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王芝菁:雪地里吃火锅...

独家 王芝菁:雪地里吃火锅?中国需有自己的滑雪文化

27907

瞄准中国体验式消费崛起的新市场,新加坡上市公司高鸿集团(KOP Limited)携手中国企业,2018年8月在上海破土动工,开发集体育、娱乐、旅游于一体的“冰雪之星”(Wintastar)。这个由高鸿主导设计为全球规模最大,最具国际标准的室内冰雪综合体项目,原本计划在2022年冬奥前对外开放,因为疫情导致施工延期,不得不展延到2023年。

北京冬奥带动全民滑雪热情,时代财智连线上海采访了新加坡高鸿集团主席王芝菁。(档案照片)

高鸿集团主席王芝菁是一个非常有眼光和魄力的投资家。试水中国前,她在新加坡和印尼地产界已留下脍炙人口的经典地产项目。借助冬奥会的举行盛况,时代财智连线了正在上海的王芝菁。

谈到项目延期,王芝菁充满了无奈。新加坡高鸿主要做全面策划,主导设计和运营,合作方——中国陆家嘴集团主要负责项目施工,虽然和中国当地政府交涉多次,新方也提出了很多建议,但是都没有被采纳,项目仍然难逃延期的命运。

不过,这并不影响王芝菁看好中国滑雪市场。欧洲的滑雪文化已有百年历史,借助2022年北京冬奥带动的冰雪热情,中国将成为亚洲最大的冰雪娱乐消费市场,王芝菁认为,这也是中国打造自己特有的滑雪文化的时机。一个有文化积淀的市场,才能往永续发展迈进。

谷爱凌带给中国的,不仅是奖牌

律师出生的王芝菁,小时候就迷上了滑雪。她的滑雪足迹中,已遍及了欧美、新西兰、澳大利亚、俄罗斯。性格直率的她,不仅喜欢探险式运动,天生也喜欢做冒险的事,尤其是他人敢想不敢做的事。比如,她拿下亚洲第一个丽兹卡顿服务公寓的授权,建造新加坡第一个让跑车开进家的Hamilton公寓。2018年投资“冰雪之星”,就是她大胆闯荡上海滩——“冒险家的乐园”的开山之作!

尽管项目合作不尽人意,她对市场的信心毫不动摇。“中国有政府和习近平支持‘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再加上谷爱凌的滑雪运动人气带动,中国的滑雪运动突破三亿人参与,将是很容易达到的标杆!”当年“冰雪之星”的项目,她就是瞄准了中国2022年主办冬奥,消费能力日益提升的中国人未来将不满足于购物,而是更注重体验式消费。

中国将成为本世纪第二大经济体,实现和创造了很多的不可能,未来将吸引更多的海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参与中国的发展并希望从中获得投资回报。

出生在新加坡,和很多海外华人一样,王芝菁为中国的发展进步感到自豪。中国强大了,应该以更开放包容的心态,对待外来合作。相比欧洲百年的滑雪文化,中国的滑雪市场正在兴起。“中国应该引进外国的管理,而不是投资者。”

她认为,谷爱凌带来了很好的启发。全球聚焦北京冬奥,在前两轮中本来已成功进入前三的谷爱凌,决定再挑战第三轮。虽然父母平时要她保守尽力就好,但是谷爱凌决定用自己没有试过的方式来跳,结果这一跳,就逆袭前两名,自己稳操金牌胜券。

谷爱凌冒险的第三跳,逆袭前两名而坐上冠军宝座。

谷爱凌是美国出生的华裔,她的成绩,也来自美国给她的训练,美国的体育文化中包括着冒险。相比奖牌的结果,选手们更享受这个超越的过程。

喜欢冒险的王芝菁,非常理解谷爱凌的第三跳,她做出决定,实现这个成绩,说明她是一个会享受生活的人,她享受这个过程。“超越自己,其实比超越别人对你的期望,高度更高。因为这是发自内心对自己的要求。”如果把奖牌和成绩放在一边,享受超越自己的过程,可能取得更多意想不到的成绩。

中国滑雪火爆,欠缺安全管理

疫情期间,王芝菁在中国生活了一年,闲暇时她喜欢去不同城市去滑雪。她在两个月前去了北京的滑雪场,只能用“火爆”来形容!在“火爆”的滑雪场雪道上,她直言不讳的描述体验,“不是来滑雪,而是在防撞!”

中国民众的滑雪热情现在非常“嗨”!滑雪场里通常有划分初级/中级/高级/终极道,她举例说,中级道的滑雪者从上冲下的时速可达30公里,高级道的时速可至60公里。试想,若撞到其他滑雪者,不仅自己,也会危机他人甚至第三方。“飙车、飙雪不是多快,而是是否能够停住!”

雪场里仅戴头盔是不够的,中国的滑雪场通常用扩音器,不断重复播放“注意安全”,提醒大家注意安全。王芝菁反对说,这种方式几乎无效!在处于嗨状态的滑雪者耳朵里,可能只是背景音乐,是不会注意听的。尤其当初级到滑雪者自己跑到中级道时,但是雪场里没有工作人员上前监督制止,这是后果是相当危险的!

