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托起“歌台经济”

网络托起“歌台经济”

5277
2019年新马艺人歌台演出现场 摄影:Michael Ozaki

八月的新加坡,绕不开国庆的热闹和歌台的喧嚣。前者反映了国家意志,后者,作为中元节的标志性活动,历来是本地公众的“免费饕餮”。然而,由于岛国经济受到美中贸易战的影响,参与本地歌台的各类中元会、歌台台主、艺人在收获商机的同时,也遇到了不同的挑战,但互联网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更大的舞台。

(此文刊登在2019年9/10月期《时代财智》) 文:张俊

2019年8月8日傍晚6点,位于芽笼(Geylang)阿裕尼第二道(Aljunied Ave 2)上的一个大帐篷内,不少人已提前坐在观众席内等待7点的演出,他们大都上了年纪,但其中也有年轻的面孔。在观众席的外侧,身着统一黑色T恤的20来名歌台工作人员正围坐在几张圆桌边用餐,他们动作迅速,因为饭后还要为三个半小时的演出做准备。

今年43岁的陈志伟(Aaron Tan)是当晚歌台台主,也是新加坡40多位台主中少有的“全职选手”。他告诉《时代财智》自己已经在这个行业工作了18年,一直致力于把曾经“俗气”的歌台做成一种时尚文化。2005年,陈志伟曾突破歌台几十年的陈规,从国外引进大型演唱会用的专业钢架和LED灯管,取代传统的木板搭台。2014年,他还首次将歌台搬上网络直播并延续至今。

新加坡歌台台主陈志伟

歌台近况喜忧参半

歌台是每年农历七月中元节期间,由当地各类中元会举办的一项传统活动。歌台演出在娱乐神灵和被称为“好兄弟”的孤魂野鬼的同时,也给邻里带来一年一度的舞台艺术演出。新加坡的中元会通常是靠小贩中心、组屋区、商会等机构建立起来。据业内人士统计,每年农历七月,新加坡中元会大约要举办300场歌台,每场歌台的成本从5000到40000元不等,其资金来源一般是公司、个人赞助或是“标福”所得。

“标福”指中元会每年举行宴会时让与会者投标发财炉、黑金、米桶等“福物”。而投标所得,会被用来补贴第二年歌台等中元活动的开销。然而,由于投标交易没有法律效力,只是凭信用行事的“民间契约”,再加上今年的中美贸易战使不少“金主”损失不少,所以一些中元会的收入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原名王清水的“歌台一哥”王雷最近对媒体表示:“中美贸易战影响很大!我认识好多商人生意都不好,一个印刷业者就因为贸易战涉及的征税因素,亏了20万元。很多人缺钱就不办中元会和歌台了。”

演艺协会署理会许桂荧(59岁)也对媒体表示,她听说至少两个中元会青黄不接,年轻人不想做。“经济不景气也肯定是主因,钱不够用歌台就不办了。今年还有得做,未来几年令人担心。” 另有多名不愿具名的艺人也爆料不少去年在中元会投标福物的“金主”,今年没有现身付钱的迹象,这可能会让许多中元会无力办歌台。

然而,陈志伟认为自己的歌台事业非但没有受到贸易战影响,反而已进入了一种良性发展的通道。他说今年中元月期间承包了50场歌台,比去年多了4场,演出量占了他全年的三分之一,几乎每天都有,一个月只休息4天。

近年来,陈志伟在媒体曝光不断, 除了将以往歌台中的色情内容和暴露服饰改朝换代,更重要的是一步一步将歌台搬上了网络。5年前,他推出本地首个歌台网络直播,吸引了20个地区的1万多人同步追看,致使其他台主也纷纷效仿;去年,他首次在脸书(facebook)上直播,且在一年间将观众群从2万突破26万;今年,他又破天荒地将直播搬上了Youtube。

“我们之所以在Youtube直播,是因为现在虽然每家有智能电视,但使用facebook要先开户口,这对乐龄人士还是很麻烦,但Youtube不需要户口就能看。”陈志伟认为,随着歌台在网络直播的推进,目前歌台的网络观众群已经远远超过现场人群。为了提升直播的质量和范围,陈志伟的丽星公司增设了直播部门,并在过去一年投资将近5万新币添购了同时能用4-5张SIM卡进行网络直播的聚合设备、高清现场收音器材,以及采用多达十个机位的多机拍摄模式。陈志伟的这些器材使他的Youtube用户在今年开播以来翻了20倍,这也引起了政府部门的额外关注。

