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女杰与剧场的邂逅

商界女杰与剧场的邂逅

6023

作为本届丽智卓越奖女企业家奖得主,莉娜(Rina Ciputra Sastrawinata)来自印尼家喻户晓的Ciputra家族。她的父亲是印尼华裔房地产大亨、艺术品收藏家徐必达(Dr. Hc. Ir. Ciputra)。身为长女,她是同辈中第一个加入集团的家族成员,从房地产开发,引进房产经纪业务,再到如今带领旗下表演艺术中心Ciputra Artpreneur在印尼推动剧场表演和弘扬艺术文化,她样样事必躬亲。身为4名孩子的母亲,6名孙子的祖母,一人身兼多职,扛起所有赋予她的重任,在事业和家庭中游刃有余,完美体现了印尼新时代女性亦柔亦刚的一面。

(此文刊载在《时代财智》 2019年9月/10月刊 )

文:叶爱云

莉娜(Rina Ciputra Sastrawinata)

想要了解莉娜的背景,不得不提她的家族、她的父亲 — 徐必达(Dr. Hc. Ir. Ciputra) ,Ciputra集团的创办人,印尼领先的多元化房地产开发商之一。徐必达是在50岁那年,以他的印尼名字Ciputra创办了专属于自己家族的企业,过去30年中,开发项目超过100个,旗下房地产散布在印尼44个城市,旗下雇员人数超过6000人。

徐必达祖籍中国福建省漳州,1931年出生于荷属东印度群岛苏拉威西岛中部的帕里吉(Parigi;现已属印尼国界)。根据福布斯(Forbes)数据,Ciputra家族是印尼排名第27最富裕的家族,截至今年8月6日,净资产总值达到13亿美元(约18亿新元)。

自上世纪90年代初,Ciputra集团以住宅开发为核心业务,之后持续多样化,至今已延伸至乡镇、办公楼、购物中心、酒店、公寓、休闲中心、体育设施、通讯和医疗等。该集团业务目前也已发展至其他领域,概括房地产经纪、医疗、媒体与通讯、保险领域和教育等。同时,集团足迹也已拓展至越南、柬埔寨、印度和中国。

身为首位从海外毕业归来的家庭成员,莉娜是在1980年回到印尼,她毕业于纽西兰奥克兰大学,考获商科学士学位,她同时也获美国洛杉矶克莱蒙研究学院(Claremont Graduate School)颁发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莉娜指出,她的父亲是在1981年创办Ciputra家族企业,其初衷主要是为庞大家族打造一个能够一展所长的地方,凝聚家族力量。集团原名是PT Citra Habitat Indonesia,但已于1990年12月改为PT Ciputra Development,然后沿用至今,并在1994年于雅加达证券交易所挂牌。

莉娜和父亲徐必达(Dr. Hc. Ir. Ciputra) (图:受访者提供)

莉娜自Ciputra集团创办后便担任集团总裁(President Director),当中她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创举便是在印尼房地产经纪市场尚未开发之际,将房地产代理特许经营公司Century 21引进印尼市场,她的创新和雄心勃勃的领导风格使Century 21很快成为印尼最成功的房地产经纪公司之一。

她目前虽然仍保留在PT Sagotra Usaha(Century 21)的董事职务,但主要执行工作已交由高级董事来协助完成。自1990年开始,莉娜说她已经没有再参与集团的房地产开发业务,而是交由老公和弟妹负责经营,她的4名孩子中也有3人加入集团,并参与到了房地产开发与发展的工作。

担起推广剧场表演和艺术重任

目前,莉娜是PT Ciputra Development的理事(Commissioner),负责掌管集团人力资源部门,同时她的发展重心是集团旗下最新创立的表演艺术中心Ciputra Artpreneur,并希望在寻找接班人的当儿,在未来5年里持续领导该表演艺术中心在印尼推动剧场及艺术文化的发展做出贡献。

这个名为Ciputra Artpreneur的表演艺术中心就坐落于Ciputra集团旗下位于雅加达金三角地区一项综合发展项目Ciputra World 1 Jakarta内。该表演艺术中心位于零售商场的顶部,从第十一层至第十三层,占地约一万平方米,集合了一个可以容纳1157人的国际级剧院、可容纳2000人的多功能厅及徐必达私人收藏馆。

莉娜指出,她会接手Ciputra Artpreneur表演艺术中心这项任务,其实是一项机缘巧合的事情,因为一开始的时候,她的父亲只是希望打造一个私人博物馆,让民众可以欣赏到他的收藏品,因为他是一名艺术爱好者,特别是印尼当代艺术家亨德拉.古纳万(Hendra Gunawan)的画作和素描,而他也是古纳万作品的最大收藏者。

