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柔快车,风雨不改,川行7...

星柔快车,风雨不改,川行77载

22920

(时代财智,7月3日)新柔长堤自1924年6月28日正式启用,经历了岁月的风雨,今年迎来了100周年。作为陆路交通工具 ,巴士至今仍是民众往返新柔两地的重要交通工具,这条线路承载了两国几代人的共同回忆。

位于武吉士(Bugis)附近奎因街(Queen Street)的星柔快车起点站

今年6月底的一个下午,时代财智走访了星柔车私人有限公司,来到位于巴士起点站的奎因街。这家成立于1947年的巴士公司,77年来风雨兼程,穿梭在新柔长堤之间,载送民众往返新马两地。

时代财智总编辑宋娓(右)采访了星柔快车私人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祖钬(左)

第一代创办人,开创新柔长堤上的第一条巴士线路

星柔快车的创办人是李竹菴先生。李竹菴(Lee Teck Anm)1906年在中国出生,那时正值晚清。在中国的时候,年少的李竹菴曾在福州做过中医学徒,学习外科跌打无名杂症及牙科医术。16岁那年,他来到新加坡,起先在中药铺上班,后来独立行医,与四兄合创了益寿堂药铺。

李竹菴不是一个拘泥于传统的中医。不仅擅长望闻问切,还有分散投资的理念。这包括房地产、酱油、银行等。除了益寿堂,1934年,他和几位同乡合股投资德士生意,将德士租给司机,然后每天收取租金。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新加坡,并不是风平浪静的时代。在日本占领新加坡期间,公司的德士一度被没收,根本无法运营。日本投降后,新加坡又进入英殖民地时期。

上个世纪40年代的巴士窗口都是开放的,没有冷气。

星柔长堤在1924年正式投入,当时是连接新马之间第一条也是仅有的一条陆路通道,交通非常拥挤。

李竹菴的儿子李庆通医生(Lee Keng Thon)回忆说,父亲的徳士生意在40年代结束了。因为英军不希望太多新加坡车辆去马来西亚,于是在40年代,英殖民政府收回了私人业主拥有的德士执照。然而,父亲看到在新山和新加坡两边进出不断的客流,他仍然认为有商机。

1947年,李竹菴又从一位政府文员朋友那里得知,政府鼓励私人业者经营巴士,要开放巴士执照了。他委托这位朋友申请执照,在这样的情形下,他和莆田的10位同乡共同成立了星柔快车私人有限公司(Singapore-Johore Express Pte Ltd)。这条巴士线成为快车Express,即从新加坡直达新山,起点站从奎因街出发,中间不设停靠,乘客直达双边。星柔快车也成为新柔长堤上的第一条巴士线路。

巴士推出后,优质线路马上让客源直线上升,父亲决定增加车辆和班次。大儿子李庆传(Lee Chin Chuan, 1932-2018)担任巴士公司的财政,替公司收账。后来,公司的股东渐渐退出,李竹菴成了最大的股东。

第三代守业者,责任持续经营巴士为民造福

星柔快车新加坡这边每早6.30准时启程,晚上12点收班。一份承诺,风雨兼程,这条线路已经运营77年。现任星柔快车的执行董事李祖钬(George Lee)说,70多年来,巴士运营执守承若,从未间断。即使在疫情时期进入“封城”阶段,公司并没有开除员工。当疫情重启时,驶出的第一趟班车,另所有的乘客和车组人员感到无比兴奋和感慨。

巴士运营时间长,找员工难,都是巴士公司面临的挑战。

现代人的工作和生活方式,较上个世纪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居家办公,或者通过约车平台选择出行,民众有越来越多的出行交通选择。巴士司机的工作时间长,员工人手也是挑战。George 感叹,现在的交通生意也越来越难做,巴士生意并不赚钱。然而,他和家族成员认为,巴士是人们出行的必备交通工具,也是关乎民生的事业,能够给大众提供生活的便利和美好,这是他们持续运营到今天,心中那份最大的满足感。”

