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演义 中资25年(四)...

狮城演义 中资25年(四)

6733
龙筹股何时重回九天

       龙筹股(S股),是指那些主要生产或者经营的核心业务在中国大陆、而企业的注册地在新加坡或者其他国家和地区,但是在新加坡交易所(SGX)上市挂牌的企业股票。龙筹股曾在新掀起热潮,但在接连爆发企业监管问题后,投资者对龙筹股的信心严重受到打击。如今的龙筹股如今少人问津,也鲜少再有中国公司在本地上市,龙筹股就像沉到了本来就静如止水的市场的底部。诚然稂莠不齐会暂时搞坏行情,但是去粗存精之后,龙筹股还是有其投资价值的。
龙筹股何时重回九天?

最近一家英国报纸报道了一则新闻,一家在伦敦交易所上市的龙筹股的老板被董事会勒令下课后,拒不交出公司的现金,他坚持要继续掌控公司的日常经营。尽管他已经作为被董事会革除了法人代表的身份,他还是拒绝交出公司的印章,这些章在中国赋予经营者对于公司运营和财务方面的权力。但是在当地中国警方接到这个案子的报案时,他们拒绝干预,只是把其视为商业纠纷。
        龙筹股变龙愁股

在今天读到这个新闻还是会令新加坡本地的读者联想到6年前发生在新交所的龙筹股集体治理不良事件。

首当其冲的是天宇化纤(China Sky),其是在新交所主板上市的中国概念股,主要生产尼龙,由海外注册的壳公司控股,但实际生产活动主要在中国福建泉州以及山东青岛。这家公司2005年10月在新交所上市。新交所在2011年11月16日向天宇化纤发出指令,要求该公司指定特别审计机构,审计2009财年第一季度财报中的7200万元人民币养护和维修成本;一项据称流产的涉资2.63亿元人民币的土地交易;以及该公司与其独立董事赖成冠之间进行的交易。

新交所认为,天宇化纤关于部分交易事项的披露不清楚,有一些披露则前后不一致。市值达6400万美元的天宇化纤宣称,自己已就这些问题向新加坡交易所做了解释。但新加坡交易所称天宇化纤没有做过解释。

2007年以来,除天宇化纤之外,新加坡交易所上市企业中共有17家做了特别审计,其中大部分是中国企业。审计人员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奇葩问题。中国合成革高科(Sino Techfibre)称公司办公室发生火灾,会计记录大部分被烧毁。中国峻煌生化科技(Sun Bio-chem Technology)称公司卡车被盗,放在卡车里的会计记录随之丢失。有人形容这种理由就像交不出作业的学生在说“作业被狗吃了”。

在丑闻曝光后的半年内,新加坡交易所“龙筹股”成交量同比下降近五分之二,非“龙筹股”成交量的降幅则仅略高于五分之一。“龙筹股”的合计市值也下跌了五分之二以上,是非“龙筹股”市值跌幅的近三倍。

1993年挂牌的中远新加坡是第一家在新加坡上市的中资企业,从2003年开始,“龙筹股”数量迅速增加,2006年突破100家,总市值达到260亿新元;2007年底总数超过130家;自2008年以来,徘徊在150家左右。

最近的一次龙筹股在新交所上市的时间是2012年6月,这家名为新开集团(Sincap Group)主要从事氧化铝、煤炭的贸易活动以及石膏的开采与销售。目前在本地挂牌的龙筹股有140多支,新交所上市公司总数近20%,总市值超过300亿新币,市盈率和其他市场相比十分惨淡。

新加坡市场本身流动性就不强,目前的平均市盈率不到15倍。龙筹股自在新加坡上市以来其实就面临估值偏低的困境,首批“弃新赴港”上市的中国旺旺董事长蔡衍明曾表示,1996年在新加坡上市后,一直觉得很委屈,公司每年净利润高达16%,却只有15倍市盈率。其竞争对手康师傅,同年在港上市,一度可以享受40倍估值。大部分从新加坡退市到香港上市的龙筹股市盈率都会高出不少。

另外一家目前仍在新交所苦熬,主业是生产车轮的龙筹股老总则表示,一年的营收有6亿新元,现在的市盈率却只有3倍,如果回中国去,在现在的大牛市下面,近百倍未尝不仅仅是梦想。

        不要一竹竿打翻一船人

今年早些时候,天宇化纤的前总裁黄忠炫同意支付250万新元民事罚款同时放弃公司10%的股权来摆平公司违反股票期货法令《证券与期货法》所造成的后果,当这些股权被取消后,将增加公司每股的净值,从而令股东获益。黄忠炫在三年内也不能在新加坡挂牌的上市公司,担任董事或管理层职位。

天宇化纤的案子告诫了龙筹股们合规经营的重要性,现在的另一个当务之急是要恢复本地市场对于龙筹股的信心,一个方法就是要争取诞生一批真正有信誉治理良好的全新龙筹股。就这一点而言,新交所已经与中国证监会合作为中国企业搭建直接上市框架,中国境内注册企业在获证监会许可后即可在新交所寻求上市。中国和新加坡相关监管机构会对有关上市申请进行监管审核及尽职调查,为证券市场提供更大保障。

此外,申请公司必须同时遵守中国所有相关的法律法规、新加坡监管标准以及新交所上市条例,其财务报表需由注册会计师遵照新加坡会计准则、国际会计准则或美国公认会计原则进行审计。

和中国金融当局的合作旨在改变新加坡市场对龙筹股的企业监管和治理缺乏信心的现状,但是要彻底改变更深层次的认识,还需要通过调整股东架构、固定派息、加强投资者关系等方式来完成。

专家认为,龙筹股直接提升市场信心的方式有:改变股东架构,例如引入著名机构投资者,从而改进监管和公司运作权力的分立制衡;若公司的最大股东是中国人,可申请加入新加坡国籍,以解除投资者就国籍问题无法进行法律惩处的疑虑;对于基本面强、现金流和现金都充足的公司来说,最好的展示方式就是派息,以解除市场对其现金真实性的疑虑。同样的,投资者也应该多给龙筹股机会,去深入了解和认识它们。毕竟对于龙筹股的管理层和掌控者来说,当公司得不到市场的重视,也难去为新加坡投资者的利益努力。

此外沟通也是一个问题,一些中国公司的总裁或者大股东不谙英语,个别龙筹股聘请的投资者关系团队也是来自中国,或对本地资本市场并无深入了解。这导致公司和本地投资者在沟通方面存有一定障碍,甚至加深对中国公司的误解。因此,在本地上市的中国公司组建对新加坡市场和投资者都更了解的团队来提升沟通水平。

2007年在新交所主板上市的中星石化控股(Sinostar Pec Holdings Limited)首席执行官张留成先生向记者表示,“由于前几年龙筹股出了较多的合规性问题,市场上是谈中资股色变,对此监管机构或应该执行更严格的审批程序和做法。有一点要明确的是,毕竟合规的企业还是主流,目前中国方面正在鼓励龙筹股回归,但是因为中星本身是着眼于新加坡这边的国际化市场,市盈率还不是主要的考量因素。希望新交所能够给优质的龙筹股更多的便利。中星也一直致力于和本地的投资者进行沟通,希望彼此能够增进了解,通过中星和业界共同的孜孜努力来重新树立龙筹股的正面形象”。

中国已经成长出像阿里巴巴(Alibaba)、携程(Ctrip)以及小米(Xiaomi)这样的优质企业,新加坡应当考虑如何吸引它们来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