“但是只是为了展示父亲的收藏品而建设一个私人博物馆似乎有点浪费,整个项目也似少了什么,我便说服父亲建设一个具备国际级设施的剧院,因为印尼没有这样的剧院,我认为我们应该建一个。前后一共花了5年时间筹划和建设,剧院最终在2014年落成,并且成了我们集团的另一个重点项目,因为我们是印尼首家有能力呈献世界级百老汇音乐剧(Broadway Show)的剧院。”

“在我们剧院落成前,曾经有外国的百老汇音乐剧制作人来到印尼,但是他们却找不到合适的剧院,因为这些制作人对音乐剧整体的呈献品质要求非常高,从灯光、音响到剧院的基础设施都非常讲究,一点不愿意妥协,而我们的剧院便完全符合了他们的要求。”

她说,不概括建筑物等基础设施,整个艺术中心内部装潢就花费了2000万新元来打造,内里拥有可以容纳上百名表演者的更衣室,也为一线和二线男女主角设立独立更衣间,更有私人通道供重要人物进出剧场。

Ciputra Artpreneur表演艺术中心(图:受访者提供)

根据Ciputra集团网站资料,该表演艺术中心的剧院呈椭圆形,为所有观众提供了完美的视角,并带来最佳的视觉效果。此外,剧院的音响和灯光设备也都是五星级的,是认真经过调节和计算,绝不马虎,绝对可与纽约和伦敦百老汇剧院相提并论。

莉娜解释,在印尼虽然也拥有其他剧院,但大部分为荷兰人留下来的产物,至少已有200、300年历史,设施相对落后。至于由国家所持有的剧院,虽然规模和他们的剧院大同小异,但是设施方面就不及他们,就好比新加坡维多利亚剧院及音乐会堂和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的差别,而Ciputra Artpreneur则更接近后者的规模,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迎合21世纪需求而兴建的先进剧院。

从以上不难发现,莉娜不但是一位充满魄力,也是一位很有想法的人。或许刚开始的时候,莉娜只是视这交付予她的任务为一项责任,但所谓日久生情,恋上艺术的女人,我们仿佛在她身上嗅到了初恋的气味。当谈到艺术、谈到她为旗下剧院引进的每一部世界级表演,她双眼发亮、无比自豪,且说得眉飞色舞,对表演艺术的热爱表露无遗。她说,艺术是无限的(Art is limitless),但其实一个女人若想做成一件事,其潜在爆发力也是无限的!

艺术与商业共舞

尽管在一个艺术产业支持体系不完善、艺术推广资源相对匮乏的国度,搞剧场或表演艺术都注定吃尽苦头,但莉娜乐此不疲,视之为印尼人民与艺术搭建桥梁为己任,培养和提高印尼人民艺术修养与鉴赏力为余生的使命。

莉娜坦承,经营剧院和推广艺术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中充满了许多的挑战,但她认为这既然是由父亲交付的工作,她就尽力把它做好,并且找到能够让剧院生存及可持续发展的经营方式。

她说,Ciputra Artpreneur暂时没有大量的制作,因为要制作一部音乐剧或舞台剧作品成本不菲,为此他们会通过为剧院引进一些具有特色的表演,通过售票来维持营运。她也会出租中心内设施和展览厅予其他商业团体,如奔驰、谷歌、通用电气、Grab和Gojek等举办活动。

莉娜指出,该中心自投入营运以来,今年已踏入第五年,旗下展览和表演厅租用率比较去年已经增加了50%,表现让人鼓舞。她说,这里是一个激发灵感、创造力和创新的地方,是一个发现和体验印尼和国际艺术的地方。

Ciputra Artpreneur的国际级剧院占据了Ciputra World 1 Jakarta零售商场第十三层的整个楼层。莉娜说,在过去4年多来,在该剧院上演的大大小小作品便超过了200多部。她也积极为剧院从海内外引进多部脍炙人口的作品,包括百老汇音乐剧《美女与野兽》、《怪物史莱克》、《安妮》、《音乐之声》、《维也纳男孩合唱团》和向帕瓦罗蒂致敬的音乐会《永远的帕瓦罗蒂》(Pavarotti Forever)。印尼本土表演作品和艺术展览包括Teater Koma、 Teater Gandrik、The anz Children Choir和亨德拉.古纳万100年画展等。

另外,莉娜也自豪说,她最近便成功争取到知名音乐剧《I La Galigo》(加利哥的故事)在该剧院演出,这让她感到无比荣幸,这是一部讲述有关生活在印尼南苏拉威西省原始区域民族武吉斯人(Bugis)的创世史诗。

她说,上述音乐剧是由The Bali Purnati Center for the Arts出品,由国际知名的美国戏剧导演和舞台设计师罗伯特.威尔逊(Robert Wilson)执导,并在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赞助下于2004年3月于新加坡进行首度公演,这是一次难得的新加坡和印尼的文化交流。