据George介绍,星柔快车公司的业务除了巴士运营,业务还包括房地产。因为早期的修车厂地段不错,后来发展成房地产,赚了不少钱。“星柔赚钱的地方在房地产,我们把房地产赚的钱来补贴巴士。”

当年父亲在经营巴士时,同时也经营中医诊所。诊所就是巴士站附近,没有病人的时候,父亲都会勤劳地到巴士这边来看看。父辈们都能打拼,能吃苦。李庆通医生也认为,这个生意持续运营77年,肯定不是看“钱”。这是父辈留下的基业,还包含着父辈们的理念。只要不亏太多,能够维持就好了。

创立者树立家族模范,家族成员以平常心做好每一天

谈到父亲的影响,李医生说父亲的宽容和大度,给子女们好好上了一课。他透露了一段鲜为人知的父亲的故事。

上个世纪经营巴士生意,父亲免不了会遇到劳资分歧。结果有一个员工做错事被炒鱿鱼,怀恨在心,于是拿了硝酸泼到父亲身上。可想而知,强烈的腐蚀不仅灼伤了父亲身体大部分皮肤,更让他的一只眼睛几乎失明。父亲在医院里躺了好一段时间,康复后他没有去加恨那位员工。后来,父亲配了一只义眼,但是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这件不幸的事发生在父亲身上时,他40多岁,正值壮年。然而,身体的缺陷并没有影响到父亲安身立命,他始终保持着乐观开朗。即使他在70多岁的时候,还投资可可种植生意。有人告诉他可可需要7-10年才能有收成,父亲仍然有兴趣去投资。

记者面前的李庆通医生已经年过八旬,但是思路清晰,口齿流畅。身为医生,他也曾照顾父亲,和父亲有相处的经历。每每回忆父亲的点点滴滴,李医生都有些动容,眼眶湿润。“父亲是家族的模范,这是我们家族宝贵的精神资产!”

在李竹菴的家族生意里,还有一个出名的业务——京华酒店(Hotel Royal)。这家酒店坐落在核心高尚商区的纽顿路(Newton Road),时过境迁,纵使毗邻已经是豪宅馆所,高楼林立,但是京华酒店仍然面不改色,以平价形象接待住客,似乎是这条尊贵街道上的“钉子户”。李医生解释说,父亲吃过很多苦,他不倡导奢华高档的生活。所以酒店的定位,他也不会去迎合富有阶层的需求,他要做的就是比较平民化的价位。

李家不少家族成员都在家族企业内服务,李庆通和二哥却选择了医生的道路,当年也获得了父亲的支持。他坦言。父亲从房地产中受益后,认为房地产比较容易赚钱,至少不需要一天到晚去追账。战乱时期医生是个有收入的职业,父亲坚持认为每个孩子都应该有一技之长,医生是不错的职业选择。

李竹菴的长子李庆传(左)、长孙李祖福(中)和李竹庵,2009年1月接受《时代财智》访问。 (摄影:张智华)

2019年7月,星柔快车的创办人——李竹菴先生去世,享年113岁。李庆传是大儿子(于2018年去世),李庆通是小儿子。李竹菴有两个太太,育有5个儿子、9个女儿,大妈和二妈的子女们和谐相处。李竹菴的百岁生日宴,家族成员有200多位来给他庆生。

李家的家族成员仍在不断壮大,George说,他们家族对下一代持开放态度,不强迫子女们在家族企业内服务,鼓励他们到外面去闯。几年前,家族以李竹菴的名义成立了基金会,凝聚家族成员继承先辈的理念,通过医药慈善,为社会创一份福祉。

在访谈末了,George说,虽然长堤已经有100年历史,对他来讲,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因为这只是一个时间点。展望未来,继续前行,更重要的是把今天做好,两地和平共处最重要。

星柔快车风云不改,77年不间断川行在星柔两地之间,承载了两国几代人的共同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