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德华:让工业4.0从校园...

何德华:让工业4.0从校园出发

5614

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今年10月公布的全球竞争力排行榜中,新加坡首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这让新加坡国立大学高级常务副校长兼新加坡全国人工智能(AI Singapore)主席何德华教授(Prof Ho Teck Hua)感到自豪的同时,也对国家如何在第四次工业浪潮中继续保持优势做了深入思考。最近,他向《时代财智》透露了新加坡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成绩单”以及美中贸易战中的科研战略,两者皆与教育相关。

此文刊登在2019年11/12月期《时代财智》 作者:张俊

新加坡国立大学高级常务副校长兼新加坡全国人工智能(AI Singapore)主席何德华教授 摄影:蔡清福

人工智能瞄准疑难杂症

这是《时代财智》一年内第二次与这位科技“大咖”进行面对面的对话。

在去年12月的专访中,何教授介绍了新加坡人工智能的总体发展蓝图,如今,当初制定的不少计划已经或即将兑现。这其中包括今年颁布的人工智能政府示范管理框架(Artificial Intelligence Governance Framework,下称“框架”)。

“我们要让新加坡成为全世界最值得信任的人工智能产业国,” 何教授告诉记者,颁布《框架》的目的是要让人工智能发展成为一项赢得民众信任的长远科研计划。由于人工智能离不开大数据,而大数据又不可避免地牵涉到个人隐私,因此发展人工智能产业必须首先让国人感到足够的安全感。

记者发现,这部50页的框架文件并没有太多关于人工智能的具体技术指标,而是通过法律和伦理层面对人工智能的发展进行了界定、限制和规范。根据《框架》,在数据管理方面,管理方必须依照国家在2012年颁布的个人数据保护条例(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Act)进行操作;各组织机构应该确保人工智能相关决策的透明性、公正性且容易被公众所理解;由于人工智能的本质是放大人类的能力,因此解决方案的制定必须要将人类的安全和福祉放在首位。另外,《框架》还规定了人工智能的涉及机构必须采取合理的人工干预,将人工智能对于个体的风险降到最低,并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听取用户反馈。

何德华告诉记者,在符合《框架》的前提下,新加坡今年主要将实现人工智能在三个领域的应用,即降低本地糖尿病并发症(Diabetes Complications);让“虚拟家教”( Virtual Tutor)走近每个学生;让人工智能创客空间(AI Makerspace)为更多国人提供数据研发和应用方面的帮助。

糖尿病的AI项目是个长期计划,在未来5到10年间,AI Singapore将同医疗机构合作,将本地糖尿病患病率降低20%。目前,新加坡人患糖尿病的比率在发达国家中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整体上,九名国人当中有一人有糖尿病,而且年龄越高,糖尿病越普及。

专家表示,实现降低20%的目标,关键因素是要综合利用本地“三高” (高血脂、高血糖、高胆固醇)人群的健康数据,经过统筹分析从中找到应对方法。今年的工作重点是针对糖尿病复发症病例的大数据分析和诊断。常见的糖尿病并发症包括心血管疾病,肾脏损伤,视力受损,听力障碍以及阿尔金斯海默症等。

何教授领衔的AI Singapore是新加坡国家研究基金会(NRF)在2017年创立的。它的目标是将新加坡的AI 研究、AI创业公司以及研发AI相关产品的公司汇集在一起,共同增长知识储备,创造先进研究工具,并且发展科技人才,以增强新加坡的AI产业实力。到2024年底,NRF计划向AI Singapore投入2.75亿新元,以提升本地人工智能综合实力。

新加坡国立大学高级常务副校长兼新加坡全国人工智能(AI Singapore)主席何德华教授向《时代财智》讲述科技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 摄影:蔡清福

高透明化解贸易战选边尴尬

“我们的科研项目透明度高,往往可以和美国、中国科研人员同时合作,科研成果也公开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因此,即使在贸易战中,我们的科研工作也不会碰到选边的尴尬。”

何教授是著名的行为科学家,他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之后拥有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 (Wharton School) 决策科学博士学位。他也是第一位当上美国权威杂志《管理科学》(Management Science) 主编的非美籍人士。2015年,何德华放弃了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优厚的待遇,阔别居住了25年的美国,回到母校新加坡国立大学投身国家的科技建设。

由于曾在美国工作多年又善于用华语交流,何教授致力于推动国大科研的国际合作。2018年,国大共发表科技论文万余篇,其中64%涉及150个国家和地区的科研人员的共同协作,而何教授本人也有个“一边管理学校一边从事科研”的习惯。

