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的数字生态

东南亚的数字生态

17143

导语:世界正在走向数字化的未来,传统行业面临转型挑战。尤其是在疫情的打击和推动之下,各行各业都亟需利用数字技术以提高效率、增强客户体验、为传统商业模式带来变革性的发展。在数字浪潮风头正起的东南亚,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步入数字化转型进程,这个地区将很快建立起一个规模完善、协同合作的数字生态系统。

此文刊登在2021年9/10月期新加坡《时代财智》 作者:袁琳

在过去,社会赖以生存发展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电网、通讯、交通、供水、文化教育与卫生事业。随着我们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诸如5G、物联网、大数据、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这些技术正在成为新型基建的核心角色,重塑人类生存的重要领域。每个传统行业,在这个时代浪潮下,都面临着数字化转型的机遇和挑战,同时各行业的公司之间通过数字技术进行互通互联的共享经济模式也正盛行。

随着数字化转型成为企业的当务之急,对于一个企业而言,无论是参与市场中的数字生态系统还是内部自己搭建起一套数字生态系统,都将为其创造长期价值和竞争优势。而数字生态系统,也将成为改变商业游戏规则的重要因素。

所谓数字生态系统(digital ecosystem),是指一套相互关联的数字化产品能够提供综合服务,而并非一家公司所提供的单个产品,以满足消费者的多层次需求,通常由不同行业的企业组成,共同提供广泛的产品和服务。

世界正在走向数字化的未来,东南亚也不例外。根据脸书(Facebook)与咨询公司贝恩(Bain & Company)联合发布的《东南亚数字消费者报告》,2020年,该地区数字经济的商品交易总额(GMV)达到了1000亿美元,到2025年有望达到3000亿美元。而东南亚地区的数字消费者到2025年预计增加至3.4亿。 快速的城市化和工业化、年轻的人口结构、广泛的数码化,这些优势使得东南亚在全球企业的眼中变得炙手可热,吸引了谷歌、亚马逊、微软、阿里云、字节跳动、腾讯等龙头科技企业,纷纷在东南亚建立起数据中心。随着越来越多东南亚的中小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这个地区即将形成一个由互联网驱动的,包含一系列硬件、软件、数字设备和服务的数字生态系统,由此而汇集成一个庞大的数字互联网社区。

数字生态赋能合作

安永-帕特侬(EY-Parthenon)东盟市场负责人王重植(Joongshik Wang)对《时代财智》表示,在东南亚的数字生态系统中,跨部门的伙伴合作关系趋势正在日益增长。

安永-帕特侬(EY-Parthenon)东盟市场负责人王重植(Joongshik Wang)

该地区的科技互联网公司中越来越多的合并现象就是最好的佐证。今年5月,印度尼西亚两大科技巨头Gojek和Tokopedia宣布完成合并,合并后的实体名为“GoTo”,业务涵盖外卖与叫车(gojek)、电商(tokopedia)及金融支付(go pay)服务。新闻稿指出,这是亚洲区域互联网与媒体服务业中最大规模的合并案。

Gojek是东南亚一款打车兼外卖软件,有印尼版“滴滴打车”之称;而Tokopedia则是印尼本土流量最大的电商平台。这两大互联网巨头,几乎占据印尼消费市场的半壁江山。

资料显示,截至去年年底,两家公司合计共拥有1100万个商家伙伴,每月活跃用户超过1亿。而在过去一年中,两家公司的总交易额合计超过了220亿美元,达成了超过18亿笔交易。根据过去数据推算,合并后GoTo集团交易额有望将占据印尼 GDP 的2%。

拥有外卖、叫车、电商、金融支付业务的GoTo集团,可以理解为是中国“饿了么”+“滴滴”+“淘宝+“支付宝”的结合体。至此,东南亚版的“阿里巴巴集团”已经形成。

基于Gojek与Tokopedia在过去的历史筹资情况,Gojek与Tokopedia市值分别约为105亿美元和75亿美元,两家公司合并后的总估值约为180亿美元(240亿新元)。资料显示,在goto成立后,gojek的股东将持有合并集团58%的股权,tokopedia股东则持有42%股权。

一般而言,数字生态系统是通过企业间的并购、联盟、战略伙伴关系和投资关系来协调建立的。在整个生态系统中,将以业务目标和参与者的资源作为衡量标准,以取得生态系统中各个参与者之间的平衡。

安永近日的报告《在东南亚建立成功的数字生态系统》(Building successful digital ecosystems in Southeast Asia)强调,数字生态系统推动了东南亚企业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和并购。越来越多的传统行业已经认识到数字生态系统中的机会,而这些传统市场的企业正在利用伙伴关系和战略联盟来分享资源、数据,以创建数字生态系统,与数字原住民(Digital Natives)竞争。

