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电竞产业正夯

狮城电竞产业正夯

5797

今年9月,一年一度的亚洲娱乐文化产业峰会All That Matters在新加坡举行,而电子竞技(e-sports;简称电竞)产业已经连续第三年成为该峰会特别独立讨论的主题之一,此新兴产业日益备受重视的程度不言而喻。同时,新加坡贸易与工业部(MTI;简称贸工部)在回应《时代财智》询问时指出,政府迄今出台了多项涵盖财政和非财政的措施,助力国内的电竞产业和电子游戏(Video Games;简称电玩)的初创企业和公司,在新加坡建立起一个强大的人才库和完善的生态系统。

(此文刊载在《时代财智》 2019年11月/12月刊 )

文:史特芙

电玩电竞的全球产值去年超过1400亿美元(约1907亿新元),其中近半来自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亚太地区。

电玩和电竞是一个日益增长的产业。在去年全年,该产业在全球的产值就超过1400亿美元(约1907亿新元),当中有近半产值来自亚太地区。根据市场研究分析公司Newzoo的数据,到了2021年,全球热衷电竞产业的游戏迷预计将达到2.5亿,观赛人数预计将达到5.57亿,相关产业也预计将以14%的年增长率在增长。

多项举措支持电玩电竞发展

新加坡贸工部在回复《时代财智》电子邮件访问时指出,贸工部长陈振声曾在今年9月份于国会针对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Leon Perera)的提问时,就当前国内电玩和电竞产业的发展态势做出回应。

该部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的时候,该产业在新加坡的经济产值为19.5亿新元,当中贡献来自外资企业如法国电玩开发和发行商育碧娱乐公司(Ubisoft)和日本老牌游戏制作商万代南梦宫控股公司(Bandai Namco);本土企业则有线上游戏与电子商务公司Sea和手机游戏(Mobile Game;简称手游)发行商GoGame。

陈振声说,政府非常支持投身电玩和电竞产业的初创企业和公司,并通过多项举措来支持相关产业生态链的发展。(图:陈振声官方脸书)

陈振声表示,在推动社区参与度方面,政府在市中心举办了多项电玩和电竞相关活动,例如今年5月份于杨厝港(Yio Chu Kang)举行的Yio Game On活动,就是一项凝聚青少年的活动,并获得了非常好的响应。

他说,政府非常支持投身电玩和电竞产业的初创企业和公司,并通过多项举措来支持相关产业生态链的发展。首先,当局在2017年启动了Startup SG计划,提供本土电玩电竞企业从财政到非财政的支援。然后,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也推介了PIXEL创意工作室,一个旨在孵化和提供投身数码行业初创企业的共享办公空间,在那里他们将获得一切所需的技术和商业上的支援。

“我们也积极深化能力建设,比如我们正在为电玩产业建立一个强大的人才库。我们也有培育电玩行业人才的学校,如迪吉彭理工学院新加坡分校(Digipe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Singapore)和南洋理工学院(Nanyang Polytechnic)就有提供电玩和动画设计等课程,以为该产业栽培相关的专才。”

陈振声指出,国际著名的大型电玩活动Gamescom明年也将首次移师亚洲举行,由新加坡承办,此次的电玩展将提供电玩企业展示他们实力的一次机会,提供他们与潜在投资者、合作商和采购者联系的平台。未来,新加坡旅游局也将持续留意可在新加坡举办的大型活动,以进一步提升新加坡作为本区域电玩和电竞产业枢纽的地位。

新加坡电竞玩家月入可达4万

新加坡电子竞技和线上游戏协会(SCOGA)主席尼古拉斯.邱(Nicholas Khoo)今年9月16日出席亚洲娱乐文化产业峰会All That Matters上接受《时代财智》访问时指出:“新加坡全职电竞玩家的收入各异,之间差距也非常大,收入好的一年达到30万至50万新元不成问题。”

尼古拉斯说,他参与到电玩界已经有14年,而他是在12年前创办了新加坡电子竞技和线上游戏协会。他根据业界调查指出,新加坡目前手游玩家介于200万至250万人。以新加坡当前约560万人口计算,250万人都有在玩手游,相当于近半人口。

尼古拉斯.邱(Nicholas Khoo)指出, 电竞和其他体育一样,整个生态体系中并不仅仅只有球员(电竞玩家),也需要支援相关产业发展的专才。 (图:受访者提供)

