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颖食品离我们有多远

新颖食品离我们有多远

22645

目前,地球上76多亿人口,每天约消耗食物1450万吨。从1999年荷兰医生威廉·范艾伦(Willem van Eelen)成功申请到细胞培植肉的专利,接下来细胞培植肉、植物蛋白肉、绿色饮食计划下的食品陆续出现在超市、餐厅和市场,这预示着全球食品的传统生产已经开始发生颠覆性的变化。2019年5月,Beyond Meat上市当天股价上涨163%,创造了21世纪以来美国公司IPO首日的最佳表现,这块“人造肉”在资本市场掀起了热潮,带动投资者的追逐,继而引起外界对整个新颖食品行业的关注。

在技术和资本的推动下,以实验室培植肉、培植奶为代表的替代蛋白食品走进了人们的视野,它们倡导通过科技发现和创新,为解决粮食短缺带来的挑战、提高粮食的生产效率提供解决方案,为消费者的未来餐桌提供一个可替代的新选择。

3月18日,时代财智与德勤(Deloitte)联合主办圆桌会议“新颖食品离我们有多远”@Deloitte Greenhouse

新加坡华文财经媒体《时代财智》同样感受到这股热潮和趋势。3月18日,由《时代财智》主办,德勤(Deloitte)协办的圆桌会议“新颖食品离我们有多远”在德勤勤创空间(Deloitte Greenhouse)举行。这场圆桌会邀请了来自区域的食品生产制造、投资机构、研究机构和咨询服务方面的领导者和先锋代表,围绕着“未来食品”,探讨未来食品产业发展的潜力和可能性,以及进入亚洲市场的战略,同时探讨新加坡在实现30.30愿景过程中,食品科技面对的挑战和机遇。

替代蛋白是什么?

根据新加坡食品局(Singapore Food Agency)对替代蛋白的定义,替代蛋白指的是从活体动物以外的来源获得蛋白质的食品或饮料产品,这些来源涵盖了从植物、蘑菇、昆虫和细胞培养物等等。

根据不同的获得来源,替代蛋白主要被分成了五大类,分别是: (1) 植物性肉类,通过从大豆和豌豆等植物中提取和重新组合蛋白质分离物而产生;(2) 细胞培植肉,即通过组织培养技术培育出真正的肌肉组织;(3) 发酵性蛋白,培养微生物有机体以产生蛋白质和其他成分;(4) 昆虫蛋白,如蟋蟀和餐虫;(5) 乳清蛋白,是从牛奶和酸奶中所提取生产的蛋白质副产品。

另一个概念则是素食(Vegetarian/Vegan)。素食是一种饮食文化,主张不食用飞禽、走兽、鱼虾动物等的身体,也就是肉类;有时食用或戒食奶制品和蜂蜜。一些严格素食者会排斥动物产品,不使用那些来自于动物的产品,也不从事与杀生有关的职业。因此,在这个定义上,替代蛋白分类下的细胞培植肉、昆虫蛋白和乳清蛋白都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素食,素食主义者也并不是细胞培植肉和乳清蛋白行业的最主要受众群体。

为什么替代蛋白可以发挥作用?

蛋白质(protein)是生命的物质基础。为了维持生命运作,人类必须通过食品来摄取蛋白。如果从新颖食品中发现优质的替代蛋白,这将成为未来面对人口增长与资源有限的挑战之下,发现的战略解决方案。替代蛋白的崛起原因,正是缘于这个客观事实,导致人们开始思考可供替代的肉类和奶类,或替代蛋白的来源。

据联合国统计数据,目前,全球 60% 的粮食作物要用来养殖牲畜,也就是猪、羊、牛等。以牛肉为例,生产1kg牛肉需要消耗7kg主粮,生产1 kg的主粮需要1000kg 净水,所以理论上生产 1kg 牛肉需要消耗超过 7000kg 净水。此外,根据2017年Clark & Tilman的统计数据,生产牛羊肉中的每克蛋白质所需要的土地面积为1.02平方米,这远超其他食物种类。

世界人口预计在未来三十年内将增加20亿,这将给未来粮食储备带来压力。此外,随着社会财富不平等的继续扩大,将导致不同社会阶层和收入的群体在获得健康食品方面的差距。

Turtle Tree首席执行官Lin Fengru

Turtle Tree首席执行官Lin Fengru指出:“以目前的肉类供应和食物资源来看,预计到2050 年,目前我们的饮食方式只能养活全球30亿到40 亿的人口。”