之后,该部音乐剧展开了第一轮的世界巡回演出,到过澳洲、欧洲和美国等地巡演,直到2005年12月才回到印尼祖国剧院(Teater Tanah Airku)演出,随着又进行第二轮的世界巡演,并且还到过米兰公演,直到2011年才到望加锡 – 南苏拉威西省的首府演出,那里是这部创世史诗真正的诞生地。

莉娜则是在去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在巴厘岛努沙杜瓦(Nusa Dua)举办年会时,受邀出席欣赏上述音乐剧的演出,第一次观赏到该部旷世巨作,她被整个演出深深吸引住了,并下定决心要把该部精彩绝伦的作品带回自己的剧院中演出,她极力游说音乐剧的出品单位The Bali Purnati Center for the Arts将《I La Galigo》带来雅加达演出。

“最终我成功说服他们,并在今年7月3日至7日于我们的剧院上演,当时我们成功取得90%的入座率,而且该剧的幕后人员来自不同国家,是真正促进东西文化交融的桥梁。”

无论如何,要将艺术事业和商业结合在一起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她也未能找到合适的人选来负责执行这项工作,她目前的团队都是由集团内部的老员工组成,大家每天都在不停学习和成长,因为在印尼并没有拥有管理世界级剧院知识的专业人才,因此这是她经营该表演艺术中心的挑战之一。

莉娜也描绘她对印尼艺术和表演产业的未来憧憬,她将曾在新加坡观察到的事情告诉记者,那天并不是周末,是平时工作日,大约傍晚6点,她来到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看到穿着衬衫的白领,手里领着手提电脑和公事包,看样子是刚下班便直接来看表演,她说她很希望在雅加达的剧院看到同样的情景,让到剧场看话剧成为人们日常休闲的方式之一。

接下来她也有意为艺术中心推出单口相声(Stand-up comedy;也称栋笃笑)节目,目前已在筹备中,第一场单口相声表演预计在今年11月推出,她相信,雅加达的市民已经准备好迎接此类表演。她说,白领们除了可以趁机避开下班交通拥堵的高峰时段,也可以在一天忙碌工作后,来到剧院看场表演放松身心。

冀政府支持艺术产业发展

莉娜进一步指出,Ciputra Artpreneur其实也是Ciputra集团一项企业社会责任(CSR),是一个回馈社会的项目,也是推动印尼本土艺术家发展,提供他们展示作品、表演和才华的平台,以期丰富印尼国家艺术和文化遗产。为此,莉娜会以半津贴形式让初创表演团体、学校舞团、剧团和歌唱团体租用场地,让拥有艺术才华的年轻人拥有一个可以展示他们的创作和表演的舞台,让更多人看见他们。

对于印尼艺术产业未来的期望,莉娜指出,印尼虽然拥有剧院,但是印尼政府对艺术产业的支持不多,投入艺术公共教育的资源也非常有限,为此她希望能够获得印尼政府更多的支持,尤其是教育部的支持,以在印尼增设艺术表演相关课程,如歌唱、舞蹈和戏剧专业文凭课程,以提供印尼下一代拥有更多的事业选项,未来制作出更多具水准和优质的表演和作品。

莉娜是本届丽智卓越奖女企业家奖得主之一(图:时代财智)

莉娜认为,越多学生积极参与表演和艺术活动对印尼而言是一项正面的发展,虽说艺术不能当饭吃,但是受过艺术熏陶的孩子,对于培养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性的思维非常重要,这些都是他们未来踏入社会不可或缺的软技能,在踏入职场后,成年的孩子们需要懂得如何说服他人、表达自己的想法、对外发表演说或进行简报,在就学时期受过舞蹈、歌唱、戏剧等表演艺术的培训,将可加强他们的表达技巧、提高他们面对群众的信心和勇气。

她说,印尼在文化素养和人文底蕴方面相对中国和日本欠缺厚度,因为在中国大城市如上海和北京大大小小剧院少说都有上千家,撇开日本首府东京不说,日本就连小城市也都有剧院。她希望未来会有更多人可以携手发展和促进印尼的表演艺术产业,建立更多剧院,将公众和表演艺术连接起来,让印尼人民拥有培养艺术养分的平台。

“除了国家剧院获得政府支持之外,私人界在邀请外国表演者前来印尼进行表演时,无论表演天数都需要支付高昂税务,这成了推动本土艺术和表演产业走出国门,以及在带入海外表演艺术和文化交流方面造成了障碍。我希望印尼政府可以重新检讨艺术产业的税制并提供津贴。”

“在《I La Galigo》演出的时候,前总统和几名部长都出席观赏,这让我看见印尼剧院的发展在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我认为艺术和剧院是共生的,并且相信剧院是能够被持续性经营的。”

莉娜也是巴黎Pinacotheque de Paris咨询委员会的成员,并且获颁多个艺术相关奖项,当中最负盛名的是意大利政府颁发的 “Ordine della Stella d’italia Classe Caveliere”,以认可她在加强印尼和意大利在艺术方面的合作关系所作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