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拉尼 丽智年度杰出女性...

马哈拉尼 丽智年度杰出女性

6023
(图:受访者提供)

本届丽智卓越奖年度杰出女性普安.马哈拉尼(Puan Maharani;简称普安),是印尼现任人类发展与文化统筹部长,也是印尼史上最年轻和首位担任统筹部长的女性。她还是印尼“国父”苏卡诺(Soekarno)的外孙女,印尼史上首位女总统美加华蒂(Megawati)和已故印尼人民协商会议(MPR)前主席陶菲克(Taufik Kiemas)的女儿。自小在政治世家长大,耳濡目染的她大学毕业后顺理成章加入母亲创办的印尼斗争民主党(简称PDI-P),宣告踏上从政之路。普安除了在国内致力于推动女性赋能和全国人民思想改革运动,在国外她也代表国家参加过许多国际论坛,将印尼的声音带到国际舞台。她是印尼新时代女性的代表,也是印尼政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此文刊载在《时代财智》 2019年9月/10月刊 )

文:叶爱云

普安和丈夫(右一)及父母合影,后排左起为陶菲克及美加华蒂。(图:受访者提供)

普安的外祖父苏卡诺(Soekarno)、已故父亲陶菲克(Taufik Kiemas)和母亲美加华蒂(Megawati)都是印尼政坛上响当当的风云人物,交错地给普安的性格特征奠定了基础,也是影响她至深的三个人。美加华蒂是苏卡诺的大女儿,曾于2001年至2004年期间担任印尼第五任总统。

出生于1973年的普安,从未见过苏卡诺,因为他早在普安出世的前三年病逝。尽管苏卡诺不曾参与普安的成长过程,但是他仍然给普安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普安向《时代财智》指出:“在我小时候,就常听母亲讲起关于外祖父的生平事迹。对我来说,Bung Karno(苏加诺的昵称)不仅仅只是外祖父,对我、对整个印尼来说都是一位激励人心的人,是他致力于民族独立斗争,最终带领印尼赢得胜利。他以建国五项原则(Pancasila;潘查希拉)作为印尼宪法的基本精神,为印尼人民和平共处、各种族之间的友好团结奠定了基础。”

潘查希拉其实源于印度佛教中的“五戒”,被苏卡诺在1945年6月借用来作为印尼的立国基础。印尼建国五项原则包括了信奉真神(真神不等同伊斯兰上苍,因为印尼是一个拥有多元宗教的国家,这里指的是每个人都应该有宗教信仰,也有宗教自由,各个宗教之间应该互相尊重)、平等与文明的人道主义、团结统一的印尼、民主政治和社会正义(即为全体印尼人民实现平等的福利)。

1901年6月6日出生于印尼东爪哇泗水的苏卡诺,致力于民族独立斗争,反对帝国和殖民主义,最终带领印尼人民团结一致,终结了长达300多年的荷兰殖民时期,也在为期3年的日据时代结束后,于1945年8月17日宣布独立,他因此成为印尼的开国元勋,被印尼人民尊称为 “国父” 。直到1965年9月30日,印尼发生九三〇军事政变,苏卡诺被迫于1967年3月下台,而后遭软禁在茂物(Bogor)至1970年6月21日病逝。

接着,普安的父亲陶菲克虽未能见证自己的女儿当上印尼史上首位女性统筹部长,分享她攀上政途第一座高峰的喜悦,但对普安来说,是父亲用自己的人生阅历和经验,塑造了她为人处世的态度。

她说,是父亲教会她接受并拥抱各种各样的团队,因为只有协作才能创造双赢,尤其是她现在所处部门需要和许多人或部门进行大量沟通、协调和同步执行,她了解到学会与他人良好沟通和合作的重要性。

陶菲克出生于1942年,于1973年与美加华蒂结婚,是美加华蒂的第三任丈夫,他们在婚后生下他们唯一的女儿普安。陶菲克在从政前是一名相当成功的企业家,在美加华蒂于1998年创立印尼斗争民主党(Indonesian Democratic Party of Struggle ;简称PDI-P;是印尼民主党分裂出来的新政党)并担任党主席后,他也加入了该党,他是美加华蒂强而有力的后盾,也是斗争民主党内非常具有影响力的人。

他在从政后积极参与党内事务,经常评论国家大事,亦提倡印尼建国五项原则在当今印尼社会的重要性,并在2009年获委为印尼人民协商会议(MPR;印尼立法机关)主席。不过,他有时候也会就党内部的管理和某些领导上的问题与妻子持相左意见。举例,针对党内部就2014年印尼总统选举是否再度提名党主席美加华蒂自2004年以来第三次出征的意见出现分歧,他根据妻子过往两次选举成绩而认为美加华蒂的胜算不高,而坚持该党应该选择其他候选人。

