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3M口罩畅销与裁...

武汉肺炎,3M口罩畅销与裁员共舞

38027
作者毕业于新加坡国大商学院EMBA, 曾任职于3M新加坡创新中心技术经理、区域Novec氟化液应用科学家

文:张军 博士

就在武汉肺炎在全球范围到处寻找3M口罩货源的时候,老东家3M对外宣裁员1500人。公司方面称,这项裁员每年为公司节省1.2亿美元,同时还将放弃之前以区域为主导的模式,回归到由业务部直接制定全球战略和资源分配。

这是过去十个月内的第二次裁员。去年4月,3M宣布裁员2000人,并将5个业务部门减少为4个,公司将每年节省2.25亿美元,加上这次裁员,每年节省达3.45亿美元。

3M作为全球最大的口罩生产商之一,在武汉疫情中口罩早已供不应求到断货。但是从刚公布的2019年第4季度业绩看,营收却下滑2.8%,公司同期净利润为9.6亿美元 ,同比下滑28%,3M称这是由于业务重组和诉讼费支出导致。上次裁员也是同样原因,显然,裁员并不解决问题,只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让当季的财报变得好看而已。

回顾过去几年,3M的重组从上而下一直没间断。在我看来,这只是权力重新分配的游戏而已,业绩成了牺牲品。每个事业部门的高管像走马灯一样的换着,一人一套做法,业绩也并没有因为重组或裁员而得到明显改善。即便主管事业部的业绩变差,却没有影响到高层管理人员,他们在公司内部换个地方可以继续拿着高薪玩重组。想象一下,一个没有作为的高层换到其他部门,成功的可能性会高吗?

此外,每当重组发生,就会导致大批人调换岗位或角色,他们又需要重新学习和适应,人力和资源的重新分配将消耗极大的企业内部成本。尤其是不少顶层管理人员只想无为而治,只等着光荣退休,心思根本就没有在公司发展上,这种现象蔓延开来,将慢慢改变3M引以为豪的创新企业文化。

曾几何时,很多人能为3M工作而自豪,现在不少人因为能在3M混日子而感到庆幸,于是那些有才干的人被迫选择了离开。公司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创新文化,早已因为公司的种种重组和追求短期绩效的行为而被闲置。

所幸20年前,3M的超级管理层和优秀科学家曾创造不朽的辉煌,他们的创新故事一直传说至今。然而这些年,3M没有再创造出像Pots-It、高速公路交通标志的膜材料和汽车窗膜那样的优秀产品和科技了。现在的3M更像在“吃老本”!当专利都已过期或快要到期,竞争者就会迅速赶上和超越。比如,氟化液Novec溶剂技术,中国现在已经有能力研发生产了,过去躺着挣钱的日子将一去不返。

近年来,世界范围的空气和水源污染以及SARS、雾霾烟霾、这次的武汉肺炎等大规模污染和病毒,让3M的口罩、消毒水等卫生用品可以躺着挣钱,可是即便这样,还是抵不住庞大的支出和资源消耗,以至于业绩连续5个季度下滑。

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无疑激增对口罩需求量,即使3M计划在全球加大产能,但是短期还是不能弥补3M核心产品缺乏创新对报表产生的硬伤。中国经济特别是汽车行业在一季度的增速疲软,着眼于中国疫情对于经济的负面影响,尤其将拖累3M其他产品销量,比如相关的汽车产品。没有了疫情,3M靠什么来竞争取胜?

在裁员和利润下滑的消息公布后,3M的股价在1月28日下跌了5.7%,这再次对3M的产品创新提出警告。

像3M这样的优秀科创企业要做的,应该是开源而不是节流,裁员是下策也是不负责任的决策,重组如同切肝切脾,裁人如同锯骨抽髓,粉饰财报就像做美容美肤。这些都不是永续发展的长久之计。

当公司出现频繁的裁员和重组,就得反思系统和制度,尤其是这些系统和制度的制定者。如果管理层都是为自己精打细算,不去从根本上改善系统和制度,那就像得了癌症一样的身体,等到癌细胞扩散到全身时,结果就只有一个,大过年的,这个字就不说出来了。

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疾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疾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疾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

如果不痛下决心把公司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创新精神重新发扬光大,通过开发新产品和新科技来带动业绩,而是整天玩重组搞内耗,待到病到脊髓,挨到器官衰竭,之前再强壮的身体也会轰然倒下。

武汉肺炎的疫情蔓延,归咎于错过初期的控制时机。我们不愿意看到,那颗压倒3M的最后一根稻草。

期望这次3M的裁员之举,能够通过精简组织,简化流程,全面推动更大的创新,加快决策速度,整合以制造、供应链和客户为一体高速运行的系统,当然,这也意味着各地的一批高管、总裁和董事们将面临重新选择的挑战。精兵简政肯定会有阵痛,但愿3M在这次重组之后轻装上阵、再展雄风,成为不负众人期望的创新长青企业!

张军:3M的口罩之争

作者系张军博士(Dr Jack Zhang),纳沃科技总裁(NanoWall Technology Pte Ltd)、新加坡国立大学材料系兼职副教授、新加坡IC咖啡董事长兼全球发起人、兰州大学新加坡校友会会长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