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逝去八十载 浩气长存贯...

英雄逝去八十载 浩气长存贯新马 – 致敬国家英雄林谋盛壮烈牺牲80周年纪念活动

22098

(新加坡,7月2日)上周六,在风景如画,碧波如镜的麦里芝蓄水池,新加坡重要华社机构、文化团体与公众,聚集在林谋盛烈士墓园前敬献花圈,表达对先烈的思念和敬意。

抗日英雄林谋盛

2024年是林谋盛烈士牺牲80周年纪念日,林谋盛家族后裔与南安会馆、林氏大宗祠九龙堂家族自治会、吾庐俱乐部、雨书房、大唐文化传播、联合主办了一系列的纪念活动。

麦里芝蓄水池,雨中追思

麦里芝蓄水池是新加坡历史最悠久的蓄水池,上世纪,这里不仅留下抗日英雄林谋盛生前与妻子颜珠娘约会的足迹,也是林家休闲常来之地。1944年6月29日,林谋盛饱受日军酷刑,在马来西亚怡宝而壮烈牺牲。夫人颜珠娘携长子北上将遗骸带回新加坡。当时英殖民政府提供了两块墓园基地,林谋盛夫人选择了麦里芝蓄水池畔山坡,作为挚爱的长眠之地。

这里景色秀丽,绿荫环绕,林谋盛烈士墓园静静地矗立于此。今天我们拥有的和平与幸福,并非偶然。英雄已逝八十载,人们并未忘怀他们为家国民族捐躯的高尚精神。

林谋盛墓碑

满怀崇敬,为烈士清理墓园。各机构以及公众敬献的鲜花花束静静排列。大唐文化传播也特别制作《二战故事:国家英雄录》的立柱海报。

林谋盛长女林蕴玉女士献花,引领敬拜

林谋盛的儿女们早早到来,在父亲墓前献上深深一鞠。各机构代表及公众陆续聚集,敬献花圈,麦里芝蓄水池边凝结人民深深的怀念。南安会馆梁桂生先生担任司仪,主持祭拜仪式。

这时,天空忽然下起雨来,细密的雨丝如泪滴般洒落,仿佛天地也在为英雄的逝去而哀悼。濛濛细雨淋湿鲜花,淋湿墓园,淋湿怀念的心,是含悲,也是抚慰。

众人给林谋盛鞠躬,献上敬意
林谋盛甥外孙陈真明医生和儿子陈圣安到林谋盛墓前献花祭拜。

张东孝先生(Daniel Teo)是林谋盛的侄外孙,他和家族亲人、公众朋友们在雨中感受,昔日烈士为今日新加坡铺就辉煌之路,珍惜当下,憧憬未来。墓园合影后,主办机构安排巴士载送公众去滨海公园的林谋盛纪念塔再致祭奠。

林谋盛烈士纪念塔前合影

滨海公园鞠躬致敬

“狮城英雄,英烈可风”,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高泉庆先生是滨海公园林谋盛纪念塔的主祭,他带领中华总商会董事、各主办机构代表及全体公众,一起献上花圈,鞠躬致敬。

仪式完成,雨天放晴,云空如洗。雨后的公园,更显清新和翠绿,历史的天空也曾经自阴霾到晴空,林谋盛以及如林谋盛一样为家国民族做出过牺牲乃至献出生命的烈士先贤,必笑看今日新加坡的伟大成就。

澳大利亚驻新加坡大使馆代表前来致意

华族文化中心,越剧《林谋盛》再现英雄情节

6月29日,在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六楼,《二战故事:国家英雄录》展览开幕礼正在举行,来自各界百名嘉宾出席,新加坡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先生为主宾,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高泉庆先生为特别嘉宾。

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举办 《二战故事:国家英雄录》展览

开幕礼首先播放关于二战及林谋盛烈士的专题访谈,林谋盛子女回忆父亲母亲深情感人。唐振辉部长应该发表讲座,盛赞林谋盛为国捐躯永垂不朽,大唐文化传播以越剧《林谋盛》来展现英雄人物,别开生面。

唐部长与嘉宾公众随后来到文化中心一楼,为《二战故事:国家英雄录》展览开幕,并观赏展览。展览自6月29日,上午11时至傍晚7时展出,将于7月7日举行闭幕礼及文化讲座“林谋盛:其人其事其思想,欢迎公众报名出席。

