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在丢失“世界工厂”美...

中国正在丢失“世界工厂”美誉 产业转向非洲

8775

据《南华早报》报道,鉴于来自低端生产竞争对手(尤其是快速增长的非洲)的对抗越来越激烈,中国享有的“世界工厂”美誉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挑战。与此同时,在高端制造领域,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也开始加入压榨中国生产基地的国家行列。

在利润不断萎缩以及非洲胃口不断增大的大环境下,香港的制造商们正在考虑尝试投资一些非洲国家,其中包括卢旺达和埃塞俄比亚。要知道,这些国家的劳动力资源充足且廉价。对于一些想要获得低端而且“非急迫”产品的全球品牌来说,非洲已经越来越受欢迎,比如说H&M、特易购和沃尔玛。

1月底,苹果的公司主要生产合作伙伴——鸿海精密集团表示,该集团正在评估一项在美国兴建高级面板工厂的计划,有意将资本密集型和高科技生产业务迁移到该集团最大的市场——美国。分析人士指出,鸿海精密此举旨在满足市场对“美国造”产品日益增长的需求,并且可以将人们的注意力从几年前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工人自杀事件进行了转移。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鸿海精密在美国拥有丰富客源和受到当地政府支持的亚利桑那、新泽西以及德克萨斯为其他投资计划进行选址。

对于中国制造业部门而言,最大的威胁源自拥有廉价劳动力且越来越活跃的发展中国家。雪上加霜的是,中国工资不断上涨,而劳动力不足却越来越严重。

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呼吁,中国制造商应该将劳动力密集型工厂转移到非洲。在他看来,非洲当前年轻人在整体劳动力人口中所占的比例,酷似中国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时的感觉。林毅夫认为,中国在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向资本和技术更密集的产业转型升级的同时也提高了工人的工资水平,相关产业裁减劳动力从而为工资水平较低国家启动劳动密集型工业化进程带来机遇。而非洲就具有适龄劳动人口巨大、劳动力成本明显的比较优势。

香港工业总会的一位高管也注意到了非洲的劳动力优势。他说:“当前,非洲的工资是每月50美元左右。即便是在未来10年里,这也是一种非常具有竞争力的工资优势。”

据报道,本月起,深圳最低工资标准提高至每月1808元,涨幅达13%;非全日制就业劳动者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16.5元。2013年,深圳最低工资标准为每月1600元。统计数据显示,从1992年的每月245元最低工资标准算起,22年来深圳最低工资涨了7倍。

非洲日益增长的吸引力,也在吞噬原本属于遇难、柬埔寨和孟加拉的竞争优势,(在创建生产线的问题上,这些国家都比中国更具吸引力)。

香港一家10年前在孟加拉创建生产线的内衣制造商指出,在过去的两年内,孟加拉的平均工资年增幅介于50%至70%之间。该制造商的高管称,“由于孟加拉的竞争优势正在减弱,我开始考虑将生产线转移到非洲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