因此,消费者需要继续寻求改善饮食的方法,以管理健康并防治日益严重的肥胖症等其他健康疾病。在人口增长和资源有限的客观背景下,粮食生产和优化饮食成为势在必行的任务。

另一方面,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的数据显示,畜牧业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全球温室气体的14.5%,而畜牧业所排放的温室气体当中,有45%是生产饲料时排放,另有39%是动物排出的气体。除此之外,在饲养动物的过程中面临的疾病风险在很多时候也是不可控的。

颉羿资本(Jubilee Capital Management)的合伙人张向东(Stanley Zhang就谈到:“例如非洲猪瘟疫情、疯牛病等等,这些疾病近年来的频发让传统畜牧业变得不再可靠,在供应和质量上都难以得到良好的保障。”此外,人类对肉类的需求每年造成了 660 亿的动物宰杀,在动物保护方面也产生了较多的道德问题,而人造肉的出现解决了普通肉类的这几大痛点。

固有的市场需求和供应端的催化,已经为替代蛋白市场的来临铺好了台阶,而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则进一步让替代蛋白成为了市场的关注。

菲律宾食品生产商Monde Nissin的新加坡首席执行官Rufino Tiam Lee(左)

菲律宾食品生产商Monde Nissin的新加坡首席执行官Rufino Tiam Lee就指出:“需求其实一直在那里。疫情加速了网络渠道的畅通,让人们开始更关心健康方面的资讯,让替代蛋白食品通过线上平台得到了很好的曝光,进一步引发人们去思考未来应该吃什么,怎么去吃。”

来自新加坡本土风险投资公司Big Idea Ventures的顾问Vardhan Kapoor对此表示了赞同。“疫情所带来的企业数字化转型让一些餐厅开始思考他们应该售卖什么食物,并开始打破既有的思维定势去尝试出售培植肉产品。”

在疫情的催化加速和市场需求的合力之下,替代蛋白市场赢得了资本市场的关注。专注于开发细胞培植鸡肉和鸡蛋的Eat Just,在去年12月获得新加坡政府批准之后,其所研发的细胞培植鸡肉产品已在新加坡本地一家名为1880的私人俱乐部餐厅中进行了首次亮相。

面对蜂拥而进的资本对未来食品的青睐,德勤亚太领瞻中心(Deloitte Asia Pacific Center for the Edge领导人Duleesha Kulasooriya解释说,“资本的涌入就形成了滚雪球效应,投入的资金一旦得到关注,所产生的效应将越来越大,甚至能推动替代蛋白市场的更快发展。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一两年替代蛋白市场取得了重大飞跃的原因。”

替代蛋白和传统饮食的对抗

人类食用肉类已是千年传统,要撼动这个传统饮食习惯并非易事。

亚洲市场拥有着丰富多元的美食文化,从中餐、日韩料理,到东南亚风味佳肴等等,替代蛋白食品要打入亚洲市场,技术上如何实现产品形态和较真口感,得到消费者接受,是行业内非常关注的问题。

 “面对新颖食品,口感是当之无愧的国王,价格则是皇后。”来自Big Idea Ventures的叶雄文(Yip Hon Mun这样形容未来食品。如何让替代蛋白食品在最终的味道呈现上达到真正的肉类具有的香味、营养,并达到真正肉类的口感,如纤维硬度、湿度、柔嫩度等,是目前替代蛋白在研发阶段最为关注的重点。

因此,在解决的方案上,目前替代蛋白市场正在需要做的就是“本土化”。 叶雄文指出,“亚洲居民对自己区域内的饮食文化都有极高的认同感,不同区域内的饮食也都极具代表性。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可以从他们特定的产品下手,那么替代蛋白产品的推进就更加容易。”

叶雄文列举了如午餐肉、韩国牛肉、河粉等食物,这些极具代表性的食物将成为替代蛋白食品打入市场的重要武器。而亚洲地区一直走在快速消费的浪潮前端,对于美食风向的把控需要更加精准和及时,作为替代蛋白产品的试验田将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相对味道和价格,Monde Nissin的新加坡首席执行官Rufino Tiam Lee则建议,在产品本土化的基础上,如何培养消费者的习惯对于食品制造商来说就是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

“在食品国度,尽管口感和价价格是国王和皇后,但是在消费者尝到之前,是无法有直观评价的。因此商家所要做的,就是如何将食物送到消费者的口边,让他们拥有‘参与感’,让他们在一次次的品尝中培养消费的习惯,这在快速变迁的消费时代至关重要。”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食品科技教育主任陈维宁教授(Prof Chen Wei Ning, William)

