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尚无清晰“数码经济”...

新加坡尚无清晰“数码经济”标准

88289

(10月12日,新加坡)上周五,新加坡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发表了国家首个官方数码经济数据报告(Singapore Digital Economy Report 2023)。据报告显示,数码经济2022年占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也就是GDP的17%,比2017年的13%相比高出了约4%;5年里,新加坡数码经济的产值几乎翻倍,从580亿元增加到1,060亿元,年均增幅13%,这个增长相当强劲。

2017-2022年,新加坡科技从业人员职业和增长率分布图 (图: IMDA)

从数码经济的增长数据解读数码经济的内涵,一方面,科技业从业人数增加,2017年新加坡科技专业人员约155,000人,到了2022年增长到约201,000人,占国家整体就业人数5.2%。这些从业人员的职业,除了与资讯通信领域有关,还有约6成在其他经济领域,比如数码科技、科技咨询、金融银行、或者在批发贸易公司、制造业运输业、甚至零售业建筑业公司里从事跟数码科技有关的工作。

新加坡需要建立自己的数码经济定义和统计口径

目前,不同国家机构和学者对于数码经济有不同的定义,而地区与地区之间的数码经济数据未必有可比性。据新加坡的报告,对数码经济(Digital Economy)的定义有两个组成部分:

  • 第一部分,资讯通信领域的经济增值(Information & Communications, I&C),直接相关的就是软件开发、通讯业、电子商务、线上服务等资讯经济领域的经济增值。
  • 第二部分,其他领域数码化的经济增值,以上I&C领域以外的数码经济增值。如果是传统领域,比如制造业、建筑业甚至银行业等,就需要推算出采用数码科技对于他们各自领域的增值有多少。

由于目前缺乏国际标准,新加坡需要建立自己的原则和算法。一方面,新加坡仍缺乏明确的数码经济的定义范畴,同时,数码经济在一些行业创造的经济收入,仍缺乏相关的官方统计数据。

以零售为例,没有实体店的网上直播带货,是否属于数码经济的范畴,同时也缺乏相关营业额数据。在超市的电商平台下单付款后,外卖送货,是否属于数码经济?利用数码科技给超市带来的额外销售增值,是否属于数码经济?或者通过数码科技进行存货管理,是否属于数码经济?

还有企业或机构,利用数码科技来跟分布在海外分支机构或社群沟通,数码科技给工作资料的传输上带来的便利,以及提高工作效率,如何来统计数码经济呢?

中小企业的数码科技运用仍有大幅提升空间

或许说,数码科技对我们经济的贡献应该是被低估了,实际贡献可能高过统计的17%新加坡GDP。必须说,数码经济已经渗透各行各业,不仅垂直进入显而易见的资讯通信科技领域的,也开始横向进入传统制造业、银行业、零售业等相关领域创造增值。如果再把它跟传统经济数据直接挂钩的话,就会出现重复计算的情况。尤其是,中小企业对数码科技的运用,仍然有很大上升空间。

2018-2022年,新加坡企业采用数码科技对比图 (图:IMDA)

报告显示,新加坡中小企业采用数码科技的比率明显提升,去年有9成以上的中小企业已经在使用电子支付,比2018年显著提高了33%,这或许和疫情期间推动电子支付带动需求有关。

然而,在电子支付之外,中小企业对其他科技的采用率是远落后于大企业的,特别是数据分析和云计算人工智能方面的采用,不仅没有增长,反而还倒退了一些,这些其实都是值得业者和有关当局关注的,并且能够更针对性和有效的在这些领域更好地帮助中小企业数码化。

另外,需要提醒的是,数码经济是一把双刃剑,企业利用数码经济进行产业赋能,提升企业表现;但是,犯罪集团也在观察利用数码经济,寻找网络作案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