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科技学解决环境问题

发展科技学解决环境问题

334873

身为国际科学理事会(International Science Council,简称ISC)的会长,我很高兴能参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成立50周年庆(UNEP@50)的活动。国际科学理事会是唯一融合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非政府国际组织,并且在全球环境变化领域有多年的研究。

新冠病毒疫情证实 即使多边关系的体系表现欠缺理想,国际科学社群却能够快速聚集在一起互相配合。在多边社区里的科学社群有的强大合作关系,可以实现很多,包括蒙特利尔协议的成功。蒙特利尔协议是一份环境保护公约,规定各国有共同努力保护臭氧层的义务,也对破坏臭氧层的物质进行管制。

科学知识能让我们 理解我们跟环境的方方面面。政府在多边体系一定会根据知识的中心点做出决定,以及加强在科学、政策和利益相关者的合作。我们都希望联合国秘书长能建立一个更有效率以及有意义的科学咨询机制,以便更好地让广大的科学社群参与其中。这个建议是联合国秘书长在近期的报告中所提到我们的共同议程。

我们都知道50年后的斯德哥尔摩会议(也称为人类环境宣言, 是第一份在国际环境法规文件中提到,人类有在健康生态环境下生活之权利的文件),我们的问题如同瀑布一样倾泻而下。臭氧层的破洞,不止一个,在多个层圈的地球上,有许多的黑洞。

我们紧急需要通过承诺与支持在世界各地发展科学能力,还有倡议更开放的科学实践,捍卫科学为全球公益,加强国际跨学科的科学合作,以及在每个公共政策的层面加强知识的吸收。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50周年是反省和认识该署的多个贡献的好时机。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就是创立国际环境法规的显著体系,并提供严谨的科学态度、搜证与参与,激励了国内与国际的集体行动,也鼓励强化环境管理的伙伴关系。

只有通过感受到共同命运的迫切性,以及与科学家,政府与人民建立的伙伴关系,才能以人性化的方式解决今天的环境与相关的存在主义的危机。所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50周年是一个关键的时刻,不仅仅是反思,也要求加强科学与政策的互动,增加多边关系的合作,以激发集体行动。国际科学理事会期待与联合国这个大家庭,尤其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建立牢固加的伙伴关系。

彼得格兰曼尔(Peter Gluckman):国际科学理事会的会长。彼得格兰曼尔是一名儿科医生,也是生物医学科学家。他曾获颁奥克兰大学的杰出大学教授荣衔。 他除了担任新加坡临床科学研究院的首席科学顾问之外,也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伦敦大学学院和南安普敦大学的荣誉主席。去年,他获颁新加坡总统科学与科技奖章(Singapore President’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edal)。此文译自彼得在今年3月3日和4日举行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成立50周年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