“我每10天必用至少1天从事数据分析、行为科学领域科研工作,” 何教授告诉记者自己正是凭借一年中1/10的时间和同事在《科学》(Science)、《自然》(Nature)等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了若干论文。其中一篇是针对科学研究的重塑可能分析( Replicability Evaluation),即科研人员在研究成果发表后的若干年后,是否能通过原来的研究方法得出相同的结果。

研究表明,不是所有研究员都可以重复若干年前的研究,这种现象一般是由于在科研过程中偏好那些有利于论文观点的实验结果所造成的。这项研究让何教授更加关注科研工作者中“报喜不报忧”的不良作风,并着手解决这类有损学校声誉的做法。

他参与的另一项研究是关于如何采取介入的方式(intervention)鼓励人们逐步养成读书、运动等好习惯,同时纠正坏习惯。有趣的是,他还将其科研成果应用在他的健身计划上。

“我有每天健身运动的习惯,但跑步机有时很枯燥,因此我就一边看《甄嬛传》,一边跑步。” 通过这个办法,何教授既养成了健身的好习惯,又满足了自己爱看武侠、古装戏的爱好。

对于何德华来说,科技不仅让其自身受益,更是新加坡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科技对于保持新加坡经济竞争性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为了更好地说明科技的作用,何德华在采访中突然起身走到白板前用资本(capital)和效用(productivity)作为横纵轴画了一个坐标,同时,又标出科技可使效用取得“跨越式发展”(leap forward development)。

新加坡国立大学高级常务副校长兼新加坡全国人工智能(AI Singapore)主席何德华教授接受《时代财智》专访 摄影:蔡清福

从家长会得到感悟

“当女儿在美国硅谷上高中的时候,我有一次去开家长会,发现家长中70%左右都是硕士或者博士。” 何教授告诉记者,美国硅谷的人才储备深度多元化,CEO比比皆是。更重要的是,美国对于创业失败者具有很强的包容性,而这些都是新加坡需要学习的地方。

在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全球竞争力报告》中,新加坡今年的综合竞争力得分为84.8分,高于去年的83.5分;而去年排名第一的美国,则从85.6降至83.7。

该报告根据12个方面的表现,评估了全球141个经济体的竞争力。报告显示,新加坡在基础设施、卫生水平和劳动市场方面排名第一;在金融系统、产品市场和公共机构素质方面也表现不俗,共有七项指标名列世界前十。在何德华看来,新加坡的最大优势是采取了开放的经济政策和长期发展的理念,譬如,正在新建的樟宜机场5号航站楼已早早融入了应对海平面上升的理念。然而,美国依然是创新强国。《报告》显示,美国在商业活力和寻找熟练员工两方面都排名第一,创新能力排名第二。

何德华认为,人类进入工业4.0时代,需要不同类型的人才,尤其是CEO。“CEO不需要什么都懂,但要知道不同人的优势,并具备高情商和领导能力,新加坡需要更多CEO人才。”

为了培养更多管理层人才,国大已制定了两项培养计划。针对本科生,国大在世界各地拥有12间海外学院,过去18年,大约有2800多名本科生在学习期间前往硅谷等地实习一年,以获得创业体验和灵感;针对博士、硕士生,学校最近推出了一项专门创新计划(Graduate Research Innovation Program),计划一年投资50家初创科技企业,每一家将获得10万元启动资金,而且学生在创业时还能获得老师的指导。

除了这两个项目,国大还在应用和实践领域和美国的IBM、Intel以及中国的腾讯等跨国企业广泛开展合作。今年10月,国大牵手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公司(Tencent)成立了一个服务于云计算的初创服务计划。根据计划,腾讯和新加坡国立大学企业机构(NUS Enterprise)将共同挑选20家符合双方要求的初创企业,届时,它们将有机会进入腾讯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并利用腾讯的工作平台创造各具特色的新型手机软件。

“科研是把资金变成想法,而成果转化则是把想法兑现成资金,” 何教授认为大学完全可以在成果转化方面效仿公司化运作,鼓励学生拥有创新和终身学习的能力,这一点比技术本身更重要。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另一项关于未来工作的调查报告,到2022年,人工智能将淘汰7500万个重复型工作岗位,但同时,也将新增1.33亿个包括数据科学家、软件分析员和人工智能专家在内创造型工作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