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重创,航空业3年难复元...

疫情重创,航空业3年难复元

63487

(新加坡,2020年6月12日)疫情重创之下,全球约80家航空公司本年度营业额直线下降至5,250亿美元,营业亏损达600亿美元,并面临裁员、破产的危机。

日前,安联集团(Allianz Group)旗下金融保险公司裕利安怡(Euler Hermes)对全球80多家航空公司的营业状况进行调查。报告显示,由于今年上半年,全球多个国家采取了“封国”措施以应对疫情,在人流客流大幅减少,航班大量停飞及燃油对冲交易的困境之下,导致航空公司自身负债累累,濒临破产。

客流锐减是致命因素 预计2023年5月可恢复元气

航班大规模停飞、在保持社交距离(social distance)措施下而导致的客座率低、企业大幅取消高昂的商务旅行等原因,都造成全球航空公司的客运需求锐减。调查数据显示,在第一季度,全球航空公司单月客运需求与去年相比下降了53%,预计2020年整年全球航空客运需求将同比下降38%。

随着疫情进入后期以及各国相继解封,航空客运量将在两年内逐步提升,但情况可能需要3年,才可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裕利安怡预测,只有到2023年5月,全球航空客运需求才能达到疫情前的水平。

客运量骤减导致航空公司营业收入大幅下滑。数据显示,航空公司2020年度总收入预计将减少3,100亿,营业亏损达到600亿美元,相当于每天亏损1.64亿美元。随着世界经济和国际旅游业的复苏,报告预计航空业将在2021年和2022年分别实现2050亿美元和750亿美元的收入。但是,这并不能弥补2020年所有的营业亏损。

图片来源:联合早报

保证现金流 政府纷纷出手援助

航空业属于典型的重资产企业,因航空公司需要支付庞大机队的租金和利息、机场登机口的租金,以及机组人员的工资。在负重累累的情况下,航空公司必须降低成本,保证其运营现金流转,以减轻资金耗尽破产的风险。为此,全球航空公司采取了包括裁员停薪、延期支付租金及股息、减缓飞机生产速度甚至变卖飞机等一系列的措施,而各国当地政府也出手援助。

美国,美联邦对航空业的救助金覆盖了总劳动力成本的三分之二。据估计,该行业多达三分之一的人将被裁员,受影响的职员大约有750,000名,包括飞行员、空姐、行李搬运工、机械师等。

新加坡航空(SIA)最大股东是政府控股的淡马锡集团,该集团计划通过发行新股作为国家援助计划以筹集90亿美元的流动资金,并对1万名员工实行强制性的无薪假期。

对于民营航空来说,如果没有政府出手援助,破产是必然。中国第四大航空公司海航集团(私企),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亏损总计20亿美元,但这并未得到中国政府的任何纾困。为了偿还巨额债务,海航未来可能面对被中国三大国有航空公司——南方航空、东方航空和国际航空收购的局面。

中国航空业受损最重

报告显示,全球负债最多的航空公司均为中国的国有航空公司,即中国南航、东航和国航,这三家公司债务总额高达700亿美元。由于疫情最先在中国爆发,自疫情最严重的武汉于1月23日封城起,之后的2、3月间,中国全国各省市几乎都处于封城状态,导致中国国内的航空运输业大面积瘫痪。

据中国民航局公布的数据显示,第一季度全行业累计亏损398.2亿元(人民币),其中航空公司亏损336.2亿元,占全行业亏损额的84%。其中2月份亏损209.6亿元,创单月亏损最高纪录。作为中国航司三巨头的南航、东航和国航必然首当其冲。

而今年2月北京——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发布的全球航空客运定期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国内客运量仅增长 7.8%,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速度,主要由于中美贸易摩擦导致经济、消费疲软,而香港动荡加剧了经济放缓。中国陆路交通业已经受挫,而这次疫情重锤之下,让中国的三大航空公司的营收跌入谷底,成为了负债最多的航空公司。

智利南美航空(Latam Airline)公司
图片来源:官网

疫情将重塑全球航空供应链

今年上半年,拉美第一大航空公司智利南美航空(Latam Airline)公司、第二大航空公司巴西哥伦比亚航空(Avianca Brazil)及澳大利亚维珍澳洲航空公司(Virgin Australia Airlines)相继宣布破产。预计在未来两年内,还会有更多的航空公司宣布破产,而其他航空公司也正在步履艰难地负债前行。

随着旅行禁令的取消,尤其疫情后国门打开之后,低成本运营的航空公司将竞相重返空中,日益激烈的价格竞争将恢复航空需求。航空公司将不得不在保持现金状况的需要,和由于飞机停飞时间延长而失去市场份额的风险之间取得平衡。这对私营低成本航空公司的打击更大,因为社交距离将损害盈利能力。

该报告预计,全球航空运输业将面临新一波整合。除了倒闭或申请破产,负债累累的航空公司没有其他方法可以逃脱产能过剩的市场。有趣的是,负债最多的航空公司都是中国国有航空公司:国航、南航和东航,它们的债务总额高达700亿美元。

今年6月破产的智利南美航空公司(Latam Airline)负债95亿美元,而泰国航空公司(Thai Airways)和挪威航空公司(Norwegian Air Shuttle)一直在应对50亿美元和65亿美元的债务中求存,而国泰航空和土耳其航空都面临着120亿美元的债务。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超过100亿美元债务的航空公司已经蔓延到这些大型公司,美国航空(240亿),IAG(英国航空British Airways、爱尔兰航空Aer Lingus、伊比利亚航空 Iberia的母公司),美国联合航空和大韩航空(各150亿),法荷航(130亿),汉莎航空和达美航空(110亿)。

尽管中东航空公司从低燃油成本中获利,然而他们却面临挑战,即飞机机队与宽体飞机不适合低迷的航运需求,而长途飞机已不再偏爱这种飞机,维护成本也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