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边日出西边雨 ——中国艺...

东边日出西边雨 ——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茁长与局限

2280

随着欧洲经济在过去几年迭逢险境,西方艺术品市场光芒锐减,东方艺术品市场却大放异彩,中国一跃而成为全球艺术品市场的中流砥柱。当欧洲艺术品市场随着欧盟经济日走下坡时,中国艺术品市场能否弥补西方市场的不足,撑起美国市场之外的半边天,正是收藏界所关注的问题。

兔首

图解:法国皮诺家族捐赠给中国政府的兔首。(中新社)

四年前,全球最大拍卖公司佳士得(Christie’s)不顾中国官方的抗议,坚持在巴黎拍卖百余年前因英法联军侵入北京而被掠夺的圆明园红铜兔首和鼠首,引起不小的风波。
今年4月,法国富商皮诺(Francois-Henri Pinault)将他所购藏这两件具有象征意义的艺术品捐赠给中国政府,而其家族所拥有的佳士得则获得了首张在华经营拍卖活动的“独立运营”牌照。
这个戏剧性的转变,至少揭示了四个重要信息:
一、中国是国际艺术品拍卖业者所不能错过的重要市场。
二、中国过去所流失的大量国宝级艺术品,正以不同的方式回归本土。
三、外国侵略者从中国所掠夺的艺术品,今后可能会成为国际拍卖市场的禁忌。
四、艺术品拍卖活动如涉及中国民族自尊,都必须照顾到中国人民的感受。
对于佳士得和苏富比(Sotheby’s)这两大国际拍卖巨无霸而言,如果无法进入中国这个充满潜能的市场,在业务上将是一大遗憾,而就长远竞争力和品牌信誉而言,更是重大损失。虽然这两大拍卖行在上世纪70年代便已在香港成立子公司,在本区域的艺术品拍卖活动中早已建立起卓著的信誉,但中国大陆红火的艺术品市场,显然是它们的必争之地。套句航空业者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名言:“不进入中国市场的风险,大过进入中国市场的风险。”
当去年9月苏富比同北京歌华美术公司在北京成立合资公司时,佳士得看来已经滞后。如今有圆明园两个兽首带路,佳士得在中国拍卖市场的地位似乎又略胜一筹。
美中不足的是,中国现有的拍卖法规仍严格禁止外商拍卖中国古董,佳士得只能拍卖文物管理范围之外的当代艺术品门类,因此仍无法同中国大陆本地拍卖业者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但如果考虑到中国当代艺术品本身就具有庞大的发展空间,再加上国际拍卖行和画廊正努力将西方艺术引进中国市场,以博取中国买家的青睐,这些因素已经为进入中国市场提供了充足的理由。

中国市场,厚积薄发

中国艺术品市场快速且蓬勃的发展,正是中国高速经济增长所创造的财富效应之一。就像中国经济在短短30多年之间便超越许多西方经济强国,取得辉煌的成就,中国艺术品市场也是在20年间便从起步走向腾飞,达到了纽约、伦敦、巴黎等西方重要艺术品市场经历一两百年发展才具有的市场规模。这也是中国除经济建树之外,所创造的另一奇迹。
国际艺术品资料库ArtPrice联合中国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所发布的《2012年代艺术市场报告》便显示,中国(包括香港在内)已经连续三年蝉联全球第一大纯艺术品市场,远远超越了过去由美国和英国所占有的位置。
根据这份报告,2012年中国的纯艺术类(包括绘画、雕塑、素描、摄影、版画、水彩,但不包括古董艺术品和家具)总交易额达50亿6900万美元,在全球纯艺术类市场总交易额122亿6900万美元中,占了41%的份额,而美国和英国所占的份额分别为27%和18%。这说明中国在全球纯艺术品市场已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随着中国经济对全球经济的重要性日益提升,中国在全球纯艺术品市场的定位也将更为显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交易动向,也必然成为全球的重要指标。
 

中国占全球艺术品交易额四分之一

必须指出的是,欧洲艺术基金会今年发布的《2013年欧洲艺术基金会艺术市场报告》所提供的数据,虽然同ArtPrice和雅昌联合发布的《2012年代艺术市场报告》有出入,但这主要是因为前者将纯艺术类作品、古董艺术品和家具都一并包含在内,而后者则只统计纯艺术类的交易。前者代表广义的艺术品,而后者则指狭义的纯艺术类。
根据欧洲艺术基金会的统计,2012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总交易额达140亿美元,在全球568亿美元的总交易额中占25%的份额,而美国在全球市场所占的份额为33%。同2011年比较,中国在全球艺术品市场所占的份额下降了5个百分点,而美国则上升了4个百分点。中美两大艺术品市场此消彼长,使中国在全球艺术品市场的龙头地位只维持了一年,便须将冠军宝座让回给美国。但如果考虑到中国艺术品市场只经历了短短20年的发展,便在2011年成为全球艺术品市场之冠,它的发展前景不能不令人刮目相看。

 

202年2012全球纯艺术品交易市场份额

2012全球纯艺术品交易市场份额

中国是在1992年重新开放艺术品拍卖活动,为艺术品市场提供了有利的发展环境,推动中国内地的艺术品市场迅速从草创时期走向稳定发展,再从稳定发展走向飞跃。中国两家拍卖业龙头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分别成立于1993年和2005年,虽然同佳士得和苏富比相比,两者历史尚浅,但都凭着在中国艺品术拍卖活动中所创造的佳绩,迅速挤入全球重要拍卖商的行列。
从2008年开始,中国艺术品市场便连续三年出现爆发性的增长,快速将中国推到全球艺术品市场的前端。在这期间,在中国拍卖的多件艺术品连连创造市场记录。张大千、齐白石、傅抱石、徐悲鸿等艺术大师的作品,不断传出令人叹为观止的新闻。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在2011嘉德春拍中拍出4亿2555万人民币的天价,更成为市场的美谈。

