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工厂复工 商家担心订单...

世界工厂复工 商家担心订单不足

20536
图:互联网

(香港/上海2020年3月24日)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目前正逐渐走出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的阴霾,许多厂房也已经开始陆续恢复营运,但新冠病毒大流行于全球其他国家才刚刚开始,中国商家因此担心订单量不足以支撑运营。

日本经济新闻社旗下英文周刊 《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报导指出,在2019年,中国出口的商品和服务总值便达到17.23兆元人民币(约3.54兆新元),占了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4%

中国的四大出口市场——欧盟、美国、东南亚和日本,目前上述各国都在疲于控制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部分国家甚至已经宣布采取了锁国(lock-down) 政策,难免打击市场需求。

外国订单纷纷遭取消

位于东莞的一家铝外墙板(aluminum facade panel)工厂业者Danny Lau指出,在一个月前,当中国的新冠病毒疫情仍然非常严峻,他原本还在担心工厂因为无法复工,恐怕无法准时给美国的客户交货。

目前他工厂的80%员工已经回到工厂开工,Danny现在反倒开始担心,他可能无法找到足够的订单来支持工厂的营运,无法给员工发薪。

Danny所面对的问题,其实也是中国许多企业所面对的困境,中国政府敦促各公司恢复运营,但是新冠病毒目前正对主要的海外市场造成严重的影响。以Danny的情况为例,他的公司有40%的生产出口至美国,而美国目前受感染的人数是一个星期之前的10倍,确诊病例于上周末已经超过了3.2万人,当地也有越来越多的业者暂停营运。

Danny说:“从长远来看,世界经济将会受到影响,进而影响建筑材料的订单量。”他预计未来几个月全球政府项目和房地产开发将会放缓。就他的工厂而言,从2月底复工以来,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新的订单。

根据中国官方的说法,该国的商业活动正在逐步恢复正常,但许多像Danny这样的公司正为寻找客户而头疼之际,经济前景可能并没有中国政府所设想的那么美好。

中国今年GDP预计只有2.1%

驻北京的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分析师王丹(Wang Dan)指出:“在计入长期经济受影响情况,以及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将打击全球需求后,我们已经大幅削减了中国今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预测,从此前预测的5.4%,降低至2.1%。”

经济学人智库是经济学人集团的一部分,是一个研究和咨询公司,提供国家、行业和管理分析。王丹表示,他相信中国政府推出的大规模补贴计划,将有助于提振中国国内消费,缓解相关公司和出口企业的压力。“可现在的问题是需求问题,削减税务和提供补贴并没有办法协助企业取得订单。

她认为,只有海外国家的新冠病毒疫情情况获得改善,一切才会有所好转。“即使(预测)是6月份(需求恢复正常),也已经算是非常乐观的预测了。”

王丹表示,她有部分制造电子设备的公司客户,均叫他们的员工不要回来上班。

另外,在东莞东一家生产圣诞装饰的工厂业者Richard Chan指出,由于需求下降,他在今年将被迫削减20%至30%的员工。该名来自香港的商人指出:“几乎每个人都在削减订单量。”

他说,他的长期客户包括了英国连锁超市集团乐购(Tesco)和英国跨国零售集团马克斯思班塞(Marks & Spencer),他们都减少了佳节装饰品的订单,转而增购日常医疗用品。至于新冠疫情死亡率居世界之首的意大利,该国的零售商和超级市场今年也完全没有向他下单。

Richard说,他已经获得中国政府当局的许可,允许他厂房旗下200名员工中的30名员工回到厂房工作。但考虑到市场需求疲弱,他正在犹豫是否要申请更多的许可证,以减少更多的员工回到工厂工作。他说:“我会见机行事(I’ll play it by ear)。”

随着新冠病毒疫情已经蔓延到中国以外的地区,物流也开始出现了问题。 广州物流运输公司Yige Trading的Chen Zhijian指出:“我们虽然已经在2月13日获得许可,恢复营运,但是我们复工后的首艘货轮(婴儿产品和其他商品),却卡在了马来西亚的港口(无法通关卸货)。”

针对新冠疫情可能复发,温州市真青眼镜制造有限公司(Zhen Qing Eyewear) 的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Ye Zhenqing指出:“我根本不敢想(疫情会否复发)。”温州是中国另一个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Ye Zhenqing在出口行业已经有20年的经验,他说,他的所有欧洲客户,不是推迟订单,便是取消订单。

中国企业营造复工假象?

