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互联网与产融结合,助力...

产业互联网与产融结合,助力中国传统企业的数字化平台化战略转型发展精华汇总

19795

在过去的10多年时间内,沈亦文教授一直在产业互联网与产融领域,从事顾问和金融科技方面的业务开展,见证了中国企业家在整个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过程。

这当中有不少成功的例子,但更多的是失败。

沈亦文教授

中国互联网属于消费互联网,很多世界级的公司以用户价值为导向驱动整个消费升级,同时也拉动了整个产业链的整合升级发展。

我们也从消费互联网进入到产业互联网的发展领域里。在这里强调一个基础概念,就是产业互联网不是电商,它是供应链管理和生态圈赋能。

我担当顾问的一家企业是在酒类产品领域针对经销流通的To B份额。在这个平台上它并不只是用来做一个简单的商品买卖,而是输出各种赋能体系来帮助平台目标下的这些流通经销商们,从这个平台获得交易所需要的赋能服务,如促销营销、经营管理、仓储物流、金融和客户等这些领域。

每一个赋能的背后,其实都是在驱动整个行业,从低效率往高效率,从高成本往低成本。整个资金的融通去驱动行业的发展,才被称为产业互联网。

我把企业家在产业互联网领域里走过的弯路做了一个归纳:

第一就是消费互联网也许是一个电商模式,但产业互联网不是,而且也不是一个简单输出软件的科技赋能公司。

所以我们千万不要神话一套互联网科技系统,离开了线下一个精细化的供应链管理体系,以及对外的真正输出赋能,业务是不会上平台的。

第二个要强调的就是十大赋能体系当中的金融赋能,基于供应链金融的赋能是产业互联网的重要切入点,但是它并不是唯一的切入点。

第三个就是供应链管理体系是供应链金融的核心驱动力和基础,没有供应链管理,不会有供应链金融。产业生态圈和金融生态圈要形成一个产融结合的双生态圈理念。在这个当中核心企业是驱动这两个生态圈实现融合,并且借助产融的结合去整合产业链,这就整合产业链中最有力的武器。

当下我们要做的就是用自身的资源,向整个产业链输出服务,整合外部的赋能体系为我所用,驱动整个生态圈能够更好的整合升级发展。

EMBA校友分享

怎样去建立一个比较科学的供应链管理,对企业来讲是非常必要的。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校友、新希望乳业集团董事长席刚分享道:“最初我们在数字化转型期间,认为找到一个非常优秀的CTO就可以帮助我们把整个企业的数字化建立好,然后基于数字化基础实现供应链的数字化管理。然而事实上我们还是走了很多弯路,真正来讲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本质上还是一个管理的问题。”

他提到,在第二阶段面临了更多问题,怎么样去搭建一个供应链生态,在自研和引入之间反复摇摆。最后一些核心的东西,还是要通过自研。

从席刚的经验来看,通过数字化建设,通过供应链的科学管理,通过金融与产业很好的结合,对企业发展还是起到非常重要和关键的作用。但在消费品领域,最终还是要回去死磕自己的产品,让产品更符合用户的需要。第二就是死磕服务,让服务体验变得更好。第三就是死磕供应链效率,变得更加具有竞争优势。

通过供应链的数字化,通过金融能力的加持,让供应链效率变得更高,让生态圈业务结合的更加紧密。

简单来说就是产业互联网变成了互利网,互相给予彼此力量。

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校友、渤海银行石家庄分行交易银行部总经理王亚斌表示,数字化产业与金融的结合,能够重塑商业生态。很多大型企业持续提升自己的数字化能力,服务自己的上下游产业链,推动自身持续发展。

他要分享的第二个观点是垂直产业互联网未来。中国产业互联网实际上还处于一个初级阶段,数字化和产业互联网化的提升空间非常大。

随着金融机构未来数字化下沉能力的提高,产业互联网与数字化金融的结合,数字技术打破行业边界,未来将会出现更多丰富多彩的商业格局。

第三个观点,在数字化平台的经济趋势下,金融服务给企业的经营模式和产品带来了很大变化。未来金融会呈现数字化、平台化、嵌入式、轻型化的发展趋势。

数字化金融将呈现以下几点特征,第一是传统信贷产品向交易金融产品转变;第二是供应链金融已经成为市场发展的热点;第三是组合式的金融产品应用;第五点是监管政策的变化;最后是数字化时代中小企业的机会,利用数字化、工具提升、管理水平、运营效率、营销能力,让自己的经营更加透明化,为增进金融机构对他的了解提供了更有效的可信数据,从而为产融结合,构建自己的微生态创造一个更好的条件。

金融的基础还是产业,没有产业供应链合理有效的支撑,金融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转自微信公众号:聚焦后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