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变天”引人反思

马来“变天”引人反思

6378

文:翁俊民

5月10日,马来西亚大选计票结果公布,已92岁高龄的前总理马哈蒂尔领导的反对党阵营希望联盟(希盟)获胜,打破了自1957年独立以来,以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为核心的国民阵线长达60年的执政。巫统是马来人的政党,也是马来西亚国会第一大党,在马来西亚,马来人超过50%,巫统还与华人公会等党派联盟,一直以绝对优势牢牢占据执政地位,60年政权在一夜间首次更迭,令外界大吃一惊,也令很多马来西亚人感到惊喜。而细细思量, “ 变天” 绝非偶然,而是定数。我们从分析马来西亚的“变天”,反思华社状况,亦给人以警醒。

巫统落败其因

其一、笨重, 而不灵活。巫统1946年5月11日成立,迄今已72年,其间不断壮大,是马来西亚第一大党,却缺乏灵活有效的机制,就像一个庞大的大象,笨重而不灵活。

其二、僵化, 而不变革。一个7 2 年历史的大党,如果不能不断推陈出新,改革去除多年的弊病和旧习,久之必然癌变。巫统为着一些利益关系而存在, 其政策有的失之公允, 为民众所诟病,没有跟上民主时代的步伐, 观念陈腐, 大多数人乐享安逸, 忘了居安思危。特别近3 0 年固步自封,各利益集团层层捆绑, 政见不合者不被采纳,只能退出离去。

其三、贪腐, 而不革除。权力、金钱、私欲,这三者一旦连接,势必犯了政治家的大忌。2 0 0 9年纳吉布创办一马发展公司(1 M D B ),以国有资金做投资业务,旨在将吉隆坡变成一个金融中心,但他不仅未兑现承诺,相反,2015年,1MDB基金积累了超过1 0 0亿美元的债务,并有大量的欺诈和不当行为指控。同年,马来西亚金融调查人员在纳吉布的个人账户上发现了一笔源自于1MDB的6.8亿美元的款项,当时的总检察长提出调查此事。但纳吉布解雇了总检察长,还解雇了质疑他在1 M D B中担任角色的内阁部长,并任命了一名新的司法部长。腐败使纳吉布在民众心中印象一落千丈。

以上三个原因, 是纳吉布领导的巫统败选的主因,变天,乃多年僵化腐败积重难返,这是人民的要求。

变革方有出路

大到一个国家、一个社群、小到一个家族、一个企业、一个人, 当自己内部出现僵化、开始腐烂,唯有学习、革新才是出路。从古至今,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古有商鞅变法、孝文帝改革,近有邓公改革开放,今有习近平痛打老虎、佐科废除阻碍投资条例等等成功例子。每一次变革,毫无疑问都会触及一些既得利益者, 也会出现反对的声音,甚而,还可能被大老虎咬伤,但我们不能因为有人反对,就不变革。北宋理学家程颐说:“事之当革,若畏惧而不为,则失时为害。”巫统失势、纳吉布落选,甚至面临法律制裁, 我们应引以为戒,反思自身。巫统曾有过辉煌的历史,而自身固步自封,缺乏革新,内部腐化,一旦打破就会损害既得利益者,如同人体长了一个肿瘤,需要用药,或者手术根除,而不是包裹起来,假装这个肿瘤不存在,大家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会越变越糟糕,最后癌变,甚至走向灭亡。今天的巫统新一届领导人也势必面临着改革、重组,让巫统重获生机。

学习才能进步

孔子说: “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们要先从自身做起,这个“修身”,不单是修养,还有修正、修理,需要我们不断学习,完善修正自己。时代在进步,我知道自身还有很多不足,我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近期,巴东国立大学将授予我法律荣誉博士学位,这将是我得到的第五个荣誉博士学位,同时, 我也正在读博士研究生, 我像年轻人一样坐在教室里上课。有人问我: “ 翁先生, 您要这么多博士学位做什么? ” 博士不只是荣誉和光环,还是教育和学术界对我的一种认可,更是鼓励、促使我不断学习的精神力量。头上的光环越多,越催使我要不断学习,才不至于徒有虚名,思想退步僵化。

家族和企业也是如此, 需要不断学习、改革、前进,我的几个孩子现在都能独挡一面,我放
手交给他们做, 这样他们才能学习实践、不断成长。国信集团现有4家上市公司:银行、医疗、免税店和新加坡国信集团。我们计划将再上市3家公司:地产、矿业和媒体。

家庭、企业管理好了,才谈得上治国、平天下,为国为民劳心尽责,为天下苍生尽绵薄之力。
现在T a h i r 基金会除了与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合作执行疾病防控等医疗计划, 我们也支持国家教育、农业发展, 同时,2016年我被委任为联合国难民署亚洲区首席特使,开始关注和帮扶难民的生存和难民孩子的教育问题。我希望用一个个的行动来践行孔子两千多年前留下的这句话。

自2016年委任为联合国难民署亚洲区首席特使,翁俊民开始关注和帮扶难民的生存和子女教育问题。去年,他远赴叙利亚难民营看望儿童;今年5月,他只身前往中东约旦继续他的使命。

印尼华社之现状

从巫统一落千丈、纳吉布败选,我们反观印尼华社。印尼华社创办的初衷,是凝聚华族力量,维护华族合法权益,团结友族,报效国家,华社曾为华族的生存命运、为国家建设发展作出很大贡献。

