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将设晶片供应链小组 协...

G7将设晶片供应链小组 协调保障全球晶片供应

17835

(6月13日,新加坡)在人工智能(AI)领域快速发展,全球晶片需求激增的背景下,七国集团(G7)领导人在意大利南部的会议上宣布计划成立一个专门小组,以协调全球晶片供应链,确保晶片供应的稳定性。

半导体产业链的复杂性和相互依存曾得益于一个稳定的地缘政治背景

G7将设小组协调晶片供应链事宜

晶片是现代科技的核心,它是经济增长的核心,也是技术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集成电路 (IC) 极其复杂且资本密集,为从计算机、智能手机、汽车、数据中心服务器到游戏机的一切设备提供动力。从智能手机到个人电脑,再到家用电器,晶片的应用范围日益广泛。G7领导人认识到,随着AI技术的不断进步,对高性能晶片的需求将持续增长。

在许多方面,我们的世界就是“建立”在芯片之上的:汽车已成为带轮子的计算机;银行是转移资金的计算机;军队用硅和钢作战。芯片不仅是数字经济的基础,也是国家安全之所系,其供应链的稳定性对全球经济至关重要。

于是,芯片行业成为了美国稳固其全球工业领导地位和中国发展新兴大国目标最直接冲突的领域,芯片技术获取现已成为欧美与中国贸易战的核心。

目前,欧洲和美国正在努力确保国内生产,采取贸易限制措施尽力让高端芯片技术难以被他国,尤其是中国获取,以保持其在芯片技术上的领先地位。

中国芯片发展困境

尽管中国政府在大力扶持本土芯片行业的发展,在低端芯片的生产上有较大存量。但一个尴尬的事实是,目前全球最先进的芯片供应链,从设计到制造,几乎与中国无关。

从全球唯一能生产最先进EUV光刻机的厂商ASML到拥有精湛的3nm工艺代工技术的台积电,再从台积电到各大芯片设计公司,构成了全球最先进的芯片生产网络。中国大陆无法从ASML获得极紫外(EUV)光刻机,也未能与台积电等关键制造环节建立直接联系,这限制了中国大陆在先进芯片制造领域的发展。

为了应对这些挑战,中国企业也在不断研究,希望实现高端芯片的自研自产,在全球芯片供应链站稳脚跟。作为中国本土光刻机领域的领军企业,上海微电子一直在努力研发更先进的光刻机技术;中芯国际正将重点放在能力建设和研发上。然而,中芯国际也承认,在当前动荡的市场环境中维持盈利能力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全球芯片供应链分裂化

此前,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曾抛出了“半导体全球化已死”的观点。他认为,“鉴于近期全球地缘政治演变,从全球化历史到世界的优劣来分析,目前国家安全及经济优先趋势已凌驾于全球化之上,或有放宽及部分许可。不过,全球化已不复存在。”

事实上,在半导体设备的管制最为恰当地印证了他的观点。美国、荷兰对华禁止出口先进半导体技术。美国此前已针对向中国出口先进半导体和晶片制造设备实施许多限制。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也一再表明,美国将在必要时出台更多措施,以阻止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落入中国手中。

战略咨询公司Integrated Insights负责人托马斯(Christopher Thomas)也在日本半导体展览会的地缘政治会议上表示:“日本行业领导者确实普遍认为,全球供应链正在分叉,并分裂成两个独立的供应链,一个面向美国,一个面向中国”。

近几十年,半导体产业一直由市场机制和自由放任的理念所主导,但这种格局已逐渐崩溃。国家间的半导体竞争已逐步演变为一种赤裸裸的对抗行为,其中对公平与不公平竞争的界限变得模糊。半导体产业链的复杂性和相互依存曾得益于一个稳定的地缘政治背景,这一背景由基于规则的国际组织、贸易自由化政策和稳固的贸易伙伴关系所定义。但随着地缘政治的日益复杂化,全球半导体供应链的弹性受到了挑战。就目前来看,全球地缘政治已极大改变了半导体制造的竞争态势,特别是在所谓“国家安全”驾凌于经济之上后。G7领导人宣布计划成立小组以协调全球晶片供应链,未尝不是又一次中美科技竞争下的产物。

此外,据彭博社引述的一份声明草案,G7的晶片供应链小组还将负责海底电缆连接相关事务,确保各国的互联网连接和网络安全。海底电缆作为重要的基础设施,其保护和维护的难度在近期的多起故障中显现出来,凸显了加强国际合作的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