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车界瑞幸:尼古拉的信任危...

卡车界瑞幸:尼古拉的信任危机

11161

(2020年9月30日,新加坡)上周四(9月24日),华尔街投行韦德布什(Wedbush)下调了尼古拉(NASDAQ: NKLA)的股票评级至“跑输大盘”,各大机构也纷纷调整了原先对该股票预期。至此,这位对标特斯拉(Tesla)的卡车界新秀的未来似乎摇摇欲坠。

尼古拉(Nikola Corporation)是美国零排放汽车生产商,成立于2014年,主要的业务是氢动力卡车以及氢能源相关的建设,并于今年6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市值一度逼近320亿美元,超过大众和丰田,巅峰期股价曾高过95美元。

在新能源产业一派向好的今天,尼古拉的来势汹汹毫无疑问受到了市场的追捧,并被投资者奉为“第二个特斯拉”。巧的是,公司似乎在成立之初便对标特斯拉。公司名称来源于美国著名工程师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这也恰恰是特斯拉公司名称的来源。

尼古拉创始人特雷弗·米尔顿,图源:华尔街日报

但是,一份详尽的几十页报告在9月10日释出。著名做空机构兴登堡研究公司(Hindenburg Research)发布一份做空报告,指控这家尼古拉的氢能源宏图只是一纸空谈,公司尚未具备实际的生产能力,甚至在过去一直对投资者有所欺骗。

沽空机构的控诉

这份报告主要从三个方面揭露了尼古拉的“翻车”行径。

首先是氢能源动力研究成果疑似有诈。2016年,公司曾发布一组氢能源卡车的相关照片,但通过照片便可以发现使用其他电源的痕迹。而一家宣称以氢能源为动力核心的公司,又如何能在其核心技术上参杂其他的能源架构呢?

其二是公司宣传视频造假。2018年,公司在Nikola One的发布会现场,公布了一段使用氢能源燃料的汽车行驶视频,但实际上,这段视频被发现只是拍摄在一公路斜坡上。报告披露了实际拍摄地点,并使用另一普通型号汽车实验证明,该坡道的坡度足以使汽车在不发动发动机的情况下以高达90公里/小时的速度滑行而下。

其三是核心零件和电池技术科研疑云重重。创始人特雷弗·米尔顿(Trevor Milton)曾公开宣称正在研究的氢能源重卡的核心零件,被报告指出仅仅是盗用了第三方零件,并使用胶带遮住了第三方商标而造出的假象。而其宣称的可满载续航800英里的电池技术和太阳能板电池,也似乎只存在于米尔顿的“海口”中。

市场的连环效应

消息释出之际,市场哗然,股价应声下跌。仅九月,尼古拉在资本市场上就跌去了超过50%以上的市值。至昨日收盘(9月29日),尼古拉单日跌幅扩大到7.36%,股价已从巅峰时期的逾90美元下落至不足18美元。

9月22日,创始人米尔顿宣布辞职,放弃其在董事局的职位。并同意放弃总价值约为1.6亿美元的股权。由于近1/3的尼古拉股权此前都由米尔顿控制,因此他的辞职也在上周引发了该股投资者的一片恐慌。

而接替米尔顿的,是通用汽车(NYSE: GM)的高管史蒂芬·吉尔斯基(Stephen Girsky)。值得一提的是,通用汽车在今年9月8日以20亿美元入股,并将在2022年以前生产氢能源电动皮卡Badger。而仅在其消息释出的两天后,便遭此危机,实属让人扼腕叹息。

“卡车界瑞幸”的信任危机

同样的“快速上市”之路,和同样“快速跌落神坛”之路,市场不免将尼古拉和此前同样被做空机构暴雷的瑞幸相作比较。

而随着华尔街投行和相关机构对尼古拉评级的下调,似乎就将尼古拉把“卡车界瑞幸”的名称坐实了。四面楚歌的境遇下,尼古拉所要做的,不是又一次描绘氢能源的宏伟蓝图,而是一份实打实的技术和产品方案以应对如此严峻的信任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