几十年过去,而今我们华社是什么状况呢?我们是否已背离了华社创办的初衷?我们是否已忘记了为什么要成立华社?今天的印尼华社, 大大小小无数个社团、主席数不胜数,各自为阵,光鲜的外表下,是衰败腐化和无所作为。除了极少数华社领导是真心想为华族、为国家做点事,大部分的“主席”只是一个荣耀,只是人们往脸上贴金的一个称呼,绝大部分的社团好像一个个俱乐部,停留在吃吃喝喝、拍照登报,很多社团领导跟主流社会谈不上真正的交流,华社在国家大政方针决策上,没有话语权。“凝聚华族、团结友族、报效国家、印中友好”成为天天挂在嘴上的口号,商会没有企业会员,大部分是七八十岁的老年人,接待无数中国代表团,签订的协议可能堆到屋顶那样高,却少有实际成效。华社成了一个虚华浮夸的名利场,大家沉醉其中,而不愿醒来。

改革关乎华社命运

我为印尼华社的现状悲哀,我更为华社华族未来的命运担忧。印尼华社若不彻底变革,只是空有其表,会不断衰败直到名存实亡,华族的前途命运也会陷入迷茫。

历史上的几次排华惨案, 去年钟万学败选,最后被以“ 亵渎宗教”的罪名送入监牢,曾发生的焚烧数座寺庙砸车暴力事件,最近发生在泗水的针对华族基督教堂的恐怖袭击,都在给我们敲响警钟:排华的苗头在潜滋暗长,族群歧视、宗教冲突并没有完全消除。如果我们还是这样沉醉在歌舞升平、安逸浮华的现状之中,没有清醒的认识,我们华族的命运岌岌可危。

只会吃吃喝喝的华社,一盘散沙的华社,对华族、对国家没有任何作为的华社,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我们生在印尼、长在印尼,我们是印尼公民,是印尼国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华族要融入主流,不能再靠喊口号,不能再一盘散沙,必须要彻底变革,团结起来,凝聚华族
之力量,争取华族在国家建设中的话语权。

印尼的华社需要心血。一方面需要整合,其次也需要培养年轻下一代。左起:交通部长布迪 ·卡利亚·苏玛迪 (Budi Karya Sumadi)、人民协商会(MPR)前任议长希达亚特·努尔·瓦希德(Hidayat Nur Wahid)、总统府幕僚长穆尔多科(Moeldoko)退役上将、海洋事务统筹部长鲁胡特·班查伊丹(Luhut Binsar Panjaitan)、翁大川(Jonathan Tahir)

首先, 合并社团, 整合凝聚力量。鉴于现在华社社团太多太杂, 很多社团会员和职能重叠,有的社团少有建树,我发出倡议,一些社团可以进行整合,比如印尼中华总商会、印华百家姓协会、印尼华裔总会这三个大的社团,很多会员都是重叠的,商会应该是以企业为会员单位,百家姓协会是各个姓氏的华族,我们华族很多已经扎根印尼第三代、第四代、甚至第五代,最能代表我们华族身份的是印尼华裔总会。建议这三个社团可以合并为一个,以凝聚华社的力量。

我数次与黄德新先生交谈,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长者, 有一颗甘愿为华族做事的心,愿意积极促进华族与友族的融合、促进民族和谐。他成立青年企业家团体,鼓励年轻人积极参与国家经济建设,多年来,他为各族文化融合和印中友好做了不少实事,组建竹筒乐团、舞狮队,赞助和参与组织举办“印度尼西亚之夜”,宣传印尼等等。相信在他的领导下,华社能树立良好的风尚,脚踏实地做事。经过两三年的过渡期,再把重担移交给下一代接班人。同样,其他一些社团也以此类推,比如一个地方就不要两三个同乡会了,须知社团领导不是荣誉,更是责任,我们不要本末倒置,把职责抛在脑后。尽力改变华社庞杂繁多的社团,把华社力量凝聚起来。明年是大选年,如果我们能聚华族之力, 一个大的社团能有十万会员, 就会形成一股合力, 让人不敢忽视小腼, 我们发声才会有人听见, 才能争取更多我们华族应享有的合法权益。

其次, 培养下一代。我数次立言: 华社的希望在下一代。我衷心期盼, 经过老一辈如黄德新先生的带领, 过了两三年的过渡期,能有优秀的青壮年一代领袖脱颖而出,带领华社开拓更崭新的局面。像翁俊民、纪辉琦、林文光、林万金、黄德新等我们这批上年纪的都要退下来。

新一代华社领导应具备以下几个条件:1、年龄在6 0 岁以下; 2 、有一定实力;3、跟政府和友族有良好关系。我们华族里有一些非常优秀又年富力强的企业家及法律专家, 如翁玮光、黄荣年、李白、何震康等, 希望能号召、鼓励他们参与华社建设, 让他们快速成长起来, 经过两三年的过渡期后,我们华社能把接力棒交到年轻一辈手里。若能如此,乃华族之幸!

古人云: “ 以铜为鉴, 可以正衣冠; 以人为鉴, 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 可以知兴替。” 愿马来的“ 变天” , 也能成为我们华社的一面镜子, 引起我们反思,并彻底革新。
(本文仅代表作者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