如何改变消费者的习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食品科技教育主任陈维宁教授(Prof Chen Wei Ning, William指出了对于消费者知识教育和训练的重要性。陈教授指出,在当前的市场上,大多数消费者对于实验室培植技术的认知都还很有限,很多人并不知道这项技术的的原理是什么,因此很难消除他们对安全和营养方面的误解。

“就像是过去的罐头食品和加工食品,如果缺少了消费者的认知教育,那么在整个商业化的推进过程中消费者就很难形成共识。”

根据2020年Gallup数据显示,美国成年人群体中,有50%熟悉培植肉产品(其中17%非常熟悉培植肉;33%的表示有点熟悉),仍有大约50%对其不了解(其中不太了解的用户占19%;根本不了解的占30%)。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出,即便是在替代蛋白食品率先崛起的美国,仍然有约半数的受访人群不了解这个品类。

好食品研究所(Good Food Institute)亚太区新加坡负责人Mirte Gosker-Kneepkens

但是,训练和教育消费者的过程,并不意味着改变消费者的原有习惯。好食品研究所(Good Food Institute)亚太区新加坡负责人Mirte Gosker-Kneepkens提出,应该从更多样的消费习惯出发,去寻找替代蛋白的市场切入点,例如减脂,而不是一味要撼动传统肉类的地位。她举例说,替代蛋白食品具有零胆固醇、低脂肪和少量膳食纤维等健康优势,其所含有的大量的蛋白质和少量的饱和脂肪对于减脂人群是很好的替代性选择,尤其是在全球肥胖率不断上升的大背景下,替代蛋白食品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过度摄入肉类带来的健康隐患。

德勤亚太领瞻中心(Deloitte Asia Pacific Center for the Edge)的高级经理Sarah Kerrigan进一步点明了替代蛋白产品未来所发展的方向和趋势。“在跨文化的背景下,替代蛋白产品所要做的,应该是去创造新的消费习惯,和消费者之间创造新的互动,为消费者在面对食品的可持续性、道德和健康问题时,能够有一个全新的替代方案。”

站在风口上的的新加坡

在这波替代食品的浪潮中,新加坡成为这个行业发展的沃土。新加坡不仅是全球首个允许培植肉面世的国家,也持续吸引着外国食品企业进驻于此。

新加坡天然资源匮乏,国土总面积719平方公里,土地与水资源都非常有限,90%的所需食品都依靠进口。根据新加坡食品局官网数据,截止2019年,本地农场的数量仅有220个,这主要包括:海水渔场109个,养殖渔场12个,蔬菜农场77个,豆类6个,鸡蛋农场5个,其它如羊、虾、谷物类农场11个。

因此,为了提升自己自给自足的能力,新加坡在2019年制定了减少对食品进口依赖的计划,提出了农业 “30-30 “的愿景,即到2030年,新加坡30%的营养需求将在本地生产。在这个愿景计划的制定下,新加坡开始大力发展农业科技和都市农业,替代蛋白也被包括其中。2019年,新加坡食品局针对培植肉这种新颖食品新出台了一套评估检测标准。2020年年末,美国食品科技公司Eat Just研发的培植鸡肉获得新加坡监管部门批准,可进入本地市场进行销售,成为全球首个获得监管许可的培植肉项目。

Eat Just 首席执行官Saurabh Bajaj指出了新加坡的政策环境对于替代蛋白产品的友好性。在新加坡经济发展局(Singapore EDB)以及合作伙伴Proterra的支持下,Eat Just建立了亚洲第一家植物蛋白生产工厂,这为Eat Just的产品商业化提供良好的技术支持和商业支持。

德勤的Sarah Kerrigan

与此同时,新加坡是包括马来族、印度族和华族等多元文化的国度,且背靠着东盟巨大消费市场的腹地,正如来自德勤的Sarah Kerrigan所说,“新加坡就像是一个大型的超市,不论是资本机构,或者是食品制造商,亦或者是研究机构,都可以在这里寻找到他们想要试验的群体,并以新加坡为起点扩张到亚洲的其他市场上。”

“无论是植物蛋白的鸡蛋或是培植鸡肉,我们相信未来可以吸引到更多的消费者,而更广泛地说,我们也将通过新加坡,进一步拓展前往中国、韩国、日本市场的业务,因为这些国家的消费者对于可持续、绿色、健康的食品需求很大。”Eat Just 亚太区首席执行官Saurabh Bajaj对此表示认同。

除了在市场容量和市场潜力上的优势,新加坡自身在替代蛋白技术上也有着自己的一系列配套措施。从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新加坡食品局,再到新加坡企业发展局(Enterprise Singapore),乃至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和新加坡各大高校的研究中心,入驻新加坡的替代蛋白生产厂商都能够在这里寻找到自己需要的支持。

