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岛游新思考

海岛游新思考

5934

过去20多年来,“新马泰”一词长期垄断着中国游客对东南亚的印象,而在这三个国家中,游客在新加坡的逗留时间一般长不过2天,短则数小时。然而,新加坡政府从未满足这种走马观花式的旅游方式,今年,它以开埠200周年为契机,逐渐打造出融合历史与现代景观为一体的新型旅游理念,并鼓励来自世界各地的创新人才为海岛旅游的今后发展出谋划策。

此文刊登在2019年11/12新加坡《时代财智》 作者:张俊

新加坡河驳船码头沿岸,新老建筑交相辉映

星耀樟宜,不只是基础设施

经过6个月的试运营,星耀樟宜(Jewel Changi Airport)于今年10月18日正式启幕。试运营期间,这座在第一航站楼旧停车场原址建造的10层建筑共吸引国内外游客约5000万人次,远远超出原先设下的每年4000至5000万访客的目标。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致辞中希望国人意识到,星耀樟宜和樟宜机场不只是在叙述基础设施的故事,而是代表着一个想法和象征,并呼吁新加坡人“大胆梦想,为自己创造新的可能”。

星耀樟宜由樟宜机场集团和凯德集团(CapitaLand)成立的合资公司——星耀樟宜私人信托有限公司(Jewel Changi Airport Trustee Pte Ltd)开发, 坐落于新加坡樟宜机场第一航站楼的前方,处于机场的核心位置,是一座聚集航空设施、购物休闲、住宿餐饮、游乐项目、景观花园等多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建筑。整栋建筑以穹形玻璃屋顶和充满现代感的钢材外观设计为亮点,包括地上与地下各五层,是世界首个机场综合性休闲娱乐场所。开发方希望它即能体现新加坡作为理想过境点与旅游目的地的魅力,吸引更多外国旅客前来探访,又成为本地居民的又一个休闲去处。

星耀樟宜以及樟宜机场第五航站楼的建设计划最早是在李显龙2013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宣布的。星耀樟宜最初名为“宝石计划”,总耗资17亿元。据李显龙透露,当年决定是否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分享有关发展计划前,曾有人认为以基础建设项目结束演讲不是明智的做法。然而,他坚持自己的观点。“最后,人们从那场国庆群众大会中记住的就是星耀樟宜。”

李总理认为,星耀樟宜毫无疑问使樟宜机场更具竞争力:去年,樟宜机场接待超过6500万名乘客。随着星耀樟宜的正式开幕,新加坡旅游局和新加坡航空公司携手为过境旅客推出新的两个半小时步行导览活动,机场今年的客运量有望再创新高。

作为一个旅游目的地,星耀樟宜可为在这里乘机、换乘和中途停留的乘客提供丰富、便捷的体验。可提早办理登机手续的柜台及行李寄存设施每日从早上 6 点开放至午夜 12 点, 让乘客在购物、用餐、放松和娱乐的同时,享受无忧的候机体验。

星耀樟宜的两大亮点是汇丰银行雨漩涡(HSBC Rain Vortex)和资生堂森林谷(Shiseido Forest Valley),前者是一座高达 40 米的室内瀑布景观,瀑布从屋顶圆形缺口处涌流而下。作为目前全球最高的室内瀑布景观,其灵感来源于新加坡丰沛的雨水,与环绕各类生活风尚设施的绿 色植被相得益彰,不论在哪个楼层都可欣赏到这一美景。

而森林谷是一个高达四层楼的室内花园森林景观,也是新加坡规模最大的室内植物天堂之 一。森林谷与星耀樟宜内各色零售和餐饮店相互融合,让访客在绿意盎然的室内森林中尽享愉悦的购物和美食体验。

沿着新加坡河追寻200年历史

除了现代化的星耀樟宜,新加坡还在其开埠200周年(Bicentennial)之际,热推沿着新加坡河感受历史,体验城市脉搏的步行旅游。

新加坡河全长约3.2公里,是新加坡的主要河流之一。它从西部的金声桥源起,向南倾入滨海湾蓄水池。自从英国殖民者斯坦福·莱佛士(Stamford Raffles)于1819年在新加坡河口登陆之后,河的两岸就逐渐发展成新加坡的商贸中心。

如今,两岸极具历史意义的建筑让游客能在步行中获得对新加坡这座城市的独特体验。为了全面感受新加坡河的魅力,《时代财智》记者以红山为起点,从新加坡河源头的水道出发,步行向滨海湾金沙进发。

