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双城——访香港驻新经贸...

再论双城——访香港驻新经贸办处长林锦光

8815

竞争在新加坡和香港之间的明暗较力已是心照不宣,有机会从对手这边了解对自己的看法,对"怕输"的新加坡人来说,也是学习的机会。

香港驻新加坡经济贸易办事处坐落在新加坡新达城2号楼34层办公楼里,宽阔的落地窗外,南海岸风光一览无遗。林锦光处长用带着少许广东腔的普通话,从周星驰的电影开始我们的话题,林锦光说:他在新加坡任职的三年,也试图在本地推广香港本土文化,比如周星驰的影片,用广东话较诙谐风趣,换成 其他语言就失去了他原汁原味的东西。当然,从香港人现在普遍讲普通话也可以看出,香港人在市场中灵活机智适应生存的能力。

《时代财智》:香港驻新办事处的工作职责有哪些?在全球的分布是怎样的?

林:香港在全球的办事处有不同的分布。北美有纽约、华盛顿、三藩市、多伦多,欧洲有布鲁塞尔、日内瓦、伦敦、柏林、亚洲有东京、新加坡及澳大利亚悉尼,中国内地有成都、广州、上海共14个经贸办加上北京的联络办,共十五个驻外办事机构。新加坡办事处的工作范围是东盟各国,所以要经常在东盟各国跑来跑去。我们主要的工作就是与区域内的商业界、实业界、学术界等各个领域挂钩,与区域高层领导沟通,以文化为桥梁加强认识、推进交流,提高他们对香港经贸、投资的兴趣在和各国沟通中了解他们的需求。配合香港跟当地的商业合作,宣传香港最新发展的动态,比如最近香港发生流感,我们就有义务及时向外发布政府应变消息。我们每年都会邀请各国各界重要人物来香港参观,安排他们会见香港各经济领域的代表,从那里得到更多他们感兴趣的讯息,说服他们同意在香港设立分部或办事处,让他们明白通过香港与中国内地的联系和营商是比较踏实的方式。当然他们可以选择在香港或中国内地投资。今年是国家改革开放30年周年,回顾过去,香港为广东地区带来很多好处,可以说是有目共睹的。

《时代财智》:香港和新加坡经常被西方传媒认为是竞争死敌,你如何认为?

林:香港和新加坡有很多相似之处,也有不同的地方。相同的地方在于都没有自然资源,有的只是人。所以,都是基于相同的地方竞争。如两个城市都是从过去制造业发展到现在高附加值的服务业、金融业、物流贸易等方面。在这种市场环境下,新加坡和香港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它不是人为的,是市场决定的。不同地方在于:香港是自由市场机制。香港人比较提倡自主创业,提倡冒险精神。而新加坡是政府带头,提供一个较好的商业环境,比如降低税率等让新加坡人参与。当然,新加坡现在也在提倡商人自己创业精神。如何去解决政府管制与人民创业的矛盾,还需要时间去观察。新加坡有一个很特别的政府,他们的学习能力很强。在某些方面新加坡确实会把香港当作一个参考目标,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如:他们从香港学习建设艺术学校、体育学校的概念,又在原版的基础上加以创新。

《时代财智》:在一些财经杂志上通常会把新加坡和香港做一个排名,你认为这是好事吗?

林:我并不认为什么事情都排第一是好事。香港人比较实际,在乎的主要是一个城市的整体竞争能力。这是新加坡和香港都需要的。有人说上海马上也要赶上来了,香港人是没有时间去回头看的,那样会浪费时间。只有一直往前走,不断创新,才会走在前面。

《时代财智》:有西方媒体把香港和纽约、伦敦并列为一级金融市场,你的看法呢?

林:我们很高兴有媒体把香港和纽约、伦敦提到一个层面。但是,我们自觉目前还有距离,比如在金融服务和金融产品开发上还应该有待提高。

要把香港变成真正的全球金融中心,是我们香港特区奋斗的目标。2006年香港是世界排名第二的首次公开招股市场,仅次于伦敦,比纽约还高。这也就证明香港的金融深度比其他国家和地区要强。香港在这方面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其他国家来香港投资,带动香港经济的繁荣,而香港繁荣、有序的金融环境又带给那些投资公司极大的便利及推动作用。比如:2007年亚洲航空展搬去香港办。他们就是看中未来最大的航空市场是在中国。香港有全球最具深度的银行制度来给予金融方面的支持,加上香港政府清廉,语言畅通,所以形成"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

《时代财智》:你如何看待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商业关系?

林:在香港回归的十年中,香港和中国内地共同分享了成长的好处。香港有国际化的证券监管、股票监管、银行监管制度,可以借鉴给中国内地,既可以为内地走出去提供便利,也很自然的获得收益。中国内地在给香港提供大市场环境的同时还给予免税的政策,对香港的发展是极大的支持,形成一个双赢的局面。政策上实行一国两制:香港的政府,香港的货币,又不用给国家缴税,是中国内地对香港的恩惠。同时,香港以它国际贸易中心、金融中心的地位为中国内地经济注入新的活力,也是内地走出去和走进来的必经之路。

《时代财智》:如何看待新加坡和香港的竞争力?他们应该形成怎样的合作关系?

林:新加坡政府和人民的沟通比较有效,可以说是上提下答,齐心合力。政府带动去落实一个政策,比较有效率。大的项目一两年就可以落实,让人不得不惊叹他们政府的高效。新加坡在打造新加坡形象方面比较成功,宣传方面的口径非常统一。政府知道自己要什么——那就是投资,而且具备人才、好的居住、营商环境。这些都是他们竞争力的元素, 很有说服力。

但是在创业方面,香港比较有竞争力,因为香港是小政府大市场,人民已经习惯参与市场竞争,有创造能力,有很强的包容不同价值文化的能力。两个城市都是力争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他们所占的市场份额也不一样。

大家对中国都有同样的兴趣。双方有长有短,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发挥所长,不要局限在谁胜谁负上面。香港的腹地是中国,新加坡的腹地是东南亚、印度。两国可以在中国和印度之间发挥桥梁的作用,就好像,新加坡和香港是一个渠道的两端,外资可以在新加坡设立总部,再去香港设立分部。也有可能在香港设立总部,再在新加坡设立分部,实现双赢。

《时代财智》:新加坡应着重哪些领域?

林:新加坡在环境生态方面有他独到的优势。

《时代财智》:新加坡的赌城开放后会给香港带来哪些影响?

林:中国内地给了香港一个很大的市场,会议、展览、企业会议及奖励旅游(MICE)的发展,都充分的利用了香港这方面的资源。新加坡未来赌场的开放会对香港构成影响。澳门现在也建了很多会展中心,对香港也是一个挑战。其实我们可以反过来想,新加坡在文化基础设施上的改善其实对建立东亚的国际地位是有好处的,对整个东亚经济区的发展是有利的,在广义上大家是可以合作的,应该多一些人来研究双方合作的意义。

在整个访谈过程中,林锦光谈笑风生。当我们问道,新加坡会出李嘉诚那样的人物吗?林锦光笑笑,新加坡人要靠自己努力打拼,在目前的体制下,比较困难,而李嘉诚是在香港环境下产生的一个必然奇迹。香港人向来以务实闻名,在林锦光这边,我们不仅感受到香港人在打拼经济时的努力,也感受到在香港回归十年后,从香港自豪感延伸出来的一种中国自豪感。

《时代财智》,2008年6月,记者:肖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