下的环境里,当地的企业家和创业精神很容易受影响。”

他也引用香港特首梁振英的话说,香港应该要向新加坡学习。

阔别23年后,李棕带着扎根的心情重返新加坡。这不仅是因为在新加坡度过了宝贵的青少年时期,而且在他看来,亚洲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像新加坡这样拥有安居乐业的环境。

李棕表示,华联企业未来的业务90%将集中在新加坡,10%在外国。最近,华联企业卖出中国的两间酒店,主要是升值时间慢,而且空间小。放眼未来,华联企业的酒店将通过自己管理自己的产业资产。他的酒店蓝图上,标上了洛杉矶、纽约、伦敦、法国,还有亚洲的北京,上海。在他看来,拥有这些地点,是企业实力的一种象征。

他并不认为自己是有野心的人,因为这些计划是可实现的。现在华联企业已经在洛杉矶拥有酒店,自己也经历了星狮100亿规模大战。在他看来,实现梦想,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阁下见证了李棕向新加坡国立大学慷慨解囊

热心公益、回馈社会

在1964年成立的华联企业,即将迈入第50年年头。新加坡面对土地资源有限的挑战,李棕认为,未来新加坡的人口增加,土地要根据用途,技术和科技改变而改变。而现在,新加坡的地面楼层不断增高,甚至开始发展地下建筑。这些变化都给企业的未来带来思考。有感于企业的发展和创新是无止境的,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回馈社会,用他的话说,他不是一个“赚了就走”的人。

父亲为他做了榜样。力宝集团是印尼第二大财团,企业资产超过200亿美元。在2007年,力宝集团曾捐款2100万给新加坡国立大学(NUS),去年又捐款500万给新加坡管理大学(SIM)。力宝家族的慈善精神也传承给下一代。李棕集团基金会(Stephen Riady Group of Foundation)在过去两年捐赠3000万给新加坡国大(NUS)。如今,在新加坡国大商学院的“李文正大楼”和“李棕体艺中心”都见证了企业家的社会责任和慈善美名。

李棕分享了慈善的想法,要改变一个国家和个人的命运,需要通过教育。除了自己的家族重视教育,他也意识到教育的基本是让个人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树大难免招风,有人说,李棕是否“钱财泛滥才做慈善”,访问结尾前把这个问题抛了出去,李棕则笑笑地回应说:“当你越集中精神对付问题时,问题就越大。”

李棕:纵横新港 活跃区域
李棕(Stephen Riady),现任新加坡华联企业(OUE Ltd)的执行主席。华联企业在1964年于新加坡交易所主板上市,主要业务在新加坡,中国内地以及马来西亚经营零售产业、商住产业、酒店(君华酒店集团)、零售店铺与租赁、商用办公楼等资产。华联企业的大股东是印尼著名企业——力宝集团(Lippo Group),李棕也是力宝集团成员公司(Lippo Group of Companies)总裁。

李棕自1985年移居香港经商15年。他担任了力宝有限公司(Lippo Ltd)主席,力宝华润有限公司(Lippo China Resources Ltd)主席,以及香港华人有限公司(Hongkong Chinese Ltd)执行董事。这三家公司均在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

他在香港积极的公共服务和社区贡献得到卓越认可,并建立影响力。从1995年至1997年,他被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和新华社(Xinhua News Agency)香港分社委任为香港事务顾问。他也是中国福建省经济促进委员会委员,协助促进香港和福建经济往来。此外,他是香港大学教研发展基金会的创建荣誉顾问,香港义务工作基金的创建赞助人和信托人,香港明天更好基金委员会委员,一国两制研究中心咨询委员会委员,英国爱丁堡公爵世界奖学基金会理事,美国麻省理工 斯隆商学院顾问团成员。

李棕曾荣膺法国政府颁发的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在2007年,李棕获得安永年度新加坡企业家大奖的“战略投资企业家”称号。他也获得中国深圳市政府授予的“荣誉市民”称号。

李棕1960年出身于印尼,在10岁时来新加坡受中小学教育。他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也获得美国金门大学MBA学位。他被英国爱丁堡龙比亚大学授予荣誉博士,也是香港浸会大学授予的首批荣誉院士之一。

李棕的父亲李文正(Mochtar Riady)是力宝集团创办人。在2013年《福布斯》印尼富豪榜中,李文正及其家族以25亿美元财富位居第九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