在大约两个小时的旅途中,记者看到70年代建成的红山熟食中心仍在售卖本地佳肴,穿过分布在新加坡河上游两岸的政府组屋和私人公寓,然后沿着克拉码头,来到大华银行大厦与莱佛士当年的登陆点“隔河相望”…… 这些场景是新加坡历史的见证,让人犹如行走在时光隧道之中。

除了河两岸不同风格的楼宇,记者还看到十余座横跨在新加坡河上形态各异的桥梁。坐落于锡安路河畔熟食中心和克拉码头之间河段的阿卡夫桥(Alkaff Bridge)颜色特别鲜艳,整座桥形好以岛国早期用来运货的小船:舯舡。舯舡源自闽南话,19世纪新加坡开埠之后逐步传入东南亚。相比之下,靠近鱼尾狮公园的螺旋桥(Helix Bridge)和金禧桥(Jubilee Bridge)则更加现代化,空间和人流也迅速增加 — 这提醒记者已经来到了繁华的闹市区了。

由于长久以来的聚居与经济活动,新加坡河在建国初期曾经是一条臭水浜。1977年,新加坡时任总理李光耀,提出清理新加坡河的十年计划。这项耗资1.7亿新元的计划包括将沿岸旧屋1000多户居民,以及河畔小贩迁走并重新安置,数百艘驳船也被迁往巴西班让(Pasir Panjang)码头。在河水治理成功之后,新加坡市区重建局(URA)于上世纪90年代花费7年时间,投入1600万元沿着新加坡河两岸各三公里兴建河畔步行道。

如今,昔日位于新加坡河上游的罗拔申码头(Robertson Quay)、中游的克拉码头(Clarke Quay),以及下游的驳船码头(Boat Quay)已经转身成为游客如织的休闲区。其中,罗拔申码头在1880年代满布欧洲人与华人的仓库,现在,它们都已变成餐馆、酒廊、咖啡店和酒店。它的一座建于1895年、废置多年的老仓库,现已变身为一座拥有37间客房的精品酒店The Warehouse Hotel;而离它不远的罗拔申码头洲际酒店(InterContinental Singapore Robertson Quay),除了提供河畔住宿,还能让客人获得多元美食与时尚生活的体验。

虽然新加坡沿岸的不少休闲设施建成已有多年,但新加坡开埠200周年让沿岸旅游有了新的发展机会。据新加坡旅游局的统计,虽然新加坡今年首8个月经济受美中贸易战影响明显,但本地酒店住房收入超过2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5%,国际游客数也同比增加了将近2%。

借用外脑持续创新

为了继续推动本地旅游业的持续发展,新加坡旅游局今年6月宣布推出新加坡旅游创新工坊(Singapore Tourism Accelerator)。目前,来自7个国家和地区的9家公司已经获选加入其中,它们将为旅游业持久面对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并将在明年3月前对方案进行优化和测试。

获选的9家公司是从161份申请中选出的,它们分别来自新加坡、印度、中国香港、英国、荷兰、澳大利亚和泰国,其中包括来自新加坡的智能垃圾桶研发公司Good For Food和为酒店制定优化定价策略的Infinito,来自泰国的精深科技公司EATLAB以及来自香港的提供人工智能语音辅助方案的Delight Labs。

据新加坡旅游局技术转化司,由于创新工坊首批参与者提出的方案令人满意,旅游局接下来将和滨海湾金沙、圣淘沙名胜世界和滨海湾花园等业界伙伴密切合作,争取尽快取得实际成果。

新加坡贸工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向媒体表示,当局将继续追求新鲜点子,确保旅游业跟得上趋势变迁,以争取更高的旅游收益。“不论是提供服务的方式、分析数据的方法,或是更新和重振旅游产品的做法,创新是关键。”

今年初,旅游局曾在常年旅游业大会上宣布成立科技学院,并计划将于明年1月推出三个基础课程,为学员提供创新商业模式、商业科技和数据分析等领域的培训。这些课程将和新加坡管理大学(SMU)专业进修学院一起合作推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可享有资助。

另外,旅游局和阿里巴巴集团于今年8月也推出了“心想狮城卡”(Passion Made Possible Privileges),借助支付宝的大数据和分析能力,吸引和奖励中国旅客在本地消费。这是双方自今年签署为期三年谅解备忘录后,推出的一项计划。统计发现,使用“心想狮城卡”的旅客比一般本地支付宝用户的消费高出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