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气候治理能够从新冠疫情...

全球气候治理能够从新冠疫情中学到什么?

18267

(2021年10月11日,新加坡)也许,新冠病毒为数不多的积极影响之一是,它使人们更接近自然,而锐减的经济活动也对气候变化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

英国国家统计局(ONS)报告表示,有证据表明,在大流行期间,人们对包括公园等在内的自然空间的关注提升,并对这些自然空间在调节人们精神健康方面可能发挥的作用表示出赞赏。

不过,即使世界经济大部分处于停滞状态,联合国(UN)估计,2020年的排放量仅下降了7%。,这将导致全球变暖仅减少0.01℃。

随着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的临近,排放量差距成为焦点。也就是说,实际二氧化碳(CO2)排放量与为实现2015年《巴黎协定》目标所需的排放量之间的差距,是今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焦点。政府的减排承诺虽然将有所帮助,但远未达到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所需的削减。

全球投资管理公司施罗德(Schroders)在近日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从人类应对新冠疫情危机的举措中,至少有两点经验值得学习借鉴,或引发反思。

首先是行动的动力。新冠疫情的爆发是一场瞬发的危机,随着死亡人数的增加,需要政府立即做出反应。相比较而言,气候变化可能带来大规模的破坏,但这是一个更渐进的过程。这可以理解为急性和慢性疾病之间的区别。普遍来说,全球各国的政治系统更适合、更有动力去处理瞬时爆发的公共卫生危机。

第二个值得反思的是全球应对新冠病毒时的国际合作。尽管在科学层面,国际公司和研究人员进行了有力合作,但国家层面的合作一直是缺乏的。比如,在疫苗供应方面,发达国家享有绝对优势,并优先考虑本国人。世界卫生组织(WHO)一直在大声批评这种“疫苗民族主义”。

回到气候变化问题上,COP26会议的成功与否将取决于各国是否有能力进行国际合作。 更具体地说,尽管各国做出国家承诺,但这并意味着就能够实现预期的减排。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William Nordhaus最近评论的那样:“各国有强烈的动机来宣布崇高和雄心勃勃的目标,然后无视这些目标,照常工作。”

可再生能源的技术研发是解决这一问题的突破,除了通过保护、恢复和改善环境管理实践(所谓的自然气候解决方案)来增加碳封存所需的行动外,在诸如碳捕获、储存和智能电网等领域,也仍然需要取得相当大的技术进步。

此外,人们常常忘记,当年阿波罗太空计划的花费以今天的货币计算,花费了近2000亿美元,这是一笔强大的公共资金。因此,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更大的资金投入,也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