该协会每年平均举办24场电竞活动,去年参与线下活动,即亲临现场的人数就达到10万人,参与线上活动的人数则高达600万,虽然参与者来自全球各地,但当中有近半来自新加坡。他以今年8月份在新加坡室内体育馆举行的第7届“校园电子游戏盛会”(Campus Game Fest)为例,该场活动便成功吸引了约1万名玩家到场,线上参与或观战的玩家便多达50万人。

无论如何,他强调新加坡市场相对其他区域国家较小,目前本地有约50家电玩和电竞公司,他建议本地电玩公司把眼光放眼区域乃至国际,因为单是亚太地区和拉丁美洲地区的游戏市场的价值就高达770亿美元(约1058亿新元)。

当然比较中国生态体系相对完善的电竞产业,新加坡确实无法相提并论,但是他表示,该协会已在大约两年半前便开始着手完善相关产业的生态系统,设立SCOGA电竞学院,设有文凭课程(diploma)积极栽培电竞产业链中所需的相关人才,包括培训(coaching)、选角(casting)和活动管理(events management )等专才。他说,电竞和其他体育一样,整个生态体系中并不仅仅只有球员(电竞玩家),也需要支援相关产业发展的专才。

另外,新加坡政府和SportsHub 私人有限公司旗下的新加坡体育中心(Singapore SportsHub)也在今年3月宣布与东南亚电子竞技组织Team Flash合作在华侨银行室内体育馆(OCBC Arena)设立电竞培训中心,以栽培本土电竞产业专才,其目的是提高新加坡在2019年东运会和2022年亚运会上的争冠实力,因为电子竞技将首次在上述运动会中被纳入正式比赛项目。在本届菲律宾东运会上一共有6项游戏入选为正式电竞赛事,分别是Dota 2、Starcraft、Tekken 7、Arena of Valor 、Mobile Legends和NBA 2019。

打电玩也可成终身职业

目前隶属于Reality Rift战队,曾代表新加坡出征东运会Dota 2比赛的职业选手NutZ(Wong Jeng Yih,30岁)在接受《时代财智》访问时指出,他是在大约8岁时便开始接触电子游戏。

 “在我仍在就学时期,我便已经开始参加本地和一些临近国家的电竞赛事。然而,我并不认为那时候是我电竞事业生涯的开始。直到我完成学业,正式投入职场后,我发现为他人打工并不是我想要的人生。我真正开始全职投入电竞行业是在2014年我到韩国的时候,当时候我为一家游戏公司全职打电玩。”

“目前,我已经是全职的电竞选手,大部分时候我都和我的队友呆在团队中心里,一起进行训练、比赛和讨论比赛。我们每个月都会获得补贴。”

今年30岁的NutZ(Wong Jeng Yih) 目前隶属于Reality Rift战队,是一名全职电竞选手,曾代表新加坡出征东运会Dota 2比赛。(图:受访者提供)

Reality Rift是一个新加坡Dota 2战队,成立于2019年6月。该战队的首席营运官Lawson Lee回应说: “比较我们的竞争对手,我们为我们旗下的电竞选手提供了相对不错的薪酬待遇,主要因为我们的Dota 2职业玩家都是全职的。此外,我们也为他们提供住宿和饮食。”

虽然NutZ和Lawson Lee都没有透露薪酬待遇,但是根据Esportsearnings的数据显示,NutZ在17项电竞比赛中所赢获的总奖金额便高达22万5368新元,在全球电竞玩家收入排名中位列第531名,但在新加坡则是排名第二收入最高的电竞选手。排名第一的是iceiceice(Koh, Daryl Pei Xiang),他在过去88场赛事的总奖金为152万62新元,全球排名第50位。

Lawson Lee指出: “在新加坡选择电竞为他们全职事业的年轻人并不多,而且成功的例子寥寥可数。根据Esportsearnings的数据,通过电竞获得超过1万新元收入的也只有区区的36人。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是在没有任何组织背景支持下独自参赛,所以他们不会有固定的收入和补贴。”

无可否认,新加坡电竞产业目前虽然正在增长,但是离可持续性发展阶段尚有一定的距离。需要注意的是,打电玩和电竞比赛之间毕竟存在区别,Lawson Lee希望政府会持续做对新加坡有利的事情。同时,目前已有许多品牌开始参与到电竞和电玩产业,他因此相信电竞产业的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