在中国企业主正面对着许多的挑战之际,中国政府坚持一切进展顺利。中国当局指出,截至3月中,不包括湖北省,在全中国,年收入在2000万元人民币(约411万新元)以上的企业已经有超过90%复工。

此外,中国政府也已经推出一系列的许多补贴,包括提供低息贷款,以及允许延后缴付社会保险金,以协助企业尽快恢复生产。

在2月底,于北京举行的一场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Xi Jinping)敦促全员上下都必须“再接再厉”确保全中国有序地复工和恢复生产,同时也必须控制新冠病毒以防再度复发。

中国政府急于战胜新冠病毒疫情,导致部分中国企业和官员不惜伪造数据来讨好上头。根据财新(Caixin)本月初早前的报导,杭州某地区的工厂甚至接到指令,让设备闲置一整天,而办公室也被告知要开着灯、电脑和冷气。上述举措就是为了提高能源的消耗量,借此营造中国许多工厂已经复工的假象,这是因为用电量是衡量商业恢复正常的一个评估标准。

其实,匆忙重启业务可能会带来风险。举例,美国电动车及能源公司特斯拉(Tesla),在实施有效的疾病控制措施的同时,继续运营上海的超级工厂(Gigafactory),被中国国务院官员树立为“模范企业”。上述投资20亿美元(约29亿新元)的工厂,于2月10日复工,是中国最早开工的工厂之一。

但是,在本月初,特斯拉新交付的新款Model 3汽车,被发现所配备的是较低规格的“自动舵控制芯片”(auto-pilot control chip),而不是该公司承诺的最新款芯片,遭到中国买家强烈的舆论讨伐。 特斯拉解释说,这是因为新冠病毒导致供应链受到影响,但其客户不愿就此善罢甘休,并且威胁说,要把特斯拉控上法庭。

企业调整策略 学习抖音销售

在当前海外市场增长严重放缓之际,中国业者必须设法生存。对于Ye Zhenqing而言,作为一家墨镜出口生产商,也必须调整业务策略,从出口销售转向国内销售。他说,他旗下大约有100名员工,最近也已经回到工厂开工,而他目前也正在烦恼如何弥补失去的欧洲客户订单。

“我现在正在学习如何在抖音(Tik Tok)上售卖我们家的墨镜(太阳眼镜)。”抖音是中国时下最流行的社交平台。Ye Zhenqing坦承说,对他而言,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市场,他必须改变墨镜的设计,以符合亚洲人的脸型配戴,然后他也必须设法降低生产成本,这是因为相比西方消费者,中国消费者的消费力相对不强。

但是,最让他感到忧心的是,整个大局势仍然充满了许多的不确定性。他说:“我不知道我们家的墨镜在中国销不销。”原来他主要专做出口,所以他在生产以前已经先收到了订单,知道应该生产多少的量。但是,如今,他只能尝试先生产第一批亚洲款墨镜,看本地客户是否会购买。

其实,他并不是唯一一个与不确定性作斗争的商家。一位来自苹果和谷歌关键供应商的高管向《日经亚洲评论》 指出,他们正在提高产量,以满足对在线学习和在家办公设备的激增需求,但他预计这种情况不会持续下去。

该名高管说:“形势很不稳定。未来的需求情况将会如何谁也说不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设法活好当下,而不是考虑未来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