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阳光的冒险

迎着阳光的冒险

6148

驾驶热气球就像驾驭生活一样,有时候我们要驶向某个方向,但是风却把我们推向另一个方向;有时候,在正确的方向即使速度缓慢,但是这也好过快速地向反方向行驶。

地球的大气层有不同的层次,各个层次的风向各不相同。若改变热气球的轨道就必须要改变高度,调整到另一个大气层中。生活也是如此,面对突然的改变,要么坚持原来的方向,要么就要改变生活中的高度,这意味着提高到另一个精神层面上。

但是我们如何做到这一点?如何“在精神上达到另一个层次”?在我看来,先驱者不仅是那些有新想法的人,先驱者也是那些允许自己摆脱那些“压舱物”的人。这些“压舱物”可能是习惯、偏见、范例、教条。每当抛弃这些负担,人生就会达到另一个层面。那时人生的轨迹已不只是在二维层面上单一地行驶,而是在三维的自由空间里面翱翔,在不同的层面上探索生命的激情。

我在十年前启动了太阳能飞机项目,进行世界环球航行。以常识看来,让太阳能驱动一架飞机,比驱动一辆汽车或是轮船更为艰难。那么,这架飞机在飞行中必须处处节约能源,谨慎使用,它必须赶在能量用完之前看到日出,达到下一站。如果飞行员浪费能源,则不可能穿越黑夜。

这不就是就是现今的能源环保吗?如果我们继续肆意浪费能源,继续挥霍性的制造、消费、建造、丢弃……我们还有可能走过我们这一代的黑夜吗?我们可能将美丽的地球完整地交到下一代的手足吗?我们需要知道,人类现有的技术可以使欧洲节省30%-50%的能源,剩下的可以用新能源等等来解决。

在飞行中最糟糕的是,有时我们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儿,那么不管是什么方向都是错误的了。若是我停留在自己的圈子里,不做改变不求创新,生命很可能是一场噩梦。还是那句话,人是可以改变世界的,只要有足够的人下足够的决心,一定会有蚂蚁撬动地球的震撼。(《时代财智》刊)


贝特朗·皮卡尔

Bertrand Piccard,瑞士精神科医师冒险家热气球运动员。1999年,皮卡尔与布莱恩·琼斯(Brian Jones)史无前例完成20天乘热气球环球一周。他的祖父奥古斯特·皮卡尔与父亲雅克·皮卡尔都是著名的发明家与热气球玩家,其中前者首创乘热气球飞入同温层之举。贝特朗·皮卡尔是人类史上第一个驾驶太阳能飞机连续飞行超过24小时的冒险家。今年3月,他应邀来到新加坡在2013年瑞银首届财富见解论坛演讲。

bertrand-picc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