齐白石

图解:齐白石最大尺幅作品《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

中国市场在2012年的总交易额虽然较2011年下跌24%,但中国各大拍卖行在今年春拍已开始呈现令人乐观的成绩,这让拍卖业者相信,艺术品市场已出现回暖的迹象,去年可能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短暂的调整期。当欧洲艺术品市场随着欧盟经济日走下坡时,中国艺术品市场能否弥补西方市场的不足,撑起美国市场之外的半边天,正是收藏界所关注的问题。基于中国富裕阶层不断扩大,为艺术品市场创造了巨大的购买力,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古代字画最受中国富豪垂青

追踪中国富裕阶层动向的胡润研究院在去年7月发布的《2012胡润财富报告》中显示,艺术品目前已成为中国富豪最安全的投资渠道。在接受访问的富豪中,31%表示喜欢收藏古代字画,13%喜欢收藏瓷杂类,而13%则喜欢收藏当代艺术。事实上,过去三年来中国股市持续低迷、中国政府不断出台遏制房地产政策、艺术品增值潜能令人炫目、富裕阶层缺乏其他安全可靠的投资管道等因素,都有助于中国艺术品市场往后继续保持旺盛的活力。
同时,艺术品收藏与投资也已重新成为富裕阶层身份的象征,这同中国过去诗礼之家热衷于艺术品收藏如出一辙。如果考虑到中国居民储蓄率始终居于世界之冠,当艺术品收藏再度保值和增值的首选时,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前景肯定更上层楼。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中国国民储蓄率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一直居于世界前列。中国居民储蓄在国内生产总值所占比例,已从1990年代初的35%,上升到2005年的51%,而全球平均储蓄率仅为19.7%。这个因素,将引领中国居民将艺术品收藏与投资视为为疏导储蓄的另一选择。
另一方面,中国特有的艺术收藏文化则为艺术品市场提供了一个快速增长的环境。中国官方不把艺术品定义为商品,使得中国人民更乐意以艺术品作为馈赠和酬谢的工具,从而避开法律的羁绊。

高端市场面临枯竭

 虽然中国艺术品市场令人称羡,但这未臻完美,市场所目前存在的缺陷和风险,在近期内仍将为这个市场的发展带来阻力。
首先,基于中国国内收藏家的购买欲以及民间艺术馆为丰富馆藏所产生的需要,高端艺术品正逐渐面临资源枯竭的困境。虽然北京保利、中国嘉德等主要拍卖业者每年都致力于在全球主要城市展开作品征集活动,但是高端艺术品的来源已经越来越短缺。如何扩大高端艺术品的来源,正是中国拍卖业者所面对的重要挑战。
其次,当高端艺术品价格逐渐步入“高原阶段”,再加上经济增长放缓加大了买家的风险,艺术品市场的成交数量和总成交额都可能受到波及。2012年中国国内艺术品拍卖活动中,成交数量和成绩总额双双下跌,便反映了这个现实。
第三,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法规仍未健全,不足以为假拍、拍卖赝品、买方拒付等漏洞构成一定的法律约束力和刑事责任,使得赝品供应者肆无忌惮,而假拍的劣习也难以遏制。2011年,徐悲鸿的油画作品《人体——蒋碧薇女士》在北京九歌国际拍卖公司的春拍上以7280万人民币成交后,被揭发为赝品。不单是已过世的画家赝品泛滥,连在世画家的作品也成为不法之徒造假的对象。油画家张晓刚、水墨画家范曾、已故艺术泰斗吴冠中生前,都曾经是假画的受害者。
第四,中国国内艺术品资料依然不足,而资料供应者和艺术品鉴定机构的公信力和专业形象也都有待确立。缺乏可靠、专业的艺术资料库和鉴定机构,中国艺术品市场距离成熟阶段仍然遥远。
第五,许多在世画家的作品过早受到市场的追捧和炒作,在短时间内便成为“天价作品”,同许多已有市场定论的已逝艺术大师等量齐观,长远而言并不是良好的征兆。画家太早走入“昂贵艺术家”的行列,等于提早兑现了作品的增值空间,这将鼓励画家维持现有的画风和长期重复类似的题材以应市场需求,对于开拓新的创作题材便缺乏热潮。换言之,画家便将因市场的诱惑而进入一个“自我抄袭”的陷阱,违背了艺术创作的真正精神。不幸的是,目前在“自我抄袭”泥沼中固步自封的画家已经不胜枚举。
第六,因收藏偏好的关系,中国收藏家更热衷于购买古代和现当代中国书画作品,对于西方艺术作品的认识和购买兴趣则严重不足。这项偏差,将使中国艺术品收藏不断朝中国传统书画倾斜,从而削弱了中国作为艺术品收藏大国的优势。

拍卖

图解:中国嘉德2013春季拍卖会大观专场在4个小时成交额达6.42亿人民币。

中国艺术品市场灿烂夺目的发展为收藏界带来鼓舞,但迅猛且快捷的发展也无可避免的暴露出市场的诸多缺陷。这些偏差如果能够早日得到纠正,将有助于降低艺术收藏者的风险,并让中国艺术品市场迈向更健全、更完善的领域。(《时代财智》刊)

 

 

文:郑英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