上世纪林谋盛英雄事迹

林谋盛1909年生于中国福建省南安市,他的父亲林路官居清朝二品顶戴花翎,也是新加坡著名的建筑业先驱。林路在家乡建造的号称99间的大厝是林谋盛的童年城堡。他16岁来到新加坡,就读于莱佛士书院,后接手父亲的砖厂和饼干厂,战前曾任中华总商会董事,也是当时新加坡华社的年轻领袖。

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后,林谋盛即投入抗战活动,出任新加坡华侨抗敌动员总会执委兼劳工服务团主任,号召劳工支援对日作战,并组织华侨抗日义勇军,因此被日本视为“危险人物”。1942年2月,新加坡沦陷前夕,林谋盛辗转到印度,又从印度飞抵重庆,两个月后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咨议及福建省临时参议员。

1942年6月,林谋盛在印度加尔各答,将流落那里的2000多名华人海员组织为“中国留印海员战时工作队”,主持训练工作。1943年,在他的建议下,中英双方合作开展收复新马的敌后工作,林谋盛奉命驻印与英军联络并参与组织136部队,被授上校军衔,并任马来亚华人区区长。1943年10月,林谋盛化名陈春林潜入马来亚,在霹雳州怡保展开敌后工作。1944年3月27日林谋盛被捕,饱受三个月酷刑毅然坚守情报秘密,同年6月29日壮烈牺牲,年仅35岁。

新加坡光复后,林谋盛夫人颜珠娘携长子北上将遗骸迎返新加坡。1946年1月13日,英殖民地政府在政府大厦前举行公祭,中华国民政府也派代表参加,追认林谋盛为陆军少将,以军礼安葬于麦里芝蓄水池(MacRitchie  Reservoir)畔,碑刻“陆军少将林谋盛之墓”。

雨中的林谋盛烈士纪念塔,中华总商会敬献的花篮

家族传承,英雄浩气贯新马

1954年又于伊丽莎白女皇道(Queen Elizabeth  Walk今改称海滨公园 Esplanade Park )旁建烈士纪念碑。奠基仪式由英国驻东南亚最高专员麦唐纳 ( Malcolm  MacDonald ) 主持,同年的揭幕典礼则由英国驻远东陆军总司令查尔斯. 洛温爵士(Sir Charles Loewen)主持,规格隆重。今天,连接惠德里路(Whitley Road) 的谋盛道(Bo Seng Aveune)也是对他的纪念。

1994年,林谋盛逝世50周年,近300人在伊丽莎白道林谋盛烈士纪念碑前举行悼念会,时任新闻及艺术部长兼卫生部长的杨荣文是纪念会主宾。2014年逝世70周年,在克兰芝阵亡战士公坟及樟宜博物馆,林家数十家属及媒体公众为其举办悼念仪式。

1944年6月29日,林谋盛殉难于马来亚山城怡保,怡保有一条林谋盛路(Jalan Lim Bo Seng)。时隔80年,今年5月,林谋盛家族后代侄外孙——煌孝集团(Hong How Group)主席与董事经理、私人美术馆的张东孝(81岁)发起了先辈寻迹之旅。经张东孝先生穿针引线,在马来西亚历史学家列英龙(Gary Lit)教授策划行程,亲自担任向导下,终于让林氏后人——林谋盛两位年过八旬的儿子——三子林怀玉(87岁)与四子林南玉(86岁)终于有机会踏上他们只在历史书上读过,父亲生前受尽折磨之地。列教授也是《If the Sky were to Fall》(如果天塌了)作者,其中教授讲述二战时金宝战役,以及林谋盛等抗日义士在当地的事迹。加入这次寻迹之行的还有张东孝妻子、新加坡芭蕾舞蹈家吴素琴、林谋盛甥外孙陈真明医生(52岁)、他父亲陈文耀(79岁)和儿子陈圣安(20岁)。

2024年5月,张东孝(侄外孙),吴素琴(侄外孙媳),梁桂生,林南玉(四子),陈圣安( 甥外曾孙),林怀玉(三子),陈真明医生(甥外孙)于马来西亚怡保林谋盛路前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