“看歌台的虽然有年轻人,但大多数是建国一代和立国一代,政府认为歌台观众是一些政府广告的针对人群,”陈志伟告诉记者,新加坡的社会及家庭发展部(MSF)、通讯及新闻部(MCI)已经在他的歌台直播平台上做了预防假新闻、预防嗜赌、以及政府最新出台的便于乐龄人士处理遗产的持久授权书(public guardian)。在政府看来,不少乐龄人士平时没有看报、看电视的习惯,与其通过举办座谈会和讲座公布政府规定,还不如通过歌台来发布效果来得好。

这些政府广告的收入已经超过了陈志伟从中元会获得的承包歌台的利润,这让他在感谢政府支持歌台之余,更希望将歌台继续办下去。“如果今年能吸引更多人来看,场内更热闹,明年主办单位可以继续做歌台,获得更多的赞助。”但是,陈志伟目前没有在网络平台做商业广告的打算,尽管其网络用户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商业价值。

新加坡信息通信媒体发展管理局 (IMDA)在接受《时代财智》采访中表示,所有歌台举办方都需要从当地警署获得公共场所娱乐营业执照(Public Entertainment License)。据陈志伟提供的数据,新加坡近年来中元歌台的数量每年在250-320场之间,今年也不会出现大的滑坡。

歌台艺人收入总体未受经济影响

今年66岁的新加坡艺人、艺人公会会长陈建彬在接受《时代财智》专访时表示,他是从小开始看歌台长大的。他说中元会从建国就有,有些年龄老化的就终结掉了。一个中元会的歌台搞多大,怎么搞主要看财政收入。那些收入不理想的不得不将歌台的现场伴奏乐队改成了卡拉OK,但这并没有影响今年新加坡艺人的收费标准和出场率。

新加坡艺人公会会长 陈建彬

新加坡艺人公会是一个和新加坡同龄的非赢利组织,当了10年会长的陈建彬告诉记者,目前公会记录在案的有大约100位左右歌唱艺人,其中大多数是新加坡本地人,也有一些来自马来西亚和少数来自中国的。

作为金刚媒体(King Kong Media Production)的全职艺人,陈建彬表示:“我的主力战场在电视,不是在歌台。但今年我有18场歌台演出,多于去年的12场。”  总体而言,受欢迎的艺人今年的场次不会少,有些艺人是主要靠歌台生存的,其中包括一些还在念书的年轻艺人,而歌台乐队大都是兼职的。对于那些平时台数不多的艺人,今年生意可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陈建彬表示,在新加坡,歌台艺人也被称作七月艺人,他/她们以前的社会地位很低,常常被人称为“唱七月半的”。如今,随着歌台文化在新加坡地位的提升,歌台艺人的地位也今非昔比,电视台还举办《歌台新力量》等节目促进歌台发展,可见歌台已经成为当地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陈建彬主持歌台演出

他告诉《时代财智》,歌台艺人每次出场唱3-4首歌的费用一般在100-600元,但也有出场费更高的,比如马来西亚的一些歌王出场费高达5000元。虽然今年新加坡的经济受到美中贸易战拖累,行情不太好,但歌台出场报价几乎并未受到影响。就歌台赞助而言,主要是政府的广告,目前私人赞助商还比较少。

线上线下齐头并进

至于歌台以后的发展方向,陈志伟并没有一个具体的目标。

他不希望马上开发歌台相关的手机软件(APP),因为对他来说将会是一种比较“自私”的做法,普及性不及Youtube。至于今后随着歌台在网上的曝光越来越多,是否会影响现场歌台的观众人数,陈志伟则显得从容淡定。

“淘宝这么方便,店家还是开。很多人依然喜欢实际的东西,在网上其实还是无法感受到现场的气氛,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为了让新加坡的歌台达到持续发展,陈志伟认为可以通过提升歌台的质量来促进中元会的实力,达到中元会和歌台相互拉升的效果。

“这是鱼帮水、水帮鱼的关系。中元会当年对我们那么支持,如今,对于一些经济不好、规模不大的中元会,我们再支持他们,让它们办起来,把场面搞起来,让人们有信心,靠这么多年打起的平台,赞助商明年一定还会来。”

根据陈志伟的这种通过歌台反向促进中元会的市场模式,最终可以吸引更多人和商家赞助中元会,而那也会让歌台受益。他认为,新加坡政府对歌台已经有了很高的认同:“就像在新传媒(Mediacorp)打广告就是新传媒这个平台,在报章打广告就是认定报章这个平台,而现在政府也认定了歌台。既然政府认定,是不是大家要更关注歌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