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任性!富商黄鸿年刚刚宣...

有钱任性!富商黄鸿年刚刚宣布捐出270万

22103

(2021年10月20日,新加坡)莱福士教育(Raffles Education)的第二大股东、本地富商黄鸿年(Oei Hong Leong)今日宣布,他向新加坡国立大学捐出270万新元,用于研究“改善本地公司的治理结构”方面的议题。有钱就任性吗?

黄鸿年今日致函新加坡国立大学,他捐出的270万新元将用于资助独立研究,以改善本地上市公司的治理方法和治理手段,进一步研究并改善新加坡的合同法。

黄鸿年的公开信函显示,他最近刚刚出售了所持有莱佛士教育的约3893万股股票,而此次捐助的270万新元均来自于他出售股票所获得的收入。

他在信函中表示,“我是一个积极的股市投资者,我一直将那些实行良好公司治理的公司视为珍宝。我真诚地希望捐出的这笔资金能够建立起这一领域的独立研究,帮助改善本地公司的公司治理结构,以及新加坡合同法的发展。”

自2017年起,莱福士教育第二大股东黄鸿年开始公开质疑公司的企业治理,并锲而不舍地多次要求召开股东大会,甚至动议要求罢免莱福士教育创始人、主席兼总裁周华盛的所有职位。 这场纠葛的缘由,要追溯到2017年。

黄鸿年与周华盛是长达10年的好友,两家人关系一度十分要好。2017年,黄鸿年曾介绍一名中国商人成为莱佛士教育的战略投资者。10月,莱佛士教育以每股0.30新元私下配售了9500万股新股,摊薄了黄鸿年的股权。至此,两人关系破裂。黄鸿年质疑周私下配售的动机,并认为这另有内情。因此,他要求周华盛披露新股认购者的身份,但遭到拒绝。

于是,黄鸿年一场长达三四年的讨伐长征开始了。

在两人关系公开破裂的四天后,黄周两人在黄鸿年妹妹安排下,在她的洋房内聚会。经过协商后,两人决定由周华盛在一个月内寻找买家,以每股0.44新元的价格卖掉黄鸿年的股份,总额超过6000万新元。周华盛亲笔写下协议,两人在协议上签字,黄鸿年也同意撤销罢免周华盛的提议。

周华盛(左)与黄鸿年(右)的香槟饭局

然而,这个饭局上的协议最终却没履行。黄鸿年因没能在协议好的价格脱售股票,亏损数额估计介于1503万新元至2655万新元。

黄鸿年上法庭起诉周华盛,指后者违背君子协议,要求赔偿。然而,周方辩称,他只是答应以朋友身份帮助黄鸿年找买家,两人所立下的也只是一张“友好字条”(friendly note)。最终,法官基于这份利于社交饭局上的“君子协议”没有法律约束力,判黄鸿年败诉。

有“股市金手指”之称的黄鸿年

2020年,黄鸿年再次向莱佛士教育要求召开特别股东大会,罢免周华盛。

另外,他还要求公司委任一名独立特别审计师,针对该公司2018年4月发售的大约3亿1815万股附加股展开特别审计,包括周华盛认购附加股的资金来源以及董事会决定发售附加股的原因。

2021年4月,周华盛再次向该莱佛士教育的董事会发布信函,表示经过调查,2017年的那场私下配售股权,其私下购股者身份为公司前董事刘迎春。周方称,为了掩饰购股者的身份,这项计划是通过兴业证券新加坡(RHB Securities Singapore)进行的。他们相信刘迎春在这之后成为莱佛士教育的20大股东之一。

莱佛士教育方称这项指责是毫无根据的,并进行了澄清。

2021年10月18日,黄鸿年再次致函莱佛士教育的董事会,要求公司董事会回答多道问题,包括审计师BDO在常年报告书中质疑集团能否持续经营,公司给掌控股东、主席兼总裁周华盛的年薪仍达289万元,是基于什么理由等。

今日(20日),黄鸿年公布自己与新加坡国立大学校长陈永财(Tan Eng Chye)的公开信函,表示自己已经向国大捐款270万新币,用于资助独立研究,以改善本地上市公司的治理方法和治理手段,以及包括改善新加坡的合同法等。

黄鸿年也许希望通过这场“一掷千金”,来寄寓自己的立场与情绪。不过,令吃瓜群众感慨万千的是,有钱,才可以任性。这场纠葛何时结束,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