Lin Fengru就表示,Turtle Tree 在本地发展的过程当中,便能够通过这些机构轻易地寻找到本地团队的支持,这对她的公司产品研发进程有着很大的帮助。

新加坡吸引了世界优秀企业和机构在这里进行投融资,研究机构在新加坡探究行业发展的趋势和方向都十分便利,张向东对新加坡成熟的商业环境和区域优势表示肯定。虽然崛起的新颖食品行业在新加坡拥有发展空间,却也面临挑战。张向东从资本的角度出发,以整个行业生态系统为例,认为替代蛋白行业的生态系统还有待提升,物流的运输、资源的利用效率和商业化的场景还需要完善。

从生产商的角度, Rufino Tiam Lee则进一步指出,新加坡替代蛋白版图上仍需要完善的一些碎片,诸如知识产权方面的的建设,政府部门之间更加动态的协作,以及关于水资源、能源利用方面的解决方案等等,都还有待进步的空间。

站在科研的角度上,陈维宁教授则提出了“开放创新”的理念。他指出,很多时候,如何将科研成果转化到产业中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如何在学术研究和商业世界中间扮演好“转化者”的角色值得深思。因此这也就意味着,政府如何架起这座桥梁,将学校、研究机构和企业,尤其是初创企业连结起来,共同探索替代蛋白市场的更多可能性,突破壁垒,形成协同效应,将会是未来的重要课题。

未来食品离我们有多远?

据估计,全球肉类市场每年价值2万亿美元,美国巴克莱银行于2019年5月发布研究报告,认为在未来10年内,替代蛋白产品在传统肉类市场中所占比重有望达到10%的份额,市场规模达到1400亿美元。

以细胞培植肉来说,预计到2021年,全球细胞肉市场价值将达到1550万美元,并以每年4%的速度增长,到2027年达到2000万美元。咨询公司科尔尼(AT Kearney)预计细胞培植肉市场将以每年16%的速度进一步加快,市场规将有机会从2030年的1400亿美元到2040年达到6300亿美元,这也就预示着全球肉类供应的35%在未来将以细胞培养的形式被大家所使用。

目前,由于生产成本、产业规模、消费者的接受程度和对新颖食品的健康质疑等问题,替代蛋白食品在商业化的过程中仍然还有诸多限制。因此,在未来如何突破口感拟真程度的壁垒,在提取技术上实现突破,仍然是替代蛋白市场最核心的的问题。在此基础上,通过和主流餐饮渠道的合作和网络渠道的渗透,并辅之以对消费者的认知教育,替代蛋白市场将能够提高行业的认知度,并为更广泛的人群提供更多可供选的产品。

因此,在短时间内,替代蛋白市场内显然还不能真正替代肉类消费市场,但其发展潜力正在不断被开发。在未来,随着人们对健康和环保可持续发展越来越重视、技术快速革新,在资本涌入之后抓住机遇的风口,将替代蛋白产品搬上餐桌将指日可待。

德勤新加坡市场策略的前副执行合伙人,新加坡特许会计师协会前会长简耀强博士(Dr. Ernest Kan)

正如德勤新加坡市场策略的前副执行合伙人,也是新加坡特许会计师协会前会长简耀强博士(Dr. Ernest Kan在会谈总结时谈到:“将时光倒回五年前,彼时在市场上,我们还不相信在未来需要为食品寻找替代方案,而今天这一切不仅正在变成现实,而且在未来也许将会改变世界格局。”

这次圆桌会议——“新颖食品离我们有多远?”在德勤东南亚勤创空间(Deloitte Greenhouse举办。勤创空间的全球网络由德勤遍及30个地区的50多个团队组成,这个网络里配备了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他们具备发展面对真实或虚拟环境里与人们互动,转变思维并加速突破的经验。

主办方《时代财智》是东南亚领先的华文财经媒体集团。从2004年在新加坡创办时代财智杂志,现在已经发展成拥有平面杂志、电子出版、新闻网站、社交媒体、视频节目和行业论坛的全媒体集团。

时代财智的总编辑宋娓(Annie Song)表示,科技日新月异,但是我们需要辨别哪些是新科技,哪些是假技术甚至是黑科技。谈论与食品相关的技术,这将让我们思考,这是否是继新生水之后的另一个新加坡奇迹。通过在场的专家交流分享,战略出招,我们期待这些激动人心的可能性在新加坡和亚洲得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