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政府来新招才引智

成都市政府来新招才引智

11135
(图:时代财智)

(新加坡2019年9月5日)电子信息产业是中国四川省成都市5大支柱型产业之首,也是该市政府重点打造的产业,而新加坡作为全球电子信息产业市场的重要枢纽,成了成都市政府合作及学习的对象,并呼吁更多新加坡相关企业到成都发展。

成都市政府副市长牛清报指出,成都拥有4500年的文明史,2300年的建城史,除了有美人美景美食,也是中国国家政府规划的三个电子工业基地之一,而电子信息产业也是成都市着力发展和打造的重点产业。成都拥有电子信息产业地域面积100万平方公里、电子信息产业从业人员65万,去年全市电子信息产业的增加值便达到7366亿元人民币(约1425亿新元),是成都5大支柱型产业之首。

他说,新加坡拥有世界级的基础设施、完善的法制、良好的治安和社会环境,是国际电子信息厂商开拓和管理新市场的理想之地,也是全球电子信息产业市场的重要枢纽。

牛清报是在今日出席由凤凰网和成都经信局联合主办的“当成都遇见新加坡 – 促进电子信息产业高质量发展交流活动”上,担任开幕致辞嘉宾时,如是指出。

“新加坡和成都有诸多契合之处和广阔的合作空间,希望通过这次的活动,双方能够进一步增进交流互信,促进双方电子信息产业高质量发展,开启合作共赢的新篇章;而成都市政府也将一如既往地提供优质高效的政务服务,为新加坡企业家来成都投资兴业创造优越的营商环境,以共创美好未来。”

成都市政府副市长牛清报(图:时代财智)

另外,牛清报也呼吁亚洲顶尖大学之一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到成都开设分校,或与成都当地知名学府进行师生互换和异地培训等合作。此外,他在今日上午参观了国立大学的企业孵化器后也产生了合作的想法,认为双方在如何运作孵化器和如何培育新兴企业方面可以展开合作,因为成都的知名电子大学也有相关的企业孵化器项目。

其实,新加坡和四川省早在2012年便已经展开了合作,在成都高新区共同开发了中国西部首个大型高科技工业园区 – 新川(成都)创新科技园(SSCIP)。

牛清报指出,成都全市去年成功实现了1.53万亿元人民币(约2962亿新元)生产总值(GDP),比较2017年增长8%;然后,单是今年上半年经济按年同期便增长了8.2%,是中国20大城市增速最高的城市,也是成功连续10个季度经济增长达到8%及以上的城市。同时,全球500强企业中便有296家在成都落户。总括而言,成都是一个前景充满活力的城市。

成都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副局长车轴 (图:时代财智)

成都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副局长车轴在介绍成都概况时指出,成都市成长迅速,根据全球化与世界级城市研究组织及网络(GaWC)早前发布的2018年全球城市分级排名中,成都在2016年的时候排名还在100位,短短两年间,到了2018年已经攀升至71位。

GaWC将世界城市分为Alpha、Beta、Gamma、Sufficiency四个主要等级。车轴 说,成都处于Beta级别,而新加坡处于Alpha级别,因此成都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向新加坡学习。

同时,他也指出,成都向来都有创新的基因,因为交子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币,而这项伟大的金融创举就诞生于成都。放眼未来,成都市政府将致力打造电子信息万亿级产业集群,并设下目标希望在2022年将成都打造成为全球电子信息高端研发制造基地和世界软件名城。

新加坡尊重知识产权

新加坡能够在全球电子信息产业市场占有一席之地,除了优越的地理位置,其实优质的营商环境、公平的创业平台、统一的制度规范、完善的法律体系,以及尊重知识产权等,都是让新加坡成功成为科创企业首选发展的平台,进而成为电子信息产业创企的聚集地和孵化平台。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兼新中科技交流促进会会长郭永新在接受《时代财智》访问时指出,新加坡在培训科创企业方面的优势包括东西方文化的交融,同时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对许多企业,如中国企业来说,大家都认同新加坡在这一部分做得非常好,对科创企业持续创新而言是一个强而有力的支持。