尤其是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大多数(88%)的东南亚公司进行了战略和投资组合审查,并实施了一些转型行动。超过一半(56%)的东南亚企业高管表示,他们希望在未来12个月内积极寻求并购,这是自2012年以来的最高值。此外,83%的东南亚公司正在采取措施,以改造他们的业务类型和过时的技术。

报告显示,过去5年内,东南亚的科技行业共发生了总额达到4085亿美元的交易。移动应用、云计算、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分析、区块链和物联网(IoT)是投资最多的领域。

随着数字技术对人们工作生活的日益渗透,除能够满足了衣食住行等基本生活要求,数字技术更是带来了电子商务、在线教育、远程医疗和居家办公等新型经济模式。在这样的数字经济模式下,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程度日益加深,网络化、数据化、智能化、平台化、共享化是数字生态系统下的新特质。

数字生态赋能传统转型

无论是中小企业之间,或是中小企业与跨国大型企业之间,亦或是在消费者与企业之间,数字生态系统都能够帮助商业实现更强的连接性。数据流通变快,沟通成本降低,企业内部管理简洁高效,运营效率提升。

在企业迭代升级的过程中,拥抱数字化是转型良剂。在新加坡,数字生态系统正在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安永亚洲区域管理合伙人刘南顺(Liew Nam Soon)告诉《时代财智》,新冠疫情改变了消费者和企业的互动方式。

安永亚洲区域管理合伙人刘南顺(Liew Nam Soon)

伴随着互联网一起成长的80后数字原住民,已然成为消费市场中的中坚力量。在东南亚疫情蔓延期间,无论是年轻消费者亦或是年轻企业家,都正在通过增加他们的“数字足迹”来适应疫情期间的封锁限制。

安永的这份报告显示,疫情期间,互联网在线用户数量、在线零售、食物和生活杂货配送以及数字内容等各个细分领域均出现了令人咂舌的增长。此外,约87%的年轻人在疫情期间至少增加了一种数字工具的使用,而42%的人开始接触并使用至少一种新的数字工具。

刘南顺表示,这些趋势预计将对东南亚的发展中经济体产生重大影响,因为随着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普及率上升,精通技术的人才不断增加,以及在政府大力支持的情况下,这些发展中经济体有望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数字经济体之一。

安永-帕特侬(EY-Parthenon)东盟市场负责人王重植(Joongshik Wang)提出,企业在建构数字生态系统时,有三个关键因素不可忽略。

第一个重要因素是,评估企业所建构的数字生态系统的成熟度。王重植将其分为三个级别的成熟度,一级为数字生态系统适应者(DE adaptor),即转型处于模块水平,仅限于特定的业务单位或地区市场;二级成熟度为,生态系统加速器(DE accelerator),即企业即将转型扩展到公司和行业水平;三级成熟度为,数字生态系统攻击者(DE attacker),即组织通过跨部门合作和利用价值链不同部分的技术能力,推动多个行业的大规模转型。

其二,界定商业模式。王重植提出,要根据所构建的生态系统的性质(开放或封闭),行业合作的规模和盈利模式,企业的战略目标等因素,去定义该企业在整个数字生态系统中所承担的角色,以及适合的商业模式。

王重植表示,企业必须清楚自己的战略目标,无论是以实现核心业务增长为目标,还是通过新产品或数字产品进入新的细分市场以优化运营为目标,亦或是两者结合,企业都需要制定清晰的发展路线,定义商业模式,从而有效规划自己在整个数字生态系统中的角色。

第三,实施数字生态系统。企业在确定了转型计划后,需要遵循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去设计建构一个生态系统。包括,确定数字生态系统中各个企业参与者的参与方式(并购、联盟、战略伙伴关系或投资关系),确定生态系统中每个企业要承担的最合适的角色(协调者、合作伙伴或是促成者),生态系统的性质,产品的市场适应性,当然也包括货币化模式。

数字生态系统促进了公司的内部转型,同时也通过协作性的颠覆性技术为大规模的行业转型铺平了道路。那些通过拥抱数字化转型和抓住数字生态系统机遇而大胆行动的公司,将能够很快走出疫情危机,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产生更大的价值。

波士顿咨询公司(BCG)的一份报告显示,一个数字生态系统中的合作伙伴越多,涵盖的行业越广泛,成效就越显著。而数字生态系统覆盖的地理位置越广泛,成效也越显著。在这片面积450万平方公里、涵盖11个国家的东南亚市场,伴随着诸如涵盖游戏、电商与金融业务的冬海集团以及像Togo这样的科技独角兽企业的崛起,未来必将形成一个令人期待的数字生态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