无独有偶,在中国民众滑雪热情高涨的带动下,社交媒体网络就爆出成都有一家医院,一天接诊了10例滑雪上着,其中4个需要手术。“雪道尽头是骨科”,以此调侃滑雪场的安全隐患!北京的新年里,更有不少民众涌向滑雪场,室内滑雪场已出现爆发式增长。

王芝菁自嘲到,她几次被不守滑道安全的滑雪者撞到,现在脸上和手上都还有伤痕。滑雪市场要发挥潜力,安全意识的教育是基本前提。试想,当不守规矩的滑雪者横行雪道,就像马路上的驾驶者不遵守交通规则,那么每个滑雪者如履薄冰,担心被撞,谁还会有心情再去滑雪呢?

其次,中国的滑雪教练水平有限,基本上教初级的就不能教中级,教中级的不能教高级,师资上的短缺,肯定会限制民众的滑雪水平的提升。

她不无感慨的说,滑雪产业需要不断的投入教育,不仅是安全意识、教练水平,还有监督管理。如果业者都是以“照猫画虎”的心态,模仿出国外的阿尔卑斯山般的雪场,即使能把猫做成虎,也可能会被狗吃掉!中国必须要提升整个滑雪文化。

大年十四,还在新年期间的中国民众,滑雪热情爆表

从事房地产开发多年,王芝菁看待产业的发展和潜力,已经相当有眼光。若行业缺乏专业管理和监督,将会断送行业的前景。“滑雪本身是一个危险项目,如果不去控制管理,那将成为非常危险的运动,整个国家的滑雪文化就难以提升,市场发展难以永续。”

中国滑雪,要有自己的文化

新加坡没有冬季,但是有不少会享受的新加坡人喜欢冬季飞到欧洲和日本去滑雪。王芝菁分享说,她喜欢去意大利的小镇住上一周,并不是因为小镇的繁华,而是因为其文化和内涵。她去那里并非欣赏湖光山色,而是享受那里宁静的生活。

她喜欢滑雪,尤其是整个滑雪的安排和滑雪后的娱乐。比如,早上轻松地去到雪场,花两个小时吃个午餐,下午再滑两三个小时,经过一天的运动,晚餐和朋友们喝喝啤酒,不知不觉又度过两三个小时。滑雪过程中的挑战和超越,滑雪后的放松和欢聚,是整个滑雪娱乐情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滑雪在西方,租用滑雪器械并不贵,但是滑雪者中有吃鱼子酱的,也有吃平民薯条的,基本是中上层收入人士的运动。

目前,在北京国营的滑雪场,门票入场费白天120月人民币,加上缆车,周日平均¥250/位,周末¥350元/位。这价位属于中上水平,还不包括餐饮。

中国的滑雪市场显现巨大潜力,有政府的推动很容易就成为超过3亿人的消费市场。但是王芝菁看到,90%的滑雪学习者,似乎不是在享受,而是在躲避被撞。

王芝菁分享到,国外的滑雪者会在那里买个小木屋,主要用来放置滑雪器械,每年来滑雪的时候使用。主人没有来滑雪时,那个小木屋基本是闲置的。

在国外,滑雪的门票和消费几乎对等,有时餐饮会消费会更高。在中国的滑雪场,有不少人就是用一碗泡面解决一餐然后去滑雪,几乎是一个中下层收入的大众消费。

王芝菁以北京的滑雪场消费为例,大众化滑雪的一天消费约¥400元(约80新元)。有些人这周去滑雪了,存些钱,下周再来,可是这又能持续多久呢?而真正有消费能力的,可以七天滑雪。

中国现在有钱了,认为可以把很多事情做好。“但是,钱能解决硬件的问题,软件工程需要文化的沉淀,这需要时间,也需要借助专业人士的解决方案。”她指出,中国以大众为核心的滑雪市场,这个定位不会是永久的。如果经济中高上的人不去滑雪,中低收入怎能推高这个市场的经济价值?

当大众消费占领市场主流,再加上雪场运营缺乏安全管理,这样无法制造中高层滑雪的环境。王芝菁强调,雪场缺乏监督管理,将最终导致市场难以永续发展。

“冰雪之星”由新加坡高鸿集团设计,定位为全球最大,最具国际标准的室内冰雪综合体。这是以阿尔卑斯山为主题的9万平方米室内滑雪场,当中设有三个难度各异的雪道,包括符合奥林匹克标准的雪道设施。预计于2023年在上海开业。(效果图,KOP提供)

同样是滑雪,意大利、法国、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俄罗斯等,都已形成各自差异化的滑雪文化,这成为不同滑雪爱好者的目的地。这些市场的滑雪文化形成,基本是先有安全的基础,再建立自己的文化。中国本是五千年古国,今天经济日渐强大,建立新的滑雪文化,可以先借鉴别国经验,把好的引进进来,经过自身的文化融合,将产生属于中国的滑雪文化。

可能有一天,中国在雪地里吃火锅,外国人也不需要感到好奇,拥有自己民族文化的基因,又被大众接受,就是最好的滑雪文化。王芝菁说,但这个前提一定是要一个让人感到安全放心的滑雪环境。

文:宋娓

时代财智:2017年5月专访王芝菁:《王的梦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