为了鼓励大学生创业,郭永新指出,新加坡国立大学在去年便推出了总值2500万新元来培育和资助学生建立自己的高科技初创企业(deep-tech start-ups),协助他们把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商业化运营,放眼协助约200家科创企业。Deep Tech是指能够催生新商业模式的先进技术。

“除了提供资金,我们也为这些创企团队在外面找来相关行业的导师给他们提供指导,教导他们如何投入市场,他们将获得3个月的培训,并获得最多10万新元的资金。不过,上述资金将分两次发放,第一次是5万新元,其余5万元资金将在他们获得至少5万新元的外部投资后再发放。”

他说,创业者往往是充满冲劲和活力的,但最终必须要知道如何跟市场来相结合,最重要还是要市场买单才行。

IC Café创办人与纳沃泰克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张军博士

另外,针对新加坡目前科技专才缺乏,电子信息领域创新创业聚合平台IC Café创办人与纳沃泰克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张军博士向《时代财智》指出,尤其是中国各大城市县市都来新加坡挖掘科技人才,都让新加坡相关人才更加买少见少。尽管如此, 他认为,全球人才流动是正常的情况,大家会根据不同的营商环境,寻找合适自己发展的土壤。

根据专业招聘顾问公司米高蒲志(Michael Page) 在上个月发布的最新工资基准报告中指出,在过去12个月里,新加坡对科技职位相关专才的需求增加了20%,当中新加坡企业对专业电子商务、数字营销和数据科学相关人才的需求最高,但市场上有关专才的供应却相对不足,因此相关人才在类似行业中跳槽的时候,薪资预期便可获得约12%至20%的增长。

席上,张军也指出,成都确实是一个去了就不想离开的地方,成都有茶馆、有美食美景、美女,成都人喜欢打麻将吃串串,生活环境安逸,这是成都宜居的一面。但是,仅仅“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成都难以永续发展。

“我认为,成都需要创造一个智慧的人文交流中心、一个科学家俱乐部、一个充满活力的智慧交流圈子,让思想和资本在一起碰撞,产生颠覆性的创新。要成为智慧的宜居城市。”

他说,他多次到成都去都没有找到这样的圈子,而成都若想超越硅谷,成为创业者膜拜的圣地,其中一个挑战就是建立一个类似硅谷的圈子。

创业不要把它变成你的孩子

左起为前《南洋商报》和《明报》总编辑钟天祥、 成都矽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白杰先和ASM太平洋科技有限公司高级HR总监王明添。(图:时代财智)

目前已经定居成都的美国人、成都矽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白杰先在“智识论道,何以广纳英才,创造未来”论坛中担任嘉宾,他指出,无论是在什么国家,创业都是件痛苦的旅程,特别是在半导体行业里面这种体会更加明显。

他说,半导体行业历史悠久,50年代二战结束以后便开始,制造工艺一直在发展,这是一个需要不停创新的产业。无论美国还是中国,两国集成电路(IC)开发设计工程师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你随便踏入矽谷一家IC设计公司参观,你会以为你已经回到了中国,因为那里的华裔IC设计工程师非常多,他们有来自中国、台湾、新加坡等,从人才能力和经验来说,西方或东方的IC工程师旗鼓相当,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

白杰先指出,东西方创业企业家真正的区别是在做企业的时候,是文化上的差异。在成都,许多半导体行业的创业家都是第一次创业,或只创业一次,反观在矽谷,许多人已经有超过一次以上的创业经验,投资者会相对喜欢拥有多次创业经验的创企,这对他们而言,有了多次创业经验代表他们更成熟,他们失败的几率相对而言比较低。

对他来说,不要把你所创业的公司变成你的儿子。就像养猪,你把它养胖了后就杀了它卖掉,再养过另一头猪。创业者必须要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创业。有些人可以做一个企业做一辈子,最后变成家族企业,这在西方国家属于少数。

“许多西方创企都是在做了两三五年后,做成功做大了就卖给大企业,拿回他们的回报,再去创业。这样的文化在中国是不常见的。但是在西方,创业的目的就像杀猪,养肥一头猪后就把它卖掉。东西方创业家在这一方面的区别比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