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建神秘富豪横扫康宁河...

中国福建神秘富豪横扫康宁河湾20套房,ABSD也拦不住富豪的购买欲

112765

(6月2日,新加坡)中国福建富商花近4.5亿人民币(约8,500新元)买康宁河湾,横扫20个单位。就算有高达30%的外国人额外买家印花税(ABSD),也没有抑制一些外国超级富豪对新加坡楼市的兴趣。新加坡房产市场再度成为中国新锐富豪的最爱~

康宁河湾(Canninghill Piers)是一个拥有 99 年产权的开发项目,位于新加坡第六区的里巴巴利路(River Valley Rd )。开发商为 Legend Quay Pte Ltd (CDL & Capitaland),该开发项目拥有卓越的连通性,与市中心线上的福康宁地铁站直接相连,紧邻餐饮和生活娱乐的克拉码头。

近三成的税收似乎也没有抑制一些外国超级富豪对新加坡楼市的喜爱。自去年推出房地产降温措施后,外国人的额外买家印花税(ABSD)从20%上调至30%。据了解,这名来自中国福建的买家还有意愿多购入10套房,总交易额可能超过1亿新元。经大致计算,这名买家为新加坡政府贡献了3千万新元的印花税收。

有专业分析师指出,随着疫情趋缓,防疫限制逐步放宽,这也促使更多外国买家回流本地楼市。尤其是在全球局势动荡不安的时期,新加坡被视为房地产投资避风港,预料在经济走强的推动下会吸引更多外国买家。

成批出售(bulk sale),通常是指开发商以低于市场的优惠价格,让买家如“打包”般一次买下项目内的数个单位。博纳产业(Propnex)集团高级总监符策铭透露,他带领的康宁河湾销售团队在上周六接获开发商通知,一名买家下单预订了21个单位。一次买下这么多单位,表明了新加坡楼市对许多富豪仍具强大吸引力。自今年3月起就有不少外国买家回流新加坡。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名买家来自中国福建,他买房的资金是从印度尼西亚转入新加坡。目前,最终买入的单位总计20个,全是三卧房和四卧房的大户型单位;其中10套房价是310万新元至330万新元的三卧房单位,另外10套房价介于530万新元至560万新元的四卧房单位,总交易额超过8500万新元。他补充,这名买家目前还在考虑多购入10个单位,买房总交易额预料超过1亿新元,单是ABSD就高达3000万新元。

康宁河湾由城市发展(CDL)和凯德地产联合发展,总计696个单位。若包括这20个新出售单位,该项目已卖出639个单位,将近92%的售房率。

高额买家印花税也抑制不了外国人对新加坡楼市的青睐

新加坡政府自去年推出降温措施后,外国买家的ABSD从20%直接调高到30%。这项政策也导致今年前四个月外国买家在新加坡购买房子比去年同期减少约30%,总计134个单位。

随着疫情趋缓,政府在4月进一步放宽防疫措施后,外国买家交易量也跟着回升,4月共售出58个单位,显著高于第一季度每月平均的25个单位,占当月总销量9%,这也是自2020年1月以来的最高比率。

合登房产集团(Huttons)研究主管李思德表示,国际局势动荡不安,不少国家正遭受通胀高涨的影响。相比之下,新加坡通胀影响并不大,与全球相比利率较低,在当下这个复杂的情形下,新加坡仍被看好,作为投资避风港,新加坡楼市可继续吸引外国买家青睐

橙易产业(OrangeTee & Tie)研究与咨询部总监孙燕清认为,许多外国买家还是钟情于新加坡有地私宅,因此当4月防疫限制放宽后,这些富豪买家都纷纷回流到本地。而且不少外国富豪因当地政治和商业局势变化,已移民到新加坡成为公民或永久居民(PR),所以外国买家实际交易量可能还会高于官方数据。

她指出,虽然不少富豪回流新加坡,但外国买家交易量仍低于疫情前的水平,这说明降温措施还是对本地楼市带来一些冲击。

展望未来外国买家的交易情况,符策铭认为,虽然ABSD高涨至30%,但一些买家依然会从长远考量,继续入场购买本地私宅,预料接下来还是会有大手笔成批出售的交易。

现在优越地点的新项目并不多,外国富豪喜欢的大户型一房难求,所以若他们想要以成批出售的方式买房,问题或许不在于资金是否充足,而在于有没有足够的房子出售。

隐形富豪大多来自中国福建

在疫情开放后,这条新闻无疑点燃了富豪的购房热情,引发了大家对福建商人群体的关注。

目前,在全世界各地经商的福建商人有1000多万,整个东南亚地区的财富基本上有一半都装在中国福建商人的口袋里,在马来西亚,前十名的富豪就有一多半都是福建商人。

近两年,福建人在新加坡买房,已经成为市场上不容小觑的新兴力量。有本地观察家指出,从2017年起,来自福建的买家陆续来到新加坡,从最初购买本地高端公寓,后来逐渐横扫有地私宅。之前还曝出神秘的福建商人组团“攻陷”新加坡乌节路,千万豪宅,说买就买,疯狂扫房。

近几年,福建新商帮的年轻群体更有转战新加坡的意思。他们凭借商业头脑,在本地买房置地,教育移民,成为市场越发引人关注的庞大消费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