事实证明陶菲克是对的,也才有了后来美加华蒂支持佐科(Joko Widodo),在2014年7月胜选总统,印尼斗争民主党也成功成为执政党至今。只是陶菲克永远都看不见了,因为他早在2013年6月8日病逝。

普安与母亲美加华蒂及父亲陶菲克。(图:受访者提供)

至于普安的母亲美加华蒂,在20岁那年,即1967年,在苏卡诺被推翻下台后,人生自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历了两度辍学、被社会唾弃视如贱民、被苏哈托(印尼第二任总统)排斥和打击被迫离开政坛、与原本情如手足的瓦希德(印尼第四任总统)反目。美加华蒂学会了忍辱负重、学会了沉默的力量,最终攀上权力的高峰,也打破了自苏哈托上台后苏卡诺家族便不得从政的禁忌,她成功让苏卡诺家族再度站到印尼政坛上。美加华蒂是苏卡诺和第三位妻子,也是印尼首位第一夫人法玛瓦蒂(Fatmawati)的女儿。

普安说,是母亲美加华蒂用一生的奋斗、坎坷的人生经历教会了她:“做人要坚持原则,并为目标奋力而战。” 普安表示,也因为父母坚毅的人生态度,影响她在人生中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和挫折,都要全心全意地投入,她秉持的人生哲学是,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决定了,就一定要竭尽所能做到最好,取得实质的成果,让成绩说话。

凡事以民为先

普安的丈夫Hapsoro Sukmonohadi是一名商人,两人婚后育有一子一女。但是,普安对家人相当保护,以致她的丈夫和一对子女鲜少出现在媒体上,因此在网上能够找到的资料信息也非常有限。

身为政治人物,可想而知日常公务肯定非常繁忙,许多时候难免会冷落了家人。为此,普安指出:“不管公务多么繁忙,我都会尽可能抽空陪伴家人,至少一个星期都会有一次家庭聚会,这件看上去平凡简单的事情,对家人而言却充满了意义。”

不过,如果出现工作和家庭两难全的局面,普安说:“我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必须是以实现和维护群众利益为大前提,这是我的准则(guide),无论是在作为一名政治家、一名公务人员,仰或两名孩子的母亲的时候,我都坚持以此为准则。”

目前,以普安为首的人类发展与文化统筹部门正在执行一项由印尼总统佐科威发起的“全国思想革命运动”(Gerakan Nasional Revolusi Mental),这是一项提高民族素质的文化运动,将印尼人民培养成为一个有诚信,有强烈职业道德,对彼此和国家都抱持责任感的民族。

她指出:“上述运动的短期目标是改善公共服务素质,中期至长期的目标则是将印尼打造成为一个有纪律、干净、独立、服务型和团结一致的印尼社会。”

上述思想革命运动主要分成三个部分来执行,首先是通过社会化,即通过建立社会共同的意识型态,将有纪律、干净、独立、服务和团结一致等社会行为规范潜移默化植入每一位印尼人民的思想行为中,使他们成为一个符合新印尼社会要求的成员。第二,通过教育,从小灌输强化印尼人民的品德教育。第三,提高政府工作效率,努力打击官僚和腐败。

图为2017年10月普安亲临工地监督2018年亚运会设施的施工情况。(图:受访者提供)

致力女性赋能运动

于2019年7月22日晚间,普安和另11名来自印尼和新加坡的杰出女性出席了新加坡第三届“丽智卓越奖”颁奖晚宴,当天她获颁了年度杰出女性奖,同时她也受委担任《时代丽智》和印尼驻新加坡大使馆联合推介的“新印女性基金会”的咨询委员会主席,携手三届丽智卓越奖的女性获奖人,未来在印尼和新加坡两地的教育、健康和企业发展上发挥积极作用。

普安指出:“长久以来,对女性权益的斗争,争取的其实是性别平等,并不是要去争取谁应处于支配地位,谁又应处于被支配的位置。我们是希望在生活中的各个层面打造一个男女平等、没有性别差异或歧视的平台。”

“就好比印尼首任总统苏卡诺曾经说过的一样,女人和男人就似一只鸟身上的一对翅膀,如果这对翅膀一样强壮,这只鸟就能够飞到最高的山峰,倘若翅膀不平衡,这只鸟根本就无法起飞。”

“这是我们必须在彼此身上播种和培育的精神,以便建立一个男女享有同等尊严、公平分享国家进步所带来的果实和福祉的一个世界。毕竟没有女性的参与,一个国家很难会进步和成功。”

普安获得《时代丽智》颁发 年度杰出女性奖

早在苏卡诺执政时期便曾经强调,只有在没有性别压迫下,社会才能和谐发展。他可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付诸行动,印尼第一家购物中心莎莉娜(Sarinah)就是以他保姆的名字来命名,该商场的建立旨在促进零售贸易活动并成为印尼经济的推动力。

苏卡诺之前曾在一本以莎莉娜为名的自传中提及,就是这位名叫莎莉娜的保姆教会他什么是爱,明白到国家和人民的事其实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事。他写道:“虽然莎莉娜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但是对我来说她不是一位普通的女人,她每天早上喂我吃早饭的时候,总会跟我说,卡诺,你要爱你的母亲、你要爱你的人民、你更要爱全人类。”这句话就像咒语般潜移默化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普安说,将女性纳入发展、社会和国家生活中的每一个领域,不仅是肯定女性的表现,也是女性发挥她们强大韧性和决心所产生的结果。如今,已有越来越多的女性积极参与到了国家经济、社会、环境、体育、科学和研究等各个领域的发展中,并在当中担任决定性的角色,发挥着策略性的作用。

她说,为了推动女性赋能,印尼政府也强化了许多政策,以扩大妇女在公共、专业、社会、文化、经济和政治领域所享有的机会,致力实现性别平等。举例,印尼政府为了提升女性政治意识,于2008年通过政党法及普选法,明订政党于提名国会议员、省县市议会之议员名单时,需有至少30%女性候选人。

之后,印尼政府也于2004年通过了消除家庭暴力法,为家暴受害者(主要是妇女及儿童)提供更佳的保护。其他获得修正的法律和政策还包括了国家公务员法、婚姻法和农民工保护法。目前,印尼也就反性暴力的法律进行修正,且已进入到最后的阶段。这些法律都有助于保障妇女及其社会地位。

“印尼政府也积极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促进包括贫困家庭女孩在内的儿童教育,也为妇女提供从孕期、分娩和产后所需要的各种检查、咨询、住院、护理等一系列保健服务,并致力推广孩童营养计划,以确保他们获得充足及所需的营养。”

早于1980年7月,印尼政府经已批准“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之后也于2000年制订“性别主流化总统命令”,要求中央及地方政府在制订政策、执行和监督时将性别因素纳入考量,以确保所有性别都能平等受益,消除不平等的现象,惟中央及地方政府对性别主流化的意识仍有加强的空间。

印尼父权主义浓厚

普安坦诚说,印尼迄今的发展进程仍然高度受到父权文化所影响,即强调男人和女人在社会中的角色和地位的不同。此外,印尼的发展至今仍然存在根据性别来定型、女性就应该屈从于家庭和社会的从属地位的封建观念,导致许多女性的权益被剥削并排除在社会发展的主流之外,另外也仍然有女性遭遇各种暴力对待。

“这样的不平等地位使到许多印尼女性仍旧没能享有基本的权益和机会,也无法公平享有国家进步和发展对所有人民所带来的好处。因此,印尼当局目前正在努力实现家庭、社会和全国范围内的性别平等倡议和儿童保护。”

她说,想要达到这一目的就必须提高妇女的平均生活质量,消除一切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维护妇女的基本人权,提高不同组织的机构能力以推广这些价值观,更好地保护孩童,以及在社会中致力促进性别平等。

“身为一名女性以及印尼人类发展与文化统筹部长,实现上述愿景是我的责任。我特别希望更多的女性参与到今天的数字经济(digital-economic)中。因此,女性必须努力在技术上和创造性上更好地理解数字经济所能为她们带来的机遇。”

普安今年5月7日在印尼人类发展与文化统筹部门办公室主持部长级会议,讨论印尼职业发展计划。(图:受访者提供)

另外,她也认为,印尼和新加坡是邻居,两国之间存在一定的文化共同性,这有助于两国在女性赋能课题上进行合作。她建议两国可以在以下课题上携手为女性赋能做出贡献,包括在各个部门中加强及整合不同性别的视角;在社区、组织和国家之间建立一个协作网络,以促进更包容的环境,更好地赋能女性;加强各种教育措施以协助提高女性的能力和能力的建设,并在各个领域中提拔女性领导人。

她说:“人类已经迎来了第四次工业革命,但是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STEM)中,女性代表只有约30%。这个问题导致了数字技能的差异,而女性至今也仍然被视为消费者而非生产者。”

“随着数字经济不断发展和演变,女性必须参与其中,而女性独有的创造力,将有助带动数字经济的发展。其实,数字经济可以给女性带来无穷的机会,我们期望能有更多女性充分利用数字经济所带来的机遇。我们也希望在国际舞台上可以看见更多为女性所创造的新机遇和前景。”

“当然政府和企业也必须愿意给女性提供在数字经济中发展的机会,并致力于培训年轻的女性,使她们具备迎接未来职场上所需的技能。在国家促进数字创业发展的当儿,女性也应该获得和男性同等的机会。”

女性和环境的关系

在谈到女性和环境的关系时,普安的想法与本届丽智论坛的主题“女人、水和土地”不谋而合,她说,印尼政府其实也意识到,女性在保护环境、监督环境破坏和污染,以及在制定相关政策上能够发挥关键作用,这主要因为女性在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使她们相对男性更容易受到环境恶化所影响。

 “印尼是一个易受自然灾害和气候变化所影响的国家,90%以上的自然灾害都是水文气象型灾害(hydro-meteorological disasters),如洪灾和山崩等。这些灾害主要是由森林砍伐和土壤退化(land degradation)等人为破坏所造成。”

从政府层面,普安的部门已经着手协调从中央至地方各个县级的发展规划,以确保整体计划是以环境友好和减少灾害风险为基础。在2016年推动全国人民思想改革运动时,印尼总统在颁布总统指令时便在第12条指令中列入了提高环境意识的目标,当地政府此前也通过推动印尼清洁运动,灌输人民健康生活方式的意识,提倡全民减少制造塑料垃圾,一起清洁河流等运动。

从社会层面,普安则认为,妇女常会需要处理各种家务事而与环境生态产生接触,如负责获取干净的水源和处理家庭垃圾。让女性参与保护环境,包括收集和分类垃圾,处理和回收可再循环使用的废物和资源,便可让她们发挥作用协助打造一个对儿童和她们自己都更干净和友好的河流及环境。

她举例说,Srikandi Sungai Indonesia就是这样一个组织,一个由女性领导的组织,努力维护印尼境内的河流干净。这个组织致力促进相关教育、活动和方案的创建,以期教育女性不要将垃圾扔进河流里,从中教导她们明白污染河流所将带来的严重后果。

其实,联合国妇女署向来便强调,想要为未来打造绿化宜居的地球,灌输女性环保的意识就变得刻不容缓,这是因为一位拥有环保意识、时刻实践环保行为的母亲会通过生活中的各种细节来教育和指导孩子养成自觉保护环境的习惯,这对环境保护的未来才是真正有着更为深远的意义。

普安去年2月出访印尼巴布亚省南部阿斯马特县的阿加茨(Agats),以确保麻疹和儿童营养不良的异常状况得到服务和控制。(图:受访者提供)

背景:来自政治世家的普安

普安1973年9月6日出生于雅加达,毕业于印尼大学(University of Indonesia)的社会与政治科学学院,成功考获传播学学士学位。她在印尼现任总统佐科(Joko Widodo)2014年7月上台后,便获委为印尼第十六任人类发展与文化统筹部长至今。她因此于2015年获得印尼博物馆纪录奖(简称MURI),以表扬她成为印尼史上首位女性统筹部长和印尼史上最年轻的统筹部长两项殊荣。

在未出任印尼人类发展与文化统筹部长以前,普安也曾在印尼国会众议院和印尼斗争民主党内部担任多项要职,包括从2009年至2014年担任印尼斗争民主党在印尼国会众议院的领袖和议会间合作委员会(BKSAP)的成员之一;从2010年至2015年,她也曾担任印尼斗争民主党中央委员会的政治和机构间关系机构主管;从2012年至2014年出任印尼国防、情报、外交、通信和信息第一委员会的成员之一;从2009年至2012年,她是国有企业、工贸、投资、合作社、中小企业和国家标准化第六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普安也致力于印尼妇女的赋能运动。从2007年至2010年,她是印尼斗争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女性赋能和社区部门的负责人。此外,她也代表印尼积极参与各种国际论坛,在国际舞台上传达印尼政府的声音、理念和想法。举例,她在今年5月份便代表印尼政府出席了瑞士日内瓦举行的全球减少灾害风险平台第二场高级别对话会,并担任主讲嘉宾。2018年11月,她也代表印尼政府率团出席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的部长级会议,讨论核科学技术当前和发展中的挑战。去年12月,她代表印尼率团出席世卫组织在法国里昂举行的 “应对城市地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挑战和机遇” 高级别会议。

普安与荷兰王后马克西玛陛下(以联合国秘书长普惠金融特别代表的身份)于2018年2月13日在雅加达人类发展与文化统筹部门办公室就推动普惠金融发展进行了讨论。 (图:受访者提供)

另外,她也获2019年爪哇中部新闻奖(Central Java Press Award),以表彰印尼政府部门在传播和实施全国思想革命运动所作的努力。2016年获得人民独立在线(Rakyat Merdeka Online)民主奖。2013年因带头举办最长皮影戏屏幕与皮影戏表演而获得颁发印尼博物馆纪录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